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clearove114514 ♥

超乳改造 第六章

超乳改造 第六章 – 黑沼泽俱乐部

主线剧情全部完结了,另外还有一篇前传,田所浩二外传因为作者即将开学,视情况更新,看在作者这么勤奋的份上,赏口饭吃吧

这天晚上,彻底完成了训练的艾莉丝被牵到了休息室,虽然身上的束缚没有解除,但是阴道里假阳具被拿走,她总算是可以睡在松软的地毯上正常休息了,可是艾莉丝却突然产生出一股空虚感,门外忽然传来马蹄声,解除口塞的安洁莉卡也被带了过来,门被重重的关上了。由于训练,艾莉丝不敢抬头,只看到一双马蹄靴在自己面前,于是开始舔着靴子,表达着对陌生人的友好。

安洁莉卡看到后悲伤不已,自己发誓一直要守护的公主现在已经变成了脚边一条撒欢的小狗,她开始怀疑自己所承受的一切,不过还是双膝跪下,问候着“公主殿下,您没事吧,我实在无能,没有保护好您。他们没对你做什么吧。”

艾莉丝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安洁莉卡,也太大了吧。“没有,只是把我这样捆绑起来让我在地上爬来爬去,倒是安洁莉卡你的胸。。。。。。”

“他们简直是魔鬼,在我的乳房里放了魔虫和催乳剂。”总算有了可以倾诉的人,安洁莉卡疲惫的慢慢躺倒在地开始大倒苦水。在接受调教期间,根本没有真正躺下休息过,连睡觉都是站着,艾莉丝也总算看清了安洁莉卡胸前的规模。

“公主你没事就太好了,他们每天打着各种借口注射药剂,芳子告诉我,现在我的胸部是Z罩杯。”以前为了方便骑士格斗,她总是会把胸部用布勒紧防止晃动,现在这对大胸彻底断了她骑士的梦,挺着这样的胸部,别说是格斗,就是走路都受影响,她站着的时候完全看不到腿。安洁莉卡绝望的看着天花板,不知道何去何从。

“安洁莉卡,我们现在已经无处可去了,至少。。。。。我们先努力活下去吧。”艾莉丝努力爬到了安洁莉卡身边,鼓励着陷入绝望的骑士长。

安洁莉卡看着昔日的公主如今的女犬,随即点了点头,“那个公主能不能帮我一下。”因为太过羞耻,安洁莉卡羞红了脸。“能不能帮我,把胸部的乳汁吸出来。那些魔鬼给我注射了催乳剂,我的胸好胀。”

艾莉丝赶忙艰难的爬到了躺倒的安洁莉卡身上,用嘴含住拇指关节大小的乳头吸了起来,由于乳头上穿着环,艾莉丝把这个金属环也一并放入了嘴里,乳环被拉扯和乳头的刺激让安洁莉卡忍不住娇喘起来。“太丢人了,居然,在公主面前发情。”

艾莉丝吸完了安洁莉卡的乳房,和安洁莉卡对视着,然后亲了下去。两个美女手脚被绑着,交缠在一起。两人嘴唇相接,吻的难解难分,几分钟后,两人才分开嘴巴拉出一条银丝粘而不断,堪称淫靡之景。

艾莉丝在安洁莉卡的下体发现了一个硬物,发现是一个硕大的双头龙假阳具插在安洁莉卡的下体,前几天的调教中,千岛经常带上双头龙训练艾莉丝的口交,由于性癖开始发情的艾莉丝趴过来先舔舐了几口,然后就大口将其吞下,尽力做深喉服务。经过训练,艾莉丝可以很轻松的就将整只巨龙吞入口中直到咽喉。

这样深喉套弄几下,安洁莉卡也发情了。双头龙外面的部分被吞噬挤压,里面也会跟着振动。艾莉丝趴在安洁莉卡身上,主动把假阳具送入自己的阴道。一马一犬,开始了交配缠绵,虽然全身都被捆绑,但是二人还是艰难的变换着姿势,入珠带来的疼痛让二人大汗淋漓,但是头脑已经被性欲左右,仍旧在疯狂抽插,看来这几天的训练很有成果。二十分钟后,二人同时达到了高潮,疲惫的躺在一起睡着了。

