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HenryHyde ♥

青梅竹马变成了母犬女仆 第二章

青梅竹马变成了母犬女仆 第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随缘写作,面包可能会有的,牛奶也可能会有的。

“汪呜!欢迎回来。”

掏出钥匙还未开门,目前暂时是犬女仆的小月就已经开门迎接我了,并且做了一个屈膝礼。

脸上露出明媚笑容的同时,背后雪白的尾巴摇成了一朵花。

在我的家里调养了半年,小月的身体状况已经明显有了好转。虽然隔一小段时间就还得再做些检查,但是从现在白里透红的肌肤和曾经苍白瘦弱的身体比较已经好很多了。

关于皮肤敏感的问题调养的也不错——现在小月基本已经可以穿一些暴露的衣服了——如果包的过于厚实还是会出疹子。现在她的穿着就是一件十分暴露的女仆装配上白丝袜。

说是女仆装,其实露背的同时又只遮盖到胸,只有黑白的配色和裸体围裙一样的形状宣誓着自己的身份——其实如果不是标签,我就觉得这只是条裸体围裙罢了。

这件女仆装是从网上买的多件情趣服饰中小月最喜欢的一个。从背面看的话只能在腰部和脖子上看见两条黑色的打成蝴蝶结的细带,而正面的脖子上在双乳方向延申出来两条白色的绸布,柔软的布料正好遮掩住双乳的粉红乳头;从侧面伸下来的两条黑系带连接腰部的系带,朝下就是两层上层黑色下层白色的围裙。

如果不是我希望她至少穿一些衣服的话,她本人还是更喜欢光着身子晃悠。

过膝的白丝袜是她自己坚持要穿的,据她本人所说喜欢双脚被丝袜包裹的感觉。并且因为戳我的性癖,再加上坚持穿着一天都没有怪异的表现,所以就随她去了。

不过她说喜欢被包裹的感觉,倒是让我有了一些别的想法,需要一些时间做准备。

我脱下鞋,直接光脚走在了家里的地板上。而没有我的指令,小月就自己拿起我在外面穿了一天的皮鞋,一点一点地把包括鞋底在内沾上的污泥与灰尘舔食干净。

看着这样的景象,我不禁回想起手术结束她回复地七七八八之后的第一天。

早上的时候,我是在胯下一阵阵温柔湿润的感觉刺激之下醒来的。掀开被窝一看,白狗女仆小月正在用她的香舌一点一点的舔舐着我的阴茎。她淡紫色的眼睛正用一种温驯和渴望的眼神看着我。

而前一天晚上为了庆祝她的康复,我喝了相当多的饮料。并且,我没有起夜的习惯。

就这样,过了一晚上没上厕所的我在她的刺激之下,尿了出来。

而小月在发现我醒了之后也没有藏着掖着,而是直接把我的阴茎完整地吞了进嘴里。

我的根部崛起之后也有二十厘米左右。虽然在亚洲算是高水平,但是很明显对于被调教训练了八年的小月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她的口腔里也有微生物的植入,能够分解杂质获得养分的同时放出一种芳香的气味。因此就算是喝尿也不会口臭。并且为了口交时不被牙齿妨碍,小月的所有牙齿都被替换成了乳胶材质。在我这里也被升级成了有触觉的生物乳胶。

以小月被调教了这么多年的本事,吞尿这件事也相当的熟练了。毕竟那头种猪就是为了把她做成肉便器而做的调教。

小月粉雕玉琢的脖子上抽咽地频率越来越高,而我的龟头所触碰到的口腔内部也一下一下地以相同的频率刺激着龟头。温暖的触感时不时地出现,因为这个,我居然在尿完之后又射了出来。

小月似乎还是一种游刃有余的态度。在尿液精液全部吞食殆尽之后,甚至连一滴也没有洒到床上。

在把阴茎吐出嘴唇后,晶莹的丝线连接着小月的玉唇,小月口腔中的香气弥漫了出来,让气氛变得更淫靡了起来。而小月就保持着这种拉丝的状态,抬起头妩媚地一笑。

因为小月被改造后的体制,口水比一般人要浓稠一些,所以拉出的丝线也保持了很长时间不断。

挂着直连在我挺立的阴茎上的玉丝,小月说道:

“早……上……汪好,主人”

随后她继续低头耕耘,吮吸着阴茎中残留的精液和尿液。直到一点都不剩之后,小月才把头拉开。

“多谢……谢……主人,汪,赏赐”

银白色的项圈已经挂在了小月的脖颈上,还按着我的恶趣味垂下了一条埋入乳沟的锁链。

被拘束的犬娘女仆赤裸地给你做早安咬还喝下了你的精液和晨尿。柳下惠,你来试试还能不能坐怀不乱?

