♥ 作者: 血色妖瞳 ♥

艾玛的乳胶监狱 第九章

艾玛的乳胶监狱 第九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九章 艾玛嘴阴篇

经历了罗伯特格萝莉亚夫人的毕业典礼和结婚仪式,按照计划是要举行阿加莎的入学仪式了,但是就在这一天到来的时候,阿加莎却不能按照计划入学伊莎贝尔女子学院了——因为按照计划这历史性的一刻是要在伊莎贝尔学院长和伊丽莎白博士的共同见证下举行的,但是就在罗伯特格萝莉亚夫人离开学院的第二天,也就是周一,本来万事俱备的,却因为突发事件,伊莎贝尔学院长和伊丽莎白博士一起离开了学院——没有领导的见证,入学仪式将毫无意义,因此不得不暂时搁置,直到伊莎贝尔学院长和伊丽莎白博士回来为止。

这个所谓的突发事件就是——艾玛他又闯祸了。

艾玛的行为说来也好笑——老色鬼的教皇因为得到了艾玛的控制权,所以也是无所顾忌的对艾玛为所欲为,但是前提是艾玛能够忍受,因为艾玛的下半身都是被乳胶内裤封住的,所以即使教皇想要猥亵艾玛也无能为力,但是所有人都忽略了一点——密杀手目前只能限制住艾玛的下半身,不包括上半身的洞哦,所以艾玛的嘴巴就成了教皇发泄兽欲的唯一洞穴。

不过,艾玛可没有文森特那么懦弱,即使身体的控制权被教皇牢牢的戴在自己的手指上,口交这种事艾玛也是不可能轻易做到的,如果对象是文森特艾玛还能忍受,但是是一个控制着自己作威作福,比伊丽莎白还要喜欢让艾玛憋尿的陌生教皇——那艾玛可就是不知者无畏了,所有的愤怒都在自己被解开口塞,被强迫含住教皇那根粗大的阴茎时彻底爆发!

伴随着深夜教皇的哀嚎,教皇和自己的男性特征再见了。

被奴隶口交的时候咬掉了那里,这说出去教皇的脸都要丢尽了,所以教皇也不敢伸张,不过既然艾玛是伊丽莎白博士名下的财产,虽然远在女子学院做客的伊丽莎白并不知情,但是怎么说也是有关系的,所以教皇紧急传唤伊丽莎白,希望补救一下。

由于举办典礼仪式,所以教皇的传唤虽然被【伊莎贝尔】收到了,但是伊莎贝尔还是拖了几天,直到完成典礼。

伊莎贝尔精通生物学,这几年已经在悄悄的进行人体实验了,虽然一般做的很隐秘,但是教皇还是有所耳闻的,这也是【堕落天使】改造计划的一部分。

见到教皇后,伊莎贝尔询问是否保存了断掉的阴茎,这个自然保存了,在确认了教皇的身体情况后,伊莎贝尔表示为难,毕竟自己所做的都是一些切除不必要的身体部位,加速金丝雀们的成长速度的手术,把东西接回去这还是头一回听说,还是接上阴茎这种精细的活。

“不行吗?”教皇焦急的询问道。

“这个嘛……”伊莎贝尔也不好给出肯定的回复,毕竟教皇为高权重势力大,也不好得罪,搞不好就完蛋了。

“你自己玩脱了还想怪罪别人吗?”伊丽莎白冷冷的说到。

“再怎么说那家伙也是你的东西!”教皇怒吼着,蛮不讲理的说到,“你得为他的过错负责。”

“容我考虑两天制定一下补救计划。”伊莎贝尔若有所思的说了这句话后就拉着一脸疑惑的伊丽莎白离开了,只留下教皇独自愤怒着。

当然,闯了祸的艾玛早已被教皇殴打的不成人样,自然也被伊莎贝尔接走疗养了。

一个星期后,伊丽莎白博士和伊莎贝尔小姐带着艾玛回到了伊莎贝尔女子学院。

让阿加莎惊慌不已的是自己的主人伊丽莎白博士居然受伤了,询问后伊莎贝尔才告诉阿加莎事情的经过:

