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Fetish King ♥

逃离花篱城 第十六至二十四章

逃离花篱城 第十六至二十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十六章

其他女囚们也都跑完了3公里,跑步机都停了下来,女教官在她们无力的瘫倒在地上气喘吁吁的空隙,为她们每个人的脚铐和大腿环重新锁上铁链,并从跑步机上解了下来。然后走到门口抬手挥起皮鞭抽了一下在墙上,“起来了,带你们去玩下一个游戏!”

其他女囚们陆续走了出去,在门口的一排饮水管上对着口罩上的阳具根部饮水,吃和喝的方式都必须是羞耻的,在门口玩弄着皮鞭的乳胶女王教官看着坐在地上哭泣的小爱“小可爱你还不走嘛,我刚刚打你也没多用力呀,你看看,怪可怜的,不过你再不走的话可就赶不上午餐了哦,你不会还不吃吧,温馨提示,下午仍然是体能训练呢,算了,不管你了”女教官说罢,转身带着喝完水走出门的其他女囚们离开餐区。小爱深呼吸了几下,慢慢止住了哭泣,用最后一点力气站了起来,此时的她只有一个想法“我要吃饭,不管多羞耻,多难吃,我都能吃下去的,不管怎样我要活下去。”

又来到了餐区“15分钟开始了呦,请慢用。”小爱看着眼前巨大的肉色硅胶阳具,羞耻极了,这次她终于放下了高傲的自尊,红着脸,崛起嘴唇开始亲吻阳具,“哈哈,这才乖嘛,要慢一点哦,必须覆盖阳具的每一寸表面才行哦。”教官心里冷笑着,这个世界上没有谁能不服从这里的规则。

小爱张开樱桃小嘴,嘴唇在阳具上慢慢的滑动,一点一点的滑过每一寸表面,直到看见旁边的指示灯亮起,然后伸出舌头开始舔舐阳具的龟头,绵软的小舌头在龟头上转圈,左30圈右30圈,最后张开樱桃小嘴,含了上去,“要用力一点才能吸出来哦”女教官说。小爱夹紧口腔,用力将阳具吸入,龟头顶到喉咙深处,再吐出来,就这样反复抽插了几次,终于她感到阳具的马眼挤出了一点黏黏的东西,然而不管这营养液的成分是什么,掺了精液味道的调味剂以后,这个感觉就像是在吃精液,女囚吃饭的过程被他们变成了口交吞精练习。

小爱还是第一次尝到精液的味道,这种怪味她完全适应不了,一下子就把吸到嘴里的第一口吐了出来,跪在地上一顿干呕。“哈哈哈,吃几口就觉得好吃了,不要浪费嘛”女教官被这个清纯的小女囚逗的十分开心,她来这里上班这么多年,调教的大部分女囚都是30岁左右的卖淫女,很少见小爱这样的清纯少女,略带点娇羞和倔强,很是有意思,不过落到她手里,最后都会变成淫荡。

小爱把头抬起来,看着面前流淌着白色粘稠液体的阳具,饥肠辘辘的她没有别的选择权了,她闭上眼睛,张开嘴唇再次含了上去,夹住上下颚,肩膀和脖子用力抽插嘴里的阳具,她发现必须每一下都让龟头插到喉咙深处才能挤出一点粘稠的食物,因此她只能强忍住呕吐感,一口一口的让龟头在喉咙深处捣弄,并吞下阳具射在嘴里的“精液”。她做梦都不会相信以往那个清纯高冷的自己,现在会穿着一身淫荡的乳胶内衣双膝跪地,给假jb做口交,还把射出的“精液”吞下当食物,这是从未有过的羞耻,脆弱的自尊心被一点一点的践踏。

这时候,下体和乳头的三点夹击又开始了,一股快感再次袭来,使小爱忍不住呻吟起来,但时间不多了,她不能停下来,只能继续一边呻吟着一边口着阳具吞着精,现在的自己和看过岛国AV里最淫荡的女优一模一样。