清晨,海风吹拂着特伦港口,这里现在是魔族的新领土了,此时港口上正回荡着歌曲《我们是海上的霸主》,今天魔王阿卡多也来了,前来参加齐柏林号航母的下水仪式,凯撒则和穿着白色连衣裙,白色丝袜的拉芙莉雅站在一边。这时侍从递过一封信,阿卡多打开查看。

“却原来是和我们敲定能源矿石开采和进口的问题,也好,施佩尔先生,特洛普外长,今晚麻烦你们了。”二人赶忙点头称是。

“对了,凯撒,信里还邀请了你出席。”

“是,父王!”

阿卡多走到凯撒身边,“跟着他们多学着点。”“是父王。”

马车上,凯撒和同样善长炼成,负责魔族工业的工业部长施佩尔吐槽“为啥我要穿着这种丑衣服,坐着马车来艾尔斯丁。”施佩尔知道,伊森对魔族的工业发展贡献颇多,也改革了魔族的服装风格,他自然知道那身军队常服的帅气,连阿卡多和凯撒都经常拿来当日常服装穿着。“人族虽然善长魔法,但是他们可没有防护能力良好的悍马车。这里不是都城白森,我们高调前来没准会遭遇危险。”

不过谈判却很顺利,双方很快敲定了合同,晚上菲利普邀请凯撒一行人参加酒会。

“为我准备的酒会?好的我会前往。”

马车沿着幽深的小巷行进,凯撒看着眼前的一切,黑暗中隐约可见,肮脏的交易,还有路边卖春的妓女。“这酒会,怎么会开在这种破落的地方?”凯撒甚至看到了尸体,看身上的烙印应该是曾经由于魔族进攻而被解放的女奴,凯撒怅然若失的身边的施佩尔说“她们一无所有,但是她们自由了。”施佩尔则沉默不语。

很快菲利普就把凯撒迎接进红磨坊隐蔽的包厢里,这里可以看到舞台的全貌,侍者把菜端了上来,凯撒大口享受着美食一边和特洛普含糊不清的嘀咕“我父王席卷八荒,澄清玉宇,一世雄主,可除了外交宴会和宴请大臣,我可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奢侈的阵仗。”

“能有陛下和您,是魔族的荣幸。”虽然嘴上奉承,但是特洛普还是轻轻捅了一下凯撒,示意这位同样出身军队的殿下斯文一点。

“菲利普先生,为何今晚人这么多啊?”

“殿下有所不知,他们都是为了前朝公主而来,如今她成了奴隶,自然要来看看公主当奴隶的样子。”

凯撒突然来了兴趣“我可听说,贵国的法律规定,人人平等,任何人不得奴役他人。”

“殿下真是贵人多忘事,法律规定的是,人人生而平等,但是有些人比其他人更平等,任何人不得没有理由奴役他人。”

凯撒哦了一声便不再说话,冷漠的看着舞台,面无表情。

很快,艾莉丝和安洁莉卡就走上了舞台,为了迎合今晚的表演,艾莉丝换上了“公主”的衣服,其实也只是白色的长手套和丝袜,粉色的上衣胸口大开,露出了艾莉丝的胸部和下体。而乳头和阴蒂上则被挂上了铃铛。而安洁莉卡也只是类似的暴露打扮,蓝色的臂铠和长靴,因为胸部过大所以只穿了一件蓝色束腰。下体和胸部同样暴露也挂上了铃铛。粉紫色的头发被绑成了可爱的双马尾。

“可恶啊,被穿上了这种衣服,还嫌羞辱的不够么。”

“啊啊啊,好羞耻啊。”因为性癖,艾莉丝又开始发情了,两人敏感的地方都被别上了铃铛。

“今晚的两位主角,艾莉丝和安洁莉卡,前朝公主和骑士长!喂,这么重要的场合,还有大人物前来,笑一笑吧。”

