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Dragon chant ♥

风乎舞雩 第一至二章

风乎舞雩 第一至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本文纯爱,轻口味,

多有制成美女宠物,美女制品之类似情节。

学习闲暇时间写着玩的,希望看官们喜欢。

第一章 佳人远行

2075年 中国 新长安市

“…红锋四号着陆器已于今天5时许成功着陆于木卫二赤道登陆区,七名宇航员体征正常。作为载人深空探索计划的一部分,这标志着我国第三次载人登陆木星卫星的任务……”

明媚的晨光照进了这座高层的高档公寓。书房,王辰逸慵懒地趴在书桌上——他在桌子上趴了一晚上。而此时客厅那台昂贵的全息电视早就已经自动打开为他播报新闻了。

这是一个25岁左右的年轻人,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样子,不能说美如冠玉,但也算是个帅哥。

睡眼惺忪中,他艰难地把自己撑起来,后背却倒向了老板椅宽阔的后背。

过了一会,他睁开眼睛。“七点半了……”他嘟囔着,揉了揉眼睛。

“亲——”他想呼唤某一个亲近的人,可下一秒仿佛想起了什么,声音卡在了喉咙里。

“靠。”他重重呼出一口气,下意识地看向书桌上的一张照片。

照片中,湛蓝的湖水边,一位如水般的美丽少女正朝镜头甜甜地笑着。女孩有着一双如水般的美丽眼睛,肌肤如雪,面容绝美,披肩的秀发衬托着她精致的五官,洁白的脸蛋上荡漾起两个可爱的酒窝。不妖不艳,清新脱俗。

所谓“眉梢眼角藏秀气,声音笑貌露温柔”,这样一位可爱的小美人,足以让许多男生为之倾倒。

如果罗曼蒂克一些,那么王辰逸可以这么说:这位美丽的少女是他的“fiancée”。

她叫林舞雩,22岁。他曾经的同学,现在的恋人。

“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典故出自《论语》,多美的名字。

可是,现在她不在这里了。她去了一个地方。

社会是天翻地覆的:一个世纪前,计划经济体制中的人们不会想到这个国家能在短短几十年里实现国力的腾飞;70年前,人们不会想象到电子货币和飞速的移动互联网在10年后就已经广泛使用;30年前的人们更不会相信一座大都市能在十年内拔地而起,而他们更不会想象到像ASC这种伤风败俗的机构如今竟然能在社会上半公开的合法运行。

这是一个世界著名的女性调教改造服务集团,专门调教性奴和生产“性玩具”。只要有钱,你就可以对自己的情人进行量身定制,把她送到ASC进行一段时间的“制作”,最终看着那个与自己朝夕相处的她在身心上都成为你想要的性奴或性玩具,这何尝不是一件令人激动和期待的事情。

六天前,王辰逸把他亲爱的未婚妻送到了ASC,她将要被调教成自己的私人玩物。

王辰逸想到这里有些失神,他顺手够来了桌边的字帖。翻开到昨天的一页,上面全都是一首他昨晚抄了无数遍的词——北宋词人贺铸的名篇《半死桐》。

“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

佳人远行,确实是让人倍感落寞。

六天前的夜晚。城郊,一栋ASC名下的别墅。

“我们已经让您的夫人在那边稍作等候。”奢华的会客室里,王辰逸靠在真皮沙发上,听着林舞雩项目的联系人江林说道:“那么,让我们在开始前在进行几个文面上的程序。”

王辰逸推了推眼镜,点点头。

“首先,在价格……”

“谢谢您的工作态度,江先生。”王辰逸抬手打断了他的话,笑道。“不过我不缺钱。”

“那好。”他也尴尬地笑了笑,“我们进行下一项。这是您夫人的档案,您再审核一下并签字。”他递上一份文件。

ASC集团 S00325A号项目 简表

性奴名称:待定

姓名:林舞雩(S00325A)

国籍:中国

年龄:22  少女组

身高体重:169cm/50kg

学历:在读硕士(文学系) 已搁置

家庭状况:孤儿  有一位未婚配偶(其所有者)

所有者:王辰逸(其未婚夫)

状态:待调教/制作

类别(请选择):私人玩物/妓女/美女制品   私人玩物(确认)

