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Mikura ♥

魔女小姐

魔女小姐 – 黑沼泽俱乐部

“嗯…看起来和传闻中一样呢,这个遗迹。”

昏暗的地道中,一名年轻的女性正在打量着花岗岩地板上逐渐熄灭的魔物残骸,火焰照亮了她玫瑰般的红色长发,以及头顶那双绝非人类能拥有的一对粗大羊角,迷离的金色双瞳眨巴着,柔滑的脸庞没有如同往常一般露出充满魅惑的笑容,反因为显得有些忧郁。

女性只能用巨大来形容的硕乳空荡荡地暴露在空气中,坚挺的乳头和旁边硕大的粉红色乳晕被照的清清楚楚,整个上半身唯一的衣物便是那双紧紧贴合双臂的黑色乳胶手套。而下身的状况并不见得比上身好多少,仅有的衣物便是同样黑色的皮质内裤以及一双黑色的乳胶长筒高跟靴,这即使是妓女也会觉得害臊的服饰对红发女性来说不过仅是普通的常服罢了。

她的名字叫做莎娜,一名擅长使用火焰的魔女——或者说,一只正在被狩猎的雌畜更恰当。作为极为罕见的,魔物化的女性人类,想将其收入囊中的人可不在少数呢。

不过,莎娜可不想年纪轻轻就成为别人饲养的宠物甚至是食物,虽然那些异想天开的人总是会聪明反被聪明误,被他们以为毫无防备的美味雌穴彻底榨干,反过来成为加强魔女力量的饲料,接着在魔女的嘲弄式的微笑中被火焰魔法变成飞灰。不过,她并不是什么时候都有如此恶劣的兴致,这就是她为何会来到这座偏僻又缺乏超出高价值素材的遗迹的原因。

“如果这里的确没人会来的话,说不定可以改建成一座避难所?”

抱着这样的想法,她来到了这里,而事情也如她所想的那般顺利,生活在这里的生物只有最低级的史莱姆,一路上也丝毫没发现具备价值的药材或者金属,更别说是冒险者了,想必他们也不愿意就为了这点东西跑那么远吧。

“但如果需要住下来的话,果然还是需要很多家具啊…最近可以获取物资的地方也很远呢…”莎娜皱着眉头在地道的尽头转悠着,被乳胶手套包裹着的手在墙面上摸索着,突然间,一丝莫名的波动引起了她的警惕,“嗯?!”

本应该坚固的墙壁上突兀地荡起如同水面般的波纹,接着,一只散发着金属光芒的机械从中伸出并抓住莎娜的脖子并将她拖入墙内!

“该死的陷阱!”从短暂的窒息中恢复过来的魔女挣扎着从地板上爬起,想要动用魔力让那个令自己受罪的机关被火焰融化,但紧接着再一次袭来的窒息感中断了她的思路“咕哦哦哦!”

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注意到刚刚被机械抓住的脖子上多了什么。一个厚重的银色金属项圈,刚才的痛苦正是因为它的极速收缩引发的——而让它这么做显然是因为魔女小姐试图动用魔力的缘故。

“为什么这里地方会有这种东西…”莎娜发出痛苦的呻吟,她转过头去,原本应该是来路的墙壁早已变回了原本的样子,如果无法使用魔力的话,以她的体能显然做不到徒手破坏墙壁的样子。

事已至此了吗…正当她这么想着的时候,一个冷漠的机械音从密室的角落中响起“已完成对目标的初步控制,现在开始检查。”

“什,什么东西?!放开我!”从天花板上落下的机械手将已经变得虚弱无力的红发魔女从地上扯起来,将她的四肢拉扯成“大”字形悬吊在半空中,莎娜试图挣扎着脱离这突如其来的拘束,但一切反抗换来的只有更恐怖和漫长的窒息体验,脖子上的金属项圈极速收紧,将本就纤细的脖颈勒小了一半。

“——”莎娜的嘴巴长的大大的,眼睛向上翻白,但却发不出哪怕半点声音,被悬挂在半空中的肥硕女体微微痉挛着,金黄色的尿液像小型喷泉一样喷出,沿着紧致的大腿从黑色高跟靴下蜿蜒而下。

