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徵羽凡尘 ♥

银落亡月 第一章

银落亡月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汐凌的坏孩子体罚

天柱之森的边缘,一条不算宽阔的小河旁边。

一位白发及膝,双眸湛蓝的娇小女孩正坐在河边的一块大石头上,她的身高看起来不过146cm的样子,似乎是哪家的孩子,女孩双手握着一个自制的简陋鱼竿,无聊的盯着水面,但女孩知晓自己注定是要空军的,因为即便是魔物,也不会闲着无事来咬剪刀做的饵食。

少女也只是闲的无聊罢了,就连鱼线也是偷妈妈缝衣服的线做的,似乎还是一种魔法材料?算了,一根线而已。

“咦?”女孩察觉到水面的一丝异动,旋即疑惑的歪了歪小脑袋。

只见手中的鱼竿猛然一沉,还没等女孩反应过来,巨大的力道便顺着鱼线传来,猝不及防之下,没来得及松手的女孩就这么被拽入河水之中,冰冷的河水打在女孩身上,浸湿了女孩的连衣裙,也让还有些发蒙的女孩回过神来,也正是落水之后,女孩才发现原来看似很浅的河水,其实很深很深,而深处的水流又是如此的湍急。

“唔咕……”河水无情的灌入口中,胡乱的挣扎没能起到任何效果,除了水以外,少女的双手再也没有触及到任何事物,随着肺部最后一点氧气也消耗殆尽,意识也越发的模糊起来。

爸爸……妈妈……

救救……救救汐凌……

失去意识的最后,汐凌隐约看到了一个细长的庞大身影环绕着她,那好像是一条蛇,嘴里还叼着那把被她用做饵食的剪刀。

……

“唔呜……”睡梦中汐凌发出了呜咽的声音,随后缓缓醒了过来。

“呜~唔……”汐凌潜意识的想要发出自己的疑问,却没能说出一句话来。

一枚鲜红的口球封住了汐凌的小嘴,但这只不过是表象罢了,口球向内的一侧还连接着一根柔软但粗壮的胶棒,一直深入少女娇嫩的舌根,紧紧地将舌头压住,喉部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一个略微突出的部分,类似蘑菇的伞盖结构,这枚特制的口球几乎填满了小嘴,使得汐凌只能发出低沉的呜咽声。

喉部微微一动,汐凌艰难的吞下了积攒起来的口水,柔软的胶棒在喉部的挤压下微微变形,又很快弹回原来的形状,借着这次口腔软肉与口球胶棒的亲密接触,女孩也大致摸清了,或者说猜到了口塞的形状,这是一根阳具,长度大约有6cm多一点的样子,比普通人的食指略长一些。

强忍着心中的羞耻感,汐凌开始检查自己身体的状态,此时她正躺在一张柔软的床上,不出所料的,身上的衣物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是由红绳捆绑而成的精致绳衣,交错的缚绳勾勒出数个棱形覆盖在娇躯之上,而本就不算贫瘠的胸部则在绳索的压迫下显得更为丰满,蜜穴的位置也被深深的勒入了两根红绳,一颗直径1cm的胶球夹于少女的两瓣耻丘之间。

汐凌的双手以十字交叠的姿态被缚在身后,纤细且白嫩的双腿紧紧合拢,小腿向后折去与大腿相并,绳索有规律穿插其中,从膝盖上与膝盖下的位置开始缠绕成圈,相交成结,连续三段绳索让女孩的大小腿牢不可分,脚腕被单独捆上了一圈,余出的绳索则与束缚手臂的绳子相连。

汐凌仰躺在床上,双手与小腿皆被绳子束缚在自己娇小的身躯下面,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了不知多久,以至于手脚酥麻到不像是自己的所有物,值得庆幸的是她身下是柔软的床铺而不是坚实的地板,否则,现在她的手脚估计已经疼得不行。

极度羞耻的姿势让汐凌忍不住地挣扎起来,最后却绝望的发现自己仅有一点十分有限的活动空间,一想到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汐凌的脸颊便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心跳也在一点一点的变快,不安与害怕的情绪抑制不住的涌出,又夹杂着些许的……期待与兴奋?