第十七章

“时间到!”小爱嘴里的阳具挤不出精液味的粘稠液体了,但她还在继续抽插,她实在是太饿了。“噫,这么意犹未尽吗?这才过了1天,就爱上这个味道了吗,哈哈哈,放心吧,晚上还有一顿呢,有的是”女教官说罢,拿起乳胶口罩捏开小爱的嘴巴,小爱最后一口 “精液”还没等咽下去,阳具口塞就被女教官用力插了进去,口罩又被戴上锁住了,阳具的龟头顶在小爱的喉咙上,嘴里最后那一口粘稠的“精液”怎么都咽不下去,被留在口腔里,这口“精液”要在嘴里含着一下午了。女教官用力一拉拴着小爱项圈的锁链,把小爱拽起来,“给我起来,每次都让大家等你。还想让我抽你吗?”小爱吓的赶快站了起来,总算是填饱肚子了,身上恢复了一点力气,然后跟着教官和女囚们一起走了出去,回到大厅。

“刚吃完饭,允许你们休息一会儿,别走远哦,今天下午的游戏更好玩呢”女教官摇了摇手里的小皮鞭,转身离开。女囚们开始互相背靠背的慢慢蹲下,坐到地上,因为踩着高跟,大腿也分不开,双手还被锁在背后,要靠自己蹲下是很难保持平衡的,小爱也在室友的帮助下慢慢的坐到地上。

大厅里,被乳胶和金属塑造成的各式各样的女囚们,以各种各样的姿势休息在地上、长椅上、台阶边,随着高跟鞋与锁链的声音慢慢的静下来,小爱的心里也得到了短暂的安静,她四处望了望大厅,这里的环境虽然阴暗压抑,但还是很干净整洁的,应该有人每天打扫,她想起了以前午休时的校园,躺在柳树下,阳光透过树叶的空隙忽闪忽闪的照在脸上,安静祥和,校园每天都被打扫的干干净净,和这里一样,不一样的是,这里没有翠绿的柳树,明媚的阳光,穿着校服的同学们也换成了包裹着乳胶的女囚们。她的舌头在口腔里搅动了下,舔了舔阳具,嘴里粘稠的液体还在散发着浓烈的精液味,从鼻腔里传出,每一下呼吸都带着精液味,但是她咽不下去,估计一下午都要闻着精液味呼吸了。这时三点的刺激又打断了短暂的宁静,性欲再次冲上了头,小爱红着脸跟大家一起娇喘起来。小爱的心里陷入了迷茫,被这样调教5年后,真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她心里十分委屈,又对这里的一切感到害怕,眼角泛起了泪珠,亲爱的你在哪里呀,你还好吗?快来救救我吧!

在学校里,有一个人同样整天气喘吁吁,面红耳赤,这个被禁锢在高潮边缘无处宣泄,再每天被挑逗的不要不要的青年男孩就是我。

第十八章

我揉了揉惺忪朦胧的眼睛,8点半,一个月以来我每天的起床时间都比以前规律的多,由于自穿戴前就积压的射欲一直憋到现在,无处释放,又无法抗拒来自贞操锁内壁时刻紧裹龟头的刺激,我长期都处于欲求不满,而又欲罢不能,因此我几乎每晚都做春梦,一睁开眼睛就被性欲冲头,根本无心赖床,没想到我多年的嗜睡和拖延症竟然是被这样的方式给治好了,真是期待再过5个月,熬到可以释放的阶段,第一次释放那得是有多激烈啊,会不会爽上天呢。

看了看室友都没醒,我掀开被子拔下睡裤,看了下显示屏上的尿压数字“37%”昨晚刚排了尿,估计下次排尿要等到明天下午,哎,憋着吧,不过旁边的分泌物压力显示已经到了86%,性奋了整整一个月累计的前列腺液终于可以排出来了,于是我走到厕所关上门,然后双腿叉开,接着胯下的小孔开始慢慢的淌出透明的粘稠液体,由于积压太久了,十分粘稠,用手沾一下都可以拉出一米多的青丝,还散发出一股轻微的精液味,过了许久才慢慢的排空。

