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Dragon chant ♥

风乎舞雩 第四章

风乎舞雩 第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原谅作者这么久才更新……作者很忙。首先,清明节刚过,请允许我对国难中挺身而出的千千万万抗疫英雄致以最真诚的敬意,对去世同胞表示哀悼。

毕竟,没人给你扛起一片天,你还能在这里看H文?

木星为衬,星海为景,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稳稳屹立木卫二浩瀚无际的冰原上。

——在刚刚过去的一个周里,这张从三个天文单位外传来的照片成为了轰动全球的焦点。成功载人登陆木卫二的消息传遍大街小巷,万千媒体争相报道,互联网上一片沸腾。

许多人评论说这是继1969年登上月球和2053年登陆火星后人类航天史最为伟大的时刻——事实也确实如此。王辰逸看到外网上干脆直接用了“The establishment of China superpower hegemony”的表述来形容这次壮举。电视里,中国航天局的新闻发布会上,满面红光的发言人承诺将在十五年内建立永久的木星太空基地。

举国欢腾,可是王辰逸没有太多的心情去为“大家”高兴,他的心思全都放在“小家”——对那个人的思念上。

他的清纯小恋人,他的未婚妻正在被调教成自己的性奴。

王辰逸不由得有些小激动。他索性拿起那份桌上的纸质文件《ASC 私人玩物类别性奴调教契约》,翻了起来。

映入眼帘的是林舞雩那张进入ASC前拍的证件照片:美丽的少女穿着素雅的白衬衫,正羞涩地朝镜头笑着。她在领口上俏皮地打了一个蝴蝶结,披肩的长发衬托着少女精致的容颜。

“亲爱的,你好漂亮啊……”王辰逸看着照片中美丽的少女,兀自喃喃道。

掐指一算,林舞雩已经在ASC待了22天了。

一道闪电划破天空,一阵阵沉闷的雷声。窗外的不夜都市渐渐朦胧了起来,鲜艳的霓虹光穿过起了雾的窗,绘出一幅奇特的冷色调油画。

——下雨了。


王辰逸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他是典型精英家庭的孩子。父亲是企业家,经营着一家不小的上市公司;爷爷奶奶都是大学教授;伯伯干过市长;舅舅在空军担任要职。

他无忧无虑地长大,在中学因为那所谓“文绉绉的帅气”受到不少女生的青睐。他谈过好几次恋爱,可那些中学生天真的“海誓山盟”最终也全部无一例外地“沧海桑田”。

后来,他以不错的成绩考入一所很好的重点大学。在中文系,在深夜灯火通明的图书馆——他遇见了林舞雩。

他记得那天的一堂古汉语课上讲:当尚是太子的唐高宗与尚为侍女的武曌初次相遇——“帝悦之。”史书上如是写道。

“帝悦之。”一见钟情的意思。

图书馆柔和的灯光下,她那时留着短发,穿着一件白色的毛衣,素白的小手握着一支深蓝色的LAMY钢笔,在面前的本子上奋笔疾书。

王辰逸突然看呆了。

美中不足的是,那一撮垂下的空气刘海挡住了少女的脸,让王辰逸暂时难以窥得她的真颜。

王辰逸莫名其妙地开始了等待。

终于等到了!她放下笔,双手捧起一杯卡布奇诺,图书馆咖啡机那种熟悉的香味随即传来。柔和的光线洒落,勾勒出那张注定陪伴他一生的美丽容颜。

天哪!

这难道就是秦观的“金风玉露一相逢,胜却人间无数。”——一见钟情?亦或只不过是贺铸的“若问闲情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痴人痴叹?

