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未知 ♥

龙鸣俱乐部

龙鸣俱乐部 – 黑沼泽俱乐部

推开窗门晨曦到,今天又是艳阳照。

提子吐司草莓酱,热牛奶加两勺糖。

美好的一天就这样拉开了帷幕。

清晨清新的空气,厨房升起的烟火,窗外零星的鸟鸣,嘴里哼着的小调,世界似醒非醒的时候,是周轻乐最为享受的时光。

平凡的日子平凡的人,平凡的生活平凡的心。在日升日落中经历喜怒哀乐,在柴米油盐里品味苦辣酸甜。

就这样慢慢白头,多好呀。

为了照顾断粮长达一晚上的身体,周轻乐还额外煎了两个荷包蛋,倒上点据他们说晒了高达一百八十天的酱油。把两份早餐摆好,坐在餐桌上,迫不及待地用筷子夹起荷包蛋,一口下去,嘴里满是流动的蛋黄。

啊……至福。

美好的时光总是分外短暂,早点时刻也不例外。一口吐司一口牛奶,不知不觉间眼前餐盘已然干净。

末了,看着餐桌对面空空的座位,周轻乐觉得昨天来的客人差不多要醒了,便起身回到卧室。

不是很愿意把工作带到家里,所以卧室没有太多专业的元素,只不过今天的卧室多了件常见的物品。

一个笼子。

里面,约莫十六七岁年纪的少女,安详地趴在白色毛毯上,睡梦正香,毛毯的几根柔软的毛随着鼻息规律地摇摆。

梳成马尾的头发,配上水蓝色长裙,既有了青春活力,又不失优雅高贵。

一根肥肥的龙尾从裙里延伸,穿过铁杆,落在笼子外的地板上。

双臂水平叠放在背后,被一根棉绳随意地绕上几圈意思一下,带着鳞片的双手自然扶着肘部。长裙之下并没有什么隐秘的束缚,唯独裙子覆盖不到的脚踝被捆上,也留了一点活动空间,能够让少女迈点小步。

如果你醒着的时候也如此安静就好了。蹲在笼子边,轻乐揉搓着少女的碎发,眼神无奈。

作为一个不抽烟,酒也是浅尝辄止的普通上班族,轻乐把工作和生活分的很清楚,所以昨晚当她的阳台被陌生的少女翻进来的时候,当她瞥到少女身后兴奋地晃个不停的龙尾的时候,她的脸色是黑的。

少女说是追寻姐姐的气味来到这里,囔囔着要从轻乐魔爪下救出姐姐,任凭轻乐如何解释都是王八念经。

于是有点恼火的轻乐就改用物理手段,没想到少女身体是被三两下搞定了,可嘴巴反而更聒噪起来。

什么我是不会屈服于武力的,什么就算你得到了我的身体也得不到我的心,什么就算被玩弄也不会向你低头……台词愈发奇怪。

拜托,人家白天上班已经很累了,这大晚上的能不能让我好好休息?

你要救姐姐那就去啊,搁我这吼那么大声干嘛。

你姐姐现在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是姐姐我啊,真的生气了。

于是轻乐粗暴地把少女嘴掰开,给她灌了一碗安眠汤。

于是轻乐如愿以偿地夺回了自己的休息时间。

现在起床后心情舒畅,看着笼子里少女乖巧的睡相,轻乐觉得昨晚做的可能稍微有点过,所以特意给少女做了一份早餐弥补一下,算算安眠汤的药量,现在差不多也该醒了。

“雅诗小朋友,该起床吃早餐啦。”

轻乐敲了敲少女的头。

“!”

听到自己的名字,少女微眯的双眼登时张开,原本因为嗅到早餐味道而渐渐复苏的意识瞬间清醒。看了看自己呆着的地方,嗯笼子,再抬头,嗯昨晚又是把自己捆得动弹不得,又是给自己灌了不知什么东西的女人正对着自己温柔地笑,只感觉从头到脚一片冰凉,尾巴慌张地撞击铁杆,全身毛骨悚然。

少女下意识地想起身缩到角落,可是接着落到头上的手又把她的头按了回去,乖乖
趴回毛毯。

“你你你你要干什么!”

