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788 ♥

这是计划的一部分 第四至八章

这是计划的一部分 第四至八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四章 不可告人的关系

眼前依然一片漆黑。

苗小樱稍稍晃动了一下,手铐依旧卡着她的双手。

左右手臂分别朝反方向用力,手铐被挣脱下来,丝毫没有了昨夜的强硬。

摘下眼罩,晨曦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穿过,投射在实木的地板上,反射着强烈的金光。

昨晚玩得太激烈了,苗小樱解开绳扣,撕开胶布,把含了一夜的丝袜吐出来,从内裤里掏出跳蛋,拿着这些东西走进了卫生间。

丝袜封进了塑料袋,捏上封口,塞进行李箱里。跳蛋在流水下冲干净,重新装回盒子里,同密封的丝袜放在一起。

把棉绳和手铐收起来,再草草处理了一下床上的蜜液,把所有的私人物品都装好,冲洗干净,白色短袖加黑色侧条纹阔腿裤(我查的,莫喷),蹬上小白鞋,带上门就离开了。

门口的“请勿打扰”换成了“请即清理”。

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

“在哪呢?”

“老地方,XX中旁边的咖啡馆。”

“好滴,来了,么么哒。”

“【微笑】.jpg”

消掉微信剩余的红点,苗小樱招手拦了辆出租。

“师傅,XX中学。”

“好嘞”

粗糙的大手扒下挡风玻璃前的空车标志,计价器的红字一下跳到13元,尊黄底色的出租车摇晃着驶上高架,汇入长长的车流之中。

一个小时过去了——

“怎么这会儿才啦。”

“Sorry,路上堵。”

“哎呀北京特色啦——没事儿。”

苗小樱回北京,还有两个特别想见的人,一个是舅舅,还有一个是高中的同班同学王玥玥。

可惜华南重建工程需要大批人才,学建筑和城市规划的舅舅一家应召去了南方,北京的房子虽然留着,但也没人住。

“北京这边物价好贵呦,一和平又涨起来了。”

“习惯啦——”

“哎你们毕业以后去哪了。” 苗小樱毕竟没有读完高中,也没参加过高考。

“我和五班的鹏远去了XX大,我学服装设计,他学的计算机,没事就在电脑桌面给我留个玫瑰。”

“咦——,好浪漫哦。”

“别提了,后来跟孙梦莹跑了,就以前那个骚婊子。”

“……”

马屁拍在马蹄上,不是个滋味。

当年读高中,校园里流传的“双子女神”,一个是苗小樱,还一个就是孙梦莹。

当然两人的风评都不好,苗小樱是平常文文静静,一出手就把一群混混打到住院的硬茬,人送外号“女阎罗”。孙梦莹出名是因为公然在校园里穿丝袜和超短裙,而且哪个老师都管不了。传言孙梦莹最常出入的就是校长室,出来的时候经常颤巍巍的,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当然五班的一群护花使者拼命帮她洗白,至于孙梦莹本人倒是没什么反应,每天打扮的花枝招展。

“后来呢?”

“她把他甩了,跑到美国和别个假结婚,拿了绿卡就跑路了,现在不知道在纽约哪个红灯区里呢。”

“够无聊的。”

“哎,对了小樱,你有没有心上人呐。”

!!!

“干嘛问这个?”

“我们的苗女神,读完高一就神秘消失,你知道我们猜你怎么了嘛?”

“?”

“经过讨论和研究,我们觉得,你跟某个男的私奔了!”

苗小樱这辈子都想不到摊上这么无厘头的绯闻。

“我……我没有!”

“还说没有,你舅舅那天跑到学校大闹一通,都是这么传的。说,哪个男的让你魂不守舍的。”

“真的没有啦——!”