看到这一摊曾经熟悉的粘稠液体,又闻道这个许久都没再闻过的味道,我现在真的好想好想做爱啊。我微眯着双眼,昨晚春梦里与小爱缠绵的画面又被勾起来了,清晰的梦里,小爱娇喘着,用嘴巴给我口,用双峰给我蹭,再把温暖的蜜穴套在我的肉棒上,我抓着她的腰,猛烈的在她的身体里抽插,潜意识把我憋了一个月里所有最渴望的事情一个一个的幻想一遍。我沉浸在这卑微的自我意淫中,双手情不自禁的伸向下身,抚摸着冰凉坚硬的贞操锁壳,虽然里面的肉棒收不到任何触感,但我的幻想填补着一切,我幻想着我的手掌就握在龟头上,龟头上湿滑粘稠,十分敏感,手掌包住龟头上下撸动,再幻想出曾经有过的那种舒服快感,想到这里我好想好想好想射!这时阴茎又开始勃起了,硅胶内壁挤压着我的阴茎,我越硬就感觉裹的越紧,里面柔软湿滑,和阴道的感觉一模一样,但我却不能插它,只能忍受着它每天对我的挑逗,如果现在能取下这个牢笼,只要再冲着龟头吹一口气它立马就能疯狂喷射,因为它现在就处在高潮边缘,可我却憋着它整整一个月!接下来还有5个月啊,我会不会在这之前先精神崩溃,彻底疯掉呢,哎。

洗个澡吧,舒缓一下躁动的性欲。这个贞操锁的设计是防水的,可以洗澡,但内壁并不透气,包裹在里面的我的阴茎与外界是完全隔绝,只有导尿管相连,所以我的阴茎长期只有被内壁挤压摩擦的触感,除此以外接收不到任何外界感觉,连风都吹不进去。洗完了澡我坐在镜子前发呆,看着显示屏上的倒计时,还有:701天3小时15分。确切的说,我的刑期被我自己延长了一天左右,因为上周参加郊游,忘记带充电的线,结果计时就暂停了1天左右,而且从那的前到我回来充上电,两整天我都没有排尿,几乎是强忍着膀胱的剧痛还得假装没事。估计2年过完,我的刑期还不得被我自己延长一两个月?我感慨自己真的是蠢出翔。

这段时间除了做春梦,我的心里装不下别的事,只一心想着怎样才能快点再见到小爱,发的帖子一个回信都没有,但我仍然继续做着接下来的规划,首先我要多赚点钱,总会用到的。这段时间我找了很多兼职,甚至还帮学长学姐做毕业设计,家里寄的钱也非常节省的花,因为我始终抱有希望,我不会坐等5年的,我一定能想办法提前让小爱出来,用我的后半生补偿她。

第十九章

今天是周六,这个周末安排的兼职估计是最痛苦的,我要做2天的车展摄影师。作为美术系学生,我优先找的兼职是修图,可以不用出门在家做,但这样的机会并不多,这周就没活接了,只有附近的一个大型车展招募摄影师,这种跑来跑去的活对我来说是地狱一样的折磨,纠结很久之后,我相信没有什么困难克服不了的,自经过上次体育考试的历练之后,这都是小事情。

说到那次体育考试,真的是忘不了的记忆,穿上这套折磨人的贞操锁以后,走路就是个问题,步伐稍微快一点,敏感的龟头就在湿滑的硅胶内壁里上下摩擦,对于无法完全释放的我来说,每增加一下刺激,就使我多一点欲求不满,因此像体育课这种剧烈运动的事情,一直以来我能请假则请假,但最后还是逃不过体育考试的,没办法了,只能硬着头皮上,最终就是在高潮边缘的强烈快感中跑完了800米,一路上下体的感觉就好像是有人在一直给我口交,但却始终打不到高潮的速度,跑完停下的时候我已经欲仙欲死了,红着脸坐在操场一旁的草地上大口喘气,那股强到压迫神经的射欲从下体传遍全身,让我差点精神崩溃,如果说穿戴时我距离高潮射精的红线是99%,那次过后就是99.5%,又近了一点,以至于那天到了晚上12点都没舒缓下来,我在床上控制不住的来回翻滚,抓耳挠腮,差点让室友给打了急救电话。因此从那以后,激烈的运动对我来说是个禁忌。不过今天只是去拍照的话,应该还好吧。