质量等级:高档

性格:外向内向兼有 清纯 潜意识有强烈的被支配欲和受虐欲。

现阶段预期简述:对其身心进行全方位的调教和改造,将其打造为一位完美的私人性奴。

催眠及精神药物使用:允许

模拟场景构建:允许

性交:禁止

模拟性交训练:允许

性玩具二次拓展制作:允许

性格/外表要求:唯美的清纯仙女,清新脱俗,不妖不媚。

建议:

经ASC专业内部人员评估打分,此性奴得分极高,可以归为A+至S档次。

可以在制作完成后考虑对该性奴进行改造,以获得更多体验。

“每一个从ASC离开的女人都是一件艺术品,” “您的夫人更是如此,她将是一道惊世之作。您放心,她将会享受全中心最好的服务…唔,您为她设定的类型是:唯美的清纯仙女?”

“是的。”

“好……不过这个清纯也只是某种意义上的清纯…那最终…请为您的性玩具起个名字吧。”

“不用起了,就叫舞雩吧。”王辰逸脱口而出,一个灵动的名字。

那人意味深长地点点头,同样笑道:“王先生您知道吗?我在ASC这么长时间,遇到过很多客户,其中也不乏您这种上流社会人士,可您是我见过的最文艺的一位。并且您对她的要求也跟其他人大不相同。”

“哈哈,真的吗?”王辰逸说道,“毕竟我是学文的,对这方面可能要更感性一些。我不喜欢艳俗的女人。”

 “《围城》里有一段比喻很深刻,”他又说道:“那些女人的脸假得老实,就像是搓油摘粉调胭脂捏出来的假面具。因为决没人相信贴在她脸上的那张脂粉薄饼会是她的本来面目。’对于我来说那种女人只是一时的刺激,之后就令人作呕了。”他又加了一句。

“嗯,能看出您喜欢您夫人那样的女孩子,我们一定会不负您的期待的。另外,您很有文化气息。”负责人竖起了大拇指。“让我们继续吧。”

两人又进行了一番书面事务上的审核,王辰逸示意准备开始。

他推开门,走进了这座小房间。这房间十分古怪:中央是一座空的医疗床,对面的墙上挂着一面大镜子——

林舞雩静静地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披肩的黑色长发衬托着少女精致的容颜,白衬衫,短裙和过膝长筒袜,让她显得清纯美丽。

他和她是在大学里相识的,论年龄她是真的不大。想到自己的未婚妻,这样一位清纯的美丽女孩即将要被送去调教成自己的性奴,王辰逸真是既兴奋又失落。

她抬起头,一双大眼睛看得他一阵心颤,她眼神很复杂,有期待,也有孤独和害怕。

“要开始了吗?” 她软软地说道。

他点点头:“不反悔吗?你真的愿意做——”

“这是我的选择。”

“好。那么,保重,dear。”王辰逸挤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期待与你下次见面。”王辰逸笑道。

“嗯,永远爱你哦!”少女甜甜地朝他笑道,嘟起了小嘴。

她站起来抱住了他。

短短几言,万千思绪。

王辰逸握着她的小手不肯放下。最终,他还是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转身离去。

推开门的那一刻,少女的回眸定格在他的记忆里。

王辰逸一个人站在隔壁的VIP房间里,透过那面单向玻璃。他看到几名女医生走进房间,后面跟着一位艳丽的女子,穿着黑色的紧身乳胶衣,踩着一双高跟长靴,脸部光洁得没有瑕疵,王辰逸还以为她带着面具。

“你好,林舞雩小姐。”女子笑道,“编号S00325A。”

林舞雩腼腆地点点头。“你好。”

“你知道你现在在哪里吗?”

“嗯,”女孩愣了愣,似乎没有料到会问这种问题,“新长安市郊外……吗?我也不知道啊。”她迟疑道。

“够了,”女子妩媚的笑了笑,“你说的没错,这里是在新长安市郊。那请问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属于什么机构?”

“属于…属于…”少女有些迟疑,面色有些潮红,“属于ASC。”她有些害羞地低下了头。

“请抬起头来,林小姐——很好。那我请问,ASC是什么机构?”

“Art Slave and Sex Center……For perfect female……”林舞雩小脸潮红,“您能不能不要再——”

“很抱歉,林小姐,不可以。”女子的口气突然严厉了起来,“我们继续。那请问林小姐来到这里干什么?”

“我……我……”她贝齿轻咬,“我来接受对我的调教…..”