“切,那你看看这个是谁。”

王玥玥把手机相册打开,展示给苗小樱看。

苗小樱在里面清晰的看到了自己,和被硬拉着来逛街的林杉。

“真的是,抓现行还不承认,不过长得还行。”

跳进黄河洗不清啊。

“不止一张哦,悄咪咪跑来北京也不说一声,我们好给你接风啊。”

计划是最高机密,苗小樱还记得高铁上林杉谈到计划时的严肃:“无论如何,有关计划的蛛丝马迹都不可以泄露给公众。”

看来只能借林杉扯个谎了,不然以王玥玥的性格,一定要翻个底朝天。

“什么时候发现的……是的啦,我男友。”

“樱樱出息了,我们一众单身狗就你一个有对象。”

“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喊我樱樱。”

“就喊。”

……

林杉头很疼。

一方面是早上没睡好,另一方面是开会开了将近4个小时人吃不消。

中科院内部还是吵成一锅粥,每个负责人都为自己的志愿者花了不少心思。

放眼全球更是这样。

由于战斗服的设计过于超前,融合大部分的前沿科技,因此,计划的产物说是地球上的最强生物武器也不为过。所以,计划的阻碍不是经济,恰恰来自政治方面,无法完全统一战线的各国政府。

几乎每个国家都在抢夺名额,企图占据新的战略制高点,赢得更多的筹码。

欧盟,美国,东盟,俄罗斯,北非共同体,巴西,日本……

哪个都不好摆平,联合国此时又像个装饰品,屁用没有。

至于林杉,苗小樱的报告早就写好了。如果评级,A是保底,A+有希望,甚至稍微妄想一下,可以跟东欧的几个S级拼一下。

但他故意压着在,迟迟没有把报告交上去。

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破坏苗小樱的前途。

前途也说不准,直觉告诉他这个计划绝没有看起来的那么简单,小日本设计的东西谁晓得。

战争再过个个把月就得结束,物理系毕业的林杉很清楚,由另一个位面传送来的异种都是被强行改变了夸克结构来遵循新的物理规则,而这种改变表现在异种身上,就是3~4个月的寿命,人类结构复杂,改造后寿命可能更短。

他相信圣女计划可以压制住异种,那可是他亲自参与设计的圣女装置(可控湮灭反应堆),目前唯一可以实现可控的正反物质湮灭的应用机械。

他不愿再让一个本和战争不相关的女孩加入进来,甚至卷进无尽的政治漩涡。

死的人已经够多了,没必要再流血了。

“林杉,林杉——”

“哎,在!”

“缺几份报告怎么回事,50份只交了47份,你的交了没?”(真让他成了你们看什么)

“额——还没”

“写了没?”

“写……写了”

“你小子,重要的事总不放在心上,快交。”

“没……没带,在宿舍。”

“去拿去拿,服了你了这都能落。”

“汪辅,你的在哪?”

“不交了吗?”

“哪呢——!”

……

应付过去了。

报告就静静躺在破旧的公文包里,红条格纸,上面是自己三天誊写分析的文字。

这个公文包里装过不少重要的科学论文:《反物质的应用可能性探讨》、《反物质层面的宏观物理》、《反物质与经典力学》……总而言之,这是林杉最重要的东西,只有他最在意的,最关心的文件才配在里面装着。

他深吸一口气,跑进卫生间,把门锁上,拿出手机拨通了苗小樱的电话。

他知道这是违反保密条例的,但他愿意赌一把。

“喂?”

该说什么呢……

“林杉死哪里去了!”

“找不到,电话问过了,他压根没去。”

“净给我添乱!”

(电话铃响)

“找着了?……叫他给我待会议室里哪都别去!”

“你说说你小子,啊,这么重要的事你不放心上,交个报告扭扭捏捏像个小姑娘家似得,咋的?要你命了还是要吃你了!”