艾玛在被教皇强迫口交的时候咬掉了教皇的命根子,因此不仅对艾玛怀恨在心将艾玛打的不成人样,还暗地里派人袭击伊丽莎白博士,现在的伊丽莎白有些失忆了,希望阿加莎能够好好照顾伊丽莎白博士——阿加莎愣了一下,然后自然是接受了这项工作。

伊丽莎白博士现在想不起来阿加莎是谁,所以对于亲近自己的阿加莎一直都是愣愣的。不过,阿加莎是身上的透明胶衣倒是被伊丽莎白看出了奇怪的感觉……

伊丽莎白博士失忆了,所以伊丽莎白博士自己主导的艾玛和文森特的改造计划也就因为没有支持者而搁置了。

伊丽莎白博士失忆的消息传了出去,在欧洲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各国喜爱乳胶监狱的老色批们开始对教皇施压,毕竟还有些人等着伊丽莎白博士做些新玩意出来呢。

不过欧洲大部分高层倒是没什么反应,毕竟在欧洲,乳胶监狱是不那么被需要的,相比之下伊莎贝尔的【洋娃娃】才是欧洲贵族喜爱的,这也是伊莎贝尔女子学院会被各方势力保护的原因。

这样一来,在学院里,就有了三位需要好好调养的客人——文森特,艾玛和伊丽莎白。

文森特已经在检察官的允许下被从伊丽莎白手下移交到伊莎贝尔手里,因为被伊丽莎白切掉了睾丸的缘故,所以现在体内性激素有些失调,这样下去将命不久矣,虽然明眼人都知道文森特不过是检察官一时兴起的玩物而已,活不活得长其实没人在意,不过伊莎贝尔有自己的想法——伊莎贝尔告诉文森特现在文森特的身体情况,没有睾丸和雄性激素,文森特就已经不算男人了,这个文森特自然知道。但是呢,一般这样的人结果一般都是变性的存在,男人的身体里面流淌着雌性激素,就是所谓的变性人,变性人的身体一般到三四十岁就会开始崩溃。如果没有雌性激素,文森特的寿命会比变性人活的长一些,但是文森特在死之前,一定会被检察官玩腻之后丢弃的,到时候文森特将一无是处,所以伊莎贝尔给了文森特一个选择——好好配合自己的改造计划,将文森特变成一个完美的欧洲贵妇娃娃然后嫁给检察官,(这自然是检察官的意思,伊莎贝尔只是接受委托,所以改变不了结局),在检察官玩腻之后,学院会负责回收文森特,在余生中作为学院的一员好好生活,只要不做什么出格的事,文森特想做什么,伊莎贝尔不会阻止的。(后半句是伊莎贝尔给文森特抛出的橄榄枝)

“真的我想做什么都可以吗?”文森特一愣,完全摸不透伊莎贝尔在想什么。

“对!”伊莎贝尔笑道,“你是不是在想我为什么如此在意你?”

“别想多了,你看,现在【伊莎贝尔】是欧洲第一个金丝雀娃娃,也是学院这边的管理者。当然最重要的还是第一个,是不是一个不错的收藏呢?就像阿加莎对于姐姐伊丽莎白一样。你作为学院第一个男性的洋娃娃是不是同样具有收藏价值呢?”