下午,我背上一大包设备,来到了车展会场,此时场馆还没正式开放,一些清洁人员还在擦洗展台上的豪华超跑,我首先是跟随总指导熟悉了场地下午的流程安排,今天的任务要从2点一直干到晚上9点,时间还是挺长的。到了2点半,大量的游客开始进来了,随之一起的还有进入展台的身材火辣穿着性感的车模。

靠!我怎么把这事给忽略了,现在的我可是经受不起任何一点性刺激,哪怕只是视觉上都够喝一壶了。果然,当我把相机焦距对准台上的时候,体内的躁动又被勾了起来,高清画面里的性感车模看的清清楚楚,穿的紧身皮衣,包臀短裙,那身材狂野,看得我一下子就硬了。

我下意识的把相机焦距放大,放大,再放大,放到整个画面里都是高清的锁骨和酥胸,这美女的胸围有34C,而且应该是穿了胸托,两个圆润的乳房挤得似要撑破衣服,我把镜头慢慢的向下移,对着下身欣赏,漆皮包臀裙下,两条细细的长腿被聚光灯打的十分白皙,性感的视觉冲击,冲的我脑子里全部都是和台上的车模们疯狂做爱的幻想画面,而且下面这一硬,让我在找拍照角度的时候,每动一下姿势,龟头都在紧裹的湿滑柔软的硅胶内壁上来回摩擦,性欲的煎熬折磨又开始了。

这个展台拍完了,还有好多展台,车模小姐姐的身材一个比一个火辣性感,穿的一个比一个暴露,胯下的肉棒一直都硬着,在各种姿势下与湿滑的硅胶内壁在一起挤压,而在性欲冲头的同时,膀胱里的憋胀感也慢慢开始发,拍到第9个车模小姐姐的时候,我两腿已经站不稳了,一蹲下就瑟瑟颤抖,不行,我要去冷静一下了。

第二十章

我来到卫生间把相机放在一旁,打开水龙头,用冰冷的凉水洗了把脸,把大脑放空,让自己冷静一下,胯下被封印着的淫兽慢慢软下来,我看了看时间,7点多,还有6个展台没拍完呢,我得快点了。我抬起头看着镜子里满脸春光红润的自己,这时候进来了一个贴小广告的人,我转过头看了看他,他在卫生间的门上、吹风机上、水池边、贴了几张广告卡片,然后他也看到了我,于是把一张广告卡片递给我,说“哥们儿,给你个周末放纵的好地方,拿着”我伸手接过卡片看了看,这张小卡片的还挺高档,黑色磨砂质感,四周印了一圈金边,正面十分简洁,只写了一句英文和一句中文“Flowers Atonement Church”鲜花赎罪的教堂???什么鬼?英文的下面用中文写了3个字“花篱城”

我翻过卡的背面,上面写了一些地址和联系方式,最下面写了一句“帮我们解脱,享受我们的感谢”我问那个贴广告的人“这地方是干啥的呀?”
“哈哈,就是男人享受的地方呀,还用我说么?”
“我靠,你知道现在的法律对卖淫嫖娼打击有多严么,真是胆大啊你们”
“告诉你,这地方可不是普通的小鸡窝,去消费的都是有钱人和官二代,开了好多年从来没人管过,而且到底算不算违法还不一定呢,因为这里的姑娘身份很特殊,都是因性犯罪判刑的女囚犯自愿去的,你知道戒欲所不,都是从那里来的”
听到戒欲所我突然集中了注意力,“哥们儿,多打听两句,你刚刚说戒欲所里会有女囚犯被送到这里卖淫?”
“不是被送进去,因为所有人都是自愿的,而且也不知道算不算卖淫,据说她们也不赚钱,可能是有什么别的好处吧,我就不知道了,总之这地方你绝对不用担心被警察抓,只不过消费高了点,所以一般人不知道,也就像跑车展这种场合贴广告能找到点客户”