“……”

苗小樱的报告现在孤零零的躺在木桌的另一边,远没有混进纸堆的希望。

玩完,林杉觉得自己可以开个草泥马养殖场补贴家用。

怒气未消的领导现在用远比刚才开会时细致的眼神一字一句地阅读着报告,愤怒如太平洋的风暴突然消散,如撒哈拉的土地久旱逢霖。

“你没造假吧?”

“没有,不敢。”

“同志们先散会吧,耽搁太久大家都受不了。林杉留下,单独讲两句。”

稀稀拉拉的人都散去了,会议室的大门敞到最大,贪婪吞噬着室外的夕阳。

“如果没有更好的人选的话,中国的代表就暂定为苗小樱。”

“嗯——”

林杉面无表情,或者说板着张死鱼脸。

“但是有个问题要问你一下。”

“?”

“她……是处女吗?”

“是的。”

“这么笃定?你的好几个同事都说不知道,要去问勒,你怎么这么优秀。”

“这个……那个……”

“算了不开你玩笑了,想个办法解决一下,处女的问题可能会造成不小阻碍,毕竟硬指标要求。”
    不小阻碍……有了。

(我知道你们在说我水,耐心等一等)

第六章 昂贵的代价

瑞士,中瑞合资贸易公司。

不要问这个塑料名字是谁取的,皮包公司的名字不重要。

这里是“欲女计划”的核心加工厂。

得益于联合国安理会越来越大的影响力,世界上的几个大国的科学家联合起来,有技术的贡献技术,没技术的贡献资源,集中全世界的精英力量(甚至包括一直隐藏在暗处的基金会),完成了“欲女计划”的第一步。

当然耗资是几支航母舰队的造价,而且很有几个国家的资金要hold不住了。

为了不让“欲女计划”提前夭折,本来预定一个月之后的实验硬生生提前,美其名曰“节省成本”。

都抛出几百个亿了,还节省个屁。这是走在实验室明亮走廊上的林杉内心真实想法。

“具体的战斗服技术细节和操作方法会在穿戴过程中由专人解释说明,您有权了解一切。”

“谢谢。”

“不谢。”

十指交叉在脑后,林杉摆出一种玩世不恭的姿态,压抑着心中的小小失望。

厚重的灰色钛合金门在液压齿轮的强大扭矩之下移动,把宽敞的矩形空间展现出来。

有人已经在里面等着了。

“您好,Miller Smith,叫我Ms.S也可以。”

“代号吗?”

“算是吧。”

典型的西欧女性,与墙壁一色的白色实验室大褂衬出领口的深色格子衬衫,与金色的卷发相得益彰。

“10:59am,it’s time.We can start.”这话是对她耳机说的。

在房间中间的圆台中升上一块白色的水平台,可以完完全全平躺下一个人。

“请。”

(视角转到苗小樱)

出乎苗小樱意料的是,躺在水平台上竟然一点也不冻。

现在她赤身裸体的躺在上面,一旁的林杉拽了个椅子坐下,用鸭舌帽把脸盖了个严严实实。

林杉其实很想看啊,但理智不允许。

每一个部件都从屋顶的机械手上送下来,摆在旁边。白色的半圆环把双手双脚锁在水平台上,楚楚可怜。

“现在要进行脱毛处理,方便穿着。”

苗小樱的长发被撩到脖子以上,以免殃及。

不是单单用推子就可以解决的,战斗服要求必须完全摧毁毛囊组织,以免高强度战斗和长时间的高压强中皮肤破损渗血。解决办法是低光速质子打击清除细胞,再引导上皮组织复制填补空位,完成皮肤的初步改造。

现在半弧形的质子发射器正在慢慢工作,每当光束指到某个地方静止,就有一个毛孔遭殃。这种方法是否会触及神经尚无定论,但还是打个麻药好。

苗小樱的头脑还是清楚的,只是四肢绵软无力。

为了效率,30分钟的脱毛时间给压到了15分钟。

过了麻醉时间,才有隐隐的痛感从身体各处传来。

“Step2,ready?”