“没什么呀,昨天你这么闹腾,现在应该饿了吧,我给你做了早饭,起床吃完我好上班去。”
轻乐摸着少女的头,柔顺的发丝带来的手感让其有些爱不释手。

“呜呜呜放开我啊!”

少女“奋力”地挣扎,膝盖抵着毛毯,全身上下不断扭动。可奈何双臂和脚踝被“紧紧”束缚,任其费尽浑身解数也终究是做无用功。

“……雅诗小朋友咱能不能别玩了,自己挣开出来吃饭好不好?”

轻乐看着少女剧烈的动作,和自己在她身上随手捆的绳子,无语凝噎。

“要不要我帮你解开?”

轻乐有点看不下去了,伸手去结束这场闹剧。

“不要碰我啊啊啊啊啊!”

感到轻乐的手要摸到背后的绳子,少女一声尖叫,开始在笼子里滚来滚去。

“……那你自己起来吧,笼子没锁自己开门出来。”

……

“你打算这个样子吃饭?”

看着少女低着头,反背着手,光着白嫩的脚丫小步小步走到饭桌坐下,轻乐扶额,忽然感觉生而为人真的好累。

“有,有什么办法嘛……你昨晚给我喂了什么东西,搞得我现在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还我捆得那么紧……”

少女幽怨地盯着轻乐,在位子上扭了扭上半身,一副柔弱的样子。

此乃谎言。

轻乐记得很清楚,昨晚只加了安眠粉,化骨散明明在另一个抽屉里根本没动。

请不要质疑专业。

“虽然人家现在没办法反抗……你,你也不能对我做一些奇怪的事哦!”

和之前在笼子里很有精神的嗓音相比,此时声音显得有气无力。

还挺能装。

轻乐被整笑了,拿起勺子磨了磨碗底的白糖,舀起一勺牛奶递到少女嘴前。

少女乖巧滴配合轻乐的投喂,一勺下去,却又皱起了眉头。

“这牛奶味道好像……有点腥啊。”

“奶不都这样吗,只是你平时喝的是经过处理后的成品奶。”轻乐一脸平静,目前只是有淡淡的笑意,还能压住。

“可这个味道好像也不是牛奶诶。”少女一副我读书少,你可不要骗我的表情。

“我也没说这是牛奶吧。不过呢,奶牛产的奶不就是牛奶吗,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没错。”

轻乐嘴角的弧度有些抑制不住了。

“你,你什么意思?”

少女被谜语人搞得有些发懵,虽然不是很懂但好像很不妙的样子,本能地往后靠。

“话说,你来这是找你姐姐的吧。既然你能追着味道寻到这里,为什么不直接飞去找你姐呢?”

“你身上有姐姐的味道,所以姐姐肯定被你关起来了!虽然现在落到你手里,但我一定会想办法逃出去,救出姐姐的!”

好一副宁死不屈的坚贞气概,搞得我是什么反派似的,我自己都差点信了。轻乐默默吐槽。

“行行行先把饭吃了再说。”

轻乐把荷包蛋的盘子端起,夹起荷包蛋堵住逐渐胡言乱语的嘴。

也不是很想听少女扯淡了,轻乐加快喂食的节奏。每当少女吞咽下肚,张开嘴想要说话,迎面而来就是一片吐司或者一勺奶,把少女的嘴灌得满满的。

嗯,老实吃饭的样子讨喜多了。看着少女乖巧进食的轻乐点点头。

“……所以,这个到底是什么奶?”

清空早餐,小嘴终于腾出来的少女,有些害怕的低声提问。

“你不是要找你姐吗?”