只是这种想法刚刚产生,汐凌便立刻在心里急切的否定:“怎么可能!期待什么的怎么可能会有啊!快放开我!爸爸!妈妈!救救汐凌!”

被口塞剥夺了言语能力的汐凌只能把一切话语都憋在心里,然后用身体上的挣扎来表示自己的抗议,汐凌用力挺起身体,却意外触发了下体那根特殊的股绳,预先设置好的魔法程序让股绳猛然一收紧,小球随着股绳顶入蜜穴的同时也顺着绳索从阴唇滑出,摩擦过蜜穴,碾过早已勃起许久的阴蒂。

“哼~呜……”汐凌的身体微微一颤,抑制不住的发出了代表舒服的声音。

自蜜穴而发的触电感一直扩散到小腹后才只留余韵,这种舒服的感觉令汐凌到头皮发麻,即便她知晓自己不应该如此,汐凌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纯洁孩子,自慰这种事情她也偷偷地做过,只是这次的感觉与平时截然不同,明明没有自己手指来的细腻,快感却意外的更为强烈。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明明……

害怕,汐凌在害怕这种与平时截然不同的快感,同时又隐隐期待着,却又因为心中的羞耻感而不敢有进一步动作,正因为对性爱有着初略了解,汐凌心中的羞耻感才前所未有的强烈,因为她知晓这种行为是令人不耻的,即便要做,也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

呜~不可以,不可以这样子的,但是……真的很舒服呢……

思想挣扎间,汐凌的身体开始控制不住地动起,虽被绳索束缚但仍有一点自由的空间,汐凌或胸脯向上挺起,或身体往前屈去,有时也会左右扭动自己那纤细的腰肢,这时,身下那根奇异的股绳也开始配合汐凌的动作,或收紧、或放松,有时小球还会前后移动,不断刺激着蜜穴与阴蒂。

“唔~好,好厉害……感觉,真的和平时完全不同……”无法发出的淫语回荡在心中,汐凌双眸微闭,干涉不断袭来的快感。

股绳紧紧陷入蜜肉当中,小球在反反复复的碾过,狠狠的欺负着暴露在保护之下的阴蒂,只是数次来回,汐凌的小穴就已经爱液横流,从少女花径流溢而出的淫水将身下的床单一点点染湿,阴蒂与蜜肉被蹂躏快感又让汐凌无法忍住扭动身体的欲望,最终陷入了无解的死循环当中。

没有被彻底缚死,还留有活动空间的身体,本就是一个精心准备的陷阱,而被丢入陷阱中汐凌只能不断的欺负自己,即便双手皆被束缚,也要扭动身体来使用道具进行自慰,就跟欲求不满的淫乱女孩一样。

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被没见过的幕后黑手捆绑成羞人的姿势……

或许还在幕后黑手的注视下……

被迫使用着奇怪的道具……

不断的扭动身体来迎合下体的股绳进行自慰,一边发出不像样子低声呻吟,一边露出一脸陶醉与满足表情……

连绵不绝的快感让思维开始变得混乱,汐凌很希望自己什么也不想,就这么沉浸在这场淫戏当中,只是人是无法控制自己想法的,越是不想要想什么,就越是会想要想那个事物,汐凌在心中脑补着将她变成这幅模样的幕后黑手,脑补着幕后黑手眼中那个淫荡的自己。

一想到这样一副淫乱场面,汐凌的脑袋就变得晕乎乎的,连带身体的敏感度也上升了许多,紧随其后的便是无法抑制的羞耻与悲愤之感,而且,不管从哪个角度看,这都太怪了吧,哪有女孩子会……会在这种情况下做这种事情。

如果可能有人在偷看的话,不是应该停下来吗?

