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788 ♥

这是计划的一部分

这是计划的一部分 – 黑沼泽俱乐部

新手上路,文笔拙劣,多多包涵(PS:文章的进程可能有点慢,主要在于保证科学性,以及世界观的完整性,如有科学上的错误欢迎指正。)

20XX年X月X日,澳大利亚

澳洲原子能研究所,反物质粒子对撞机

对反物质的初步探索,使得人类拥有了靠近光速的可能

但是,原子,乃至夸克层面的前沿物理没有任何进步

这使对反物质的研究在进入夸克层面时也进入瓶颈

因此,大量的粒子对撞机被建造出来

时代被人类所改变

第一章 欲女计划

20XX年X月X日,印度尼西亚

“虽然说火山多,但风景还不错。”她咂了一口肥宅快乐水,斜靠在沙发上,两眼出神地望着落地窗外。

被刷下来的痛怕是只有自己知道。

两年以前,自己18岁,是“圣女计划”中最年轻,最有天赋,最有可能入选的受试者之一。没想到年龄却成了她最大的劣势。

受制于18岁的年龄,身体无法承受圣女装置的强大副作用,组织上再三考虑,还是没有批准。

作为三年特训的补偿,组织赠送给她印度尼西亚的一个私人岛屿,包括别墅,游艇,私人飞机,佣人。

对于普通人来说,已经是人生巅峰了,不是吗?

对她来说,像地狱一样。

虽然说是个女孩,却出身军人世家,从小就在机关大院里和一群小子打闹在一起。小学是校中一霸,单挑班上的一群混世魔王,没少挨过父亲的打。初中转了一百八十度大弯,安安静静装起了文静淑女,只有几个死党知道她嗦粉的声音有多大。

她本以为生活会这样平平淡淡,快快乐乐的过下去。

中考完的暑假她永远不会忘记。

异种是从7月开始入侵的。

刚开始的生活仍然平静,只是《新闻联播》的内容多了战况,多了难民,在南边的澳大利亚。

她记得后来,海边开始戒严了,自己不能在同死党们在海边骑自行车了,爸爸也要出征了。再后来,宵禁也有了,士兵也有了,市民在有序撤离,城市在有序接管。她同母亲一同撤到上海,再去了武汉,辗转到重庆。在那里,她母亲收到了丈夫阵亡的消息。

后来华南沦陷,公路,铁路线被破坏,她们只能走水路离开重庆,半途遭遇异种,船翻扣过来,把她的母亲扣在了长江之下。

她被救援发现,送到北京的舅舅那抚养,高中还未读完,“圣女计划”的宣传广泛铺开。

这是她的仇恨,复仇的火焰在心底滋生。

不顾舅舅的反对,她去报了名,接受了体检,参加了特训,一路咬牙坚持了下来——甚至学业也没放松。组织上对她非常赞赏,从北大、清华的优师中专门挑选,组建了特训队里的小大学。

连最难过的文化课都过来了,最终却败在特殊的身体素质上。

她不甘心。

“嘭嘭嘭”

她的思绪从窗外的大海中收回,蹦跳着跑向门口。

“谁啊?”

“国安”

……

“所以,组织上是要继续‘圣女计划’吗?”

“是,也不是。准确的来说,是一个全新的计划,最高机密,我只知道这么多。”

“全新的计划吗?”

她盘算着,如果启用“圣女计划”的备用人选,说明项目是共通的,稍有改动罢了。

“我同意。”

“现在说同意太早了,起码要你了解整个计划,签了申请书才行。”

“那么……”

“对,我此行就是带你回去”。

两天后,京广高铁,G####次列车。

“林博士。”

她记得非常清楚,林杉作为负责人,一路陪着她历经整个特训。那天晚上专门陪着她,安慰她。

“两年不见,你变漂亮了。”

“过奖。”

从小她的底子就不错,青春期开始发育,到现在长成了落落大方的美人儿。

“组织这次派我来,主要是征求你的意见,是否加入‘欲女计划’。”

“跟圣女有区别吗?”