“OK,go on.”

三节长短不一的透明软管送了下来,泛着蓝色的光芒。苗小樱在软管的里面发现了镶嵌的电路,链接成一个又一个正六边形。

半圆环已经松开了,苗小樱坐了起来,从Ms.S的手里抢过最长的软管端详。

“这里面是什么?”

“活性铜银金属化合物,溶液呈淡蓝色。”

“这个光……?”

“PHI-132活性蛋白,异种的神经组织。”

“!?”

“用你们的话说,叫以毒攻毒。研究发现,自然人体在近乎严苛的战斗服约束下不可能完成任何战术动作,只能利用异种(寄生体)的活性蛋白来增强人体,但是有什么后果,人们根本不知道。PHI-132是已知的可以强化控制电路的异种蛋白,且可以抑制排异反应。全部的战斗服电路中都添加了PHI-132,与植入的PHI-133神经系统部分结合。”

“PHI-133又是什么。”

“一会儿再说。这三个管……”

“唔——我自己来吧。”

“好吧,肠道的最长,从后往前以此类推。”

近乎6m长的软管略硬,薄如蝉翼又韧性十足。

放松了一下括约肌,凉凉的管口接触了柔嫩的菊花,滑进了黑黑的腔体中。

“很熟练吗,在家练了多久了?”

苗小樱不去看Ms.S的戏谑笑容,尽量忍着强烈的便意,忍着管道在干净肠道中滑动的强烈羞耻感。

“帮我一下,可以吗……”

管道滑动的速度没有多大的改观,毕竟小肠的九曲十八弯使得较厚较硬的管口需要不停的更换方向,直到里端停留在十二指肠的末尾处,以免封堵住胰液和胆汁的通道。

“感觉如何?”

“不好。”管子比肠道略粗,紧紧贴合在肉壁上,强烈的扩张感充盈了腹部。

管子的末尾有个双圆环的收口设计,Ms.S把靠里的小圆环塞进肛门,括约肌刚好卡在圆环的间隔里。

“可以换前面的了。”

那层薄膜现在敷在苗小樱的肠壁上,说吮吸可能不太准确,但给苗小樱的感觉就是有千万张嘴在吮吸肠壁,酥酥麻麻的。

拿来一根8cm长的粗壮管道,内壁光滑,而外面长满了粉色的菌丝一样的细线,接驳到内嵌的蓝色电路网络中。

“这是什么?” 苗小樱盯着微微摆动的“菌丝”

“PHI-133和PHI-134的结合体。PHI-133是异种的神经组织,也是寄生体用来进行控制的主要桥梁,当然脱离了它们的‘灵魂’它们就是一坨可以用PHI-132控制的有机物。PHI-133稍后会同化人体的神经系统,除了大脑部分(太过精密,它们不敢)。PHI-134则是其结缔组织,构成腺体增加能源产出。”

“跟能源产出又有什么关系?”

“稍后,把这个先装上。”

“我是……”

“我知道,针对这个问题做过了改进,没问题。”

真的要把这个诡异的物体塞进去吗?

粉嫩的肉缝抵在了菌丝最密集的地方,甚至不需要苗小樱用力,纤细的菌丝爆发出惊人的力量,牵引着管道钻进温暖潮湿的阴道中,直到撞击到子宫口才停下。菌丝纷纷钻进粘膜,肌肉的缝隙里,缠绕在毛细血管周围,汲取着葡萄糖和氧气。葡萄糖氧化后的能量补给了菌丝以力量吞噬粘膜组织,分裂出淡粉色的腺体,日后保护阴道的就是那一层吹弹可破的薄膜。

还有不少的菌丝伸进了阴道口处女膜破裂所造成的伤口之中,组成巨量敏感的神经末梢。

但是菌丝的粗暴给苗小樱造成了不小的痛苦。

 “好疼。”

“忍忍,神经网络激活后会好些。”

“……要……要多久?”