王辰逸当然觉得是前者,他一瞬间喜欢上了这个如水般的美丽女孩子。

自此以后,他便开始了疯狂的追求。如同庸俗爱情小说的剧情一样:奇迹般地两情相悦,最终抱得美人归。

“轰轰轰……”雷声不断,低沉而有力地从整个天空压下来,像神的低吟。晚风呼啸,大雨倾盆,都市一片朦胧。

雨,这恐怕是文人墨客最爱的意象了,而江南雨又是雨中之最。

千百年来的雨呵,淅淅沥沥的下着。有凭栏人“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的愁苦和痛彻心扉;有一生奔波“少年听雨歌楼上”,“中年听雨客舟中”,“而今听雨僧庐下”的感慨与物是人非;也有痴人“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忘情的无可厚非。

无数的雨滴映射着无数的愁思,无数的主观能动着客观。王辰逸记得余光中先生写:“雨是一滴湿漉漉的灵魂,窗外在等谁?”而郁达夫又说:“人自愁耳,何关雨事。”这种物与意的争斗不知持续了多长时间。

王辰逸当然是倾向于“意”的。

他和林舞雩很快便相互熟知,情投意合。王辰逸也了解到了她的过去。

林舞雩曾经有一个温馨而富足的家庭,她的父母都是高级知识分子。

2055年,朝鲜半岛接连爆发军事冲突,南北韩之间剑拔弩张,战争一触即发。可在当时极其紧张的地区局势下,韩国军方的防空部门却犯了一个低级而致命的错误——他们朝一架在日本海上空飞行的民航客机误射了导弹。

如同七十二年前的007号班机空难事件:在1983年9月1日的清晨,大韩航空的一架波音747-200客机在库页岛上空遭到苏联截击机攻击坠毁,机上二百六十九人无一生还,残骸坠入黎明时分的大海。

王辰逸看过那时暴怒的韩国人在苏联使馆门口集结示威的照片。时隔七十年,这次,犯下这个大错亦或是阴谋的却变成了他们。

——当时,林舞雩的父母都在那架客机上,林舞雩还不到三岁。失去双亲的她被亲戚抚养成人。

这件事对林舞雩的影响可想而知。是这造就了那潜藏在她内心深处的被支配欲,给这如水般的少女蒙上了一层忧伤的面纱吗?王辰逸不知道。


“剪不断,理还乱。”他索性打开电脑,那封被他看了不下十遍的电子邮件再次映入眼帘。

尊敬的王辰逸先生:

展信佳!

这封信您久等了。应您的要求,您的未婚妻林舞雩小姐(编号:S00325A)于三周前进入ASC。我们正在按先前的协议,将您的未婚妻调教成您的私人性奴。

一切皆是进展顺利。经过三周的训练,林小姐已经适应了她的新生活和她新的身份定位,可谓是大有进步。您一定想不到清纯美丽的林小姐现在可是一位极品的S级小性奴呢。

话不多说,我们为您准备了大量的文字图片展示。以及三部您专属的小电影。

王辰逸点了“继续”键。三部影片映入眼帘。

《乳胶衣小美女林舞雩的禁锢调教,全包少女木乃伊》

《完全束缚:绝美旗袍少女林舞雩被强制与全自动机器性交》

《S级性奴少女林舞雩的捆绑体验》

他用颤抖的手点开了第二个视频。

天…天哪!虽然早已做好了一遍遍的思想准备,可眼前的画面还是让王辰逸又一次呆住了。

只见在一处漂亮的大房间里,他亲爱的林舞雩身着一袭美丽的高叉红旗袍站在房间的中央,露到根部的雪白大长腿踩着一双十厘米的红色细跟高跟鞋——这双鞋价格不菲,是王辰逸专门为她买的,这双漂亮的鞋子穿在少女的玉足上是如此的美丽,为本来就容貌出众的林舞雩平添了几分婀娜与气质。

她脸上画了妆,一抹红唇在她精致美丽的脸上绽放,乌黑的秀发高高挽起,插着一根闪闪发亮的华贵金簪。整个人亭亭玉立,身材婀娜有致,让人如痴如醉。

王辰逸看到屋子里已经聚集了不下二十个人,大多是女性,十分明显的分成两类:性奴隶和调教师。

而远处,立着一座似床般的圆台,王辰逸认出了这是什么。

——极乐台,这是一种由计算机控制的先进性交调教装置,ASC用这种装置来对女孩进行性训练。

他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快进了几十秒。

视频中,林舞雩跪在极乐台上,鲜艳的红旗袍勾勒出美人绝致的轮廓,十厘米的红色细跟高跟鞋绷直了她雪白的玉足。精致的容颜上梨花带雨,好是楚楚动人。

两个奴隶女警为她戴上了蕾丝眼罩,少女浑身有点颤抖。

“开始固定身体。”一个高亢而冷漠的女声。

话音刚落,五座机械臂从极乐台两侧升起,拷住了少女的四肢和腰部,美丽的旗袍少女无助地跪在极乐台上,只能像牵线木偶般任人操控。

由于摄像机角度的问题,王辰逸看不到林舞雩的脸,不知她什么表情。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不是她第一次经受这种训练,只见少女顺从地跪在台上,默默接受着装置的固定。