不行,不能,不可以,不应该这样子的,爸爸妈妈说过的,这是坏孩子才会做的事情,汐凌,汐凌才不是坏孩子呢,汐凌一直都很听话爸爸妈妈的话,现在也一样。

理智告诉汐凌自己必须停身体的动作,自己不能,至少不应该这样子,因为现在可能还有人看着,这样的想法一直都没有停过,但一切落实到行动上却又是另一回事,汐凌仍然双眼迷离,继续在床上淫乱的扭动自己的娇躯,色气的呜咽声不停的从小嘴发出,如果摘下口球的话,想必可以听到更为动听的呻吟,或许还伴随着深藏心中,却无意识说出的淫乱言语。

心中的羞愤与挣扎从未停止,身体的扭动与道具自慰的过程也从未停止,随着时间的推移与身体的欲求不满,汐凌自慰的幅度甚至还越来越大,在摸清了这个股绳玩具的运作规律以后,股绳的收缩与小球的摩擦也不在杂乱无章,而是在少女精巧的控制下开始变得规律起来。

收缩……放松……收缩……摩擦……摩擦……进一步收缩……完全放松……

“哼~呜咕……哼~呜咕……”小嘴完全被带有阳具的口球填满,唾液分泌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少女不得不一边呻吟,一边找机会艰难地将唾液咽下,每一次吞咽,口腔深处的软肉都会与阳具的龟头亲密接触,起初还有些许的不适感,到现在已经开始有一种微弱且奇妙的快感,只是并不强烈,如果继续下去的话,以后她又会变成什么样呢?

渐渐地,身体的动作越来越剧烈,股绳与小球都在回应汐凌欲求,快感如潮水一般袭来,在汐凌自己的主导下如潮汐一样节奏分明,对于自慰仅是浅尝辄止,还停留在用手指轻轻抚慰私处的女孩来说,这种玩法实在是过于刺激,快感一浪叠着一浪,一浪高过一浪,连绵不绝的快感很快便将汐凌推到了高潮的边缘,距离绝顶仅有临门一脚。

少女紧紧地将双眸闭上,几滴热泪被挤了出来,迫近高潮的状态是那么的令人欢愉,那么的让人无法拒绝,这还仅仅只是接近,不是真正的迎来高潮,高潮那一瞬间的感觉究竟会是什么样的呢?一定非常非常的舒服吧?

爸爸妈妈,汐凌现在正在做的事情,怎么看都不像是好孩子该做的事情……

但是,汐凌真的不是坏孩子,爸爸妈妈都说汐凌是天下最乖、最听话的好孩子,汐凌根本没有在在自慰,汐凌也根本没有沉溺在其中,汐凌……汐凌只是……只是在……汐凌只是在试着挣脱身上的绳子!只是想要从逃出去!汐凌这么做只是为了回到爸爸妈妈的身边!汐凌绝对不是坏孩子!

呼……爸爸……哈……妈妈……

哈……汐凌已经在很努力了……已经在很努力地在挣扎了,应该很快就可以挣脱绳子了吧,等逃出去以后,等回到家以后,汐凌一定会好好学习裁缝技能,再也不偷拿家里珍贵的魔法材料,再也不跑到森林里去玩,再也不拿着剪刀去河里钓鱼了。

对自己所作淫乱之事所感到的羞耻,对欺骗父母,自欺欺人的行为所感到愧疚,又在快感的冲刷下,豆大的热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少女怀着复杂的心情冲击那距离高潮的临门一脚,但每每逼近那个界线,身体便会无力的停下,这种状况与以前自慰时如出一辙,这也是少女虽然有过自慰的经历,却从未体验过高潮感觉的原因。

汐凌紧咬牙关,却因阳具在口变成了紧紧含着阳具,身体的动作越发剧烈,姿势也从原本的仰躺变为了侧卧,没了身下床铺的阻挡,更自由的活动空间为汐凌带来了更加强烈的刺激,汐凌控制着将股绳收缩到极限,专心用小球来摩擦小穴与阴蒂。

差一点……就差一点……汐凌马上就可以……就可以……

“挣脱?其实是差一点就可以高潮吧?汐凌,你这孩子真是太让人失望了,汐凌变成了一个不听话的坏孩子呢。”两熟悉的声音在汐凌的耳畔响起。

汐凌的动作一僵,愕然睁开了双眸,心中防线在顷刻间便被击穿,脑海中顿时一片空白,就连身体的动作也都停了下来,高涨的情欲仍在,思维却如同被浇了一桶凉水一样前所未有的清晰,因为汐凌看见自己爸爸跟妈妈,他们正坐在房间角落里椅子上,眉宇间透露出来浓烈失望之情让汐凌心头一凉。

爸爸……妈妈……在看着我……在看着淫乱的我,我先前口中那些不像话的呻吟,还有我身体那些淫荡的动作,以及其它所有淫乱行为……全都被爸爸妈妈看着么……

“呜!呜呜!呜——!”不是的!不是这样的!爸爸妈妈您听我解释!