“有的,还有不小的区别。”林博士说着,从破烂的名牌公文包中抽出一大叠纸,递到她面前“或许你该好好看看。”

她皱了皱柳叶眉,一行行看起来。

协议:欲女计划

内容:

  1. 志愿参加新一代武器的研发工作。
  2. 参加新武器试验,采集数据

条件:

  1. 接受部分改造
  2. 限制部分人身自由
  3. 遵守《保密条例》
  4. 配合实验数据采集

……

“除了限制条件,没什么不同嘛”她故作其实地吐吐舌,在文件的右下角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你很快就不会这么想喽。”林博士把这叠纸又塞回了公文包,回头正迎上她探寻的目光。

“所以,能介绍一下概况吗?”

……

画外音:“欲女计划”是“圣女计划”的衍生物之一,其宗旨都在于打造生物兵器以对抗异种。在和异种的作战中发现,女性可以在异种形成的大范围毒气中存活,因此启动“圣女计划”,培养一支强大的女子作战部队代替传统军队。但是,战争进行到现在,圣女的优势已然不在,异种改良了一批寄生体投入战场,给我军造成不小困扰,甚至通过仿生建立了魅魔部队,还有各种奇奇怪怪的异种渗透到后方进行破坏活动。通过研究被寄生的人类女性发现,异种通过攻击生殖系统控制宿主,然后使用某种方式同化宿主完成寄生。此时宿主仅保留最基本的生物本能,在寄生体的控制下进行生命活动。在一场战役之后的新发现促使了“欲女计划”的上马。有些长期从事特殊行业和自慰的女性不受寄生体影响,被寄生后也能快速摆脱,经过组织讨论,以及联合国安理会表决通过,“欲女计划”在全球召集志愿者。“欲女计划”主要以开发女性性欲,大脑适应过量多巴胺,荷尔蒙分泌来减轻异种产生的激素影响,从而不影响作战能力

“实话实说,即使申请书递上去也没蛮大作用,五大洲(沦陷的大洋洲不算)都在抢名额。但目前战斗服只有一套,还在试验当中,未知因素太多,对人体影响也不清楚,材料更是昂贵,没法大规模量产。总而言之,这是个看脸的事。”

她静静地听着,其实早已作下了决定。国恨家仇,是她埋藏在心里的种子。至于那些附加的性欲挑逗功能,在她的想象中,不就是在阴道中插根震动棒吗,自己也不是没自慰过。她羞红了脸,想起第一次用跳蛋时差点弄破处女膜,爽到失神了好一会儿的囧事。

林博士看着她通红的面颊,知道少女的春思正在荡漾。她的两对白兔有C吧?

“咳咳”假咳两声,他把目光转向车厢外飞驰的景色,陷入沉思。

EP2   漫长的等待

对于林杉来说,在北京的这个月无比繁忙。要采集她的身体数据,要陪着她体检,要陪着她测试。除开睡觉,几乎时时刻刻都在一起。

即使这样她的玩性依然不改,只要空闲就会被揪去商场,或者是游乐场——印度尼西亚的自然公园还没把她的精力耗光吗?

虽说累,但他还挺享受——莫非是因为跟着大波妹子逛街,全身都有力气了?

“我说,你两年光阴就一直待在岛上吗?”

“没啊,印度尼西亚已经被我转遍了,火山都看腻了。”

“精力真是充沛。”林杉感叹一声,莫名生出另一种想法:精力这么充沛,不会连最终测试都过的去吧?

林杉的内心很纠结。作为“圣女计划”的负责人,鬼使神差的被调到“欲女计划”,本以为一切都要从头开始,没想到碰上了当年自己最看好的学员。这么一个妹子谁看了都喜欢,甚至“阅女无数”的他都动过心思,有一次忍不住对着她的照片撸了一发。当然就那一次,他很明智地把控住了自己。

“哪条裙子好看些,帮我看看。”

“蓝色的吧。”

“太俗了,黄的?”

“黄的也不好看。”

无意义的对话持续了一个下午。

“明天就是最后的测试了,你……可以吗?”