我立刻想到了小爱,我去那里有没有万分之一的可能见到她呢,这算是我的第一个线索,这件事我想了一夜,小爱有没有可能会出现在那里,但依她的性格给她多少好处都不可能做那样的事啊,而且我现在是服刑期,不能出入那种场所,被发现了可能被延长刑期,可是我好想她,不想放过任何一点能见到她的可能,我陷入了纠结,要冒极大的风险,且希望渺茫,我到底要不要去一趟呢。

第二十一章

“嗯 啊 啊 呜呜 啊……”绵软的娇喘声从黑色光亮的乳胶口罩里传出,小爱与戒欲所里的淫荡小女囚们一起从春梦中睁开眼睛,清晨8点,每天的第一波快感准时叫醒大家,起床了,新一天的调教又开始了。持续一分钟的阴道震动,和阴蒂、乳头电击瘙痒结束后,小爱喘息着缓缓坐起来,看了看另外三个室友,也都起来了,这里没有了大学宿舍的晨间交谈,因为大家都含着羞耻的阳具,彼此之间只有“呜呜”的问候声。被限制说话的情况下,日常中除了谁要用洗手池,或要不要熄灯这种简单的意思以外,几乎什么复杂的意思都无法表达,唯一可以脱下口罩的“吃饭”时间,大家却都要珍惜那短暂15分钟,一个月以来谁也没有多余的时间讲一句话,每天都在争先恐后的做着口交,餐区里从来都只有吸添声和娇喘声,所以交流在这里是一个奢侈品,据说有些刑期长达十几年的人,释放出去以后都不会说话了,而且正常的进食也不习惯了,只喜欢……

小爱摸了摸胀痛的小腹,每24小时仅能排尿排便一次,所以女囚们每天都必须憋到接近极限的时候才能排出,而每天晚上都在性欲和排泄限制的双重煎熬下入睡,这样的生活就算过了一个月小爱也难以适应。前面两个室友排完了,小爱走上前去,缓缓的坐在特殊的“马桶”上,把胯下的两个排泄孔对准马鞍坐垫凹陷处的两个接口,然后听到“嘀”的一声,她的双腿就被固定住了,接下来的流程再熟悉不过,先是排尿,然后再被强制浣肠,小爱很不喜欢肠道被注入液体的怪异感觉,但她没有其他选项,住进来第二天的早上她曾因害怕这强制浣肠而拒绝使用了一次,结果可想而知,48小时后的膀胱和肠道几乎要到了炸开的极限程度,她被这里的一切蹂躏的苦不堪言,仅一个月的监禁调教就让她原本桀骜不驯的性格发生了大转弯。

小爱简单的洗了脸、梳了头,跟着一众乳胶女囚们扭着身躯缓缓走出大厅,一阵锁链哗啦啦的撞击声、高跟鞋嗒嗒的踩地声、皮鞭啪啪的抽打声、呜呜的呻吟声过后,乳胶女王教官带着小爱一组女囚一如既往的来到了餐区,小爱缓缓的走到柱子前双膝跪下,教官解开了她的口罩,抽出喉咙里日夜为伴的粗壮阳具,小爱的嘴里还残留着一点昨晚的精液味,“开饭咯,抓紧时间哦”教官每天按下计时器后都特别喜欢欣赏接下来的淫荡画面,小爱伸出舌头润了润唇,对着阳具喂食器熟练的含了上去。她已经逐渐习惯了这样的进食方式,也适应了只有精液味的一日三餐,以前看岛国动作片里的口交吞精镜头觉着AV女优很变态,但经过一个月强制口交喂食的洗脑,她和其他女囚一样,口交吞精已经不仅仅是能接受了,甚至是当做精神必需,喜欢上了。

当口罩再次被锁上,还在美味中意犹未尽的小爱,咽下了最后一口粘稠的“精液”缓缓的站起身,跟随教官来到了一间新的调教室,“今天我们玩毛毛虫马拉松”

