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Dragon chant ♥

风乎舞雩 第三章

风乎舞雩 第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久等啦各位。本章分为双线,回忆线和现实线相互交叉呼应。因为我到现在也不是很会用这个排版,所以怕一些看官反应不过来说明一下。

网上找的图,换成红旗袍就是女主吧…

“我是淫荡的性奴隶……”

美丽的旗袍少女呆呆地站在装潢豪华的卫生间里,面对着落地的大镜子。暖色的光线洒落,照见美人婀娜的身姿。那双艳红的高跟鞋踩在洁白的大理石上,衬托着少女修长雪白的美腿。

穿丝袜对于她来说甚至有点多余了。平庸的黑丝包住少女高贵的玉足,就如同米开朗琪罗笔下完美的躯体被画匠添上了拙劣的衣物;或者像一朵沾着晨露的百合花被孩童涂上了怪诞的紫红,遮掩了惊世骇俗的美,玷污了纯白的圣洁。

ASC的亚太总部在新长安市郊外,是一座工厂的模样。当然主要部分是在十分庞大的地下。这里曾经是军方的地盘,当时设想是在大规模战争期间,一些重要的尖端工业可以迁到这里继续正常运作,后来逐渐弃用了。6年前,军方把这里卖给了ASC。

S00325A,这是林舞雩的编号。在ASC,性奴隶被严格地分为不同类别和等级。从性奴的质量——外貌,气质,身体素质,文化水平,性格等来看分为S,A+,A,B+,B五个等级,从来到ASC目的上又分为私人玩物,妓女和美女制品三种。

林舞雩不知道美女制品指的是什么,但她知道自己属于少女组,S级性奴,私人玩物。

这里是ASC,既是女孩的地狱,又是某种意义上的——乐土园。

她在这里,说不清到底是痛苦还是享受。

柔和的灯光下,少女站姿亭亭玉立,她缓缓拔下了头上的发簪,顿时三千青丝垂落。脸上华美的妆容还未卸下,精致的脸蛋上泛着潮红。

如同这旗袍华贵的大红,她的心中也仿佛在燃着一朵小小的火苗,虽然摇曳但依然坚定地燃烧着,可是——她还不敢面对。

这里是一套属于自己的小房间,一间别致的少女闺房,整洁,粉红,温馨,只不过因为在地下的缘故没有窗户。

我们不能仔细描写林舞雩的卧室,如大师雨果笔下春意荡漾的珂赛特:“一个少女只是一个梦的微光,尚未成为一个艺术的雕像。她的寝室是隐藏在理想的阴影中。轻率地观望等于损毁了那若隐若现、明暗交错的诗情画意,而仔细的观察那就是亵渎了。”

珂赛特在思念马吕斯,而林舞雩在思念王辰逸。

准确的来说,叫做主人。

自从她从棺中醒来,已经九天了。

林舞雩一直是个很清纯的美丽少女,可是现在她对自己的认知也在悄然发生改变。

“我……”她看着镜中的自己,尽态极妍,美到绝致。

要是我是男人……她痴痴地想道……我能对着自己坚持多久?

她早就在内心沦陷了。


房间里有两个大衣橱,少女惊喜地发现里面挂满了各式各样的衣物:旗袍,抹胸裙,婚纱,各式礼服,吊带裙,JK制服,背心裙,牛仔裤,超短裙乃至比基尼应有尽有,仿佛ASC的人把半个商场搬了过来。当然还有几件性感的情趣内衣,甚至还有两套那种全包的乳胶衣,让少女不禁涨红了脸。

可是,面对这么多好看的衣服,柳却告诉她如果她以后没有说明,都得穿身上这套大红短旗袍,高跟鞋还必须是那双十公分的红色细跟——这是S级性奴的专属服饰,普通的少女奴隶的制服则是情趣水手服,超短裙,过膝袜和高跟皮鞋。

毕竟,那种交融在青涩中的极致婀娜和绝美,可不是每个女孩都能驾驭得了的。


记得她第一天“上课”的时候,伴随着细跟高跟鞋敲击地面的清脆嗒嗒声,美丽的少女穿着精致的旗袍走进“教室”。

她面对着十多个穿着蓝白色情趣水手服的性奴少女,这些女孩最小的15岁,最大的27岁,和林舞雩一样初到ASC,自愿或非自愿地来到这里,被调教成私人玩物或者是纯粹的性奴隶。

