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furk ♥

虫巢 乳食

虫巢 乳食 – 黑沼泽俱乐部

我乃真萌新,文笔不好(啊,我好烦呀),这是之前写的虫巢下一篇。没办法,太喜欢写人体改造文了,哎,这章你看题目就知道我写的内容了。

虫巢星内相当往里的位置,并不是想象中那阴暗潮湿,越深,越是有岩浆般滚烫的触须,那椭圆形肉壁下端往上扬起的肉痕被他们密集的覆盖,蠕动着富有弹性触须拍打着柔软的肉壁,分泌出的粘液从触须上挥舞着到处都是。肉穴黏糊糊的地上多有鼓起如肉丸的肉瘤,他肿胀的好似下一秒爆炸四溅开,不敢想象细微的裂缝蜘蛛丝般密集的盘旋在上,勉勉强强拼搭一起。在这缝隙中时常溢出迷幻香淫气息,浓密雾气染白了整个肉穴,在里就像深陷迷术一般诡异,而扭曲缠绕触须这般更是令人抖擞不已。

虫巢星的“口穴”是由许些残缺不齐的碎肉拼搭而成,远视与少女肥厚红嫩的阴唇极为相似,露出来樱桃小口不由得轻微震动,呼出一缕缕淫荡气息飘洒在蠕动星球的表面,它享受进入体内中温暖又不失美丽的雪白酮体,好似细水长流,一道道比牙齿还要矫白的躯体滑落这深不见底的“阴唇”内,落入嫩肉里,溅起的声响伴随着淫水流淌的声音深入其中,如内脏蠕动的肉壁将声音挤压分解,消失于黑暗之中。

蠕动的深长肉穴好似饕餮大嘴,贪婪无比地允吸着进入的一切。

庞大的血肉星球表面上只有且只能听到各类生物的娇喘声,亦是如此痛苦,又是如此绝望,随着时间推移,从挣扎哭喊变成如今的痴狂索要,在痴狂下亦是对欲求不满拼命的追求,而极欲的所求成了生命中留下的最后一点亮光。

她们失去色彩的瞳孔,没有一点亮彩,只有看到用纤细小手无知的爱抚着自己肿胀不已的娇躯。她们在欲望的激烈下,近乎疯狂绝望的淫叫着,可能就连吃了无数春药,在床上拼命做爱的荡妇见了也不过如此。而此刻那长相诡异的虫族兴奋射出浓稠精液把她们娇躯从内到外都填满了,整个肚子吃不下撑得滚圆跟个皮球似的,少女们似乎忍不住扩张、抽搐带来的强烈刺激从而到达了高潮,在怪物的怀中猛然抽搐的自己酮体,在那肥嫩的阴唇里艰难的泄出已浓稠的尽化为固块的精液,而那缓缓流下的淫液,它随着虫族插入的硕大触手和纤纤玉腿边极其细微的缝隙流淌而下,滴洒在这一眼望不到边的腥红地面。

与此同时,星球深处一个碎肉拼搭组成的宽广深厚的肉穴里,几只长相丑陋的虫族团聚在一起窃窃私语。

“兹兹……食物?”

“缺……” “制造食物……得填饱它……兹兹……”

“好,不过之前一批已经成为了生育工具,兹兹……改造有些不荡,最大的坏处可能就是肉体崩溃……兹兹……化成残渣。”

“那……”中间一只头顶两角触须的虫子摇晃着像螳螂一样的脑袋思考道,随后想到:“那就用之前母虫新来的一批吧!”

