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未知 ♥

金雀花王国

金雀花王国 – 黑沼泽俱乐部

“丝缇娜女士,别忘了殿下约了您答疑。”

“好的邦杰先生,能帮我解开这些吗。我需要打扮一下。”

一个明晃晃的蓝色光源飘到了我的面前。奥数的肢体插入锁孔。伴随着咔哒一声,被锁在床上的双脚重获自由。紧接着双手也得到了解脱。

我揉着被铁铐紧锁了整晚的手腕。享受着为数不多的自由。

金雀花王国,一个富足的城邦。也是整个大陆上最强大的国家。600年前,金雀花一世和他的妻子,人间之神 安妮征战八方,以摧枯拉朽之势,扫清了整片大陆。建立金雀花王朝。

而我,本来是名普普通通现役jk,只是喜欢一些神秘学知识。一次失败的实验后…穿越到了这个强大的魔法师躯体上。

然而强大的魔法,也为统治带来了不稳定因素,于是金雀花一世制定了法律。每一名法师都要去协会登记,并且接受拘束。

而他的妻子安妮,便是魔法师协会第一任会长。金雀花一世,亲手采下了世界之树的枝条做成禁魔项圈,又亲自去虚空中采集星空砂,委任矮人工匠。为安妮量身定做了一身禁魔道具。

并在开国庆典中。一只手持着权杖,一只手牵着皇后安妮。走上了祭台。当众宣读了这项法条。从此之后。法师需要拘束,成为了这片大陆上不可违背的法条之一。

而那副拘束具,在安妮死后,一直保留在法师协会中。而世界树的枝条,成为了法师的标志。

“话说,希纳…这有必要嘛。”

我看着希纳脚下装的满满的箱子,不禁满头黑线。

“有必要,丝缇娜冕下。您可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魔法师,是现任会长。您的装束必须合乎礼仪。”

希纳灵巧的双手在背后穿梭,随着龙筋做的绳子穿过单手套的一个又一个孔洞。我感觉双臂渐渐的陷在了身后。不能分开丝毫。

“不要动冕下,还没有好。”

希纳使劲拉了拉绳子,制止了我想要扭动挣扎的行为。

慢慢的魔力从双臂的回流开始变得滞涩,我知道希纳对我的双臂束缚已经完成了。

希纳看着我尝试运转魔力的样子,不禁笑道

“冕下,这个手套是以世界树的纤维为原料编织的,内侧有最好的符文师雕刻的禁魔符文。是国王去年为了祝贺您成为会长,特意吩咐制作的。”

“还是不要的好…”我心里暗自念叨着。

接下来是腿部的束缚。脚铐,膝铐,大腿铐。当希纳拔出脚铐的钥匙。一种缺乏魔力的无力感充满了我的身体。在希纳的搀扶下,我甚至没能完成站起来这个动作。

“啊嘞,冕下您是第一次戴星空砂的脚镣诶!禁魔效果比之前更好,而且比以前更重了。这也是国王送您的礼物。”

“失去力气的感觉真不好…”我嘟囔着“现在可以走了吧…”

“诶不行!我得保证您不能念出咒语,请您张开嘴。”

希纳拿起了一团青色的织物。

“这是精灵那边的青锦棉。”

“不用你介绍了。我自认为我的自然植物课比你学的好。提神,吸水膨胀,隔绝声音。对吧。”

我没好气地说道。

“没错。”

希纳一点点的把青锦棉塞进我的嘴里。一股草木的清香填充了我的口鼻,让我无比清醒。

青锦棉渐渐膨胀压住了我的舌头,填充进了口腔每一个角落。我只能紧紧咬住它,大小刚刚好合适。对着镜子,根本看不出嘴里塞了什么东西。

希纳为我挂上面纱,戴上法师帽。帮我拨了拨齐肩的黑发。

“好了冕下,马车在外面等着了。该出发了。”

“唔唔”同意的话语成为了如蚊哼般的声音。

希纳笑了笑,拉起我禁魔项圈上的铁链。带着我缓缓走出了家门。

一个被紧紧束缚,身穿纺织华丽的法师袍,头戴法师帽,脚穿高跟鞋的法师,总能引起人们的注意。因为在金雀花王国。法师不仅意味着强大,还意味着身份和地位。

希纳深知这一点,于是加大了手上的力度。

我踉跄着,勉强的登上了马车。

希纳顺势坐在了我的旁边。

“对不起冕下,刚才冒犯了。”

希纳深施一礼。我摇了摇头,表示不计较她的错误。

“最近殿下很喜欢天蓝色的魔法道具,想来是您开始教授殿下星相学了。”

我点了点头。

“哎,我要是也会魔法该多好啊。”

希纳抱起双臂

“这样的话,我就可以当女仆长了!您说是不是啊冕下。”

我再次点了点头

“你倒是把我嘴解开aw”我心里暗自念叨

不过希纳也并无聊下去的意思。

拉过来一个悬在车顶的铁链,和我的单手套连在一起,随着一阵链条的摩擦声。一股不可抗力把我从地面吊起,只有脚尖能够接触到绒质的地毯。

“冕下,幸苦您暂等一段时间。我们很快就到了。”

说完她就拿起了一本金雀花史。津津有味的读了起来

而我则努力维持着重心,每一次车辆的颠簸,都需要重新站稳。

+34

           

4 thoughts on “金雀花王国”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