我直接扑上去把她抱到了床上。小月白玉一样的躯体趴在我的身上,她身后的白色狗尾紧张地持平左右摇摆,从她羞红的脸色来看,可能是因为我对她有一些特殊意义吧,尽管被调教了许多年,面对我她仍然无法淡定相对。淡紫色的眸子像化成了一滩水一样温柔。

她明白我想干什么,所以背后雪白的尾巴渐渐摇成了一朵花。同时两抹红霞飞上了她的脸颊。

“请……汪主人……享用小月……的身体。”

我的眼睛之中只剩下了渴望。两只手掐着小月的腰就把她举了起来,放在了我腰间的阴茎上。前戏做的十分足够了,所以小月的股间还没有和我的阴茎彻底接触,丝丝淫水就已经滴落在了我的身体上。香甜和淫乱的气息散发了出来,感受着小月柔软温暖的臀部,我胯下的长龙更硬更长了。

小月俯下身子主动索吻,一股馨香从她的嘴唇度到了我的口中,随后是她与别人不同的带着独特甜味的口水。刚刚醒来大脑还不是很清醒的我很快就被这股甜蜜的气息给冲昏了头。虽然本来欲火焚身就已经不算清醒了。

小月主动抬臀,调整了阴茎的位置来让我的龟头正对着小月的小穴。在这关键的一步她平日里活泼的尾巴都只是高高地翘起而不敢肆意摇动。我的阴茎很快就正碰上了小月的蜜穴唇部。在上半身我和她温暖又混乱的鼻息相互交融;下半身我龟头上的先走汁也和小月的蜜汁混合在了一起。在小月的阴唇不断张合,微微地挤压着我的龟头刺激我的性欲的时候,小月猛地坐了下去。

“汪呜!”

高昂中带着颤抖的鸣叫声,高高翘起的雪白尾巴和我阴茎前端感觉到的水流的冲击表明着,这一下就把小月送上了高潮。而我自然也不好受——小月的蜜穴中层层叠叠的肉褶不断地蠕动刺激着我整根肉棒,而水流表面和肉褶随小月呼吸起伏变化的收缩产生了源源不断的吸力,让我的肉棒根本无法被我自己的意志控制着拔出来。每一次抽起都伴随着淫液和吸力的挽留,而再一次插入所造成的水流变化都像湿润的绒毛扫过龟头和整根阴茎。在仅仅十分钟左右的抽插之后,我就再一次地在小月的体内射了出来。

小月仍然趴在我的胸口上,颤抖着喘着粗气,脸上已经是完全的一片羞红。“汪,主……人,小月,没用,只承受,一下,就……全身,无力,这样了汪。”

“没有哦,小月很厉害了,主人只在你那副淫荡的身体里撑了十分钟啊。”

“不,小月,本性汪,淫荡,是早餐汪,迟……请,责罚。”

“啊,这次不用了,也是我的一时冲动。但是下不为例了。”

我只是摸了摸小月的头,并没有再说什么别的话。

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从十三岁一直到现在二十多,小月一直都是以这种状态生活。我不可能强行下命令扭转过来。甚至比如现在的早安咬后看着她像小孩子一样满足的笑容说明她还是很享受这样的生活的。

更重要的是我也挺享受。

但是有些东西却是我计划中要扭转的。

“主……主人,嗷呜,请……用餐汪。”

早餐杯里装着的牛乳散发出本不该有的香气,稍微用脑想一下就知道大概是从小月的36D乳房里“生产”出来的。

小月赤裸的窈窕身体优雅地站在我的身边。无论是36D的巨乳还是光滑的下体,都毫不遮蔽地暴露在空气中。白皙如玉的肌肤让人简直移不开眼。闪耀着银白色泽的披肩发和莹莹如紫玉的双眸相得益彰。如果她有机会穿上女仆装的话,那一定会是个完美的女仆。

托盘端着十分平稳,而面带的笑容也非常可爱没有异样。但是,她夹得紧紧的大腿和颤抖的内侧肌肉证明了她现在还是有异样的。

端起杯子将母乳一饮而尽,乳香同时刺激着我的嗅觉和味蕾。我向她微笑了一下。

“很好喝哦,小月。”

小月的脸颊变得羞红。“呜…的…荣幸”

“那么,”我扬起下巴点了点她的胯下。“那里的也让我尝尝看?”