安洁莉卡摆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艾莉丝的笑也很是僵硬。

“除了笑,再加上胜利的手势吧。”观众也发出了起哄声附和主持人的要求。

“可恶,都这样了还要落井下石么!人性要卑劣到什么程度啊!”安洁莉卡咬着牙。

可是艾莉丝却不这么想“安洁莉卡反抗的话,我们和那些女奴会更加难受的。不如我先。”

“艾莉丝是淫荡的变态女,性欲旺盛的女犬,艾莉丝是无可救药的变态受虐狂,最喜欢被人看到羞耻的部位了。啊啊啊啊,为了那些女奴能好过一点,只有如此了。”

安洁莉卡看着艾莉丝,把心一横,为了部下,现在能保护公主的只有我了,不能让公主一个人丢脸“身为骑士长,乳房却这么大,真是对不起大家,我是无可救药的好色女,喜欢被虐待的奴隶,我是用小穴思考的淫荡女人,本该去战斗却对jb大人屈服,对不起了,超淫荡的骑士长向你们道歉,身体一直在发情,所以请好好欣赏我的肌肉吧。”

“那,骑士长大人的身材数据是多少呢?可不要让我们失望。”主持人不怀好意的问。

安洁莉卡一眼看到了千岛和芳子正在恳求别人玩弄她们,显然是寄生虫发作了,那些男人还拿着刑具,安洁莉卡打了个冷战“好我说,身高175,三围145-58-92,Z罩杯。”

“公主殿下也来说说吧!”

“好好,身高165,三围118-57-86,是P罩杯。”

菲利普看着凯撒面无表情的脸,“特洛普先生,殿下这是怎么了?”

特洛普当然知道菲利普在想些什么于是替凯撒回答“殿下在思考如何回报您的热情啊。”

觥筹交错,酒过三巡。台上主持人“来跳个舞给大家看看如何?”

“这是王室传统的小穴之舞,好色的公主,请各位观赏。”艾莉丝的脚上下交错,阴蒂和乳头的铃铛随之发出声响,只要一动作,艾莉丝的敏感点就会酥麻。“啊啊,可是为了那些受苦的女奴,也许这不算什么。”艾莉丝自我安慰着。

“骑士长超淫荡的小穴之舞,啊啊,阴蒂要被扯开了啊啊啊。被迫跳这么屈辱的舞蹈,他们到底要羞辱我到什么时候!”

似乎是为了迎合凯撒,“也来唱首歌吧!就唱前朝国歌如何?”如今连艾尔斯丁国歌都变成了《第一执政,我来了》,前朝国歌早就被废止,歌词也被这些变态改编。

“主人大人主人大人身前飘荡的是什么啊,啊啊嗯嗯嗯啊啊啊(此处为淫叫,原歌曲为拟声词,该歌曲的现实原型为明治维新时期军歌《亲王御马前》找了很多外国的歌曲,发现这首歌比较好改编)。”艾莉丝双脚上下动作,高声唱着歌曲,心中无比愧疚,对不起父王母后,对不起艾尔斯丁,她玷污了艾尔斯丁的历史。

安洁莉卡也和艾莉丝一样双脚上下,高声演唱,“是主人的大鸡巴,你们还不知道主人的恩赐就在此吗?啊啊嗯嗯嗯啊啊啊。”

完全成了玩具一样,随着二人的动作,两对巨乳上下摇动,挂在乳头和阴蒂的铃铛当当当当,好像给这首歌曲伴奏一样。

“神圣的鸡巴大人啊,请对准我淫荡的小穴插入啊,啊啊嗯嗯嗯啊啊啊。”

“听到浪叫呻吟的女奴,请问你们又要跑到哪里去啊,啊啊嗯嗯嗯啊啊啊。”

“侍奉代表你们淫荡国家的荣耀,要舍弃它逃亡吗,啊啊嗯嗯嗯啊啊啊。”

“身体改造穿环纹身,谁又不是侍奉伟大的主人啊,啊啊嗯嗯嗯啊啊啊。”

“艾尔斯丁的女奴啊,所以我们才把侍奉作为荣耀啊,啊啊嗯嗯嗯啊啊啊。”