“一分钟吧。”

“唔——”

等到疼痛散去,苗小樱才感觉到什么不对的地方。

阴道紧紧挤压在一起,竟然给了她一种若有若无的快感,滑唧唧的不明液体在肉壁上滑动,撩动了苗小樱深藏良久的某种欲望。

“好了吗,还有最后一件。”

尿道的管子就简单许多,主要功能只是防止尿道感染炎症。

第一阶段结束,苗小樱无论如何也要休息一下。

第七章 第二阶段

“这些管子的材料是什么啊?怎么……这么奇怪。”

连肠道的摩擦都会有快感,苗小樱窝在靠背椅上不敢挪动,以免造成更大的刺激。

“硅原子,钛原子网和天然乳胶。钛原子网的结构很复杂,但大体上同石墨烯相同,都是正六边形构成的高强度原子结构。在每个正六边形的圆心都固定了一个聚异戊二烯分子(即乳胶成分),并以此为依托在网的正反两面构筑间隔足够大的聚异戊二烯分子膜,在保证薄膜强度的同时保证水分子及其他大型分子可以通过。硅原子则裹成管状绝缘层连接起来,注入活性铜银金属化合物作电路,这一切都要建立在中国的微观粒子工程技术上,才能够做出这种结构极其复杂的材料。”

“PHI-133和PHI-134的结合体则接在各个最末端的硅原子管上并没入身体组织。从理论上讲,这三根管已经或者正在成为你身体的一部分。”

一个黑色的箱子被机械手送了下来。

“第二套部件来了,开始吧。”

打开第一层,是两个淡蓝色的底部开口的小杯,浸泡在-196℃的液氮中。

细小的机械手从屋顶降下,夹起其中的一只小杯。

“接下来的操作过于精密,人手无法进行,所以使用机器手术,如有疑问请随意。”

“这是什么?”当小杯贴上乳头时,苗小樱感觉到了温暖,而非冰冷。

“约束环,收紧时压迫乳头使其充血,可以放电。”

“放电?!”

“对,低于36V,比较安全吧……”

约束环很轻松的贴在了玫瑰色的乳晕上并收紧,把鲜红的乳头展露在外,同阴道一样,现在传来酥酥麻麻的瘙痒。

阴蒂也由一个同样材质的水滴形薄膜包裹起来。

第二层的箱子也打开了,这次机械手从液氮中提出一件乳胶衣(姑且如此称呼),在灯光下闪着亮晶晶的光。

顺着背缝看进去,里面有不少蓝色的线路。

“战斗服的主体部分。致密聚异戊二烯分子材料和致密钛合金金属布由碳原子在中间固定,以此次序重复多次构成外壳,内衬强互作用力材料充当缓冲……见过防弹衣吗?”

“……见过。”

“基本原理是差不多的,外壳就是防弹钢板,内衬就是凯夫拉纤维,把外来打击对人体造成的损伤降到最低。内层的结构比较简单,仍是以硅原子管构成的电路,再以乳胶填充。”

苗小樱的左小腿伸进了乳胶衣的裤管里,毫无阻碍的拉到底,五个脚趾钻进了预备好的空间里,而从外面看来连成一体。如法炮制,两条纤细的美腿变成了黑亮的两根胶棍。

下体的位置开了三个小洞,一一对应先前的三根管尾。

先对准了尿道口,机械手更换出激光笔,沿着乳胶衣与管道的缝隙照射。它们在照射下慢慢靠拢,等到照射结束,接缝已经浑然一体,没有一点接缝。

“便携靶向激光笔,引导微观粒子建立力的联系,完成材料的无缝接合,made in China”

肛门的处理与尿道无大差别。

尿道旁边有着大小阴唇的倒模,把嫩肉覆盖在无法破坏的装甲之下。

胶衣吞食着苗小樱的杨柳腰,一直到乳房下部才停下。

下半身有酥酥麻麻的感觉,微微发热。

“这个怎么穿呀!”两个乳头的位置有8cm长的粉色集束软柱挺立着,D cup的大白兔根本放不进去。

“吸乳管,PHI-133和PHI-134的衍生物,在乳房内改造乳腺,日后充当排液通道。”

“这么羞耻的吗?”