小月的脸颊更红了。“主人……汪喝……喝小月的……的……”

“没问题啦,我做这个东西就是为了喝的。”

“汪月……汪那里……脏”

“那么这样吧。”我的语气变得认真了起来。“你在用舌头清洁了我的阴茎,或是吃过营养液或是舔了别的什么东西之后一定要用你自己的尿液清理干净口腔。虽然有口腔的清洁菌,但是我不想让喝过尿的嘴舔我的鞋或者用沾了灰尘的舌头舔我的阴茎。并且,我允许你用自己的尿液稀释狗粮。”

听了这话小月惶恐地跪了下来。

“抱歉……汪月……没考虑……”

“这没什么,比起这个,我更希望你能理解我说的话,今后你可以自己选择自己排泄的时间。”

“好的汪”

随后在用完早餐之后,小月用自己的舌头舔遍了整个餐桌,随后将尿液排放到我给她的食盆里,漱口后喝了下去。

我之前也想过让她和我一起上桌吃饭。但是她在面对正常的米饭时颤抖了一阵子之后跪了下来。

“主人,汪月……不想……月……吃狗粮汪。”

从她断断续续的描述里我知道了她在十四岁和父母决裂之后就再也没有吃过正常的饭菜。以至于现在面对正常的饭菜不仅没有食欲甚至会呕吐。

同时因为改造她也不能吃太干的东西。所以她的正餐就是掺着营养液的狗粮。

虽然给她的胃“搭载”了处理粪便的功能,但是因为我心理的抵触,尽管每次听说我要大号她都要请求成为便器,我却一次都没有允许过。最极限就是完事后让她帮我清理后门了。而她每次都要专心致志地舔上几分钟才肯放开。

而根本不吃正常人类食物的她却做得一手好饭菜。不得不说她的种猪干爹还是有点能耐的。

洗澡也是让我废了一通脑筋的事情。

我第一次让她去清洁身体,仅仅五分钟之后她就回来了。

“球菊……束噜,汪!”(清洁结束了,请主人过目)

当时还没有发明出项圈,所以我只能从这个赤裸美女犬的表情和语气上推断她想说的话。

湿漉漉的银发披散在肩上,水滴在白玉般的美背上汇聚流下;大大小小的水珠不断地从白皙的皮肤上落下,调皮一点的水珠挂在乳头上,直到汇聚成一团之后才突然滴下……

我差一点扑上去干个爽。

为了让她重拾人类洗澡的习惯,我把配合我洗澡的任务交给了这条美女犬。

小月很明显对这条命令十分兴奋,在项圈发明出来之后她告诉我,被主人要求帮忙洗澡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并且她把这当作是主人对她彻底认可的象征。

兴奋的小月细心地用自己的傲人双乳摩擦着我身体的每一处;打上大量肥皂之后把我紧紧地抱住;甚至连洗头水都要先经过她胸部的揉搓再抹到我的头上;坚持要帮我刷牙,甚至就连漱口水都要用唇嘴对嘴喂给我……

在这种情况下还把持得住的可能根本就不是男人,我自然和她干了个爽之后也趁乱把她清理了一遍。

在洗头的时候我才发现,她那头柔顺的长发大概也是后来植入的,根本不起任何静电也不会打结或折断,后来用小刀尝试也发现了材质不一般。随后她的狗耳采用了相同的方法植入了头上。

随后我告诉她,如果能在我洗澡前仔细清理好自身,我每次洗澡都要接受她的帮助。

因为和之前的生活比要滋润许多,所以即使有了兽耳之后她也经常以健身的名义在家里爬来爬去。两层半的别墅每天都被从头到尾清理一遍,而我什么都不用做,只要享受生活就行了。

不过,让她能够出去遛弯的计划已经在规划中了。

“汪呜!欢迎回来。”

掏出钥匙还未开门,目前暂时是犬女仆的小月就已经开门迎接我了,并且做了一个屈膝礼。

脸上露出明媚笑容的同时,背后雪白的尾巴摇成了一朵花。

在我的家里调养了半年,小月的身体状况已经明显有了好转。虽然隔一小段时间就还得再做些检查,但是从现在白里透红的肌肤和曾经苍白瘦弱的身体比较已经好很多了。

关于皮肤敏感的问题调养的也不错——现在小月基本已经可以穿一些暴露的衣服了——如果包的过于厚实还是会出疹子。现在她的穿着就是一件十分暴露的女仆装配上白丝袜。

说是女仆装,其实露背的同时又只遮盖到胸,只有黑白的配色和裸体围裙一样的形状宣誓着自己的身份——其实如果不是标签,我就觉得这只是条裸体围裙罢了。

这件女仆装是从网上买的多件情趣服饰中小月最喜欢的一个。从背面看的话只能在腰部和脖子上看见两条黑色的打成蝴蝶结的细带,而正面的脖子上在双乳方向延申出来两条白色的绸布,柔软的布料正好遮掩住双乳的粉红乳头;从侧面伸下来的两条黑系带连接腰部的系带,朝下就是两层上层黑色下层白色的围裙。

