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612 ♥

黑色的天空 第一至二章

目录

黑色的天空 第一至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现代,都市,偏向未来风的剧情流,慢热型,以前大家都喜欢温和的我玩刺激,现在大家喜欢刺激我玩温和,对,头铁了解下!(づ ●─● )づ

第一章 医院

得病会吃药,会进医院。

医院的房子比我家的房子可爱多了,但总是弥漫着着不讨喜刺鼻的气味,我知道那是消毒水,爆发病毒的时候到处都能闻到,每天都会有穿得严严实实的人来来往往在大街上喷一些,连口鼻眼都遮住了,就像大街上的玩偶,傻乎乎的。

医院的床也很柔软,比家里的软多了,让人想多睡一会,不过我右肩上的头发有点粘哒哒的,被打湿了,闻起来怪怪的,我好像吐了东西在上面,早该扎起来的,我不得不起床找地方去洗一洗。

医院的床总是很高,等我滑下去,一股风儿转进我的裙内,怪怪的,这才感觉到腿间空荡荡的,文胸和内裤儿都不见了。

我在床上找遍了,地上也什么都没有,或许被可恶的坏蛋藏起来了,

连我的鞋子也不知道哪里去了,我很喜欢那双鞋子,哥哥说我浪费钱,但还是给我买了,可现在全不见了。

推门出去,我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走廊转角的两个人,其中一个人正是卡伦,他穿着灰色的短裤搭配黑色的衬衫,头发和肩膀有些湿答答的,衣服被侵湿得有些透明紧贴在他的身上,活脱脱的落汤鸡,好笑极了。

他正和一个穿着白大褂,带着口罩的医生说话,眉头儿紧皱着好像不开心的样子,手上还拿着一张白色的纸,他看完便捏成了团儿丢了。

“你应该多注意一下,现在是特殊时期,医院不能什么人都收。”

医生摇着脑袋,皱着眉头,一副为难的样子。

“医生,这些我都知道。”

“嗯,这些你跟病人说一下,记得去办手续啊”

医生走了,他们总是很匆忙,说话的时间都没有,不知道忙着什么,也许是病人太多了,或者是不耐烦。

“析,你好些了吗,怎么出来了?”

卡伦注意到我,向我打招呼。

我摇摇头,我不想说话,肚子还是不舒服,头也晕晕沉沉的,或许洗了头会好点,但不知道哪里有水。

我想要去找水,开始在医院里乱逛,卡伦却一直跟在我后面,我不想要他跟着,虽然我他讨人喜欢,但也不行。

“我要找水。”

“是吗,要水干嘛?”

“头发粘在一起了。”

“我去弄就行了,你先回房间等着好吗?”

卡伦靠上来,拉着我的手,阳光帅气的小脸,红润的小嘴,如银铃般清脆悦耳的声音,让人软糯糯的。

我任由他拉着我回到之前的屋子,扶着我,让我坐在床上,摸了下我的头叮嘱。

“我去帮你准备热水和毛巾,很快回来”

我呆坐着,看着他带上门离开,门板关上很久没了动静,房间里黑漆漆的,让人不安。

天已经完全黑了,好像还下了很大的雨,呼啦呼啦的不断拍着玻璃窗,窗架咯吱嘶鸣着,好像马上就会坏掉,外面有可怕的东西嘶吼着,冲撞着,张开獠牙好像随时能进来,将我吃掉。

一时间我多希望外面还有人吵架,那能让我安心很多,现在,在这里,我在等谁?我现在才明白,他已经不在了,我一个人,我好像被抛弃了,永远也不会有人来看我了,哥哥在哪里,他真的永远也不要了我了?!

我想哭,心里很难受,哽咽得要命,哥哥看到我这样,又该笑话我了。

我不能哭,可是眼泪还是止不住的狂涌,还是哭出了声,声音盖过那些可怕的声音,就算雷雨声再大我也在乎,就算周围再嘿把我包围我也不在乎,我只要让哭声更大一点,就能什么也忘掉。

什么也不想。

什么也不听!

什么也不怕!!

我哭了好久,眼泪止不住的流,擦了一遍又一遍,擦不干净,裙子都被打湿了一片,朦朦胧胧,身上不知何时搭上了被子,有人正抱着我,抚摸我的头。

我瞪大眼睛,抬起头,哥哥回来了!

“哥哥?”