“额……是的。”

机械托起软柱一端半圆形的凹槽,贴上乳头,软柱立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短,胶衣的表皮被软柱拉向乳房。虽不明显,但仍可看到丝丝粉色的细线在皮下蔓延,扩张,直到顶端到达乳房根部,短柱完全消失为止。而在胶衣对应乳头的地方,还有一个小凹槽和约束环接触,在激光笔的穿透指引下也融为一体。

“人体对PHI-133有极大的亲和力和吸引力,这是它们不顾一切往人身体里钻的原因。这里的改造其实与战斗关系不大,但,是主要附加功能。”

“哦……”

强烈的吮吸感和发胀感折磨着苗小樱的大脑,她湿润的小穴正渴望着巨物的插入。

直开到股沟的背缝被激光笔照射后融合,腰部以下都由乳胶衣包裹覆盖,闪烁着淫荡的亮光。

把巨大的肉团处理好后,双手顺势滑入黑色的胶手之中,然后撩起长发,激光笔一次性封上了背缝,半截秀颈也被包裹。

遮蔽了粉红的皮肤,晶亮的黑色乳胶反射着小部分的室内灯光,而在娃娃般性感的娇躯之上是苗小樱清纯的真人脸庞,巨大的美丽反差可以使无数个帐篷在平原上纷纷搭起。

“挺漂亮的。”

“唔——”

一条长34cm,宽4cm的黑色皮带再次送来,中点的位置有个略宽的正六边形外凸边框,银白色矩形钛合金片如鱼鳞一样重重叠叠排列,直到离开边框1cm后嵌入黑色乳胶,两个四等分点有着银白搭扣作为装饰。

这根皮带缠上了苗小樱的脖子,两端在后颈融合,乳胶衣的领子压在了皮带之下。

“密封项圈,附加配件之一,也用来搭载核心CPU,但那个玩意儿还没送来。”

(没有CPU和能源的高科技都是弟弟[滑稽.gif])

终于,苗小樱等得急不可耐的3个东西送来了,最引人注目的还是那堆由深蓝的细线串起的淡蓝色珠子。

“小型超级电容,战斗服的供能配件,工作时有电流溢出。”

“不就是肛珠嘛……”

肛珠比先前的管道直径稍大,有近5m,每塞一颗,苗小樱的菊花就有撕裂一般的疼痛,以及难以言状的舒服和难受混杂在一起。直到最后一颗也进去之后,Ms.S拿出一根圆柱黑色胶棒,把圆滑的一端捅进苗小樱菊花之中。

“额阿——”樱桃小嘴(抱歉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形容嘴)爆发出销魂的浪叫。

“肛门塞,最里面的乳胶层下有个电磁铁,和肛珠尾部的电磁铁搭配,安装到位时锁定连为一体。中段是震动马达和活塞,后段是与乳胶衣融合的电路配件。”

苗小樱的括约肌夹在了中段与后段之间预留的空间中,圆柱的粉色底面圆环接触到透明肠管与乳胶衣的接缝处时变成一体的黑色,看上去如没有肛门一样。

Ms.S拿出另一根布满黑色颗粒和环形褶皱的假阳具,在苗小樱面前晃动了几下。

“想要吗?”