如果不是我希望她至少穿一些衣服的话,她本人还是更喜欢光着身子晃悠。

过膝的白丝袜是她自己坚持要穿的,据她本人所说喜欢双脚被丝袜包裹的感觉。并且因为戳我的性癖,再加上坚持穿着一天都没有怪异的表现,所以就随她去了。

不过她说喜欢被包裹的感觉,倒是让我有了一些别的想法,需要一些时间做准备。

我脱下鞋,直接光脚走在了家里的地板上。而没有我的指令,小月就自己拿起我在外面穿了一天的皮鞋,一点一点地把包括鞋底在内沾上的污泥与灰尘舔食干净。

看着这样的景象,我不禁回想起手术结束她回复得七七八八之后的第一天。

早上的时候,我是在胯下一阵阵温柔湿润的感觉刺激之下醒来的。掀开被窝一看,白狗女仆小月正在用她的香舌一点一点的舔舐着我的阴茎。她淡紫色的眼睛正用一种温驯和渴望的眼神看着我。

而小月在发现我醒了之后也没有藏着掖着,而是直接把我的阴茎完整地吞了进嘴里。开始了深喉口交,看着她那努力用樱桃小嘴装入阴茎的样子,怕她误会我是在嫌弃她也就没有去阻止她了。

我的根部崛起之后也有十八厘米左右。虽然在亚洲算是高水平,但是很明显对于被调教训练了八年的小月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一口气被她直接全部吞入了口中,然后开始了慢慢吞吐。

而前一天晚上为了庆祝她的康复,我喝了相当多的饮料。并且,我没有起夜的习惯。

所以就这样,过了一晚上没上厕所的我在她的刺激之下,尿了出来。

她的口腔里也有微生物的植入,能够分解杂质获得养分的同时放出一种芳香的气味。因此就算是喝尿也不会口臭。并且为了口交时不被牙齿妨碍,小月的所有牙齿都被替换成了乳胶材质。在我这里也被升级成了有触觉的生物乳胶。

以小月被调教了这么多年的本事,吞尿这件事也相当的熟练了。毕竟那头种猪就是为了把她做成肉便器而进行的调教。在感觉到液体冲入喉咙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之后,她就停止了吞吐,努力地把整根阴茎吞到了根部。阴茎顶端有碰到食道的触感,尿液直接灌入了小月的胃里。

小月粉雕玉琢的脖子上点缀着一个项圈,在项圈的隐藏下她抽咽地频率越来越高,而我的龟头所触碰到的口腔内部也一下一下地以相同的频率刺激着龟头。温暖的触感时不时地出现,因为这个,我居然在尿完之后又射了出来。

小月似乎还是一种游刃有余的态度。在尿液精液全部吞食殆尽之后,甚至连一滴也没有洒到床上。

在把阴茎吐出嘴唇后,晶莹的丝线连接着小月的玉唇,小月口腔中的香气弥漫了出来,让气氛变得更淫靡了起来。而小月就保持着这种拉丝的状态,抬起头妩媚地一笑。

因为小月被改造后的体质,口水比一般人要浓稠一些,所以拉出的丝线也保持了很长时间不断。

挂着直连在我挺立的阴茎上的玉丝,小月说道:

“早……上……汪好,主人”

随后她继续低头耕耘,吮吸着阴茎中残留的精液和尿液。直到一点都不剩之后,小月才把头拉开。

“多谢……谢……主人,汪,赏赐”

银白色的项圈已经挂在了小月的脖颈上,还按着我的恶趣味垂下了一条埋入乳沟的锁链。

我只是摸了摸小月的头,并没有说什么别的话。

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从十三岁一直到现在二十多,小月一直都是以这种状态生活。我不可能强行下命令扭转过来。甚至比如现在的早安咬看着她像小孩子一样满足的笑容说明她还是很享受这样的生活的。

更重要的是我也挺享受。

但是有些东西却是我计划中要扭转的。

“主……主人,嗷呜,请……用餐汪。”

早餐杯里装着的牛乳散发出本不该有的香气,稍微用脑想一下就知道大概是从小月的36D乳房里“生产”出来的。

小月赤裸的窈窕身体优雅地站在我的身边。无论是36D的巨乳还是光滑的下体,都毫不遮蔽地暴露在空气中。白皙如玉的肌肤让人简直移不开眼。闪耀着银白色泽的披肩发和莹莹如紫玉的双眸相得益彰。如果她有机会穿上女仆装的话,那一定会是个完美的女仆。