国歌被改编,可放眼望去,观众们在叫女奴处理手上的针线活,更多的人对于这样的事,满脸沉默,只要一些女奴怒目而视。

场景再次变换,艾莉丝和安洁莉卡双手捆在后背,双腿叉开姿势捆绑在了刑具上,下体穿着一条皮质贞操带,阴道里插着巨大的假阳具,下体被灌满精液的千岛和芳子解决了精液寄生虫的问题,拿着药物走上了舞台。

“又是捆绑,啊啊,不要再侮辱我了啊。”

“这是最后的改造了,可是我们好不容易才申请下来的。”

“为何如此对我?啊啊啊啊。”千岛和芳子把针刺入了安洁莉卡和艾莉丝的脖子,乳房周围和小腹,打断了二人的话,二人的娇喘声音也越来越大。

很快,刺青便完成了,“啊,哼,啊,我的身体上,出现了这种色情的东西。”

“这种刺青,可恶,为何如此对我啊啊啊啊,身体又热了起来。”安洁莉卡和艾莉丝看着彼此,脖子上的淫纹是锁链形状,两只乳头周围是心型的,而小腹上则是子宫形状。

“粉红色的子宫的刺青,是不是很棒呢?一旦纹上,配合你们的魅魔体制,只要注入魔力就可以让你们一只发情,当然也可以让你们一直无法高潮。”

“唱着那样的歌曲,背叛我们的信任,还说什么!千岛姐姐已经很仁慈了,这种刺青只会在注入魔力或者你们高潮的时候显现,正常情况下不会出现。”

“只要发动淫纹的魔法,就可以让你们一直发情哦。”千岛不怀好意的解释着。

主持人挥了挥手,二人的刑具倒转,变成了大头朝下的姿势,而向上岔开的两腿中间,多了一根可以上下活动的橡胶棍,乳环和下身的假阳具也多了几根导线。舞台的中间,升起了一个脚踏车,座椅是两根随着脚踏车上下抽插的假阳具。

主持人从舞台下拉上来了双手被捆在后背的迦楼。取出了一瓶粉红色的药剂,迦楼一看就药剂,开始疯狂的挣扎,想要挣脱千岛和芳子的控制,然而一切都是徒劳的。

“这种药剂,被涂抹的部分会变得奇痒无比,如果把它涂在阴道里会怎么样呢?”

艾莉丝和安洁莉卡疯狂的摇头,然而乳头还是被涂上了药剂,很快乳头开始变红充血,麻痒难受的二人开始扭动着被捆绑的身体,甩动着乳房以求能够舒服一点。

“放心好了,不会对你们再涂抹这些可怕的药剂了。”

安洁莉卡和艾莉丝觉得自己终于可以喘口气了,而一旁双手被捆在后背的迦楼就没这么幸运了,她的乳头根部被两个金属环勒紧,此时正在不停的祈求着“求求你把金属环拿掉让我排乳吧,我的乳房胀的快炸开了。”

迦楼知道主持人不太可能让她顺利排乳,只好不停的祈求。

“奴隶怎么能要求主人做事呢,诺,那边的脚踏车,胸前连着吸盘,只要不停踩脚蹬,就可以吸出你乳房的乳汁了。”

迦楼看了一眼座椅上的假阳具,咬着牙“谢谢主人。。。。。。”

“不用谢我,为了让你舒服一点,更好的使用这个道具,主人可是很良心的为你准备了礼物呢。”说完,千岛给迦楼的乳房注射了一针高强度媚药和催乳剂,而芳子则把刚刚的粉红色药剂涂抹在了迦楼的阴道里。

安洁莉卡和艾莉丝正在庆幸自己没有被施加这样的酷刑,身体上刚刚消失的淫纹又浮现出来。显然是主持人发动了法咒“奴隶怎么能休息呢?”二人身上的淫纹发出了粉色的光“啊啊啊,头脑一片空白,无法思考了。”“啊啊啊啊啊,身体控制权也被夺走了小穴,小穴,啊啊啊啊。”

二人睁大眼睛,喉咙里发出了低沉的嘶吼。

“ou ou ou 啊嗯 哼哼哼哦哦哦哦哦,小穴好热,好热!噢噢噢噢哦哦哦。头脑变混乱了,真是太舒服真是太刺激了。”艾莉丝不停淫叫着。

安洁莉卡则努力咬着牙,和淫纹争夺着身体的控制权。

“快宣誓对魔族和新艾尔斯丁的忠诚,成为奴隶吧。”

“绝不!”安洁莉卡回绝了。“宣誓忠诚,我决不接受!”