“唔——,想……”欲火焚身的苗小樱不管不顾只想用某个东西填满自己,PHI-133的改造挑逗着每一处它们覆盖的肌肤。

“满足你哟。”

假阳具钻进苗小樱的秘境之中,颗粒蹂躏着新生的腺体和神经,褶皱摩擦着嫩肉和穴壁,光是阴道口巨量的神经就把苗小樱送上了云顶,顾不得还有林杉在场,令每个男人都想入非非的美妙嗓音吐出了世界上最野性的声音。

等到浪叫结束,鲍鱼形的阳具双层底座贴上了阴唇,大阴唇和小阴唇把内底座夹住,外底座则把大半个阴部盖住,只空出上部三角形区域中的尿道口和阴蒂。

“阳具就不介绍了,系统里可以查的。”

“哦……”

小巧玲珑的细长尿道塞侵犯了苗小樱的尿道,在尿道口露出黑色的圆孔。

“以后排泄是要控制的。”

把覆盖蓝色薄膜的阴蒂用预留空间的三角形的小夹子夹住,和下部的底座融合。边缘同为粉色的底座和夹子也变为了黑色,苗小樱的下体彻底变的光溜溜。

与乳胶衣材质相同的贞操带如与黑色裸体相搭配的内裤一样服帖,勾勒出三角领域的位置。

一体的束腰从光滑的腿部经由骨盆滑上腰肢,腹部的乳胶向下延伸了部分,盖住了贞操带小部分的腰环,构成一个向下的钝角。向上稍稍延伸的钝角托起两块肉球,令它们更加坚挺。中间束上一根装饰的紧身腰带,亮银色的搭扣与周围的乳胶形成鲜明的对比。在腰带的上下分别还有两个粗短的,比腰带略细的束带装饰,但没有银色搭扣。

“贞操带和束腰在穿戴正确之后会自动锁定,解锁要在系统内进行。”

蹬上跟高13cm黑亮的过膝圆头长靴,绑上膝盖上面唯一一根有用的束带, 苗小樱的身高增加到了175cm,只比林杉矮了3cm。

从小腿肌腱到膝盖下部,错落有致地分布着五根3cm宽的束带,每根束带在外侧都有银亮色的圆角矩形搭扣装饰,禁锢感十足。

两条过肘手套也有着和长靴一样的装饰,它们只是配合贞操带和束腰增加禁忌淫乱的“附加功能”。

第八章 初始化

“林博士,您没必要继续装睡了。接下来的指引工作是您的事。”

“好好,来了。”

睁眼稍微适应了一下室内的灯光,林杉的目光就粘在苗小樱的身上移不开了。

尼玛,淘宝上卖的女朋友哪滴有面前的佳人好呀!(自行脑补,不做赘述)

“噢,对了,CPU估计马上可以送来了,你们……稍安‘毋躁’”

现在屋子里只剩下两个人。

“还好吗?”

“好个鬼,整个人都变得奇怪了,好……唔……”

林杉一边聊天,一边紧盯苗小樱前凸厚翘的魔鬼身材。

“色鬼!听到我说话了吗!”

“听到了,听到了,听到了……”

林杉在苗小樱的屁股上拍了一下,接过机械手递来的六边形元件,嵌到项圈空缺的底座中。隐藏在底座内部的六排导线嵌入元件边缘的狭长缝隙中固定住了元件,使它服服帖帖的陷入了底座的凹陷中。

苗小樱只觉得贴身的乳胶衣突然开始收紧,尤其是贞操带,束腰和项圈,勒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但是好快乐是怎么回事?

“这个,含着。”

“啥?我不要……唔——!”

半个巨大乳胶棒塞进了苗小樱的口腔里,压住了舌头,隐隐有向喉咙延伸的趋势。

无视苗小樱幽怨的眼神,林杉把整个棒子都推了进去。

“唔——唔唔——!”(要深喉了喂!)

乳胶棒把苗小樱塞了个满满当当,连发声都很费劲。

两排白齿装进乳胶棒根部的牙套中,只剩一截不明圆柱挤开嘴唇突兀在外。

“NB-T小型化后的探针,最多只能缩到这么小了。”

“……”(你管这个叫针?)