托盘端着十分平稳,而面带的笑容也非常可爱没有异样。但是,她夹得紧紧的大腿和颤抖的内侧肌肉证明了她现在还是有难言之隐的。

端起杯子将母乳一饮而尽,乳香同时刺激着我的嗅觉和味蕾。我向她微笑了一下。

“很好喝哦,小月。”

小月的脸颊变得羞红。“呜…的…荣幸”

“那么,”我扬起下巴点了点她的胯下。“那里的也让我尝尝看?”

小月的脸颊更红了。“主人……汪喝……喝小月的……的……”

“没问题啦,我做这个东西就是为了喝的。”

“汪月……汪那里……脏”

“那么这样吧。”我的语气变得认真了起来。“你在用舌头清洁了我的阴茎,或是吃过营养液或是舔了别的什么东西之后一定要用你自己的尿液清理干净口腔。虽然有口腔的清洁菌,但是我不想让喝过尿的嘴舔我的鞋或者用沾了灰尘的舌头舔我的阴茎。并且,我允许你用自己的尿液稀释狗粮。”

听了这话小月惶恐地跪了下来。

“抱歉……汪月……没考虑……”

“这没什么,比起这个,我更希望你能理解我说的话,今后你可以自己选择自己排泄的时间。”

“好的汪”

随后在用完早餐之后,小月用自己的舌头舔遍了整个餐桌,随后将尿液排放到我给她的食盆里,漱口后喝了下去。

我之前也想过让她和我一起上桌吃饭。但是她在面对正常的米饭时颤抖了一阵子之后跪了下来。

“主人,汪月……不想……月……吃狗粮汪。”

从她断断续续的描述里我知道了她在十四岁和父母决裂之后就再也没有吃过正常的饭菜。以至于现在面对正常的饭菜不仅没有食欲甚至会呕吐。

同时因为改造她也不能吃太干的东西。所以她的正餐就是掺着营养液的狗粮了。

虽然给她的胃“搭载”了处理粪便的功能,但是因为我心理的抵触,尽管每次听说我要大号她都要请求成为便器,我却一次都没有允许过。最极限就是完事后让她帮我清理后门了。而她每次都要专心致志地舔上几分钟才肯放开。

而根本不吃正常人类食物的她却做得一手好饭菜。不得不说她的种猪干爹还是有点能耐的。

洗澡也是让我废了一通脑筋的事情。

我第一次让她去清洁身体,仅仅五分钟之后她就回来了。

“球菊……束噜,汪!”(清洁结束了,请主人过目)

当时还没有发明出项圈,所以我只能从这个赤裸美女犬的表情和语气上推断她想说的话。

湿漉漉的银发披散在肩上,水滴在白玉般的美背上汇聚流下;大大小小的水珠不断地从白皙的皮肤上落下,调皮一点的水珠挂在乳头上,直到汇聚成一团之后才突然滴下……

我差一点扑上去干个爽。

为了让她重拾人类洗澡的习惯,我把配合我洗澡的任务交给了这条美女犬。

小月很明显对这条命令十分兴奋,在项圈发明出来之后她告诉我,被主人要求帮忙洗澡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并且她把这当作是主人对她彻底认可的象征。

兴奋的小月细心地用自己的傲人双乳摩擦着我身体的每一处;打上大量肥皂之后把我紧紧地抱住;甚至连洗头水都要先经过她胸部的揉搓再抹到我的头上;坚持要帮我刷牙,甚至就连漱口水都要用唇嘴对嘴喂给我……

在这种情况下还把持得住的可能根本就不是男人,我自然又冲动地把邪火发泄到她的嘴里之后也趁乱把她清理了一遍。

在洗头的时候我才发现,她那头柔顺的长发大概也是后来植入的。银色的金属发丝根本不起任何静电也不会打结或折断,后来用小刀尝试也发现了金属不一般。随后她的狗耳采用了相同的方法制作并卡在了头上。

随后我告诉她,如果能在我洗澡前仔细清理好自身,我每次洗澡都要接受她的帮助。

因为和之前的生活比要滋润许多,所以即使有了兽耳之后她也经常以健身的名义在家里爬来爬去。两层半的别墅每天都被从头到尾清理一遍,而我什么都不用做,只要享受生活就行了。

不过,让她能够出去遛弯的计划已经在规划中了。

+54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HenryHyde            

6 thoughts on “青梅竹马变成了母犬女仆 第二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