“我想,应该可以。”

看来你自己都没准备好呦,林杉想,他看着她把一大袋一大袋的衣服抱出来铺在不大的双人床上,就像普通的女孩满载而归,清点自己的战利品。

本来想制止她的,算了,就让她在体验一下普通人的生活吧。

20XX年X月X日

今天是在医院最终,最重要的检测,但是什么内容,林杉是不会告诉她的。

“今天到底测什么?”

这个问题她问了无数遍,始终得不到答案。

“我不知道。”林杉苦笑,他一直用这个答案搪塞了她。

医院专门匀了一间病房,把那个巨大的NB-T搬了进来。

“躺好了”

头盔只露出了她的脸,密密麻麻的电线连接着头盔,接到三四台量子计算机上。

林杉点击了红色的开始键,光点在屏幕上呈现,慢慢组成大脑的形状。

“不舒服的话就说。”

“嗯。”

林杉放大脑区图像,找到视觉中枢,指挥计算机向目标脑区发送信息。

“看到什么了?”

“柏油路,热气球,大草原。”

“怎么跟眼科的设备一样无趣。”

林杉换向听觉中枢。

“听到什么。”

“《小星星》,…….呕”

“咋了?”

“反胃,想吐。”

“坚持一下,我去拿塑料袋。”

“呕——”

看来无线脑波传递技术还有待改进呀,林杉把塑料袋扎紧,甩进过道的垃圾桶。

“嘿,垃圾要分类。”

“呕吐物,要分自己分去。”

其实重头戏要来了,林杉自己也很紧张,听觉和视觉的脑区测试不是重点。

不同于EEG,MEG,PET和fMRI,NB-T(New Brain探测系统)实行大脑探测的简单化,功能化。在脑波的信息传输过程中进行可视化操作,方便非神经学研究专家操作设备。

而在对寄生体宿主的大脑扫描中发现,寄生体固然改变了宿主的激素分泌系统,多巴胺和荷尔蒙长期超标,但最主要的是对杏仁核、眼窝前额皮质的攻击使得宿主大脑皮层长期处于兴奋之中。所以“计划”的核心之一便是抵抗,或者是适应这种长期活跃的神经活动。而这对志愿者的意志力和耐受力有极大考验,也对其特定区域的神经强度和活性提出了挑战,毕竟长期刺激引起神经衰弱的可能性非常大,势必会影响实验数据。

因此,测试的最后一项,便是针对这两个区域进行刺激。

林杉调动准星,对准了两个区域的连接处。

“有什么感觉。”

“没什么……诶——……”

“?”

她的双腿微微弓起,大腿并拢。

“额,没事,继续。”

林杉把功率滑块拉高,继续观察她反应。

“唔——”她的大腿完全夹紧,紧贴胯下的裙摆沁出水印,一双玉手攀上了胸脯。眼睛眯着,嘴唇微张,满面潮红。

这一副活色生香的样子谁把持的住啊!林杉感觉帐篷已经竖起来了。

“***”爆一段粗口,继续加大功率。

“啊——”

“我*你***了***”

苍天啊,饶了我吧。若不是曾经刻意练习自制力,林杉早就提枪上阵泄洪去了。

可是50%的合格线还没有到,这会儿才18%的功率。

林杉一狠心把功率推到25%。

“我……唔…….好,好……”

她的左右手开始揉搓自己的双峰,持续摩挲着双腿,大腿内侧的黑色裤袜已经浸湿一片,亮晶晶的,在大腿短暂的分离中迁出一道银丝。

林杉沉默了,他在欲望和理智之间徘徊,挣扎着把功率推到30%。

“啊——,想……想……我想……”

40%。

“想要……要……要……”

50%。

这真是个奇迹。组织上之前提供的数据显示,大部分人在30%~40%的范围就开始高潮,少部分在45%左右,最佳的一个对象坚持到了48.65%,维持了将近30多秒就开始潮吹,疯狂喷射,最后虚脱休克。

而她,直到现在,脑区中的高潮活动仍未开始。

林杉有个大胆的想法。

60%

“啊啊啊——上天了——轻、轻点——射进来——好,好大——”

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

这是林杉的内心世界,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现在她的双腿间有一股涓涓细流,彻底打湿床单,甚至还在继续蔓延。双腿已经完全蜷起,裙底风光一览无遗,浸染淫水的裤袜透出同样湿哒哒的白色内内。半个白兔从衬衫和乳罩的包围中泄露出来,在手的揉搓下跳动。双眼紧闭,口中不断吐出声声娇喘。

“填满我——继续、别、别停——你真棒——唔唔——唔——!”