“性奴林舞雩!现在进行第九次模拟性交训练!”声音高亢而冷酷,不带一丝感情,王辰逸的猜想被证实了,“你听见了吗?”

美丽的旗袍少女娇躯不禁一颤,点了点头。

视角切换至前方。黑色的蕾丝眼罩遮住了那双会说话的可爱大眼睛,少女的视角想必一片漆黑。

“我的名字…叫做林舞雩……”

“我是一个看似清纯……实则淫荡的女孩,一个装作清高,实则性欲旺盛的淫贱少女……”美丽的少女如同被洗脑的邪教徒般喃喃开口,说着如此下流的话语。

王辰逸惊呆了,恋人曾经的音容笑貌浮现在眼前,如水般动人心魄。举手投足中散发着清纯少女特有的迷人气质。


“吃冰淇淋吗?”某一个炎热的夏日,海边的街道。林舞雩手里拿着一个甜筒,在王辰逸眼前晃动着。她穿着黑色的短袖和超短裙,露着一双雪白的大长腿,脸上笑意盈盈,“反正我最喜欢吃这种原味的。”

王辰逸看着这奶油都要溢出来的大甜筒,当然是选择了接受。

“嘿,底下漏啦。”少女突然吃吃地笑起来,抽出一张纸手帕,“给你纸。”

“你不早说!”王辰逸惊恐地望向脚下,只见奶油已经滴上了他那双限量的YEEZY350,“不……我的鞋……”王辰逸低声哀嚎道。

“没事的,到时候洗洗就好啦……”少女甜甜地笑道,牵起他的左手——他的右手正在忙着对付那支甜筒,“冰淇淋好吃吗?”

“匪女为之美,美人之贻……”满口甜腻的王辰逸含糊不清地嘟囔道,结束了这段奇葩而回味无穷的对话。

“你最会说话了……”海风吹拂,正午的阳光照见两个手拉手的影子。最幸福的时刻也莫非如此吧……..


可是,现在……虽然王辰逸知道她一定是被逼才说出这些淫荡的话语,可即使是这也让人难以相信。

“‘妾在巫山之阳,高丘之阻,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

——不愧是学文的,这时候还能用到楚辞大家宋玉的《高唐赋》。

“作为下贱淫荡的S级性奴,我……”少女的语气突然变得欲言又止,她贝齿轻咬,面色潮红,“我……我渴望我的未婚夫,我的主…主人王辰逸先生的肉棒……”

王辰逸顿时如五雷轰顶,瘫坐在老板椅上。

“我渴望与主人做爱……主人的精液是我最喜欢吃的食物……”林舞雩无助的酥软声音从扬声器里继续传出,字字穿心。

“所以,我必须…我必须经受严格的模拟性交训练,作为性…性奴隶来更好地服侍我的主人王辰逸先生。”

王辰逸彻底地愕然了,彻彻底底地愕然了。下体不由自主地坚硬了起来。

镜头转换,一台机械臂在少女的前方升起,末端安装着一根硅胶阳具。少女顺从地抬起了精致的小脸。

狰狞的硅胶肉棒移动到了少女的嘴边。

“辰逸……”在硅胶肉棒插入她的小嘴前,美丽的旗袍少女轻轻吐出了某个人的名字,王辰逸顿时如触电般地从老板椅上弹跳起来,死死盯着屏幕里的绝美容颜。

“辰逸,我…我真的好希望现在我面前的真的是你……”少女喃喃道。

话音刚落,硅胶肉棒插入,身着华服的绝美少女忘情地接受着,吞吐着,金簪上的吊坠饰品摇晃着,发出清脆的声响。一对仿生机械臂同时挑逗着少女被旗袍包裹的紧致娇躯,游走在少女的玉峰上。