第二十二章

这又是什么?小爱心想道,不会要接触毛毛虫吧?她最怕虫子了,若真是这样肯定要疯掉的,她心里紧张极了,这里折磨人的方式真的是绞尽脑汁,不知道今天又要搞什么鬼。女囚们走进调教室,这间屋子差不多篮球场那么大,整件屋子四周盘绕着一圈跑道,不过跑道质地是黏土的,一圈差不多有一百米长,跑道上架着一排排的铁丝网,离地不到半米高,应该是军队训练匍匐前进用的。教官指了指屋子中央的一台设备叫女囚们排好队,从前面的人开始依次站上去。

小爱排在第一个站了上去,教官把她的双脚与脚下的站台锁到一起,再把她的双手从背后放下,并锁在站台中央竖起来的一根刚好到腰部高度的圆管上,让双手在背后伸直并拢,再把头部用几条皮带与站台顶部固定,然后逐一解开她身上的其他锁链,她就以笔直的站姿被固定在站台上,接下来教官拿出一卷很宽很宽的黑色塑胶膜,很像家里用的保鲜膜,但要比保鲜膜厚得多,教官把保鲜膜套在站台旁边的一根机械滚轴上,然后扯出一点塑胶膜贴在站台上的女囚的小腿上,最后教官启动了机器,固定着小爱的站台开始原地旋转,把塑胶膜一点一点的扯出来缠绕在女囚的身上,套着塑胶膜的滚轴也慢慢的向上移动,从双腿开始一圈一圈的向上缠绕,小爱感觉到塑胶膜缠在身上的每一圈都特别紧,并不是想象中的比较松弛,其实套着塑胶膜卷的滚轴是有阻尼的,必须用一定的力才能拉动,这样塑胶膜可以很紧的缠在女囚身上。

塑胶膜从小腿一直缠绕到颈部,机器停了下来,此时站台上的小爱全身被塑胶膜紧紧缠绕,裹的像一根笔直的圆柱,然后教官按了一个按钮,伸手扶住小爱轻轻一抱,小爱连同脚下的站台一起从机器上卸了下来,整个人笔直的倒在了教官怀里,教官把她慢慢的放到地上,然后抓住她脚下固定着的站台,用力一抽,把双腿夹着的那跟圆管从里面抽了出来,于是被塑胶紧裹的小爱从原本的笔直变成可以扭动了,小爱这才明白,原来所谓的毛毛虫,是自己要变成“毛毛虫”

过了许久,一个个被裹成黑胶“毛毛虫”的女囚趴在匍匐训练跑道上,教官说到“你们今天的任务就是爬完5圈,每一圈排在倒数三名的我都会奖励20大鞭,准备好了吗?开始吧!”小爱试着蠕动一下身体,十分吃力,这塑胶膜裹的太紧了,全身上下几乎要被挤爆。这时候她已经开始落后了,她可不想再挨鞭子,这个月被抽最多的就是她,于是小爱用尽全力向前蠕动,结果这一下用力过猛,屁股高高的撅起来碰到了上面的铁丝网,一股很强的电流瞬间贯串小爱全身,疼痛无比,她没想到这铁丝网上竟然是通电的,他们真的是够变态。

就这样,小爱卖力的蠕动着身体前进,还不敢动作太大,再加上泥泞的跑道,每前进一米都十分艰难,湿滑的阴道里夹着的那根阳具随着扭动不停的在里面搅动,再加上阳具时不时开启震动,以及三点上的电击瘙痒袭击,寸步难行的小爱刚爬完一圈就落后倒数第二,教官当然是无情的给她屁股来了20大鞭,整个调教室里回荡着各种呻吟娇喘声,

第二十三章

傍晚,小爱这一组女囚们享受完美味的“精液晚餐”后,每个人都十分疲惫,浑身酸痛,她们在大厅里以各种姿势休息着。大厅里其他组的女囚正在打扫卫生,在这里值日是一件难度很大的事,她们打扫卫生时双手仍然是被拘束着的,口罩上用于喝水的圆孔还有另一个用途,就是可以连接一根20cm长的小刷子,而她们只能用头部的活动完成除擦地以外的一切清洁,这样的方式干两三个小时,脖子酸的头都抬不起来。擦地也是个难度不小的挑战,两三个女囚用铁链拖着一根很大的拖把向前走,她们双脚踩着高跟鞋,两腿之间仅能迈开小小的一步,仅50平方米的地面就够女囚们喝一壶的了。