当功率推到67%时,她蜷缩的双腿猛然绷直,一股股水流如喷泉一般冲刷到膝盖,向后弯曲的脊椎把她纤细的腰肢顶离床面,左手抓紧病床的边缘,右手狠狠掐住乳头,千言万语汇成了女人最愉悦,最高兴的的叫喊:

“啊啊啊啊啊——穿、穿我、真多——爱死你了——啊——我不行了……”

杏仁核、眼窝前额皮质的活动呈现出及其规律性的剧烈活动,在显示屏上表现出一波又一波的白色波浪。

功率慢慢降下来,病床上的娇躯也慢慢平静下来。

“呼——呼——”

“结束了。”

“结束、了?”

“嗯。”

“哦——”她的鼻翼翕动着,吸入混着淫糜气味的空气。“下面……”

“???”

“下面……好黏,好舒服。”

她的脸颊像羞红的苹果,红的发烫。

林杉帮她摘下头盔,里面充盈了热烘烘的洗发水的香味。

她小心翼翼地坐起来,颤巍巍的挪到了干净的椅子上。

望着这个衣衫不整,裆部还有残液淌出的清纯可人儿,林杉极力压制着老二。

EP3   苗小樱的视角(原谅我这会儿才取好女一的名字)

租来的大众在北京的立交上穿行。

小樱仍然紧紧夹着双腿,从上车一直到现在都斜靠在后座左侧的车门上。

在一个大男人面前兴致勃勃地自慰,还喷出水,她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最要命的是还跟他说好舒服,羞死人了!

湿润的内内包裹着下体,还有紧绷的裤袜,稍稍挪动都会刺激敏感的肉缝。一想到躺在床上的无力感,她的性致又涌了上来,冲击着意犹未尽的大脑和空虚的小穴,连菊花也叫嚣着。以前自己解决也没有如此激烈,今天是怎么了?

“嗯——”

“怎么了?”

林博士的声音从驾驶位上传来。

“你……你看见什么了?”后面的几个字是小声挤出的,嘤嘤然如蚊声。

“我……额——这个……”

苗小樱都可以听见林杉发自肺腑的尴尬。

“哎呀,闭嘴啦!”声音直接提高了一个八度。

林杉很懵,不是你叫我说的吗?

当天晚上(我知道你们已经等不及了)

林杉把苗小樱送到酒店就离开去了中科院,他需要把今天的测试数据写成报告。

所以苗小樱在干什么自亵的事情他根本不知道。

目送林杉离开之后,苗小樱把门反锁,拴上防盗链,把房间里的皮质沙发搬了一个堵在门口,门外挂好了“请勿打扰”的牌子。

窗帘被她小心地扯上好几遍,生怕有春光乍泄。

做好了这些,她打开空调,在床边坐下平息心火。

“他……不会怪我吧”

慢慢剥掉身上的衣服,青春少女的胴体在灯光下反射着微红的光泽,白色的内裤因为沾满液体而显得略微透明,映出被遮挡的黑色丛林。

苗小樱的右手摸索进内裤,撩开肉缝,触到阴道口的那块嫩肉,不由得一激灵,腰肢一下挺直。强忍着神经的冲击,她深入了一点点,摸到那一层薄薄的,带有孔洞的薄膜,松了口气。她虽然很想,但是,她想把第一次留给自己的挚爱。

想象着肉棒的腥膻味道,她跑进淋浴间迅速冲了个凉,洗掉身上的汗液和干掉的淫水。

擦干水珠,她从行李箱翻出了一套黑色的内衣,两双黑丝长筒袜,以及一堆让苗小樱难以启齿的东东。

两个小巧玲珑的黑色的跳蛋,一捆白色的棉绳,银白色的环形定时手铐,眼罩加一卷电工胶布。

两年的时间,小小的印度尼西亚怎么困得住她的心思。

当然,还有最后两道工序没完成。

她拨通了林杉的电话。

“喂?”