其余的虫子点点头呼应,“兹兹……”

他们扭动的恶心的身体,章鱼般触须在肉穴地上留下了一潭的粘液,前方肉壁蠕动的展开了密麻触须小口,拖动身体钻缩爬进,很快消失无影。

空气中弥漫着令人窒息的性欲腥气,浓烈的已经让人感到股股反胃,视线划过肉球表面,走过被淫荡液水覆盖着圆圆如满月的水潭上,透过浓密的烟雾看到居有一排不成人样的乳房挂在了蠕动肉壁上,她们的乳房直径竟然有五十公分长,不知道是几条那插入她们樱桃小嘴中一直罐送着绿色的液水,还是在乳房边布满毛毛小的细刺,这些药物改变了她们原本就以动人的乳房。而在药物的刺激下,两个奶子肉眼可鉴的速度胀起,甚至都能看到墨绿色的血管在粉白的皮肤下蚯蚓一样暴凸出来。那挺起的乳球前本来玲珑剔透、嫣红诱人的乳头如今在药物作用下竟扩张的苹果一般的大小,肉眼可见乳口中卷起的粉嫩乳肉秘出白白的乳水。

丰满的乳房,不,不能这么说,巨大的甚至感到丑陋,它高傲地挺立在少女的胸前,随着少女的振动而挥洒着夺目的舞姿。

这沉重的乳球甚至压着少女们有点喘不过气来,但这不是最重要一点,附近陌生恐怖的环境让少女们都受不了“啊啊啊”尖叫起来。高频刺耳的声音回荡在肉穴里,不过已经不可能有人会有来救她们的,地球早已成为虫子的食场,残壁断垣,尸骨遍地,唯独能见就只有那硕大的恶心虫子。而她们此刻并不知道远处肉壁里钻出几只细小的复瞳正紧紧的盯着,观察着这几名少女美躯。

“这还不够,还没有到极限!”

“那么,就加大力度!”说罢,迷香从海绵一样柔软的肉壁中飘出,惨叫的少女们还没有挣扎片刻,又陷入了昏迷之中,呼呼呼,只留下了甜美梦呓。

“啊~不要(›´ω`‹)”

大批的触手缠绕在她们吹弹可破的娇躯上,他们泌满粘稠恶臭的润滑液体把少女们的身体拉入如肠道一样鲜红蠕动的肉块里,挤压喷射出的浓糊浆汁沾满了小腿丫,而被用力拉扯的身体沾满了汁水,粘稠的身体却不失一点光滑,温暖的被这酥烂的肉块吃入只留下了两个乳房以上的部分。

美乳被狠心地抛弃了,露在了蠕口外面,无奈着挤压着肉块搭造的地面。其中凸起一大半像充满气的气球一样,硕大地扣在她们雪白的胸膛上,而本是用来哺育儿女的熟红乳头,似乎迫切的需要释放,在药物下鲜红乳头突起足有半寸。怒挺涨大的乳头似乎颤动几下,从乳头上喷出白色的乳液,顺着娇乳流便全身。那滚热的乳汁像熨斗一样烫过乳房,流水般的轻滑质感给她们带来强烈的刺激。

这时肉穴上方肉块蠕动不停,从中竟钻出一只蠕虫大嘴,她柔软的圆型嘴巴张开流淌着透明的液体,黏糊糊的液体洒在了少女那自然地披落下乌黑发亮的秀发上,像黑色的锦缎一样光滑柔软秀发上缓慢的流淌着随着一对可爱的小酒窝滴酒在这散发缕缕乳香,深邃动人乳沟里。毛毛虫般的身体扭动的从肉穴中爬出,他们似乎看到了猎物,扭动着一节节圆盘的身体缠绕在少女们娇躯上,将她们除了乳房以外,上半身一口吞入这咧开大嘴中,蠕虫口边紧密的毛牙刷动着这柔软的娇躯,用力分泌出粘液和这嫩肤粘连在了一起,两个乳旁边细小的缝隙都被他裹得紧紧实实,只有波涛汹涌的雪奶在前面舞动。这时,在蠕虫那深厚的口子里一条如吸盘般的触手钻出,她扯开了少女的粉嫩小嘴,扭动着粘稠的身体爬动进入在喉咙里伸缩吐纳着一种强烈催乳剂的液物。一瞬间,昏迷的少女们乳房泛红,无比滚烫着冒着诱人气息。