“呜呜呜……”麻酥酥的快感传来。她娇躯微颤,小嘴轻吟,香舌在硅胶龟头上不熟练地打着转,又深深地一口吞下,让硅胶阳具在小嘴里抽插着。

王辰逸知道林舞雩对这些男欢女爱的难以启齿之事没有哪怕一丝半点的经验,但是确实能看出她口交得十分的卖力。就像当初图书馆里那个对着满桌子高数习题奋笔疾书的美丽少女,虽然不会但是学得十分认真。

不同于如今烂大街的个人学习终端,她和王辰逸一样都是喜欢用纸质记录,王辰逸记得她的笔记一个学期就足足记了三本。

所以,她会不会现在也有这样一个本子,里面用那娟秀的字迹整整齐齐记满性爱和口交的方法……王辰逸不由得胡思乱想起来。

想到这里,他又不禁一阵心疼,同时有抑制不住的兴奋。

不知过了多久,那根沾满口水的硅胶阳具离开了少女的小口。美丽的旗袍少女跪伏在地上,小嘴微张,咳嗽了几声。化了妆的精致小脸上留下一滴委屈的眼泪,让王辰逸好一阵心痛。

机械臂拉动少女的手腕,把一双玉臂捉到身后。仿生机械手轻抚娇躯,撩开了高叉红旗袍的下摆。

林舞雩俏脸通红,跪在地上的雪白大长腿不自主地颤抖起来,她显然也知道这个姿势意味着什么——后入式。

“性奴林舞雩,你很害怕吗?”出乎王辰逸的意料,那个冷酷的女声突然响起,冷冷地诘问道,“电击惩罚。”

电流通入,被机械臂拷住的旗袍少女无声颤抖着,抿着嘴唇不让自己喊出来。几秒后电击戛然而止。

一根和刚才一模一样的硅胶阳具在少女的身后出现,硕大的龟头轻轻拨弄着少女的桃源禁地。

机械臂轻轻一拽,少女像牵线木偶般娇躯绷直,重心后移,狰狞的硅胶肉棒顺势插入。

“不要……呜……呜……啊……”

硅胶阳具猛烈地抽动着,不断刺激着她的高点。林舞雩已不再反抗,一滴眼泪从蕾丝眼罩中渗出,顺着美丽的脸庞流下。

电脑屏幕后,王辰逸的表情难以形容。

他的恋人,他的未婚妻,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正在被通过这种方式调教成自己的性奴隶。

随着硅胶肉棒越来越用力地抽插,林舞雩终于带着哭声娇喘了起来,“嗯……啊……啊……”那潮红的脸庞显得有些慌乱,一时到底分不清她是恐惧还是享受。

很快,清纯的少女就在一波又一波的快感中沉迷,她甚至开始费力地扭动小腰以迎接硅胶肉棒的抽插。

“呜呜……啊……呜……啊……”动听的少女音听得王辰逸内心直发颤。

看着在快感中沉沦的美丽少女,王辰逸的思绪回到了某一个晚上。

同样是风雨交加,王辰逸带着林舞雩来到了自己的家。

看着眼前这笑意盈盈又有点害羞的人儿,熊熊燃起的欲望让王辰逸突然抱住了她,在一声短促的惊叫中把不知所措的少女按倒在了床上。

“你要干什么——”

然后,然后,他轻松化解了身下人儿无力的反抗,撕开了她的衣衫,在哭声中与她结合在了一起。

雷声大作,窗外雨淋漓,处男处女的身份同时结束。

太突然了,太突兀了,不该这样的……事后,王辰逸看着那洒了一抹鲜红的床单,有些悔恨地想道。

脸上的一巴掌依然火辣辣的。少女蹲在卫生间里哭泣着,见王辰逸过来,她抬起头,小脸上梨花带雨,一双泛着泪花的大眼睛幽怨地看着他。

“你愿意和我一辈子在一起吗?”