不……他不是哥哥,我记得哥哥的味道,他会在工地工作,身子总是一股子土味,我喜欢他的味道。

我用力推开抱着我的人,没有人比我更爱哥哥,就像哥哥也爱我一样,他是不可代替的,没有人可以代替他。

他没说话,就这么坐在我的旁边,很久,很久我才安静下来,我不知道该跟他说什么。

他对我真好,会帮我洗头,帮我整理打结的头发,帮我梳理,像哥哥一样照顾我,跟我说话,陪我了一整个晚上。

“析”

“嗯”

“你哥哥的事我很抱歉……”

“?”我疑惑。

“如果可以,让我来照顾你好吗?”他恳求地看着我,

我拒绝了,但自那晚以后我知道自己开始喜欢他了,可是他终究不是哥哥,我还是离开了他。

医院离家太远了,我走了好久,腿脚很痛,肚子也很痛,头好晕,好想停下来,以前这段路都是哥哥骑单车载我的。

下雨后的路面太滑了,会滑倒,载在水坑里,裙子会被打湿,路上的人比以前少太多了,也许是他们也怕赃,怕滑到吧。

很少,偶尔会有人用奇怪的盯着我看,这些怪人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似乎巴不得把我看穿似的,还有人想碰我,都被我躲开了。

第二章 迷失

我从早上走到了中午,雨点儿不再下了,暖暖的阳光下,吸饱了雨露的树叶垂下来,青草也垂下了头,香甜的气息弥漫开来,

温暖的太阳穿出云层,阳光穿过缝隙照耀在土路上,洒在大树上,草丛里,为它们蒙上了一层亮晶晶的薄纱,一闪一闪亮着星光,好看极了。

不知道走了多久,路上的人突然开始多了起来,他们都穿着黑色的衣服,黑色的马甲,就像一个个黑压压的木杆,站得整整齐齐的,杵在栅栏旁边一动不动,把路堵的严严实实的,他们手上会拿着武器,我知道那是枪,杀人用的。

“你还好吗,女孩,你在这里干什么,”

“……”

我不想回答他,他的样子实在是不友好。

“这里是警戒线,为了你的安全,赶快离开这。”

黑影奔着我跑来,在我面前蹲下看着我,

他穿着和其他人一样的衣服,带着黑色的头盔,黑色的墨镜,脸是蒙着严严实实的,不知道他的表情。

我从他身上闻不到敌意,或者是其他东西。

“我想要去那边。”

“很抱歉你不能过去,事实上那边发生了很多不好的事情,非常危险,”

“可是我要回家,”

“你家在哪里,也那边吗?” “嗯”我点头。

他没有继续说话,呆呆的没了动静,似乎在想问题,许久才从肩头拿下对讲机,开口。

“这里是72号警戒线,重复,这里是72号警戒线,我是防化21编队少尉休,我这里有一个平民女孩迷路了,马上派人过来带她去难民安置点”

“收到”对讲机一阵电子音。

带着黑手套的大手附上了我的肩,我能感觉到黑色幽邃的镜片下男人的目光,良久他才收回手,叹口气站起身。

“你叫什么名字?”

“析”

“你家人呢?怎么没和你在一起”

“我家人……”我哥哥死了。

空气安静了下来,我又想起我哥哥了,我和他一样,相依为命。

“这个披上吧,你裙子湿透了”他递给了我一件黑色皮大衣,遮住我的身体。

“谢谢”

他很亲切,但他就是不让我过去,他告诉我很多地方爆发了致死的人造生化病毒,死了很多人,为了我的安全,不让我过去,还让我到了安置点找合适的衣裙换上,

低下头,裙子湿了,我能看见自己的小兔子没有文胸的保护,在胸前一摇一晃的颤动着,粉红色的乳晕和乳头透过打湿的丝裙,暴露在空气中清晰可见,就连下体也是一样,没有内裤,小腹下悠悠的森林下,外人可以透过裙摆看到我的裆部。

我体内不由得发烫,烫红了脸,脖子根,火辣辣的发烧,底下了头,不敢看他,哥哥说过,只有荡妇才会给外人展示自己的私处。

后来有人来接我,我终于可以走了,他们说他们是城里救助站的,可以带我回家。

离开了休,救助站的人带我坐上他们的车,随着车辆的颠簸起伏,带着我离开了这里,看着车窗外熟悉的场景慢慢消失,我有点担心和不安起来,我知道这并不是我家的方向。

我急忙告诉他们我家的位置,但他们还是自顾自的闲聊,对于我说的话,爱搭不理,不耐烦的敷衍我,我听出了他们语气的不善,只好闭嘴。

他们带着我来到一个广场下车,周围有很多各色的帐篷,密密麻麻乱糟糟的,空气中弥漫着难闻的气味,就像是堆满垃圾的广场,可是却矮得多,人来人往什么样的人都有,穿着各式各样的衣服挤在窄小的过道缝隙里,花花绿绿的,看得人头晕。

低矮的帐篷前,大多数人在休息,似乎很多都不是本地人,他们有的人搬运着东西,来来回回的往帐篷里塞,有人躺在地铺上,自顾自的打着咕噜,有的人坐在帐篷边上,打量着来往的人群,还有的人坐在地上,前面用布铺着摊儿,吆喝着售卖着各式各样东西,很多人围在不大的摊位前,花钱买不知道做什么用的物件儿。