“你知道你即将被调教成为王辰逸先生,你的丈夫的性奴吗?”

“知…知道。”林舞雩点点头。

“你的法律人格将会被暂时剥夺,何时恢复取决于你的主人。”

“你将会接受专业人员对你的调教和训练,虽然不会与其他人发生关系,但你将时时刻刻接受性快感的刺激,其目的是使你在过程中获得性快乐,以及成为你丈夫的私人性奴。”

“基于主人的意愿,你可能会暂时失去意识,可能会接受一定程度的改造,可能会对你的人格产生影响,也可能会被制成‘美女制品’——含义请见第七款第二条。”

“你愿意吗?这是最后一次询问。”皮衣女子迈着猫步,带着微笑看着林舞雩。

“愿意。”林舞雩坚定地说道,虽然带着一点底气不足。

“很好,”皮衣女子笑道,“你的新生活马上就要开始了。现在请躺到台子上。”

少女顺从的躺到台上。接着,一针药物下去,少女昏迷了,双眼紧闭,头偏向一边。

那几个医生褪去了林舞雩的衣物。只见刚才还活泼可爱的少女现在只能任人摆布。她一丝不挂地躺在医疗台上,双乳随那秀丽的长发倒向一侧,完美的身材和脸蛋让人血脉喷张。

王辰逸下体不禁有些异动。她太漂亮了……

手术台两侧升起检测器,来回移动着。柔和的光影照到裸体少女的身上。

 “现在进行胴体建模。”一个单调的电子女声。

很快探测器降下。工作人员在她脖颈和脚腕上系上了身份标牌。美丽的裸少女一动不动,如一件精致的玩具任凭他们摆弄。

那边门开了,一座圆柱体的玻璃容器被抬了进来,医生们小心翼翼地将林舞雩置入罐中,里面随即升起一阵冷雾,很明显这是一个人体低温存储舱。

接着,几个工作人员进来,合力将装有少女的储存罐置入一座医用箱柜内,上面刻着ASC的徽标。

“把箱柜送到一号储藏室。”一个医生指挥道,“按照A1步骤储存。”

“林小姐先会被储存在这里,等到建模和分析结束后就可以装罐运送至总部,开始她的新生活了。”手机里传来江林的语音信息。

王辰逸沉默良久,“好,谢谢你。”他疲惫地说道。

他很不舍,同时又有一种莫名的激动。

深夜,一辆黑色的改装商务车从别墅的地下车库中开出。五位年轻的漂亮女孩被一丝不挂地装在车内保护严密的医疗容器内,在低温存储舱里静静地沉睡着。

商务车悄无声息地驶向远方。告别的,是灯火辉煌的都市,和过去的她们。

第二章重生

少女的意识徜徉在一方似梦似真的虚无中。

你真的想给生活来点刺激?……

虚无缥缈的空间回荡着一个悦耳的年轻男声,这声音温文尔雅,富有磁性,对于少女来说又十分的熟悉。

我愿意……

虚无的空间中,美丽的少女梦呓道。

你会在这里体验到无比的乐趣的,林小姐……

一个女人伏在她的耳旁说道。

一间屋子,她坐在沙发上,忐忑地等待着什么。

一瞬间,空间崩塌了,她无助地下坠……被层层掩埋。

黑暗中,她的过去结束了。

这是一间洁白的屋子,洁白到没有一点瑕疵,地板白的像蛋糕上刚挤的奶油。天花板发着柔和的光,把这间没有窗户的屋子照得亮亮堂堂。

可就在这间屋子的尽头,一座木质的长方体静静地陈放在它的底座上。这长方体大约2米长,50厘米宽,50厘米高,上面雕琢着复杂的花纹。这木头也散发着一股清香,显然价值不菲。

可诡异之处在于,这长方体后面的墙上挂着一幅黑白照片。照片里是一位少女的半身照,披肩的秀发衬托着她清纯美丽的面庞,她有着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樱桃小嘴正朝镜头甜甜地笑着。

在这照片下有一行字:林舞雩 2053—2075 。相片的两边是并排的花圈,花儿鲜艳地绽开着,可鲜艳地诡异。

当然,看到了这些就能知道照片前面的是什么东西了——一口棺材。

在这散发着清香的檀木里,那一方小小的空间同样也是鲜花盛开。在簇拥的鲜花中,一位精致的年轻美人正静静沉睡着。做工精美的薄纱从头到脚包裹着这人儿曼妙的娇躯,在这朦朦胧胧的白纱下透出一种鲜艳的绝美。