汐凌如所有犯了大错的孩子一样,有无数的话想要与自己的爸爸妈妈诉说,或是辩解、或是认错,咽喉蠕动间,软肉不断的挤压、摩擦着阳具,如此剧烈的活动让汐凌感觉分外难受,水汪汪的湛蓝双眸涌出了两行热泪,滴落在洁白的床单之上。

“小汐凌变坏了呢?是因为管教太过宽松的缘故吗?看来,得好好的惩罚~惩罚一下呢。”说完,汐凌的父亲对着汐凌伸手一钩。

这时,汐凌身上的绳子忽然开始收紧,联想到爸爸口中的惩罚,汐凌也开始害怕起来,身躯抑制不住的开始微微颤抖,像等待教育棍棒落下的犯错孩子,随着手腕与脚腕的距离被绳索一点点拉近,汐凌的胸膛缓缓挺起到了,虽然并不算很高,但足以让汐凌既无法前屈也无法继续挺起,因为侧卧的缘故,少女的细腰也无法继续扭动,紧缩的绳索将娇躯彻底固定,本就不多的活动空间瞬间被剥夺的一点不剩。

惩罚的准备工作还在继续,对自慰玩具的控制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被剥夺,汐凌身下的股绳猛然收缩到了一个她从未达到过的极限,在蜜穴中陷得更深,小球忽然分裂成大小一样的三颗,一颗夹在两片耻丘当中,一颗往前压在阴蒂之上,最后一颗则往后压着她的菊穴之上。

小球的形态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仅大小膨胀成了原来的三倍,表面也出现了许多凹凸不平的柔软凸起,热量从小球上散发出来,比人类体温高上几度的温度刺激着少女精神,清楚的指明了小球所在的位置,即便无法看见,汐凌也对三颗小球的位置了如指掌。

“呜~呜——呜……”突如其来的强烈刺激令汐凌发出了淫荡的娇喘。

三颗小球同时剧烈的震荡起来,酥麻的感觉从蜜穴持续蔓延至小腹,甚至更加遥远的地方,这种感觉不仅没有随着时间的消退,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积累,因为跳蛋小球的震荡频率实在是太高了,如果说先前的道具自慰是一浪叠一浪的海潮,那么跳蛋小球的三点震动按摩就是频率高到看不见浪尖的连绵潮汐。

这已经不是潮汐了,而是冲刷大地的超级洪水。

“唔呜——!”汐凌瞪大的双眸,高潮的快感让汐凌忍不住呻吟起来,即便是阳具口球也未能堵住所有的声音。

先前求之不得的界限被轻易突破,三颗震荡的跳蛋小球十分轻松的将汐凌推向了高潮的巅峰,伴随着人生的第一次,爱液从蜜穴中剧烈喷出,身下的床单也因为少女那淫糜的爱液而湿成一片,从未体验过的快感如同重锤一样将少女从地面敲向云端,汐凌失去的方向感,失去了对身体的感知,脑海里只有高潮带来的连绵快感,仿佛浸泡在名为快感的海洋当中。

自高潮的潮吹过后,蜜穴的爱液像溪水一样源源不断的流淌,堵在出水口疯狂震动的跳蛋小球将爱液打散到四面八方,大腿上、小腹上、床单上,到处都沾满了淫糜的爱液,一分钟过去了,高潮的余韵仍然残留在娇小的躯体中,为女孩白皙的肌肤点缀上绯红的色泽。

“这就是……高潮的感觉嘛……好舒服……”徜徉高潮余韵构成温床中,享受这摄人心魄的快感,汐凌疲惫的休憩着。

这时,一直保持着同一震动频率的小球忽然改变频率,时而高时而低,有节奏的欺负汐凌的小穴,频率最高的震动状态规律地在三点间来回移动,高潮所带来的余韵根本无法掩盖这种连绵不绝,不停规律变化的强烈刺激,而高潮过后的身体似乎又变得更为敏感,三枚跳蛋仅用了十多分钟便将汐凌再次推到高潮的边缘。