“啊这……”文森特对这个结果一时无言以对。

“而且,我这人不喜欢麻烦,所以学院的学院加入之前一定要是自愿并且会积极配合的,我可没姐姐那样有着看人调教的恶趣味。你要是配合的话我也能省很多力气,你也不用收惩罚,你也过得舒服,我也清闲,虽然有些必要的流程和痛苦你铁定是逃不了的。这只是针对第一个男性洋娃娃提出的条件哦,第二个可就没有了,这之后男性洋娃娃一旦成功,必然会有人接着送男性犯人过来改造,第一个总会有的,就看你想不想成为第一个了,别的我不会去管,因为麻烦,这段时间我会按照计划帮你平衡体内紊乱的激素,开始初步改造,这是你逃不掉的,在你能够出现在学院之前,都会被安排在学院的地下室里生活,你的一举一动还有请求都会经过【伊莎贝尔】定夺,你们要好好相处哦,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伊莎贝尔说完就离开了,留下文森特一个人自己整理着突如其来的信息。

伊丽莎白因为头部手上,其实没什么大问题,基本上每天也就是跟阿加莎一起到处走,不过当然是在外岛上面,这里好像正在兴建新的一些建筑。

艾玛就惨了——主人伊丽莎白失忆,所以暂时落在了伊莎贝尔手里,没了伊丽莎白保护,虽然也没怎么保护过,伊莎贝尔想干什么都可以,毕竟艾玛已经不被承认人权了。

首先艾玛要好好养伤,虽说是养伤,其实就是被扔到细胞修复液里面泡一天,第二天除了精神这种内在以外,身体就好的差不多了。

身体好了,就可以开始改造了——你问改造什么地方?当然是口腔了!毕竟这是艾玛有错在先,才导致现在这个结果的,教皇断根,伊丽莎白被袭击。

现在教皇的命根子已经被伊莎贝尔的老师芙兰接上了,不过艾玛还是要给教皇口交一次,来弥补自己犯下的错误。这样一来,伊莎贝尔这边就可谓是仁至义尽了,教皇那边想做的都做了,还伤了伊丽莎白,再给学院这边施压可就不对了。(对,就是那个漫画里面的疯狂怪医芙兰,因为娶新名字太麻烦了,而且基本都是一样的能力,所以用个熟悉的名字更省事。如有冒犯,还请原谅,最后推荐逼站这个漫画系列一波,虽然很离奇,但是我觉得还是蛮好玩的。)

录像记录开始:

首先,艾玛被成“大”字固定在一个圆环上面,再被告知自己将要面临的改造后,艾玛自然是像疯了一样开始挣扎。

因为是要在艾玛极度清醒的情况下开始改造,也就是说完全不打麻药,所以这种麻烦的事自然不归医生管——这时候就需要老工具人教皇来了,首先固定好艾玛的头,然后就该教皇用黑色金属的十字架像锤子一样一下一下的敲掉艾玛的所有牙齿了,毕竟就是这牙齿咬断了教皇的那里,简直充满了罪恶。

惨叫声此起彼伏,从最开始的愤怒到最后的乞求,再到最后根本听不清艾玛在说什么,这段时间芙兰可以和自己的助手去一起喝杯茶……

等芙兰换好衣服带着助手伊莎贝尔回到房间的时候,教皇已经气喘吁吁的坐在了一边,而圆环上面的艾玛早就已经一嘴鲜血昏死了过去。乘着这个空挡,芙兰和伊莎贝尔赶紧为艾玛清理了一下艾玛口腔里面乱七八糟的瘀血。

一个开口器被强行塞进了清醒过来的艾玛的嘴里,艾玛的舌头被用钳子拉出。

“可能有点疼哦,稍微忍耐一下吧!”芙兰说完就用一根细针刺穿了艾玛的舌头,从舌头一直刺到舌尾,整个穿透!艾玛疼的舌头乱动,不过还是被钳子死死的夹住。

芙兰拔出细针,用一根更粗更长一点的金属棒从穿刺的针眼里面又刺了进去,艾玛感觉有什么东西顶到了喉咙里面,所以连连作呕。芙兰一看可以了,就让助手伊莎贝尔开始给这根金属棒打气,对,就是打气!原来这中间还是一根铁管,芙兰同时解释道:“这根管子之后的一段时间会一直刺在你的舌头里面,为了防止我们不在的时候脱落,伤口愈合,到时候你就又要穿刺一边了。所以这根管子现在抵在你的喉咙里面的一段有一个充气小球,现在我们稍微打点气让小球膨胀起来固定好。”