两个亮银色的圆柱塞入鼻孔后,林杉拿出黑色的口罩,与胶棒和鼻塞接驳,让口罩紧贴苗小樱的脸庞,然后把口罩两端一路延伸到耳道的探针也塞了进去,柔软的探针占据了整个外耳道,一直抵到鼓膜。

ok?(手势)

(点头)

等到眼罩也罩上时,苗小樱彻底地陷入了黑暗和寂静中,只有右手被林杉握着作为唯一的依靠。

苗小樱看不见的是,在她戴上眼罩之后,项圈上的无色六边形水晶激活变成了淡蓝色。而她“看的”见的是突然浮现在“眼”前的LOADING。

她很清楚视觉和听觉是被剥夺了的,但现在她可以清晰地看到先前的一切,仿佛眼前没有任何障碍一样。

“听得见我说话吗?”

“听得见。”这是口罩两腮位置内藏的音响,外放的还是苗小樱的声线。

“好的,就像平常一样正常说话,探针检测到发声的脑波会同步信息,不要紧张,习惯就好。”

这次没有应声,看来还在适应。

(苗小樱这边)

无师自通的调出控制面板,苗小樱庆幸先前接受过类似思维终端的使用。

不过那时还是在圣女时呢。

“身份验证口令:[                ]”

“(默念)Free America, Shooting everyday(自由美利坚,枪战每一天)”

“密钥正确,欢迎使用雅典娜系统。”

标准的2D人体描边图,简洁到没有图例。

“要这样,调出来。”

假阳具的全息图从图的裆部蹦出,栩栩如生仿佛暴露于空气中。

[特殊功能附件,设置不可更改。]

“不可更改?什么鬼?”

[奴隶模式下的设置不可更改,只有查看权限]

[战斗模式缺少配件,无法启动]

“操作呢,少了这四个东东系统是不完整的。”

四个4cm长的空心乳胶圆管束上了苗小樱的手腕和脚踝,同时战斗模式的图标也在苗小樱的“眼前”弹了出来。

“我是怎么看见这些东西的?”

“小型的NB-T视觉脑波发射器,外侧是感光材料,处理后发射至视觉中枢,至于你的听觉也是一样。”

[战斗模式激活]

[提示:电容所畜电能仅能支持30分钟的高强度战斗,之后会强行开启奴隶模式回复电量。]

[初始化武器设置,空槽两个]

两个武器吗?

苗小樱开始想象那个充满阳刚之气,粗犷豪壮的家伙,那个每个男人都魂牵梦绕,为止激动的尺寸,那个威力无比,洞穿一切的强劲火力。

.50口径,沙漠之鹰。

林杉尴尬笑笑,真不愧是军人世家,习武之风。

这块沉甸甸的钢铁握在苗小樱较小的手里,轻飘如鸿毛。

苗小樱想起了父亲去以色列做中国军队代表回来后带回的1:1沙鹰模型,自己在家拆装不下10次,每个部件,保险、扳机、枪管、撞针、弹匣……烙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砰————”

子弹钻进了白色的地板中,露出下面银白的扎制钢板,而撞成铜饼的子弹化为一缕青烟消散。

“你的沙鹰和子弹是能量的质量化表现,你可以任意召唤,但是需要消耗巨量电能,这就是运用超级电容之后电能仍然不够的原因。”

沙鹰也化作青烟散去,无形的能量在空中再次凝聚,汇成长约1m的唐代横刀。

苗小樱映像很深刻,院里曾经有把没开刃的横刀,几个首长耍起来虎虎生风。

“品味独特,不起日本刀起横刀。”

横刀也收了起来,苗小樱重新变回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

(不定期更新)

文章早就写好了,电脑过于垃圾

+53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5 thoughts on “这是计划的一部分 第四至八章”

  1. 求更新求更新求更新,太戳我g点了啊,科技风真的太顶了

    +2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