艾莉丝却沉默着“如果拒绝的话,魔族会不会屠杀,保护人民和那些女奴们,我该怎么做。”

于是两针媚药从乳头注射进了安洁莉卡和艾莉丝的身体,因为强烈的刺激,安洁莉卡和艾莉丝瞬间高潮了,潮水向上喷出,因为重力回落,沿着二人的小腹向下流淌着。

高潮的瞬间,二人身上的淫纹发出更加强烈的粉色光芒。

千岛在一旁解释着“只要你们高潮的话,就会发出这样的光让大家知道哦,每当发光的话,淫纹的力量就会加强,不早点投降的话,会变成只知道高潮的人偶也说不定哦。”

淫纹继续工作着,不断的高潮和剧烈的疼痛让可悲的雌兽大叫不止,只有凯撒毫无波动的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看不出在想些什么。

“啊啊啊啊,又要高潮了,要到了要到了,住手啊。”安洁莉卡继续淫叫着。

“每次就好像打开了高潮开关一样,瞬间就达到了高潮,虽然很讨厌这种轻而易举就高潮的方式。”艾莉丝的心态在变化着。

而一旁的迦楼药效已经发作,双眼变成了心型瞳孔,散发诡异的粉红色光芒,乳房剧烈的疼痛和下体奇痒让这个女战士也失去了理智,不停的挣脱着脖子上的锁链,主持人一撒手,迦楼里面踉跄着冲到了脚踏车前,因为媚药的关系,下体早就泥泞不堪,假阳具顺利的进入了迦楼体内,两个洗盘也吸住了迦楼乳房前端。

迦楼开始疯狂的踩着脚踏车,观众们隐约可以见到,座椅上的假阳具随着脚蹬在迦楼的体内一进一出,因为乳头被卡死的金属环,迦楼的乳汁被吸盘吸出两条白线。显然距离她缓解自身的痛苦,还要很长时间。

安洁莉卡和艾莉丝发现,随着迦楼的动作,双腿中间的橡胶棍慢慢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随后橡胶软棍重重落下,打在二人的下体,二人穿着的乳胶内裤带有的假阳具随着重击直接冲击着阴道深处和子宫。而落下的瞬间,强烈的电流通过乳环和假阳具刺激着二人的乳头阴道和子宫。二人瞬间大叫起来,舌头伸出,睁大的眼睛流出了泪水,而这时淫纹也开始继续工作。

“这种程度,呜呜呜,我要想,啊啊啊,喔喔喔,办法克服,ong ong ong,啊啊啊为什么这么强烈的疼痛,会转化成快感,脑子要烧坏变成废人了。”

“忍耐是没用的,只要淫纹发光,谁都知道你们高潮了。”

艾莉丝羞耻的看着身体上的纹身,“带着这种记号生活,呜呜呜,就好像超级淫荡的家畜一样,太羞耻了。”

随着迦楼蹬车,橡胶棍再次落下打在二人的下体。

“啊啊啊,喔喔喔,哄噢噢噢噢,好痛啊啊啊啊啊,要来了!”

“啊啊啊,好痛啊,但是好舒服,假阳具像是热铁棒一样重击子宫,橡胶棍一落下就高潮了。”

橡胶棍每落下一次,二人就因为刺激和电击,颤抖着高潮。迦楼因为阴道的瘙痒和乳房的胀痛,把脚踏车越蹬越快。

“请住手啊,高潮停不下来,一直高潮,痛痛痛,又来了啊!”