她迈动着雪白的大长腿。紧致的红色短旗袍完美勾勒出少女前凸后翘的绝致曲线,漂亮的红色细跟高跟鞋高傲地击打着地面。

这群女孩同样是姿色出众,可比起林舞雩似乎还差了点。

“大…大家好啊……”林舞雩试探着打了个招呼,一抹红唇露出羞涩的微笑。

可没有人回应她,水手服女孩们安静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她们的神色都带着一丝异样,低着头沉默不语。少女还注意到身旁的女孩还浑身在微微发颤。

少女有些尴尬,她索性去寻找自己的座位,很快她便呆立原地,俏脸通红。

——她…她的座位,是一座经过古风装饰的电动合欢椅。关…关键是,那绸缎制成的坐垫下,赫然隐藏着一根长长的玉雕阳具,顶端还膨起鸭蛋大的龟头!

少女轻叫一声,洁白的小手害怕地捂住了嘴巴,仿佛看到了什么令人恐惧的事物。

这……这怎么行?

不…不要啊!

朦朦胧胧中,她想起某个不愉快的晚上。

不…不要啊!

“嗒嗒嗒……”鞋跟清脆的嗒嗒声忽然从少女身后传来,美人紧张地慌忙转身,却看到无比震撼的一幕——

一道如水倩影,一位高挑的全裸美女站在门口。

惊艳,无比的惊艳,直击人内心深处的惊艳,是这具酮体给人的第一感觉。

她有一头长得惊人的乌黑秀发,三千柔顺青丝无力地遮掩着女郎水蛇般光滑婀娜的惊艳裸体,那毫无遮掩的玉峰挺拔而迷人,吹弹可破的如雪肌肤映照着魅惑的光泽。

女郎浑身上下一丝不挂,容颜绝美而妩媚。柳叶细眉,黑发蓝瞳,尖尖的瓜子脸上带着神秘而傲然的风采。整个人如一座完美的玉雕,让面前的旗袍少女也有些失色。

她朝早已呆住了的林舞雩莞尔一笑,细腰若杨柳春风,一双美腿笔直修长,那一双艳的水晶高跟舞鞋也随着美人的盈盈微步轻快地击打着光洁的大理石。

如果说林舞雩是“沉鱼落雁鸟惊喧,羞花闭月花愁颤。”,那这位惊艳的女孩便是“纤腰之楚楚兮,回风舞雪。”如水的优雅与如火的性感在这具冰肌玉骨的酮体上完美结合。


“这位妹妹你好啊,”美艳的女郎笑了笑,主动自我介绍道,“我叫湘灵,S级性奴。”

“林舞雩。”少女俏脸通红,软软地回答道,一双可爱的大眼睛有些惊慌地看着面前惊艳的酮体。

“您……您不穿衣服吗?”

“这是主人给我设计的造型,”湘灵笑道,“我当然不能穿衣服。”

“咱们快坐下吧,马上开始上课了。”湘灵走向林舞雩身旁的另一座合欢椅,十分自然的坐了下去,林舞雩瞪大了双眼。

“你是第一次来吗?”湘灵关心地问道。水蓝色的眼眸望向林舞雩,美艳的脸庞上渐渐显出一抹绯红。

“嗯,对呀……”少女看着这一丝不挂的惊艳裸体,俏脸通红,声音也不自觉地放低。鲜艳的红色高跟鞋局促不安地击打着地面,如同少女此时的心境,“可是您——”

话音刚落,一阵电动马达的嗡嗡声响起,合欢椅内置的刑具拷住了湘灵的手和脚,硕大的玉棒随即顶入了湘灵毫无遮掩的小穴,开始了无声的抽插。

旗袍少女难以置信地不禁捂住了小口。

“啊…哦……”湘灵红唇微启,发出一声声轻叫,合欢椅上那妖娆火辣的酮体随着抽插缓缓扭动,表情欲仙欲死,妩媚至极。


——少女不敢往下回忆了,她站在卫生间里,小口喘着粗气,看着镜子里自己绝美的模样。

她记得她屈服,她记得那光滑冰冷的玉雕插入的感觉……狠狠的碾过穴内的每一寸软肉,让每一个敏感点都被刺激到……

精心装潢的合欢椅上,旗袍少女很快也达到了高潮,绝美的面庞上梨花带雨,好是楚楚动人。

可是,她欲求不满,每一天她都无法在调教中满足自己愈发强烈的欲望。

“我是淫荡的性奴隶……”她脸上挂着泪,痴痴地想道。

主人,我好想你……


想着想着,那双白皙的小手又一次不由自主地伸向自己的下体,再次拽住了里面单薄的内裤。

少女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她娇躯一颤,面色通红,迟疑着。下一秒,性感的蕾丝内裤从美腿间滑下。少女弯腰把内裤扔在梳洗台上。