轻乐指了指碗底的几滴奶,嘴角上扬已无法控制。

“其实你已经找到了。”

……

“呜嗯嗯嗯嗯!”

少女依然穿着那身水蓝色长裙,只不过身上被轻乐加了点……料。

正面从脖子往下,在乳沟上下,肚脐和小腹处是一个个由绳子构成的菱形,绳结从锁骨一路打到下身隐秘的部位,并且深深陷入两腿之间,随着双腿的摩擦不断地刺激着敏感的花蕊。手臂依旧是在背后平行交叠,却比之前多了好几道绳子缠绕拉紧,两组绳分别从胸部上下绕过,将手臂固定同时把初具规模的双乳衬托得挺翘。

少女的下身被膝盖上下用棉绳紧紧捆好,双腿被迫贴在一起。为了能够移动,脚踝的束缚留下了些许空间,允许少女能够非常淑女的莲步轻移。

由于少女翻进阳台时就是裸足,看样子不是个好好走路的主,轻乐特地从鞋柜里拿了双白色高跟,在少女拼命扭头抗拒与无力地挣扎下强行给她穿好。

显然不是很习惯重心的变化,轻乐的手刚放开少女就要倒地,还是靠着尾巴的支撑与轻乐帮忙才能勉强站立。

剧烈的挣扎也给下身带来了强烈的刺激,特别是两腿之间的绳结,带着衣裙下摆深深嵌入其中,压在花蕊上,柔适的面料贴在鲍鱼上微微滑动,稍一动弹就有快感从下体直冲大脑,双腿控制不住的发软,让其连站立的姿势都难以维持。

轻乐一手把少女揽入怀中,一手隔着裙子揉捏着勒得饱满挺拔的双峰,蓝色丝绸之下能隐隐看到粉嫩的凸起。

“没想到雅诗小妹妹看上去衣着如此有品味,里面却什么也不穿,真是色气的孩子呢。”

轻乐捏了一下小葡萄,少女立刻扭着细腰,摇头抗议,想要争辩,可却被嘴里含着的小球剥夺最终解释权,让其只能发出可爱的呜咽。

想起刚才少女皱着眉,不情愿地被自己一点一点把内裤塞进嘴里,再来一个口球堵住其用舌头把内裤顶出去的可能,轻乐就一阵舒爽,果然少说话的女孩子更加讨人喜欢呢。

“看起来这里很敏感呢,不知道下面如何呢……”

少女眼睁睁看着轻乐的手一路向下,想把它从身上拿掉,可双手被牢牢固定在背后,只能任由轻乐肆意妄为。

手只是到大腿内侧,隔着裙子就已经摸到了一片湿润。

“来好好看看这是什么。”

轻乐手举到少女眼前,让她看着自己渗出的爱液在手指之间拉出的细丝。

红晕从脖子一路爬升到脸颊,想要转头逃避,却被轻乐用揽着少女的手扭住其下巴,迫使其看着自己的爱液。

少女瞥了一眼就匆匆移开,盯着边上的空气,试图转移注意力,让自己的身体能够冷却下来。

“好孩子要听话哦。”

小动作自然逃不过轻乐法眼,只是挑拨两下股绳,少女便泪眼汪汪地看着轻乐发出了求饶的呻吟。

“其实呢,在你吃饭的时候我已经上班迟到了。所以我决定给你一点小小惩罚。”

轻乐又找了一根绳子,连接少女两腿之间的股绳,一端握在手上,试着拽了两下,少女便踉跄地向前挪步,惊呼被口球翻译成两声呜呜。

轻乐算是看出来了,龙族有一个算一个全是抖M。

既然追求刺激,就贯彻到底咯。

“你要找你姐姐,我要去上班,其实我们目的地是同一个地方。”

“正在前往龙鸣俱乐部,调教师轻乐为您服务。”

少女眼神变得有些绝望。

+112

           

2 thoughts on “龙鸣俱乐部”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