“明天你过来吗?”

“不来了,写报告分析还要开会,两三个星期我还来不了,没时间陪你玩了。”

“哦——”

“早点睡,晚安,先挂了。”

苗小樱掐熄了手机屏幕。林博士好像还不错,有时直有时暖。

两三个星期,那得好好保持一下卫生,也不能老麻烦保洁。

苗小樱把房间里的大灯关掉,留下一两盏小灯,发着微弱的黄色光芒。在正对床铺的柜子上架好摄像机,设定10分钟后工作。

在她的笔记本里有个很隐秘的文件夹,塞满了自己的原创小视频。

10分钟,把自己变成A片女优,应该够了

浑身赤裸,26摄氏度的制冷还是太凉了,调到28应该差不多了。

苗小樱把长筒袜卷起,看着左腿被黑色包裹,紧贴着皮肤。

右腿也如法炮制,拉直到贴近大腿根部,绘出完美的曲线。

苗小樱洋洋得意起来,想当年上初中,穿校服迷倒了一批同班同学。

把双脚穿过黑色蕾丝内裤,拉到头,布料贴上了森林。她拿起床头柜上的卵形,布满斑点颗粒的跳蛋,把有凹陷的那一端抵在小妹妹上,将整个阴蒂装了进去。这个凹陷看起来人畜无害,但当阴蒂涨大的时候就不会这么想了,里面的小毛毛可以让人欲仙欲死。

剩下的半截就不塞进缝里了,苗小樱试过,自己在高潮边缘徘徊时腿不自觉的会夹紧,有时会把剩下半截挤进缝里死死卡住,加上最大功率如同飞上云霄,全身通电。

还有菊花也要处理。

抹了点凡士林,整个跳蛋没入后庭。

苗小樱满意的整理着内裤,只有跳蛋的一点小突起。

不上电极贴是她故意的,高潮迭起还不如体会一次深入骨髓的释放。

穿好蕾丝乳罩,她把棉绳散开,熟练地给自己系龟甲,在穿过裆部时犹豫了一下,最终将绳子变作两股,分别勒在大腿根部,在拉上穿过围绕脖子的绳圈。

不能让跳蛋进去的太轻松了。

手铐的解锁设在了第二天早上,德国的高级货。

还有一双长筒袜就不是拿来穿的了,苗小樱把它们卷成圆柱,轻轻塞进嘴里,嘴张到最大做吞咽动作,直至圆柱体没入嘴中,压住舌头。

“唔唔——唔——!”她试了一下,微弱的声音足以被录下来,又不至于穿透客房的墙壁。拿电工胶布在嘴外贴了几层,把长筒袜封在口腔里。

把眼罩带好,苗小樱左手拎着手铐,摸索着爬上床,对着摄像机的方向摆出鸭子坐的姿势。

总不能进行的太快了,要有点障碍。苗小樱想好了,即使鸭子坐的姿势不方便夹腿,也不能让自己起来的太轻松。

先把左手铐了进去,右手摸到跳蛋的遥控器,摁下开关,顺手甩了出去,然后把双手别到身后,右手伸进手铐,用不太方便的左手锁上了。

全身现在只有双腿是自由的。

“嗡——”

先行工作的是后庭的跳蛋!

一股强烈的便意袭来,苗小樱收紧括约肌,细细品味细小颗粒在肛门内壁的摩挲,想象着客房里有另一个男人,自己正坐在他身上,双手反铐在背后和他肛交!她跟随者跳蛋的节奏上下摆动,丝袜与被子的摩擦让整个人都性奋了。乳头发胀发痒,她想用手去抚慰一下,手被牢牢禁锢住,实在没有能力助她“更上一层楼”。

“唔——唔——!”