一袭修身的红色短旗袍完美勾勒出美人曼妙的S型曲线,她洁白的小手交叉于胸前,染了红色的指甲。脚下是一双漂亮的红色高跟鞋,十公分的细跟显得她两条白皙的美腿更加笔直修长。少女容颜绝美,精致的小脸上略施粉黛,头发做了一个复古的造型,一根发簪斜插在乌黑的秀发上,显得灵动可爱。

这是一个如洋娃娃般的美丽少女,如花的面庞和墙上的照片别无二致,只是如今她双眼紧闭,长长的睫毛垂落着,涂了胭脂的小口起了一点弧度,安详地微笑着。

亡国皇帝宋徽宗赵佶有写杏花的一首《燕山亭》:“裁剪冰绡,轻叠数重,淡著胭脂匀注。新样靓妆,艳溢香融,羞杀蕊珠宫女。”眼前这一袭旗袍的女孩,把她比作火红娇艳的杏花一点也不为过。这少女就是在路边静静伫立着,漫不经心的惊鸿一瞥也能让远行人失魂落魄,再发出一番“闲情都几许”的感叹;而她要是进宫做妃,凭借她那“一肌一容,尽态极妍”,“羞杀蕊珠宫女”也是绰绰有余的。

可《燕山亭》的下一句是:“易得凋零,更多少无情风雨。”赵佶因荒淫失国,北上见杏花,“愁苦,闲院落凄凉,几番春暮。”而若是此时有人陶醉于这棺中少女的美貌,被檀木香气围绕的他也便会猛然意识到那个令人遗憾的现实。

美人之殇,最令人痛惜。

可是,要透过现象看本质——有时候这些意象并不代表死亡,而是代表重生。

时间在这间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屋子里无声无息地流逝着。

不知过了多久,那黑暗的空间中,林舞雩睁开了眼睛。

恐惧让她尖叫了起来,她挣扎着想坐起来,却一头撞上了棺壁。接着,那紧紧包裹全身的白纱勒得她被迫躺下来。

黑暗的空间中突然亮起了柔和的光。

“林舞雩,你好。”不知从哪里传来一个柔和的女声。

身着华服的美丽少女小口微张,微微喘着气。“我…我在哪?”她无力地说。

“你在棺材里。”那个女声用教导孩子的语气说道。

“啊?…..”少女发出一声低低的喘息。她艰难地转头看了看这狭小的空间,透过白纱,她看到两旁鲜花盛开。不知为什么,一瞬间,她感到了一种超越死亡唯美和宁静。

我之前发生了什么?少女艰难地思索着。可药物的作用还是让她想不起什么,脑海中只有一个个模糊的片影。

“从某种角度来说,你已经死了。”那个女声柔美地说,“而你现在已经涅槃重生了。你将会成为一件近乎完美的艺术品。”

一声轻响,棺盖缓缓地打开了,头顶的白色的天花板亮的刺眼,少女下意识地想抬起胸前交叉的小手遮挡,可很快受阻于那层束缚全身的白纱。她只好忐忑地闭上眼睛。

“来吧,走出你的棺材,你已经重生了。”女声从更宽广的屋子里传来。

又是一声轻响,包裹她曼妙身躯的白纱崩开了。少女缓缓地坐起来。

她疑惑地低头看向自己,从饱满的胸脯到雪白的大腿再到脚下的红色细跟,这身打扮仿佛也让她惊呆了。只见鲜花簇拥中的女孩呆呆地望着棺材旁那张自己的照片,美丽的脸庞带着一番梦幻的神情。

“出来吧,你很美丽。”

她怔了怔,缓缓地从花丛中站起来,一条修长的美腿撩开旗袍短短的前摆,迈过古色古香的棺壁,落在洁白的地面上。

“哒。”鞋跟的脆响回荡在这空旷的屋子里。随后另一条腿也跨了过来。

少女呆呆地站在自己的棺材前,十公分的鞋子让她有些不适应,她下意识地想低头脱掉鞋子,可是终究还是没有动,因为——

自己现在好美丽。

“很好,你结束了你过去的旅程,离开了你的旧世界。”女声笑道,“现在,打开屋子尽头的那扇门。”