“迦楼快住手啊,我快坏掉了,好混乱喔哄噢噢哦哦哦。”

“对不起,我实在是无法忍受了,如果让我忍耐下去,我会疯的,对不起。”迦楼低着头道歉,却没有停下动作。每次电击和击打,三人都会达到不想要的高潮,一波高潮还没结束,下一波高潮就到来了。

击打的痛苦,入珠的痛苦,身体被开发而转化成了快感,艾莉丝原本对sm的欲望,进一步开花结果,而安洁莉卡则体会到了成为性奴的喜悦。

全身颤抖着高潮的安洁莉卡开始向主持人祈求着,但是主持人并没有停下机器。

观众们随意辱骂着昔日的骑士长,不知何时,他们轻慢的话,掉到了安洁莉卡心里。

“不承认,不承认,我身体背叛了心,啊啊啊,好痛,不要再让我高潮了。可是屈服在这些人之下,被他们肆意玩弄,为何如此舒服啊。”

“要到了要到了。”此时,二人下体的淫纹发光了好几次,潮水喷出,在地上形成了水渍,虽然之前受人威胁,此刻安洁莉卡仍然不愿意屈服,但是艾莉丝却达到了极限。

“公主大人,您不是一直想体验女犬的快乐么,希望您可以按自己的想法生活下去。”突然艾莉丝脑海里回荡起米娅的话“难道,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更喜欢身为雌性的快乐,被人改造和欺骗也只是借口?”

艾莉丝开始动摇,主持人趁机说着“你已经不是公主了,宣誓成为奴隶,可以获得前所未有的快乐哦。”艾莉丝喃喃的重复着快乐,混乱的脑海里想着,让人疯狂的快感,前所未有的快乐。前所未有的快乐,还有比现在更舒服的事情?从公主的枷锁中解脱,去追求令人发狂的快感。不是公主,而是以艾莉丝的身份。

“对,我不是公主了,我想要快乐的生活,我不能说谎,对自己和人民都是好事。从公主的枷锁中解脱,以艾莉丝的名义生活。”

千岛趁机递上了一张纸上面写着《我的誓言》,迦楼脚下的脚蹬被锁住,停止了工作,迦楼则欲求不满的扭动着身体。

“公主殿下不可以啊!”

“我从现在起自愿做一条女犬!

我完全愿意成为一条母狗!

我愿意完全接受调教师的调教!

我愿意完全按照狗的方式生活!

我愿意完全按照狗的方式动作!

我愿意完全接受狗的食品!

请调教师给我最严厉的调教!

把我调教成一条真正的母狗!

如果我做错了请给我最严厉的惩罚!

母狗艾莉丝宣誓!”

台下,昔日的侍从,如今的女奴们叫骂一片,艾莉丝则在背德感和愧疚中,继续高潮着,宣誓完成的艾莉丝已经变得毫无负担,不再犹豫的浪叫起来。

“骑士长考虑的如何了?”

安洁莉卡彻底绝望了,昔日的忍耐只为了保护公主,被鞭打,被榨乳,甚至是站着睡觉,即使乳房被改造,她都忍了下来,可是公主还是没能保护好,“现在忍耐也没意义了。”

“考虑的如何了?不答应的话,公主和你会一直高潮到死也不一定哦。”

“我宣誓成为奴隶!,母马也好,精液厕所也好,我什么都做,各种变态的命令我都会服从。”

“真的没有关系么,被当成母马女犬精液厕所肉便器也毫无怨言?”

“是的,无论什么我都会做,请不要再蹂躏我了,请不要再改造我和公主了。”

看着狼狈的二人,千岛和芳子露出畅快的笑容“那总要给你们服从的一点奖赏不是?”

“请放了我们吧。”安洁莉卡突然面露喜色。

“奖励就是,你们将继续被击打一百次!给与你们无限的快乐!你们将被拍卖!给新的主人!”