“确认目标镇压完成,开始进一步检查。”

随着机械音的响起,来自项圈噩梦般的压迫也终于终于结束了。不过,现在的莎娜也没有任何反抗的想法就是了,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冰冷的机械手指揉捏玩弄着自己的乳头,或像市场上小贩的秤一样抬起自己傲人的双球,掰开嘴巴拉扯舌头,检查牙齿。阴户和肛门自然没有幸免,久经使用但依然紧致的肉穴被残忍地扩张着,堪比成人手臂般粗细的金属触须在阴道内搅动着,机械粗暴的检查甚至在她的小腹上顶起了一块凸起——对此,她的回应仅仅是几声代表顺从和忍耐羞辱的哼哼声,却不敢有丝毫的抗拒,眼睁睁地看着它们的工作,给自己带来一次又一次屈辱的高潮,时不时滴落淫水和尿液在花岗岩地板的缝隙形成了一个个水洼。

简直…就像是在对待奴隶家畜一样啊,这些机械…她想到。

“检查完毕,目标的乳房和后庭开发程度较低,且心理反抗程度仍然较高,启动临时雌畜改造方案。”

话音落下,一对机械手便立刻抓住莎娜的乳头,连带着把乳晕也拉扯开来“咕哦哦哦!”无视了她的惨叫声,从手掌中伸出的金属针直接了当地插入了她粉红色的乳尖,同时,链接着机械臂的透明管道也开始流淌着灰黑色的液体,并开始将其注入莎娜的一对巨乳内。

“不要啊…我才不是什么…雌畜…咕…奶子好痒…但是,没办法…明明不该这样的…”虽然嘴巴上这么说着,但药物已经开始让莎娜的意识产生了扭曲,胸口涌动的热流冲击着魔女小姐已经逐渐崩溃的精神。

噗呲噗呲,就在机械手和针头从乳房脱离的瞬间,一双巨乳便像坏掉的水龙头一般喷射出白花花的乳汁,“咕噢噢噢哦哦!”

“乳房改造完成,可正常分泌乳汁,目标抵抗意识有所削弱。”冰冷的机械音和女性的浪叫重叠在一起。

“唔…我才…不会屈服。”莎娜到底是怎么在一边浪叫,一边胡言乱语中说出这句话的呢?止不住的眼泪从她的眼角涌出,被情欲几乎完全占领的金色眸子仿佛还能看见一丝属于魔女的骄傲,但看看吧,那张又哭又笑的脸,距离一只真正的雌畜到底还有多少距离呢?

可能不会太久了吧,机械在短暂的沉默后发出了新的处刑宣告“开始进行肛门感度强化调教。”

从屁股上传来的冰冷触感引起了她的恐慌,因为她感觉这次即将发生的事情或许就要决定她身为魔女的人生到底会不会终结“快住手…求求你…”可惜身体被完全拘束,魔力被封除的现在,她所能做的只有对毫无自我意识的机械发出毫无意义的哀求。她能感受到那双冰冷的,属于机械的手掌握住自己两侧肥美的臀部,手指深深地陷入这对软肉之中,将它们缓慢地掰开,一股冷气掠过完全暴露在外、从未被人使用过得的粉嫩肛门,沿着被扩张的肠壁深入内部。如果这一幕被其他男性看到话,恐怕立刻就会扑上来用自己天生的长枪刺穿着散发着美妙味道的第二雌穴吧?

只是现在,她知道那个决定性的时刻恐怕就要来了。那个最糟糕的、相比之下被男人肆意玩弄都不算什么的结局。

噗呲。

金色的双眼睁的大大的,显现在红发魔女脸上的,是一副完全不可置信的表情。刺穿后庭的巨物远超她的想象,小腹上鼓起的部分就是它可怕破坏力最好的证明,那并不是她这只雌畜可以抵抗的存在。

“——!”

从女性柔软的双唇中吐出的,却是完全不属于人类的声音。

“屁、屁股进来了,啊啊啊!”

噗呲噗呲。机械的手臂有规律地运作着,将涂满了强化敏感药物的超大号巨物无情地插入女性缺乏开发的后庭,飞溅出的汁水声和莎娜完全崩坏的话语构成了奇妙的音乐。

“嗯咿、咿、这、这样子、咕啊啊啊、用屁股、用肛门…和机器交尾了哦哦哦!”