差不多了以后,一根鼻饲管被插进了艾玛的左边鼻孔,一直送到艾玛的胃里才被固定好。“这段时间你就不需要用嘴进食了,或者是最好不要。”

然后,两排洁白的乳胶假牙就被用特殊粘剂粘在了艾玛的两排牙床上面,“这排乳胶假牙会代替你的牙齿存在,同时粘剂里面的特殊成分也会组织你新牙齿的再生。所以你以后就是一副软软的乳胶假牙了,就再也不会因为咬伤人而挨打了。”

开口器被取下,艾玛又开始大声抗议起来,不过因为现在的乳胶牙齿和喉咙里面又是鼻饲管又是小球的,所以艾玛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所有人都不知道艾玛在说什么。不过,谁在意呢?

临走前,芙兰给艾玛的舌头注射了一针没有解释过得药剂,弄的艾玛的舌头肿胀了不少。还给艾玛的口腔喷了一些喷雾,同样没有做过解释。

做完一切后,所有人就离开了。只有艾玛一个人还被捆在圆环上面。

喉咙里面的小球和鼻饲管让艾玛无时无刻不觉得喉咙怪怪的,想要吞咽什么东西,但是鼻饲管和小球都是固定的,艾玛也做不了什么。

第二天,让艾玛惊喜的是伊莎贝尔独自前来给艾玛把乳胶内裤,肛门里面的小球,还有密杀手全部取了下去,还有假阴和假乳。到现在,教皇才明白这居然是一个男人!

伊莎贝尔告诉艾玛,伊丽莎白已经因为艾玛咬掉了教皇的肉棒而被教皇暗地里袭击失忆了,所以艾玛现在暂时移交给伊莎贝尔,所以伊丽莎白之前做的这些因为伊莎贝尔不喜欢做多余的事所以全部取消。

这就意味着艾玛终于可以随心所欲的排泄了,一时下面像喷泉一样尿液粪便一起喷了出来,一点也不克制。

在伊莎贝尔要离开的时候,艾玛用单字终于突出了一句勉强能够听懂的话:

“哈(那)”

“挂(个)”

“女(女)”

“嗯(人)”

“话(活)”

“嘎(该)”这样一句艾玛最后的倔强,或许是被突然的解放狂喜冲昏了头,伊莎贝尔不予理会,之后每天一日三餐伊莎贝尔都会过来通过鼻饲管给艾玛喂食,然后就是附带的给艾玛舌头注射药剂和口腔喷雾。

这段时间,艾玛觉得自己的舌头越来越大了,或许是注射的正常现象,但是越到后面,艾玛越来越感觉不对劲,舌头的肥大已经超过了艾玛的想像。

终于有一天,伊莎贝尔给艾玛戴了一个圆咕隆咚的金属头盔,锁死,只留下嘴巴和鼻子这两处开口。

黑暗让艾玛躁动不安,伊莎贝尔也开始逐渐拖延艾玛的进食,有时候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来,有时间一来就是用鼻饲管喂了一大堆,这让艾玛失去了时间感。当然舌头是铁定要遭罪的,感觉现在打针的次数比之前还要多了,当然因为头盔让艾玛紧闭下颚,所以口腔喷雾自然是不会有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艾玛的金属头盔被取了下来,久违的光明让艾玛很不适应。

伊莎贝尔拿了一面镜子给艾玛看,只见艾玛因为舌头的肿胀只能微微张嘴,艾玛的口腔已经看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块肥大的肉壁,一根金属棒插在上面。