少女缦立而望,痴痴地点了点头。她缓缓走去,伴随着鞋跟打击地面的脆响,她已经来到了那扇门前。

她回头望了一眼这间屋子,拧下了门把手。

门在她身后关上了。女孩身处在一条镜像走廊里,头上脚下,左边右边,都忠实地反射着它前面的事物,接着无数光影从无数方向重叠交织。女孩向一边转过头,只见眼前一位身材曼妙的少女正侧身而立望着自己,她的头发向上盘成一个好看的发髻,一根金色的发簪斜插在上面,显得可爱动人。而她的前方也是一位一模一样的美丽女孩……无数镜像交织呈现在她的眼前,一时让女孩分不清现实与梦幻,不知道今夕何夕。

女孩向前走了几步。只见镜中人缓缓迈开那修长的美腿,踩着红色的细跟高跟鞋。在旗袍的开叉处能看到雪白的大腿根部和更往上的套裤,随着美人的盈盈微步而时隐时现。

“向前走吧。你还会看到其他的。”那个女声又响起来。

这条走廊看似没有尽头,实际上就在眼前。少女站在尽头的镜子前。突然镜子降下了,里面是一个类似于电梯的空间。

“进去吧。”

“好。”少女痴痴地回应道。

电梯门关上了。少女感到轿厢在无声地上升,将这美人带向未知的地方。

门又开了。少女走出电梯。这里是一个类似展览室的地方。比刚才的那间屋子稍大。女孩走向墙边的展柜。只见第一个柜子里陈放着一条蓝色的鱼尾,足足有一米长。与那些粗劣的人鱼道具服不同,这条鱼尾是如此的逼真,宛如天工,但也透着一股人类的审美。以至于仿佛穿上它就会真的变成一条美丽的人鱼。

可是,她又很快被展览室另一头的一件展品吸引住了。这是一块巨大的正方体水晶,完全透明,以致少女差点以为这是玻璃。可不同寻常的是:一位女孩跪立在这水晶的中央,玳瑁发卡点缀着她一头瀑布般的金发,她穿着一袭黄色的抹胸公主裙,丰满的胸脯在中间压出了一条诱人的事业线。这女孩赤着双足,双手合在胸前,脸上露着虔诚的神色,仿佛在祈祷着什么。

林舞雩疑惑地绕着这块水晶走了一圈。

“你…好?hello?”水晶内外两位佳人,一位一袭旗袍,风姿绰约;一位抹胸黄裙,端庄大方。可是黄裙公主一动不动,似乎是被封在了水晶里。

少女在“公主”的面前蹲下,仔细端详着这位和自己一样惊艳的美人。她有着一张精致的欧洲面孔,此时双眼紧闭,在水晶的衬托下显得唯美动人。

可奇怪的是,她实在有些太精致了,她的皮肤毫无瑕疵,那肩膀,胸脯,手臂和那双美腿简直是白嫩到失真。

这是个假人模特吗?

不是吧…她的神色丝毫不呆板,仿佛是定格在了某一瞬间一样生动。

那么?

接着,少女才注意到旁边的显示屏。

作品名:《少女的祈祷》

艺术品原料:克莉斯多·瓦伦蒂安  (希腊)175cm  56kg

洋娃娃型性奴(雕塑) 储藏状态

编号:C10279E

艺术品所有:乔纳森·瓦伦蒂安(其夫)

艺术品体征:少女注意到上面是心跳,脉搏等数据。

她知道,《少女的祈祷》是波兰女钢琴家巴达捷芙斯卡创作的一首名曲,可是——

作品?洋娃娃型…性奴?女孩的脸上顿时泛起一片羞涩的潮红,下意识地夹了夹腿。

不过…她真的很美。

“你好?”少女又怔了怔,问道:“有人吗?请问这个女孩怎么了?”

那个女声没有响起,房间里一片寂静。只有某处机器发出的嗡嗡声。

门无声地开了,一个蒙着面纱的人悄然走了进来。这是一个女人,看不出年龄,穿着一套合体的西装。可是,长长的面纱从她头顶垂下来,让人看不清她的脸。

“你好,林小姐。”她开口说道,声音和那个女声别无二致。

女孩吓了一跳,慌忙站起,高跟鞋发出急促不安的击打声。“你…你是…”

“你可以称我为:The lady who in laugh。”这人柔和地说道:“这个名字改自雨果先生的小说《笑面人》。不过,你也可以称我为——柳。”

“你…你好。”这个欧式戏剧的开场白让少女有些摸不着头脑,她急促不安地指向那水晶中的美人,问道:“请问,这…是什么?”