喷射的乳汁和淫水,还有在在后庭持续抽插的巨物,以及宣告完全败北,等同于无条件投降的,属于雌畜的浪叫声。属于红发魔女莎娜的人生就这样在一个无人所知的密室中结束了。

“哈、哈,这样的东西,完全赢不了啊…”

看着从自己肛门中拔出的巨物,曾经的魔女,现在的雌畜发出如此的感叹。

被扩张后的菊花张开着,久久无法闭合,透明的改造液和肠液滴落在淫水和乳汁混合的水洼里。从中传出的瘙痒和灼热感让莎娜迫不及待地想要玩弄自己的肛门,这个新生的第二性器,不过机械阻止了她,因为她现在仅仅只是一只雌畜,可没有擅自自慰的权利。

更何况,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肛门改造完成,现在开始对货物进行包装。”

机械手们将这具微微抽搐的淫乱肉体放在地板上,接着,黑色的液体从天花板上缓缓滴落,它们散发着乳胶特有的味道在女畜的身体上攀爬着,肆意地扩张着领土,将这具被开发完成的躯体包裹起来。女性的双臂以双手合十祈祷的姿势被拘束在背后,双腿则被并拢对折,以鸭子坐的姿势与多余的胶液构成了一个揽括了整个腰部以下部分的正方形台座。

而在内部,一颗颗成人拳头般大小的肛珠被挤压进刚刚被强制开发的后庭,除了继续保持对菊花的开发外,它们的另一个用途是收集莎娜肠道内的排泄物和水分,以让这只雌畜可以在接下来密封的时光中尽可能长久地坚持下来。同时,随着阴蒂被胶液包裹、拘束,阴道自然也不可避免地被填充的乳胶震动棒拓展开来,它一路贯通直到顶开子宫口才肯罢手。从震动棒上长出来的一只触手小巧地钻入尿道,吮吸着其中金黄色的尿液,并将它们导回震动棒内,与搜集起来的淫液、精液一起射入雌畜已经迫不及待的子宫。一切就像过去还是魔女的时候莎娜喜欢的那样,只不过这一次的主动权并不在她的手中罢了。

在控制了身体大部分的地方后,残余的胶液艰难地在莎娜已经变得如同母牛般的j杯巨乳上攀爬着,它们像一双温柔的大手般仔细地挤压这对随着身体颤抖的软肉,并将喷涌出的乳汁尽数收下,并以此为契机展开对内部的入侵。它们要做的可不仅仅是单纯地封装这对诱人的美肉,而是要确保可以为其未来的主人——如果真的存在的话——获得一只活生生的牛奶机,虽然从外面看来,胶液仅仅是让本就庞大的乳房又涨了一点并染成了黑色,谁也不知道里面未固化的胶液正在继续爱抚那对可口的软肉,在那对同成人小指粗细的乳头内如水泵般抽插着,只为让这对巨乳习惯它刚刚被赋予的全新职责。

接着,它们把目标放到了那张因为快乐而完全扭曲的脸上,“谢谢…唔咕…”这是她说出的最后一段话。涌入口腔的液体在形成类似口交棒和牙套的构造后便凝固了下来,她的嘴巴将在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保持强制口交的状态,严丝合缝的乳胶层阻止了任何逃避的可能。但这某种程度上只是一种仁慈——让她在接下来的时候不至于继续发出丢人的声音,同时,镶嵌在口中的口交棒能定期射出足够维持她身体健康的营养液体,虽然它们的味道可能就像是散发着臭味的精液,但只要她还想活着,或者享受这场噩梦般的拘束,她唯一能活动的舌头就必须时刻不停地伺候着这根乳胶阴茎,以求能活的宝贵的粮食和上瘾的毒药。