“现在开始每隔一段时间我就会给你更换嘴里的棒子,逐渐增加直径,让你的嘴巴,哦不,是让你新的【嘴阴】可以适应各种尺寸的肉棒。”伊莎贝尔解释道。

艾玛听完拼命挣扎,大声抗议,但是发出的却只有不明所以的呜呜声。

“别动!”伊莎贝尔命令道,“你现在的舌头细胞很活跃,不一直插着一根管子的话你的这个孔最后就会愈合,到时候你的嘴巴就再也没有用了。”

给别人口交一辈子还不如让嘴巴再也没用算了!艾玛紧闭嘴巴,不想让伊莎贝尔靠近——但是在伊莎贝尔看来,艾玛所有的挣扎都是徒劳。紧闭这嘴巴能怎么办?乳胶牙齿形同虚设,软软的,伊莎贝尔可以轻易掰开一个缝隙。而且就算闭紧了乳胶牙齿,插在艾玛嘴里的金属棒的一段还是露在外面。

“配合点!难道你想一直用鼻饲管吃饭吗?而且以后你又不会一直帮别人口交,还是可以吃别的东西的。不过这取决于你的态度!”

叫人用手固定住艾玛不配合的头,伊莎贝尔取出了艾玛嘴巴里面的金属棒,然后拿出了一个特制的纯黑色皮革口罩——口罩内部有一个“O”型的圆环凸起,塞进艾玛嘴里后就可以强制让艾玛张开嘴,露出肉壁上面的小洞。口罩外面也有一个“O”型的凸起,不过不是很突出,只是稍微有那么三毫米。然后伊莎贝尔拿出一个比外面的原型凸起稍微大一点的黑色圆盘,一段有一根黑色棍状物,直径稍微比之前的金属棒粗一些,但是看起来还比较软,摇摇晃晃的,大概20CM长。伊莎贝尔讲棍状物凸起的一段小心的对准艾玛嘴巴里面肉壁的小孔,用力插了进去。棍状物相当于是继金属棒之后的二次扩张,疼的艾玛好一顿挣扎。将圆盘盖到口罩上面的原型凸起上面,原来这是一个盖子——盖子外面艾玛看不见的地方有两圈凸起的花边,就像花瓣一样排列在盖子外面,接触到口罩上面的凸起后最外面的凸起被激活,像花朵绽放一样打开,翻转后嵌入口罩上面的凸起,锁死。这样,没有正确的方法,这个口罩就是取不下来的了。然后伊莎贝尔用特别的方法打开最中间的花边,露出一个小洞,往里面塞入了一些直径约一毫米的黑色小球,艾玛能够感觉到嘴里的棍状物里面有东西在蠕动,最后中间的花边也同样被锁死,看起来就像艾玛没有嘴巴一样,真的是连个开口都没有。

“你嘴巴里面的以后就是你的进食管道了,这是必须的,不然没有东西撑着,你的舌头中间的洞就会愈合,到时候就要再穿刺一遍,多麻烦啊。”说着,伊莎贝尔取出了艾玛的鼻饲管,因为已经不需要了。

然后,伊莎贝尔给艾玛戴上了一个很紧的,就一个拳头那么大的黑色乳胶头套,将这个特殊的口罩罩在了里面,头套在鼻孔处有两个凸起,被塞在艾玛的鼻孔里面,这个凸起看上去是完全密封的,所以艾玛一戴上就开始窒息,直到伊莎贝尔调整了一下鼻塞的透气等级,才有所缓解。这鼻塞会选择性的过滤气味,只让艾玛闻到吸入想要艾玛吸入的气味,这个功能后面会用到。

头套在耳朵的地方还有内置耳机,可以过滤声音。头套带好后,没有允许,艾玛就是口不能言(虽然确实说不了话了,)耳不能听,鼻不能闻,眼不能看,为了让艾玛获得一定的视力,之前艾玛来自【乳胶监狱】的美瞳和视觉项圈肯定要安回去。