安洁莉卡和艾莉丝被解开捆绑,重新打扮成了母马和女犬,此时魔力消失,二人小腹的子宫刺青也消失了,二人总算从无边的高潮中得到了短暂的解脱。

“求求你们饶了我吧,我忏悔自己出卖国家还不行么!不是说好的要奖励我们么!”安洁莉卡精神崩溃像个孩子一样大哭。

“新主人,还有一百次击打,一定很舒服吧,给我吧,当母畜的感觉真是太好了。”艾莉丝则是恍惚的微笑。

高潮高潮再次高潮,最终,迦楼因为高潮虚脱摔下了脚踏车昏迷过去,而艾莉丝和安洁莉卡早已因为剧烈的高潮失神,在刑具上像反恐精英的尸体一样不停的抽动着。

千岛和芳子解开了二人的捆绑,把她们身上的污秽清理干净,重新打扮成女犬和母马,拍卖开始了。在一片叫价声中,一个神秘人出了高昂的价格买下了二人,菲利普笑着说“殿下,这人是我安排的,这两个奴隶是我送给殿下的礼物,至于价格当然是随便喊的,因为我是这里的老板。”

凯撒当然知道菲利普有所求,于是开口“第一执政先生将永远是魔族的朋友。”听到这话,特洛普松了口气,殿下似乎没被美色迷惑,刚刚的话完全可以当作空头支票。“第一执政先生想做什么,这是内政,何必更问外人。”

菲利普也满心欢喜,凯撒的话无疑是按时他可以随意做事,魔族不会干涉。

连夜飙车的凯撒总算赶回了白森王宫,拉芙莉雅,薇尔莉特和苏姬以凯撒胳膊是假肢生活需要照顾为借口,搬来和凯撒居住。

一进门,凯撒就看到了穿着开胸旗袍的苏姬,穿着黑色比基尼和黑色乳胶长袜的薇尔莉特·菲尼克斯栽倒在自己松软的大床上。而一旁的拉芙莉雅也趴在床上苦笑的看着两人。

“你们这是什么情况?”

“殿下,听说你喜欢上了那给大奶子的公主和骑士长,还把她们带到王宫了,我也可以为殿下把胸部变大!”薇尔莉特好像还没适应胸前的重量,趴在床上哭诉。

“于是乎,我们都注射了从米娅哪里拿来的药剂。”穿着情趣白色旗袍和白丝袜的拉芙莉雅苦笑着指着床上三对大乳房解释。“现在,我的身材是身高166,三维126-56-86,T罩杯,薇尔莉特是身高168,三维128-57-88,U罩杯。而苏姬是身高162,三维116-55-85,O罩杯。”拉芙莉雅的胸部露在旗袍外面,只有两条垂下的布条遮盖。

凯撒手颤抖着摘掉了因为谈判改变外貌而带上的眼镜“拉芙莉雅,薇尔莉特,苏姬,你们留下,其他人出去!”

“为什么你们不听我的话!我喜欢你们,这是事实!为什么你们不接受事实!”

“殿下,我们只是,为了您。”

“你们以为这样我就开心了么。你们真以为我在红磨坊,看到的是色情的表演?”

“殿下请你冷静一点。”

“你们现在可以去地下室看看那两个人的惨样,真拿我当时间管理者还是后宫文男主啊,若是我真的沉迷和那两个大奶子的家伙玩游戏,艾尔斯丁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

“殿下。。。。。。”

发泄完了,凯撒慢慢把三人搂入怀中,“对不起,对不起,你们也清楚作为利益集团的代表人,将来我身边的女人肯定会很多,我在父王那就明白了,我应该早点告诉你们我真的喜欢你们的,不要为我做这样的事情了,爱不是卑微的跪舔的。明天我找父王多要几个女仆照顾你们起居吧,这样的胸部,负担肯定会很大。至于那两人,你们也不必担心,我会把她们送到米娅那里去。”

“那殿下真的不喜欢我们现在的样子?”看着面前三对毫无下垂充满弹性的乳房。凯撒满脸通红“喜.。。。。。喜欢。”

“殿下口嫌体正,本拒但大,好坏啊。”苏姬发动法术,九条棕红色尾巴变得巨大,遮住了四人即将发生的画面。

翌日,凯撒驱车来到了山区,显然他不太想让士兵再打扰这些被命运玩弄的可怜人,于是只带了善长魔法的薇尔莉特和苏姬作为护卫,车后的笼子里,关着瑟瑟发抖的艾莉丝和安洁莉卡。不过还是有两架阿帕奇随时提供空中支援,三架UH-60随时可以接走三人,或者放下士兵支援凯撒,附近还有快速反应部队随时待命增援。