少女们饱满紧绷的乳房被蠕虫大嘴和肉壁挤得往前绷涨,让原本粉红的奶肉涨成了深红色,乳尖更是长长的往前端翘起,红的发紫的乳头分泌一道白白的乳汁,而乳房内强烈的压力释放远不及催乳速度之快,涨痛的乳房感没有一刻停息,只能且只有看到温热的乳汁从饱经风霜的乳头呕心沥血的喷出,滑射出一道美丽的风景线。那分泌出来的新鲜母奶好像在身体里刷刷流动,虽然连一滴都没吃到,但那种淫乱的刺激感,却让她们感到比吃蝽药还猛烈!!!

这里是供养食物的一片区域,附近只有乳房挺起,却被这些怪物一个个的糟蹋,但少女早已红晕的脸颊痴迷的吐纳着香甜的液水,真想让刺激的敏感填满浑身每个细胞,一直下去永不停息。

那些沉睡的如睡美人一样可爱动人的女孩子中,谭莉就是其中一员。

她稠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对朦胧闭紧璀璨眼瞳,英挺的鼻梁下,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嘟起看着可爱动人,在她白皙的皮肤上散发一缕缕的甜香气。完美的酮体前有着一对鲜嫩雪峰丰硕怒挺,不管是色泽、形状和弹性都是珍品中的珍品。玉乳散发着无限的妩媚、成熟的韵味这甚至让所有男人为之疯狂的,它仿佛是一双美味多汁的果实等待着有心人的采摘,亦或者是令人心怀嫉妒从而使劲糟蹋。她挺起的乳峰旁圈起淡淡的嫣红的乳晕,这妩媚可爱,犹如一圈皎洁的月晕围绕在乳头周围,而娇软纤柔的乳峰间更是挂着一对玲珑剔透、嫣红诱人、娇小可爱的稚嫩乳头,她含娇带怯、羞羞答答地娇傲挺立;但它又是如此光彩夺目,哪怕是丛林里初熟的粉嫩樱桃也不过如此,她点缀在两个弹性十足的美乳上,触手的盈盈一握都能给她带来曼妙无比的微颤。

谭莉她的身体亦是跟那些少女一样,不过只是有点残忍而已。做完前面所有步骤后,在肉穴里只能且只有看到一对波涛汹涌的巨大乳房挂在血肉拼搭的肉管上,膨胀的肿起的墨绿色血管难以想象为何至今没有爆裂,她透明的尽乎能看到这完整的线路,蚯蚓般密集的覆盖在这对心花怒放在肉球上,垂直的喷射已将前方触手铸造的水塘填满,四泄八方,顺滑到那粘稠的肉块上,引的触手一阵阵的抽动,翘出小口享受着这甘醇丝滑。

喷洒的熏香迷药的药效快要过去了,谭莉的眼角略有翘起,或者是因为疼痛太过于激烈,哪怕在睡梦中都不停地摆动自己的身体缓解这剧烈的疼痛,而眼角边轻微幅度伴随着时间推移频率越来越大。

浓烈的淫荡气息弥漫在酥软的肉穴里,娇嫩的质感里流淌的许些爱液,一只,不一个完美的如同人类一般的肉虫站起,她依靠着触手碎肉拼搭而成。在她背后长着三对覆着红色角质硬壳的虫足,虫足的末端似乎包裹在类似人类的手掌中,就像刚出生婴儿粉嫩的小手,柔软的同时又更加美丽,而在她的胸部多节触手婆娑缠绕,在新生的乳口中不停的溢出浓黄淫液,滴落在谭莉那胀到已有60公分的巨乳上。她的身后没有人类所谓的屁股,只有多节触须在肉穴中暴凸出,依靠在一起舞动着。在她类人样的肚脐,竟有一朵血花妖异的展开着,不知道这奇特器官有何用,但邪魅的气息一直从中散发围绕在这偌大的肉穴里。