她缓缓抬起一条修长的美腿,十公分的细跟高跟鞋架在马桶的盖子上。若是从下方看去,那鲜艳的旗袍下已是真空。少女羞红了脸,可是自己内心的欲火很快压制住了她的理智。

这是少女第几次在晚上偷偷发泄?——第九天,第九次。

她不知道自己的欲火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旺盛,如同这旗袍诱惑的红色。

“我是淫荡的性奴隶……”旗袍少女在心中喃喃道。鲜红的指甲油在柔和的光线下妖艳的闪动着,仿佛在引诱少女偷尝鲜艳的禁果。


九天,少女被电击,被捆绑,被调教。

她被拷在合欢椅上被迫观看性爱视频,身下的玉雕让少女欲仙欲死,可就是不让她达到最终的高潮。

她的举手投足,一颦一笑都必须符合最高标准下礼仪小姐的水平,这本来对于天生丽质的林舞雩来说不是一件难事,可当下体里被插入按摩棒后,事情就变得不一样了。

她接受各种各样的捆绑调教:龟甲缚;8字捆乳;四马攒蹄;M型分腿法……美丽的旗袍少女被吊绑在空中,小巧的跳蛋和电击器把这可爱的人儿折磨得死去活来。

她被迫学习性交技巧,练习那些古代青楼女子的房中秘术。她曾哭着舔舐仿真的硅胶肉棒,也曾在“极乐台”上被模拟机后入得欲仙欲死。

她是奴隶,奴隶一旦犯错,就要遭到无情的鞭笞,电击,捆绑,禁锢和性刺激。而林舞雩作为S级性奴,这些惩罚还要加倍。

少女记得那天接受的惩罚:她被迫穿上一身魅惑的黑色乳胶衣和高跟长靴,这身与少女气质格格不入的套装穿上去  也倒是一番别样的风景。

胶衣,网袜,口红,眼影,恨天高…… 只见婀娜的清纯少女被打扮成了艳丽的乳胶女王。可是这“女王”却丝毫没有高傲与魅惑的神态,她跪在地上,娇躯发颤,如水的大眼睛无助地看着四方。

很快,一圈圈的胶带把楚楚可怜的林舞雩包成了一具前凸后翘的黑胶木乃伊,她被放入特制的箱子里。少女诱人的娇躯被乳胶衣与厚厚的胶带双重禁锢,丝毫不得动弹。她的眼前一片漆黑,小嘴里被塞入了口球,胸前两颗粉红的樱桃被情趣电击器所包裹,一根涂满媚药的震动阳具也早已紧紧插入她的花心。

痛苦和快感蹂躏着她,她扭动着娇躯,如同一个黑色的茧,想要挣脱,想要——高潮。

“我是淫荡的性奴隶……”

无助、寂静、黑暗、痛苦、激动……她足足被禁锢了十个小时,蜜水横流,出来的时候路都走不稳了。


少女白皙的小手伸过被美腿撩开的旗袍前摆——现在只有这块布遮掩着少女最后的羞耻。她抚摸着自己白皙的大腿根,做着最后的思想斗争。

她咬了咬牙,修长的手指插进了那片禁地。

伴随着一阵阵的颤抖和呻吟:在柔和的灯光下,林舞雩再一次自慰了。

一阵阵快感袭来,少女却思绪万千——


可是……

她……她最不敢面对的,是今天……

玉指轻弄,少女的思绪回到了几个小时前:

一座古典的欧式房间,阳光透过窗户折射成五光十色投在地面上。一位美丽的红衣少女正如礼仪小姐般婀娜地漫步着。鞋跟的脆响回荡空旷中,少女的一颦一笑都是尽态极妍,楚楚动人,散发着东方美人特有的魅力。

这美丽的女孩便是林舞雩,动人的脸庞上绽放着礼仪小姐式的清纯笑容,双眸如水,让人春意荡漾。可细细看,她美丽的脸庞上好像还带着些其他的表情……

少女从房间的一端走到另一端,每一个姿态都是标准的礼仪动作。最终,随着最后一声脆响的消失,少女转了个身,停下了那婀娜的步子。只见那一袭倩影静静地伫立着,双手交叉在体前,美丽的脸蛋上带着灿烂的笑容,可细看这笑容已经有了一些僵硬。