“不,不是吧……”汐凌并不是笨笨的孩子,即便是在玩具的无情调教下,汐凌也想明白了这究竟意味这什么,这意味着……连绵不绝,甚至可以永不停歇的高潮。

“不要……不要啊,这样下去的话,汐凌一定会坏掉的,汐凌知道错了!汐凌以后一定会当一个好孩子,再也不做这种事情了。”身不能动,口不能言,汐凌在心里不断向父母求饶,祈求着父母的原谅。

汐凌精致的小脸上已经满是泪痕,一双如天空般湛蓝的双眸也变得水汪汪的,只是从中流溢出的害怕之情让人不经感觉有些可怜,不由得产生怜惜的想法,但机械调教玩具会怜惜不想被调教的少女吗?不会,机械无情的将少女推向了第二个高潮,汐凌又一次被打上了快感的云端,久久不能落下。

如大河决堤一般,自少女花径中流淌而出的爱液从原本的淳淳溪水化为猛烈的潮吹,新鲜的爱液把床单的下半段彻底浸湿,化为一片散发着异样体香的奇特“沼泽”,或许随着高潮的不断持续,少女身下的“沼泽”也会跟着变为一片“大泽水乡”。

一股无形的力量将汐凌的身体翻了回来,变回最开始那种仰躺的姿态,但又有点细微的不一样,收得更紧的绳子拉近了手脚的距离,让汐凌的身体相比之前微微的弓起,并被彻底固定在这种颇为难受的姿势,但如果沉浸在连绵不绝的快感当中的话,这种程度的痛苦完全可以忽略吧?

迷迷糊糊之间,汐凌察觉到自己口中的阳具伴随着不算太弱的震动开始缓缓扭动,用不算粗暴的力道搅动着她的口腔,在粗壮阳具的挤压与搅弄下,女孩香软的小舌只能随着阳具产生的空隙不断游走,这让少女产生了一种自己在主动迎合阳具,用自己的舌头侍奉口中阳具的错觉。

只是沉浸在快感当中的汐凌已经无法继续思考更多了,这种错觉也很快化为了无意识的主动,而在这不间断的小舌侍奉下,一直霸占着少女口腔的阳具也开始发挥它的作用,分泌出一种粘稠药液,药液像橘子一样甘甜,与唾液混合稀释后,很快便填满了少女口腔空余的位置,便随着阳具的搅动冲刷着口腔。

又是一次与粘膜与龟头的亲密接触,咽下药液的那一刻,汐凌感觉自己的体力恢复了不少,事实上这并不是什么错觉,除此之外,这种药剂还有着快速补充水分、消除身体疲劳,以及利尿的效果,显而易见的,这也是惩罚的一部分。

一个眼罩从虚空中浮现而出,不可见的无形之手轻柔的为少女戴上,在视觉被剥夺之后,少女的身体似乎又敏感了些许,亦或许只是对快感的感受变得更为清晰,但无论如何,察觉到这点的汐凌先是害怕得身体微微一颤,最后也只能无奈的接受。

又是近十分钟过去,汐凌于又一片呜咽声中被推向了第三个高潮,身下的爱液沼泽显得越发湿润起来,有了药剂的辅助,没有了疲劳,一直处于体力巅峰的少女体验到了更为绵长的高潮快感以及余韵,或许要不了多久,她便能够一直翱翔在高潮的云端吧?

最后,一直坐在房间角落的汐凌父母如幻象一样散去,仿佛完成了他们的历史使命。

而“坏孩子汐凌的不间断拘束高潮体罚”,还将持续很久很久。

+38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徵羽凡尘            

8 thoughts on “银落亡月 第一章”

    1. 付款码的本质是头像,所以只能挂一个,于是我就挂了我最常用的。

      0
    1. 啊这,没想到这也有羽羽的书友,名字的姓只是巧合啦,和羽羽的书没有任何关系的说~

      0
      1. 以前看的时候也没想到的,只不过那天星体更新了,突然发现有点眼熟ID,在细看才想到这些的,不过1210章的内容及末尾间贴……有点意思~

        0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