但是,这一切都只是为了给最终的结局添加前奏。终于,黑色的胶液盖住了鼻腔,并开始向雌畜的呼吸系统发起进攻,它们涌入了肺和呼吸道,并填满了这些空腔,这个行为的目标是构建一个可控的氧气循环系统,同时也是一个可怕的窒息惩罚——假若莎娜忘记了自己身为雌畜的事实,怠慢了体内的的巨物们,那么短暂的窒息将提醒她这个事实——以比项圈更残酷的方式,她仍然被允许喘气和呼吸,但却不会得到任何新的空气,除非胶液认为她已经得到了足够且不至死的惩罚为止。紧接着鼻腔,乳胶盖住了她的眼睛,在即将覆盖那双漂亮的金色眸子前似乎还有意无意地让她看了这个世界最后一眼,但此时这双眼睛中有的只是属于雌畜无聊的情绪,于是就这样,它们涌进了眼眶,彻底关闭了这双心灵的窗户。

现在,她再也不可能发出任何声音了,也不可能看见或者听见任何东西,甚至表情也一样,因为她的脸已经被彻底的覆盖,连同方才发生的一切都被近乎永远地封印在厚重的乳胶之下,从外面看看起来就像等待雕刻的石像面部那样,只能勉强分出五官的轮廓罢了,红色的美丽长发现在已经被一根根地被乳胶包裹,固定,变成了这座乳胶塑像上新的装饰品。最后,胶液终于爬到了那双粗大的羊角上,最终它们也变成了乳胶的质地。

没有任何抵抗,一切就这么结束了,曾经的魔女,现在仅仅只是遗迹密室中一座哑黑色的女性半身像。完全固化的胶液和项圈无情地夺去了她任何逃脱的可能,同时让她能够无需外来的资源补充也能活下去——考虑到魔女几乎无尽的寿命,这到底是诅咒还是好事呢?

当然,她自己恐怕也不知道吧。来自后庭和下体乳胶巨物持续的侵犯,还有胶液对乳房的爱抚已经夺去了她为数不多的思考能力,或许以后的某天,她能有机会为自己的行为后悔,但是现在,她需要的只是沉浸其中。

现在的自己,到底是如何一副堕落的模样呢?这个自嘲式的想法很快就被射满口腔的精液大餐淹没在了自甘堕落的快感中,这只雌畜此时所想的,仅仅只是尽可能快速地舔舐口腔中满溢的精液,心甘情愿地为这根虚假的阴茎清理着马眼,只求能多索取一点麻痹自我的毒药…

“货物包装完成,期待您的下一次使用。”

机械无情的声音在密室内回荡着,一只机械手伸到乳胶塑像的面前,将一串古老的防伪标识条码雕刻在位于左侧乳房的地方,留下这奴隶的证明后便退回了黑暗天花板中,只留下这具沉默的哑黑色女性半身像静静地待在密室的中心,等待着下一个受害者,或者是将她从地狱中带走的人。

虽然,这可能需要很久,久到她最终忘记除了身为雌畜以外的一切,不过,可能这才是最好的结果吧。

后记

“老板,这个东西是什么啊。”

趴在柜台上打盹的杂货店老板朝声音的来源看去,说话的人是那位刚刚搬到附近的年轻法师,有着棕色的短发和对法师来说罕见的亲和力,圆框眼镜后的眼睛总是眯着,不过,对老板来说,最关键的在于他和其他法师一样有钱——并且总是对奇怪的东西有着别样的好奇心。

“你是说那个雕塑吗?”老板已经开始衰退的视力让他花了几秒钟才确认年轻法师指的是什么,不过好在他的记忆还是和以前一样精确,“一周前从某个新手冒险者那里搜来的,似乎是从哪个塌方的遗迹里面找到的…材质很独特,可能是古代人信仰的什么神的雕塑吧,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已经做的差不多了却唯独没有脸。”

“可能是因为不需要吧。”法师随口说道,他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这具怪异的雕塑上,虽说是雕塑,但它的身材远比法师见过的任何女性都要好,无论是胸口那对肥美的软肉,还是恰到好处的腰肢与丰盈的大腿,并非人类所有但却恰到好处的双角,又或是近乎完美的小腹。以至于他甚至产生了一种眼前的事物并非是雕塑而是真正活着的女异族性这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我要买下它。”他说道,此时年轻的法师并不知道自己此刻看似突兀的举动将在未来对自己带来多大的影响…或者说,惊喜?

+36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12 thoughts on “魔女小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