这时“虫仙子”轻轻滑动的自己诡异的身姿,妖媚的看向站在原地动弹不得的谭莉,小巧从尾端的一处肉穴口伸缩出两道墨绿色肉针,甩动的挥舞到前方竟直接插入谭莉咧开的通红乳头,把柔弱的乳肉都挤到了两边,皱起的没有一丝空隙。那肉针逆向灌输着带有微淡恶臭的强效春药,鲜红淫液的肉管上团起的小球源源不断输送到谭莉那对鼓起的乳球里,她让原本就已经非常丰满的乳球,在春药罐入和敏感刺激下震荡摒起,雄伟壮观!

女性的乳头和乳晕都是大量神经腺的集中地,本身已经是敏感得不得了的部位,现在猛烈的刺激骚痒便正是从这个位置开始生成,迅即如几何级数般增大!这种由“母虫”注入的特殊液体,并不仅仅只是浓烈的春药,其作用大抵是肌肉松驰剂加上春药之类的总合,而且药效极为强悍,被注射几毫升就会有几小时酥麻无比浑身乏力,且雌性荷尔蒙会被剧烈激化,进而迫使猎物进入发情状态。

谭莉她就像做了一个悠久的春梦,泛红的脸庞粘黏的充满欲望的淫水,摊直在墙壁上,只剩头和手臂在蠕口里摆动,那黏糊糊的双手揣摩着脸庞,朦胧的彩瞳上扯开蜘蛛丝细小的水丝,摆动的眼珠迷糊探索着,翘起的小巧红唇嘤咛着吐纳着香气。敏感刺激情况让谭莉不舒服从睡眠中苏醒,而眼前面都被淫水覆盖呈现一片黑暗,头也一阵一阵的疼痛,她有点想不起来之前发生什么事情了。然而当她打算起身时,却发觉身体不听使唤了,这使她感受到了,身体似乎被什么东西捆绑着,绑成了两瓣。

全身传来的紧缚感使得她相当不舒服的扭动了起来,而扭动中原本应该自然而然发出的可爱樱咛声,此时却成了“啊~呜……??”这使她注意到了自己的嘴……

似乎是一条触须,那柔软的触须深入喉咙,压住了她玫瑰香味的舌头,迫使她无运转舌头吐出完整话语,只能从鼻腔里发出呜呜那娇嫩的声音。从粉嫩脸颊的肌肤传来的感觉可以分辨得出小嘴前触须不是一般的大小,她把嘟起的小嘴撑的滚滚的,鼓起的脸颊看着都可爱动人。谭莉想要曲起舌头推出堵嘴物,可是那恶魔般的触须已经死死地钉在了她的喉咙里,紧紧的压住了她的喉咙里,如果没有帮助的话,怕是拔不出来了。

谭莉想站起来,却感受身体被紧紧的吸附住了,身下也传来撕裂般的剧痛。尤其是两只腿被触须平摊成180度角,浓密花丛中的肥唇肉眼可见,他滴撒着淫荡的爱液流入到裹实她身体的肉团里,粉红色的肉团翘起的好像小女孩伸出的舌头温柔的舔挡着那留下来的爱液,不时得骚动着那两块皱起的肥唇,这刺激让谭莉浑身一阵颤动。

“呜呜~呜呜~呜呜~”(啊啊~好痒~好热~)

谭莉娇嫩的淫叫声惊动了依靠她巨乳前的“母仙子”,看着根本就不能逃跑楚楚动人的少女,挑逗着乳房无情的嬉笑着:“别挣扎了,你跑不掉的,从今往后你将作为他的乳食,为他源源不断生产食物!!!”

“不过,在此之前,就让我好好改造你的身体吧,嘻嘻嘻!!!。”母仙子触须蠕动两瓣小嘴传出频率振动极高的刺耳声响,这让谭莉产生出异样的恐惧感,惶恐的摆动自己的妖媚娇躯,剧烈喘息道。

“呜……呜……呜……”(不要…不要…呜…!!)