都做的差不多了,伊莎贝尔也该收东西走人了。哦,对了,临走前,伊莎贝尔神秘的说到,“听话的孩子会有奖励,不听话的孩子会有惩罚哦。”

语毕,艾玛嘴巴里面棍状物里面的小球开始无规则的震动!给艾玛柔软的嘴巴带来了不小的刺激——黑暗中,只有把耳朵贴近艾玛的口罩,才能听到艾玛不舒服的呜呜声。

不过嘛,口腔改造要时间,所以虽然说要给教皇口交一次,但是这一次估计还要等一段时间。

之后一段时间,通过艾玛嘴巴里面的进食管,食物会慢慢撑大艾玛嘴巴里面孔道的直径,这个过程必然让艾玛无时无刻不处在舌头撕裂般的疼痛中。同时,芙兰会在艾玛每天的食物中逐渐添加一些【诱导物质】,会通过艾玛吮吸嘴巴里面已经具有一定尺寸规模的假阳具,不断的从假阳具表面渗透到艾玛的肌肉中,让舌头肌肉阴道敏感化,同时日渐变异的舌头肌肉还会分化出一些原本不该存在的东西。

一段时间后,芙兰取下艾玛的头套和口罩,在用假阳具怼了怼艾玛紧闭的乳胶假牙后,乳胶假牙自动张开,变成了一个坚固的“O”型口环,芙兰惊讶于这神奇的假牙构造,不过看到口环中两瓣硕大饱满的阴唇后,满意的才实验日志上写下:

“项目【嘴阴】改造,完成,等待验收。”

不久,教皇殿就收到了一个黑色棺木快递,一个戴着口罩的无臂乳胶修女躺在里面,摘下口罩,用修复好的肉棒怼了怼修女的嘴唇,修女的嘴巴被口环撑开,圆形的口环中间,是一个待插入的完美的阴部……

艾玛的事是暂时结束了呀,但是有些事却还是刚刚开始——当阿加莎再次见到伊丽莎白博士的时候,伊丽莎白博士头上缠着绷带,对于阿加莎的亲近显得很茫然。

由于伊丽莎白博士顶撞了教皇,所以在返回住所的路上遭遇了袭击,虽然失去了记忆,但是身体方面的损伤完全不用担心,伊莎贝尔和伊莎贝尔的老师芙兰完全可以修复。

在将伊莎贝尔还有伊丽莎白,艾玛送回伊莎贝尔女子学院之后,芙兰看向自己的工作室里面——一个一头银白色长发编成辫子直达膝盖,身高一米七左右,身上穿着一件白色抹胸过膝短裙,全身的皮肤散发着温和的白色光芒的少女,正饶有兴致的看着放在桌子上面的一个陶瓷洋娃娃的全包头壳。

少女自称女巫,正在饶有兴致的像是挑逗鹦鹉一样和桌子上的洋娃娃头颅进行着单方面的交流……

角色简介(其实是漫画推荐)

芙兰,原型为《疯狂怪医芙兰》有着高超的医术,兴趣爱好是人体改造。这个故事里为妹妹伊莎贝尔消失多年认识的生物学老师。

白发女巫,来自漫画《白色女巫》,【恕删】主要特点是喜欢教育坏孩子,会使用魔法使得男变女。

这里白发女巫是姐姐伊丽莎白开发出【乳胶监狱】之前共事的神秘科学家,因为希望开发“漂亮”的东西而随心所欲的做着各种实验,伊丽莎白的【乳胶监狱】中能够自己愈合的乳胶就来自女巫的某一项实验成果。因为确实有想过可能也是开玩笑想把伊丽莎白变成“漂亮”的娃娃,所以伊丽莎白从实验室逃出,合作破裂。回到人类世界之后开发了【乳胶监狱】,被来欧洲游历度假的女巫注意到……

<< 艾玛的乳胶监狱 设定
+18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血色妖瞳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