不知过了多久,柳的声音响起了:“很好,林舞雩。这次真的很完美,你在礼仪方面已经做得很好了。所以,我可以给你一些奖励…”

听到此话,少女娇躯猛地一颤,下意识的夹了夹腿。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只见她俏丽的小脸上留下了两道委屈的眼泪,小口轻抿,柳眉微蹙,仿佛在忍受着什么。

“唉…欲望很强啊。”

这时,少女踉踉跄跄地向前走了几步,已然失去了刚才的端庄大方。待她刚刚站稳,只见一股液体从她大腿根部的内侧流出,很快滴到了地上。

少女屈服了。一声舒爽的呻吟,林舞雩跪在地上,娇躯如触电般抖动了起来。伴随着阵阵爱液流出,她两只小手也不停地揉搓着自己饱满的胸脯。这清纯少女终于展现出了自己娇艳的一面。

接着,柳出现了,她还是穿着一身得体的西装,蒙着那面纱,手中拿着一台平板电脑。

“说吧,小美女。”她用轻松的语气对少女说道,此时后者正在地上颤抖着,呻吟着,地板上也有了一片水渍。“你是不是一个淫荡的女孩?”

“啊…呃…”美丽的少女脸上梨花带雨,语无伦次地呻吟着,不过柳还是听到了“不是”二字。

“不是?”

她不怀好意地笑了笑,在手中的平板电脑上按了几下,停止了女孩下体和胸脯上装置的运转,接着她拿出一条麻绳,三下五除二给这美人来了个龟甲缚。麻绳将她娇嫩的肌肤分成了一块块齐整的菱形,她的胸脯被远小于直径的菱形所夹挤着,高高地向前凸起。

少女微微娇喘,身体被五花大绑,无助地跪在地上,恐慌地看着她的手又点向了平板电脑。

“最大功率哦。”她又不怀好意地笑道。

“不要…哦哦啊……” 伴随着装置带来的最强的冲击,少女的身体防线也完全被击垮。只见她呻吟着趴在地上,一双小手反绑在身后,被麻绳紧勒着的下体不断流出股股爱液,打湿了她的旗袍。

“说吧,你是不是一个淫荡的女孩?”柳适时地再次抛出了这个让人难以启齿的问题。

“是……”少女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我是!啊啊呃……”

“喜欢高潮吗?”

“喜……喜欢……”

“你的主人还告诉我你很清纯,让我对你好点。”柳故弄玄虚地蹲下身子,停止了那装置的运转。“可你看看,连你自己都承认你很淫荡…是不是…”

她把林舞雩从地上拉起来,让她保持跪姿。少女嘤嘤地流下两行泪水。无助地点点头。

“是不是?”

“是…是……”

“是什么?”

“我…我是个淫荡的女…孩……我是主人的奴隶……呜呜呜……”

“嗯”柳满意地点点头。“不要总是想你是他的未婚妻,林舞雩。”她的话如一股阴风吹向少女的耳边,“那只是过去的你,你和过去的你已经没有关联了,记得你在棺材中醒来吗?”

少女抽泣着点点头。

“你是主人的性奴,不合格的性玩具主人是不会喜欢的。”

少女失神地盯着天花板,被快感支配的大脑机械地重复着柳的话。

未婚妻……林舞雩……淫荡……性玩具……主人……

不知怎的,林舞雩突然想起了那位水晶中的黄裙少女。

她跪立在那水晶的中央,赤着双足。有着一头瀑布般的金发,她穿着一袭黄色的抹胸公主裙,丰满的胸脯在中间压出了一条诱人的事业线。

还有,她的皮肤毫无瑕疵,那肩膀,胸脯,手臂和那双美腿简直是白嫩到失真。

如同下凡的天国仙女。

她真的很美丽,她和我一样也是ASC的奴隶吗?

其实我也很美丽…当然也很淫荡……

不!……

还有…我的主人…

眼前仿佛浮现出一个模糊的英俊身影,他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样子。

我好想你……

可主人不喜欢……少女顿时感到了一种孤独与无助。

“既然主人不喜欢你,那你这样去为主人服务是不行的。”柳仿佛看透了她的心,说道,“对不对啊。”

旗袍少女木然地点点头,红唇微启,仿佛想说些什么。

“所以,我得把你驯化得更好……”柳坏笑道。她招出两个工作人员。

“性奴S00325A,”她对跪立的少女轻踢一脚,“请送到1011号调教室等候。”

“1011?”穿着西装的工作人员问道,“不是1021吗?”