“咕嘟咕嘟咕嘟!”乳口贪婪的允吸着春药,那液水渗透到每一个细胞里,一开始作用并不是很大,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粘液中看不见的无数如精虫大小般的虫子侵蚀着,改造着,并在虫子的影响下,谭莉雌性贺尔蒙大量分泌,脑袋昏沉沉的,浑身燥热难耐,嘟起的红唇泄出香甜的口水,嫩声柔弱。

而触须爱抚着谭莉那青筋暴起的乳房,这种柔滑粘稠的触感刺激着谭莉已经发情的身体,让泛起小星星眼神的谭莉忍不住从鼻间发出一道悦耳动听的娇嫩声,“啊呜~”

“那么,就开始了哟!!!”聆听这少女的娇喘,虫仙子满意的点了点头,肉穴里面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很多很多肉块拼搭成了柔软的细刺,揣磨着刺入了少女已经疲惫不堪的乳房。

“呜……呜呜呜呜……呜呜……!!!”谭莉胸上立时被一阵疼痛所支配,乳头好像有百苹蚁爬过、又或是像被蚊针过一样,出了一阵窝心的痕痒。娇嫩的声音都变成了嘶哑的泣涕声,回荡在蠕口里。

虫仙子看着谭莉的乳房笑道,她又一次奇迹搬的涨大,墨绿色的血管在粉白的皮肤下像蚯蚓一样暴凸胀大,少女身体不由自主地摇动,颤动分泌出甘甜的汗水润滑着柔软充满粘液的肉膜,变得红紫的乳头开始高高的往上翘,乳房因此膨胀而变形,乳晕的地方布满了扭曲的青色细筋,饱满的乳头红紫得就像随时会喷出血来。她那对熟透了的乳房上,布满了哺乳期妇女所特有的青色的血管,由于她鼓涨饱满的乳房里充满了温暖甜美的乳汁,都将她乳房上青色的血管微微的鼓了出来,乳房沉重地微微向下垂着,挂在胸前肉呼呼地直晃荡,散出热乎乎的体温和腥腥的奶香,红褐色高高隆起形成半球形的乳晕上嵌满了乳妇特有的小肉珠儿。乳晕中央,被细丝线缠着的乳头示威似地上翘着,深红油亮,丰腴达,好像被糖浆腌熟泡透的蜜枣儿。

“蜜枣”一直被触手插入,蚕丝晃动着伴随着淫水拍打在那香甜的乳肉里,肥胖的乳房无力的垂着,圆圆的相互挤在一起,妩媚的气息,好似要勾引男人们犯罪,她一直在涨,没有一刻停下过,已经从,原来的跟自己脑袋大小的涨成如今的七八十公分,它很顽强在弹跳着的自己柔软的身体,抖起一阵阵肉色涟漪。

虫仙子细长的舌头甜弄着她这肥美的乳房,发出了鬼魅的笑声,“嗯,真可爱!”

“不过,嗯,你还能再可爱一点!嘿嘿嘿!!!”

虫仙子笑了笑毫不客气扑上了谭莉的乳房,吸吮她那乳香味十足的乳房,左右手也毫不客气的开始揉捏翘挺丰满的两个大乳球,只觉两个乳球热烫又柔软,撑起的乳头更是美好玩具,每次一捏弄,谭莉就让娇吟不已。片刻不到,谭莉的两腿之间已经成了水乡泽国,滴答滴答流入那湿暖柔润的肉缝里,肥肉受到体液的刺激,竟狂缩猛绞,伸缩出不断跳动的肉管夹弄着谭莉肥美的肉唇,而每一次套弄都让少女享受着无与伦比的快感。

香淫气息回绕鼻梁,轻切小语似乎叹诉那“我就拔出来哟!”