她感觉到阴蒂勃起,紧紧贴合了跳蛋里的凹陷,正巧赶上了启动,刷毛在阴蒂上顺时针刮擦,苗小樱感觉到电流贯穿脊椎,一下挺直了背。缠绕在身上的棉绳陷进皮肤里,把乳房勒到高高挺起。

一想到面对着摄像机,无尽的羞耻混杂着刺激和快感冲击苗小樱的理智,乳房挺得更高,隐隐有向D+的趋势,乳头充血,在蕾丝乳罩上凸出两个微小半球

苗小樱使劲吮吸着口中填充的长筒袜,仿佛含着一个假阳具,又或者是一根真实的肉棒。“我在跟人口交。”眼罩遮挡了苗小樱的淫荡眼神,遮挡不了她的交合幻想。她想象这是林杉的肉棒,想象人前文质彬彬的林杉把他的神器粗暴地捅进她的喉咙里,在里面射出浓浓精华,而她将会把这视作无上美味,一滴不漏的全部吃下去。

她的身体上沁出了汗珠,死命的夹紧大腿,跳蛋迟迟不肯挪动位置,迟迟不肯把升入天国的钥匙给她。

“唔——————!”

泪水从眼罩的缝隙中流下来,是苦苦无法得到高潮的苗小樱的哭喊。现在她忘记了矜持,扭动身体只为获得更多的快感。后庭,口腔仿佛都在被抽插着,唯独不需要脑补,神经丰富的敏感小穴只有一点不痛不痒的动静。只差这一下,苗小樱就可以魂飞魄散,坠入幸福的深渊中,但是紧缚的棉绳和冰冷的手铐(尽管它们如此色情)如同封建礼教的贞洁牌坊,阻止她跳下肉欲的悬崖。她就像亚当的夏娃,上帝严厉的拘束住她,而蛇的信子在耳边游走,诱惑她吃下代表堕落的智慧果。

她哭喊着,用尽全身的力气上下摆动,撞击柔软的白色被子,企图移动那个消极怠工的家伙。

一点点,哪怕一点点也好呀!

她越是收紧肌肉,跳蛋就离她越远,但又牢牢含住阴蒂不放,每一次努力,就拉扯一次阴蒂,却又不让她高潮,游走在地狱边缘的感觉使她恨死了自己。

她只能强行把外翻的腿重新塞回到臀部底下,跪坐在打湿了一片的床上,再把重心转移到上半身,使得整个人向后倾倒下去,重新把双腿的自由空间腾出来。这个过程中休息了不少次。

已经到最大档了吧,长时间的高潮控制使得她的思想早就不复存在,除了无穷无尽的欲望和折磨。

小腿交叠在一起,互相缠绕,腹部向大腿靠拢,奋力挤压大腿根部与肉缝间的少的可怜的空间。

快点,快点。

“唔——啊、啊——#¥%#@*……”

那剩下的半截跳蛋终于肯挪动一下,镶进了汹涌着河流的肉缝里,肉缝把它夹住,上不得下不得。密密麻麻的颗粒在大小阴唇间来回摩擦,在阴道口的嫩肉那疯狂颤动。

苗小樱猛地翻身,屁股高高撅起,欲求不满地摇摆着,膝盖支撑全身的重量,淫水如同瀑布一般倾泻而下,全身上下都是亮晶晶的修饰,浸湿每一寸布料。

想象一下维苏威火山的爆发,就能理解苗小樱当时的身体状态。

每一寸肌肉都在欢呼雀跃,配合着神经的一波波痉挛而抽搐。

苗小樱的思维完全涣散,全身心的投入被填满的快乐和满足中去了

在她昏睡之前,她想象着林杉抱着无法反抗的她抽插着小穴,洞穿了子宫口,完成睡前的最后一次高潮。

原创不易,未完待续,欢迎白嫖

+99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8 thoughts on “这是计划的一部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