“当然了当然啦,对不起……别生气了哈,明天给你买书买好吃的……不哭不哭……”

尽管如此,他还是和她“冷战”了两个周。

可是,如今——那青涩的少女正在享受男欢女爱带来的快感。

“……我是一个看似清纯,实则淫荡的女孩……”少女刚才的独白在脑海中响起。是什么样的调教让清纯的少女说出这样淫荡的话语?王辰逸不由有些心痛。

视频中,硅胶肉棒停止了抽插,刚刚发情正到好处的旗袍少女娇躯迷离地一颤。

“性奴林舞雩,主人已经‘射精’了!”女声冷冷地响起,机械臂粗暴地拉起了成跪伏姿势的少女,“本次训练完毕,起来!”

一声长长的悲鸣,从音响中透出来,“不要!你们不能这样对我呜呜呜……” 旗袍少女踉踉跄跄地起身站稳,无助地哭了起来。机械臂死死拷住她的娇躯,让她不得动弹。

显然,她还没有高潮。

“性奴林舞雩,你已经为主人服务完毕了,就不能有要求了。”女声冷冷地响起。

“可是……我……我还没有……”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小脸通红。

王辰逸看不下去了。他打开电子邮件界面。

“……请你们对林舞雩好一点,适可而止,别调教得太严厉了……”王辰逸飞速敲击着键盘,心情激动又失落。

ASC总部,粉红色的少女闺房中,穿着睡衣的林舞雩正痴痴地望着天花板。

“……我想知道我什么时候能与她见面……”王辰逸敲击键盘。

“亲爱的,我什么时候能与你相见啊……”少女春意荡漾。

距离林舞雩第一阶段调教的结束还有一个多月,不出意外,他还有一个多月才能见到她,

“我好想你啊……”王辰逸喃喃道。

“我好想你啊……”林舞雩喃喃道。

窗外,风雨交加,两个人的心跨越空间联结在一起。

本章结尾很赶,原谅我……之后剧情就要有大发展了……

<< 风乎舞雩 第三章风乎舞雩 第五章 >>
+53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23 thoughts on “风乎舞雩 第四章”

  1. 重看了一遍,的确感觉整个第四章全文都很赶……不知你们有没有这样觉得。
    因为作者很忙嘛,敬请原谅。
    另外,有人猜测之后的剧情走向吗?

    +15
    1. 接下来的剧情可能就是男主把女主救回来或是男主女主黑化。可以看出情节已经走向高潮,以作者这样引用大量经典语句的文学素养,最后男主毁约救出女主的可能性比较大,我觉得作者三观比较正(没有什么非议的意思啦)……写出黑化的剧情也不是不可能,毕竟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事情破坏给人看。
      话说,前面提到的人物,一笔带过之后就就很少出现了。感觉还是有点长。

      +4
      1. 这个是轻口味的,我想应该不会出现黑化的,而且作者说了女主重生之后是无忧无虑的生活,如果是悲剧的话那就跑题了。(应该不会吧,好不容易看到这样精品的了,千万不要悲剧啊,话说男、女主都是好人,ASC也是正规的收钱办事,要是悲剧的话也只能是强行悲剧了,这样不利于情节发展)

        +5
    2. 理解。话说大佬真厉害,之前就感觉女主的调教太过了,有点强迫、硬来的感觉。没想到这章男主主动点出来了。之后的话应该就是女主第一阶段一个多月的调教与心理的渐渐转变吧,期待作者更新。也祝贺千千万万的同胞抗疫胜利。

      +3
        1. 无意冒犯,不过您要是想撸何不去找刺激的日本Adult Video?
          文字与文学本应是美的,如果您实在喜欢看那些在文笔上不堪卒读,靠着低廉而干涩的肉欲描写取吸引读者的小白文,请左转。

          0
          1. 😒来这个网站找东西看的人十个有九个都是想冲的啊……

            0
        2. 不过要有剧情嘛,光赤裸裸的去肉,就像许多欧美影片。一团黑乎乎的老肉在做着时快时慢的活塞运动,您在一时的兴奋后难道不觉得索然无味和作呕吗?
          当然,您是拱坝老哥(手动滑稽),受我一拜(手动滑稽)

          0
  2. 感觉王辰逸是作者深埋内心的自己吧。炽热的爱与虐恋心理的交织,虽然有生理快感但是内心仍然存在温柔。这种复杂性才是人啊。

    +2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