“没错,1011号。”柳点头道。

“好。”戴着口罩的工作人员点点头,从一旁开来一座带笼子的电瓶小车。

柳解开了女孩身上的束缚,“你知道该怎么做。”

少女流着泪点点头,缓缓站起身,发颤的娇躯迈着标准的步姿,把自己装进笼子里。四肢接着被笼子里的机关拷住,显得楚楚可怜。接着一张红绸盖住了整个笼子,少女的眼前陷入一片黑暗。

两名工作人员坐上了驾驶位,开着车走了。

柳望着远去的电瓶车,满意地点点头。

电瓶小车驶入ASC的调教区。在这里,无数的女孩被蹂躏着,在痛苦和欲望中逐渐迷失自我,沦为“物”的范畴,成为一件件性玩具。

“1011号室现在空着……”一片黑暗中,她听见一个工作人员的声音:“有奴隶要用?”

“对,性奴S00325A,新来的。”

“让我想想……哦,就是那个天天穿着旗袍的女孩?”

“对。柳是她的调教师,这可是个S级的奴隶……”

“长得倒是蛮漂亮的,可怜这小美人了。”

“嗯。”

“性奴S00325A,你到了。”笼门打开,工作人员冷漠的脸出现在少女面前。

一双十公分高的红色高跟鞋小心翼翼地从笼中探出,旗袍少女无助的站在廊道的门口,等待着她的命运。

仅仅是几天,她就已经完全屈服了,几次轻微的调教,就让她彻底地服从。她迷茫,其实更渴望。

她被两个奴隶女警架进1011号调教室。这间屋子的装修不同于略微带点哥特风格的1021号,是一种简洁明快的现代格调。不过,房间里的各种调教用具和墙边一位被定格在水晶里的异域裸模还是说明着这房间的作用。

毫不例外,身体再一次被吊绑起来,嘴里被塞进了东西。只见一双美腿悬在空中,艳红的鞋尖只能微微点地。

一位奴隶女警用皮鞭轻轻抽打着无助的少女,玩弄着这可怜的小猎物。

“这次就不给你放性爱视频了,有现场的。”

身前的墙壁突然变成了一整面单向玻璃。对面的房间里正上演着一幕活春宫。

五位穿着情趣水手服的女孩和自己一样被吊绑在墙边的架子上,每位少女的裙下都积攒了一摊水渍,看她们的表情不知是痛苦还是享受。而一位穿着白丝死库水,扎着双马尾的女孩被人拿黑色胶带包成一个黑色的茧吊在空中,无助地晃动着身躯,地上是被撕碎的水手服。身前的一位男子正在把自己的肉棒狠狠地在女孩的嘴里抽插着。这暴力而激情的场面让少女下意识地缩紧了身子。

下体和胸部的小东西同时启动,快感伴随着痛苦潮水般袭来,少女挣扎着。整个人浑身颤抖,两行泪水无声地流下。

门滑开了,一袭黑色紧身皮衣的柳走了进来,高跟鞋在地上嗒嗒作响。

“呦,”她细细打量着林舞雩,坏笑道:“不反抗啦?这么快就屈服了,作为S级的小奴隶,还真是淫荡啊……”

她关上了少女身上的自慰装置,少女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红色高跟鞋无助地点着地面。短旗袍的下摆已经完全被之前滴出的水渍所打湿。

“既然你这么淫荡,把你制成一具性爱洋娃娃倒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柳扯出了少女小口里的毛巾,“对不对?”

“对…对…”

“不,不对!”柳的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根皮鞭,带着凄厉的风声抽到了少女的身上。

“啊!呜呜呜……”

“就凭你,还想服侍好主人?”

“你看隔壁这些女孩,这些不都是你亲爱的‘同学’姐妹吗?”她指了指,“她们明天就要进行拘束惩罚了。你知道怎么玩吗?穿上乳胶紧身衣,吃完春药,下身塞上跳蛋,捆起来扔进棺材里慢慢爽去……”

“你够幸运的了,你是主人的私人奴隶,有ASC的章程保护着你。要是主人不要你了,林舞雩,你这样的大美女怕是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得被那些会员活活玩死……”

“罢了。”柳放下皮鞭,在平板电脑上点了几下,只见天花板上拷住少女双手的吊索往下落了落,少女的身体也随之下降,红色高跟鞋踩到了地面上,少女踉跄着站稳,鞋跟发出一声脆响。