洋馆门口,凯撒遇到了女仆装打扮的凌子和明美,凌子明美赶紧领着凯撒三人进了客厅见到了佣兵打扮的米娅和雪伦,显然是刚刚结束委托,瞬间凯撒感觉胳膊上的两双手一紧。

“殿下光临寒舍,不知何事?”米娅无视了薇尔莉特和苏姬的吃醋的目光。

“艾尔斯丁的公主和骑士长,被人调教成了奴隶送给了我,我要是生下来就会大威天龙,一巴掌拍死一片500年道行的,然后学个时间管理和她们多人运动,国家还能蒸蒸日上,那不就成了网络小说了么,若是沉迷这种游戏,只怕不日你就可以在红磨坊见到她们了。”凯撒冲身边两位美女歪了歪头。

“想想送给你比较合适。”看着安娜,简把艾莉丝和安洁莉卡卸下车,凯撒便以公务在身告退。坐上车返回的薇尔莉特和苏姬还没从看到安娜纹身的震惊中缓过来,大腿外侧纹着带有花朵装饰性奴隶和肉便器的字样,大腿内侧更是有公共便所的字样,一辈子都没办法正常的生活,只能做一个性奴。想到如果不是凯撒明智,没准这些纹身也会出现在自己身上,二人总算明白了凯撒良苦用心。

艾莉丝和安洁莉卡的命运可谓一波三折,出了红磨坊龙潭,入白森王宫虎穴,本以为凯撒是个温柔的主人,却不想被转手送给了狼窝的米娅。

艾莉丝爬到米娅脚边,舔着米娅的脚表示着友好。

安洁莉卡跪在了雪伦面前,疯狂的用马鸣表达着什么,雪伦只好解开了塞入安洁莉卡口中的假阳具口塞。“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吧。”

“我就是那个杀不死的森林魔女。是田所浩二把我变成了这个样子,我杀了田所浩二”米娅上前告知二人。听完后,安洁莉卡彻底瘫倒在地,面如死灰。此时她彻底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田所浩二给红磨坊提供了各种改造女奴的药剂,她已经听芳子和千岛提过了,而米娅显然是改造生恨杀了田所浩二后逃亡,自己又听信了贵族们的谗言,派自己不喜欢的祖安人雪伦去调查魔女,而贵族们分明是怕正在调查田所浩二死亡真相的雪伦查出真相爆出自己的丑闻!自己还要为贵族们背这个借刀杀人的黑锅。

“对不起,对不起,雪伦。我不该听信谗言,不要,再也不要羞辱和改造我了”安洁莉卡只能瘫倒在地,不断重复着对不起。

雪伦看向了米娅,米娅听凯撒说起了红磨坊的事情,心灰意冷的摇摇头,示意雪伦冤冤相报何时了,“她们本身没有参与此事,她们受的罪也够多了,让她们在洋馆和一起生活吧。”

“去和大家都认识一下吧。”这无疑是米娅伸出的橄榄枝了。安洁莉卡赶忙点头称是。踩着母马的花步去和大家打招呼。

从此,洋馆的犬舍中,多了一条名为艾莉丝的女犬。也多了一匹胸部超大产奶的母马安洁莉卡。不过大部分时间,二人和其他洋馆的女奴一样,仅仅是穿着女仆装,安洁莉卡也表现出了彻底的臣服,现在她们明白这对她们这样的亡国之人,已是最好的结局了。

后来,米娅,雪伦和安洁莉卡一起执行委托,再一次到了艾尔斯丁,可是这一次,她们看着新的统治者,却看到那些面孔竟然变成了昔日艾尔斯丁变态国王路易的脸,再也分不清到底那些是路易,那些是菲利普了。

<< 超乳改造 第五章超乳改造 前传 >>
+17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3 thoughts on “超乳改造 第六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