过了一会儿,小爱的教官又回来了,一般晚饭后到睡觉之前的空闲时间,教官们都在顶楼享受着正常人的休息,不知今天教官怎么下来了,小爱正诧异着,教官摆了个集合的手势,清了清嗓子说到“今天是你们来到这里整一个月了,我猜你们都快憋坏了吧,哎呀呀,是不是每天都在高潮边缘的快感中舒服的不要不要的呢,是不是特别想彻底的满足一次呢?哈哈”

这话真的不假,这些女囚从在改造中心被人刺激即将高潮时迅速穿上了乳胶囚服,到这里又开始每天被震动、电击瘙痒,三点上的挑逗除了睡觉一直就没停过,始终欲求不满,又欲罢不能,在高潮的边缘整整煎熬了一个月,现在她们每个人都憋满了一身欲火,如果现在解开下体的束缚,她们每个人都能立刻变身猛虎。“怎么样?想不想让身体里的小猛虎发泄一下?想不想明天吃一顿正常的早餐?想不想早点从这里出去呢?告诉你们个好消息,今晚我带你们去一个好地方,那里为你们准备了很多福利哦” 女教官说完挥了挥手,示意女囚们跟她走。

随后一辆大巴车缓缓地开了进来,教官带着小爱和一众女囚们一瘸一拐的坐上了车。这里的大巴车座椅也是经过特殊设计的,均是皮革材质,座椅的靠背上有几条锁链和皮带,锁链分别连接女囚们的金属项圈,胸罩,腰带,然后再用皮带将上身与靠背绑紧,大腿与座椅绑紧,脚铐上的锁链也要与脚下的锁扣连接,这样做的一个目的是防止逃跑,同时也替代了安全带,这里对于女囚的态度,就算坐个车也得是拘束起来的,绝不多给任何一点自由。

小爱坐到了她的一个室友旁边,教官和车上司机一起帮忙依次给她们锁上了“安全带”接着大门缓缓打开,金色的夕阳照进大厅,车子开了出去,阳光透过车窗照在小爱的脸上,这是她一个月以来第一次离开这栋压抑的大楼,看着窗外的绿色草坪,天边金灿灿的晚霞,她感觉又回到熟悉的外面世界了,只是她的身份地位已不再拥有自由和平等。

第二十四章

坐了半个小时的车,最终在一个孤立在郊区的大楼前停了下来,女囚们纷纷下了车,小爱看着面前的建筑,像一个五星级酒店,门前有一个很好看的雕像喷泉,雕像是一个女人的身体形状,姿势很妖娆,喷泉的两旁是修剪的整整齐齐的草坪,右边的草坪里竖着一个金色标牌,上面写着一句英文“Flowers Atonement Church”英文的下面还有三个中文字“花篱城”小爱环顾四周廖无人烟,加上这里的干净整齐给人一种高档、私密的感觉,牌子上的名字让人猜不出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这个作者很穷,酸奶都喝不起,他表示打赏太少就不往下写了

+162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Fetish King            

30 thoughts on “逃离花篱城 第十六至二十四章”

  1. 这些内容写得很棒啦,但是最后能不能给个纯爱结局……
    贤者之后就觉得她们很可怜了

    +30
      1. 大神您好
        请问以后还更新吗
        真心希望您能继续写下去
        这是我最喜欢的风格了

        +7
  2. 已支持。
    要完结啊,女主调教拘束逐渐增加的过程,很带感,特别开头那,代入感很强……

    +5
  3. 其实我觉得把他们两个的结局写成那种恶坠的形式挺好的,就比方说经过怎么着之后怎么怎么着,然后又怎么怎么着,然后他们永远留在那儿怎么怎么着

    +3
    1. 还能因为啥,无人赏,还一堆人喷不符合现实法律……

      +3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