“哗啦啦!!!”海啸般的乳汁喷涌欧出,舞动的挥洒着喷向趴在自己身上的虫仙子,一瞬间肉身沐浴在乳汁中,湿透了。

虫仙子模糊类人样的脸庞里伸出细长的舌头舔动着自己身上的乳汁,回味:“嗯,真香。”随后又看了看少女抚昧着嘴唇细语。

“好像成功了呢?!”

“呜……恩……呜……!!!”

谭莉闭着双眼细声嫩淫,轻轻抚摩着脸颊,感受着无处发泄的乳汁像喷泉一样喷出体外的快感,流遍全身的快感。脑袋估计是快被烧糊涂了,迷糊着说道:“逃都逃不掉了,还不如享受他吧……”还没说完,香艳的身体就冒出了滚烫的汗水,柔软的娇躯随着跌宕起伏的乳房阵阵痉挛起来,乳水,淫水挥洒着四周。

这场面看着真是极其淫荡。不过,随后肉壁上盘旋出的二根肉管对着少女胀涨不已的胸部狠狠的挤了进去,熟透了的乳口仿佛吃不消分泌着乳液来缓解自己的疼痛,而那香甜的乳液随着管子涌入肉壁里,不知何处,不见踪影。

惚惚呼呼间

似乎是到达了一种高潮,那一股沉重压抑的气息弥漫在虫巢上,参杂在凸起的碎屑堆里类人类脸旁的她看的无比狰狞,宏大蠕动的口子欲求不满拼命允吸着从肉管里传来的乳汁,少女们的乳房都快被吸的干瘪凹下,这让一旁虫族看着心惊胆战,随后更卖力的灌溉少女们淫荡小口。

“神”

“神,吼吼吼!”

虫族发出“兹兹”声连绵不断,他们为“神”变得更强,更兴奋,无一不加快了手中的步伐,顿时,呻吟声响亮云霄。

“不够,还不够。”这是一位资深的虫族说道,他活了上万年,躯壳都快要粉碎,如今只是依靠着“神”的气息而存活着,同时他深刻的感受到“神”还需要更多的养分,这么一点点完全不够。

他依靠着头上的触角呼吁着大家:“为了神,我们舍弃自己的灵魂和肉体,与神同在!!!”

“神”是虫族的信仰,他们怎么可能就此放弃?听到这位老虫的话语,许些更是把身体贡献出,呐喊道。

“为了神!!!为了神!!!”

激励下,少女们更卖力的产出,而虫族却成片的死去,留下少部分腐烂的身体回归了“神”的怀抱。

水乳交融,梦境与幻境交叉。深沉的气息不仅仅改变虫族,同时也渗透了那些少女最后脆薄的理智,已经无法思考。

谭莉脱离了肉管,瘫倒在地上,唇角处溢下香甜的口水,痴狂的看着前方无端的傻笑着。“哈……哈……哈……哈……!!!”她已经丧失了思考的理智,变成了只会追求淫荡的母畜。双乳凹陷的她并没有感觉一丝不舒服,一时用双手卖力的挤弄着乳房,争取产乳更多。此时就在她身后,“虫仙子”似乎也“神”受到了感染,晃动着脑袋喊道:“为了神!!!”

无法直视的一幕ヽ( ̄д ̄;)ノ,“虫仙子”突然张开了大口吞噬了谭莉那目不直视的身体,而那胸前妖异的鲜花在她体内绽放了夺目的姿彩。

……

浩瀚的星系里,深渊一样死寂。

远方,虫巢星,不,他化为了一只类人形的巨大怪物,他盘曲着,昏迷的,哪怕他不做任何事情都发出阵阵沉厚的气息,压着许多生物抬不起头。但此时,沉重的气息越来越厚实,“神”心跳般蓬勃地跳跃着焕发出无限的生机,晃动着,舒展了庞大的神躯。

嘟啦啦!!!呼啦啦!!!正在写下章中,如果你觉得好看的话,记得点赞哟!!! 我新创了一个群聊:826331981,喜欢的话,记得进来哟

+34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furk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