他们带着我穿过人群来到广场的中央,相比于外围,这里的帐篷就大了很多,橙色的,看着暖暖的,上面印着红色的十字,帐篷正前面搭建了一个简易的接待站,有很多张长条桌子盖着白色的桌布,围成一个圈,拼凑在一起作为临时的接待点,桌前无数个人排成长龙,

接待点里面很多个穿着橙色连身衣,带着面罩,捂得严严实实的人,坐在桌子后面的椅子上,正忙碌着给排队的人登记。

“哟,瞧瞧这是谁来了,好久不见啊”

大老远就有一个橙色衣服的工作人员注意到我们,小跑着颇为热情的向我们迎了过来,他说的话的声音却很难听,尖叫锐气的,就好像黄鼠狼一样。

“得了吧,谁想见你呀,快点给她登个记”

带我来的人一如既往的亲和。 “呦,大哥,这你女儿,还要你亲自接送,模样挺水灵呀”

黄皮子注意到了我。 “说什么呢,老哥我还没结婚呢,别他吗废话了,快点的,老子忙着呢,真她妈草蛋玩意”

“大哥消消气,怎么这么大火气,这是谁惹大哥不快了。”

“还能是谁呢,居然管起我们救助站的闲事。”

“如果是他们……那也没啥办法啊,”

他们带着我绕过长龙,来到登记处,这样的举动立马引起了长龙的不满,喊叫手舞足蹈的想要过来理论,但都被一眼瞪了回去。 或许…我们有特权吧。

等我登记完了,带我来的人才离开,还交头接耳说话,好像生怕我听见一样,最后只留下黄皮子一个人带着我,我也不打算继续跟着他们,在他们身上我能闻到敌意。

“小妹妹你是一个人吗,听老大说你是迷路了。”

黄皮子跟我说话的语气意外的客气,可从他公鸭嗓发出来立马就变了味道,让人感觉很不好。

“你能带我回家吗”

我问。

“当然可以……不过在此之前得先去做个小小的测量,”

“测量?”

我不知道他要测量什么,被他带到一处偏角落的一处大帐篷,这里相比于其他大帐篷都长得一样,不过位置却要隐匿得多,

进入到帐篷里面,浓烈的味道扑面而来,有点香香的,夹杂着尿骚味。

里面奇奇怪怪的,布满各种仪器,不知道干什么用,有几个和我年纪差不多的女孩子,赤裸着身子,正分开双腿坐卧在一个奇怪的,椅子一样的机械上面,双腿双手穿过椅子上的铁环,好像还被禁锢住了,有一个穿着护士服的女人正蹲着其中一个女孩的旁边,用奇怪中空玩意往女孩裆部塞了进去,从外面还能透过中空看到里面蠕动着的,粉嫩嫩的软肉。

那样的玩意让我想起了之前在车内所看到的那一坨,被塞入的女孩面颊通红,小嘴还在哼唧着,发出低低的嘤鸣声,

居然全部塞进去了,塞进令人羞耻的地方!

还不等我惊讶出声,黄皮子便拽着我走到护士跟前。

“嘿,薇姐,瞧瞧我给你带来了什么!”

“哇,好可爱的小女孩。” 女护士注意到我,居然直接跑过来捏我的脸蛋,随着她的靠近,香味更浓郁了,一时间熏的我晕晕的,她长得很好看,金黄色的长发柔顺的披在肩上,动人心魄的大眼睛眨巴着望着我就差没变成心型,瓜子脸小红唇粉雕玉琢,丰满的娇躯穿着护士装,腿上穿着肉色丝袜,穿着乳胶白手套的小手滑滑的感觉,可她为什么那么喜欢捏我。

“怎么样,可还值数?”

“值…值……”

“这个…得这个数”

“双倍?不可能,这已经很贵了。”

护士抱怨一声,魔爪终于放开我的脸颊。

“既然这样,那三倍。

“嘿,开什么玩笑,”

“那四倍!”

“哪有你这样的,是想打劫吗!!”

“五倍了”

“别别……三倍,三倍!!我买了,跟我我去拿酬金金。” “薇姐,这么好的货色,只给三倍,我还不如自己玩呢”

“最多四倍,不能再多了”

先发出来,你们的支持是我的动力,下章开始进入主题。

<< 黑色的天空 序章
+16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612            

5 thoughts on “黑色的天空 第一至二章”

    1. 嗯哼, 病毒是契机,战争是引子,末世是结局,洛丽塔方舟是后传,洛丽塔方舟本来发了第二章了,不知什么原因没过审就干脆断更了,哈哈哈,脑洞太大,文笔不够驾驭不住,写小黄文锻炼文笔中,话说这种文还能有收获,不过最近写的文基本没打赏了,

      +4
  1. 写的挺好的,可是你要知道很多读者点开文章的时候裤子都脱了,剧情什么的适合留给贤者时间。

    0
  2. 可以的,我也是来练文笔的,顺便把热门题材全过一遍,然后搞一波大剧情。

    0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