“这是一件艺术品。”

“艺..术品?这个女孩?”

“哦,至于她嘛……她叫克莉斯多,一位标致的欧洲美人。放心,她很安全,不过一时半会是醒不过来的……”柳笑道:“她此时一定很享受这种感觉……”

“那你呢?林舞雩?”

“我?”少女无力地重复道。

“我不是说嘛,从某种角度来说,过去的你——林舞雩已经死了。而你现在已经涅槃重生了。而你也将成为一件近乎完美的艺术品。”

“可…我在哪?我发生了什么?”

“几天前,一个叫林舞雩的姑娘和她的未婚夫商量,她说她想体验到内心最深处的那种快乐,她想变成一件艺术品。于是林舞雩来到了这里,于是她“死”了。我们把她运了过来,精心把这尸美人打扮了一番,给她施上胭脂,打理发型,给她穿上绝美的红旗袍,配上最适合她的细跟高跟鞋。最后一切完毕,我们把她放在那个白色的房间里,让她在一片鲜花中沉睡着。后来…她重生了,她站在我的面前。这,就是你的经历。”她笑道。“当然,说的比较唯美。”

“至于这里是哪?你就不用知道了。你只需要知道这是你今后一段时间的活动场所。你能在这里涅槃重生,能体验到快乐,我们将在这里把你打造成一件艺术品……”

“所以…这一切都是过去的我安排的?”少女梦呓道。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是的。”

“走吧,林小姐。随我开启你新的生活。”柳,亦或是笑面女转身离去,留下那旗袍美人在原地呆立。一刹那,她猛地从梦中醒来,一阵鞋跟清脆的哒哒声,少女跟着柳走出了房间。留下那美丽的黄裙少女在水晶中孤单的祈祷着。

“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庄周梦蝶,蝶梦庄周。”

风乎舞雩 第三章 >>
+120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43 thoughts on “风乎舞雩 第一至二章”

  1. 作者大大太历害了,就喜欢这种题材,希望快快更新

    +6
  2. 谢谢各位看官对鄙文的支持!
    大家可以猜猜之后的剧情。
    “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写的就是无忧无虑的快乐生活。
    在2075年的这个类似乌托邦的社会,我们的林舞雩也会寻找到她的快乐。

    另外,一个小提示,大家可以看看第二章“柳”收藏室里的展品。
    那位“黄裙女孩”怎么了?

    +38
  3. 文盲表示,看这个文章有点吃力,不同与我上次看的文章,这个文章要求的竟然是文学。。。再一次打破了我对涩情小说的认知。我只能说腻害,这是我看见这个网站里的第二股泥石流。我有点感觉自己被洗脑了。(尬笑)
    期待下文。

    +8
  4. 这个调教如果要符合清纯路线的话,我觉得作者大大可以看看《红城堡》中女主的调教过程,这个过程如果轻了没感觉,重了又不符合女主形象塑造,这个卡地方不好把握啊。大大的第二章那个死亡唯美的描写是真的厉害,跟我看的另一部小说中女主化茧成蝶重生艺曲同工之义,如果作者大大觉得后面不好写的可以来看看我保存的一些文段,可能对你之后的写作有帮助,希望加个好友QQ:3102402001记得备注黑沼泽

    +7
  5. 提示:在ASC,调教性奴只是基础服务,有看官想要猜测一下吗?O(∩_∩)O哈哈~

    +5
  6. 确实,虽然不多,但我看了三四遍,后面不好写,希望作者多费点心思,好文章

    0
  7. 调教性奴只是基础服务,那还有别的是人体改造吗?对了,女主角成为艺术品是变成洋娃娃一样的吗,可不可以不要变成这样,比起变的跟雕像一样冷冰冰,我还是更喜欢女主角有感情,可以让女主角感受一下,但不希望最后真变成洋娃娃一动不动,希望作者大大能尽量满足我的愿望。很久很看到异地调教类型的了,支持大神

    +1
  8. 之前好像理解错了,主要还是调教成性奴对吧。别永久性制成玩具、雕像一类的就好

    +1
  9. 文化人啊文化人,第一次给我一个感觉,h文可以如此文艺,吓到了,有一说一

    0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