这里仿佛就是《1984》里的101室,她是温斯顿·史密斯,柳是奥勃良。

“你爱主人吗?”柳这样抛出一个问题。

“爱。”梨花带雨的少女不假思索地答道。

“你觉得主人爱你吗?”柳魅惑地笑着。

“嗯……”少女面色潮红,点了点头。

“那你说,当主人看到他的清纯小恋人如今却是这番淫荡的模样,会作何感想呢?给你来一组写真吧。”

“不…不要…这是犯法的……”少女顿时惊恐地摇起头,“别…别…求你了……”

“犯法?你来到这可是你主动的呢……”柳坏笑道,在少女身旁踱起了猫步,妖娆而魅惑,“林舞雩啊,这还只是个开始哦……”

“再说了,作为奴隶,你还有什么隐私权?这间1011号室是专门用来录像的。另外,难道你天真地以为你的小闺房里没有类似的设备?对了,你穿着旗袍在洗手间自慰的样子还是相当迷人的,以后得给你加上贞操锁才行。”

柳的语气很玩味,很漫不经心,可在少女耳中却如一声惊雷。

她…原来都知道……

她呆住了,她彻底屈服了,无助地抽泣了起来,模样倒是楚楚可怜。

可柳不管这些,她趁机一颗颗解开了少女胸前的扣子。

“求…求你了…不要……”少女哭着乞求道,可柳丝毫不管这些,红色旗袍悄然脱落,大片的春光展现在柳面前。

鲜艳的红色细跟高跟鞋局促不安地击打着地面,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那一览无余的娇艳酮体。只见一丝不挂的绝色少女双手被吊在空中,一对冰雪玉峰傲然挺立,她没有穿内裤,映入眼帘的是一根插入少女下体的粗大按摩棒,周围早已被水渍所浸湿,那挺立的胸脯前也贴着一对心形的电击乳贴。这一切构成了一幅让男人血脉喷张的香艳画面。

“呜呜啊……”少女哭喊着,皮鞭伴着凄厉的风一次次地打在她的身上。

“躲是没有的,你早就被拍光了。或许可以做一本春色合集送给你主人。你放心,他绝对喜欢的……”

少女放弃了徒劳的抵抗,诱人的娇躯停止了挣扎,脸上梨花带雨。

“想要高潮吗?”

“想……”

“如你所愿。”

暴风骤雨的快感袭来——


——卫生间,那自慰的绝美少女不禁抽泣起来,这悲伤与无助很快却化成了炽热的渴望,让她用手指把自己推向淫乐的高峰。

“哦……”玉指挑弄,娇躯颤动,美目迷离,清纯的少女此时也妩媚至极。

她知道藏在某个地方的摄像头正在忠实记录下她的一举一动。

无所谓了……这或许才是真实的我……

少女很快达到了高潮,爱液肆无忌惮地流出,打湿了她的旗袍。滴落在少女发颤的玉足上,灯光照耀,沾了淫水的艳红高跟鞋闪着靡糜的光彩。

“我是淫荡的性奴隶……”绝美的旗袍少女终于满足了自己。她俏脸通红,如水般的眼眸中充满了高潮过后的深情与炽热,一双玉手扶着梳洗台,小嘴微微娇喘着。

她还没有任何时候比现在更加思念他。

“烛花摇影,冷透疏衾刚欲醒。待不思量,不许孤眠不断肠。”

少女怀春,思念最为断肠,思念最为迷人。

“王辰逸,主人,我好想你。”

<< 风乎舞雩 第一至二章风乎舞雩 第四章 >>
+105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45 thoughts on “风乎舞雩 第三章”

  1. 更新啦,本章主要是勾勒了女主角前期的调教过程,以及她内心的转变。
    各位看官要是喜欢就点个赞,留个言吧。O(∩_∩)O

    +63
    1. 绝了,珂赛特都lei了,不过讲道理那个70周年歌剧还挺好听的,安利一下

      +3
      1. 感觉这样挺好的,有点复古的风格比现代风更适合女主的形象塑造

        +2
    1. 现实线和回忆线交织,挺新颖的。后面会是从男主视角来写的吗?毕竟之前女主看到玉雕时想起了一段不愉快的晚上,这应该是个伏笔吧

      +2
  2. 你们知道吗?湘灵出场那里,描写她的外貌我就反复修改了快半个小时……

    +5
    1. 太强了,头一次见到文笔这么细腻优美的小黄文

      0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