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ZxZz123 ♥

bSM-真爱之礼(2)

bSM-真爱之礼(2)- 黑沼泽俱乐部

本文可能稍显拖沓,不注重细节的观众可以跳段观看,绝对不会埋什么伏笔的呢

如果用外人的眼光来看小天,才能名校高才生,皮囊有中上之资,擅长运动身体健康,工作稳定(私立高中的老师)性格开朗,除了没谈过女朋友,这娃没啥大毛病。

可是用小天自己的眼光来看自己,则是一个外表平平无奇,内心却异常变态的绅士。

之所以不找女朋友,是因为小天深知自己的变态是凡人所不能接受的,而单纯为了传宗接代去找女人又没到非去不可的年纪,所以就干脆先单身快乐呗,实在有需求了,就在网上找自己喜欢的图片啊文字啊视频啊冲上一冲。

如果哪一天,性癖能被世人所平视,那小天一定会大声的说出这句话,“诸君,我喜欢看女孩子被紧紧的捆起来的色气样!”

可惜,这在现世是不可能被正常对待的。所以,小天到现在都没有女朋友。

不过在网上浪的时候,他有听说过一个怪诞的传说——据说,在这个世界的背后隐藏着一个SMer的圣地,一般的人都进不去,但是在里面的人都在肆意享受着SM带给他们的快乐,嘛,听着就很像哪个无良作者晚上睡梦睡不着瞎写的东西呢……

现在是晚上8点,正常来说,小天都会考虑网上个浪,但是今天没必要,因为今天是星期五,明天后天有的是空,今天自己可以约几个朋友出去吃点夜宵打打桌游,或者找个好点的单机游戏肝它个通宵达旦的,为此,自己可要留存精力,静待后续安排。

不过今天晚上运气不是很好,8点20分才打通了朋友电话的小天这才知道自己被放了鸽子,最近又刚好没什么喜欢玩的新游戏,难道我堂堂七尺半男儿就要憋死在这方寸之地了吗?!

“叮咚叮咚。”万年没用过的门铃居然响了,甚至于小天自己都不知道这个门铃居然还没坏。

“来了,谁啊?”

“bSM公司,请问小天在吗?有他的东西哦。”门外传来好听的女性声音,让小天的心跳都加速了些许,不过这点小细节并没有影响到小天的智商,“我就是小天,最近没有网购,不收任何到付件。”

“咳咳,这只是一份免费礼物,没有任何捆绑消费,假一赔十,可以录音作证哦。”女声呛了一下,极快切换了一种新的沟通方式,并深得小天的共鸣。

“行吧,那你稍微等会。”噌噌噌…沉重的防盗门剐剐蹭蹭地打开了,还没等小天出去,一个纯黑色的小行李箱握把已经交到了他的手上,同时自己的上衣口袋被放进了一个硬硬的方块物。

等到小天反应过来要问清楚这都是个啥的时候,先前那个妙龄女郎已经走远,楼道除了她的脚步外还隐隐传来了回音,“请好好享受这份礼物哦。”

行口巴~

关上门后,小天粗略的扫了眼行李箱,鎏金的“black SwaMp”标签分别印在侧面和正面,行李箱的把手下似乎是一个电子显示屏。

没有认真看显示屏的小天把行李箱放平,小心的放在了沙发上,别说,拎起来感觉还有点重。

空出闲的小天这会从兜里掏出之前那个的类手机物体,上面只写着一行字。

“欢迎来到bSM,请注册或登录。”

那就先注册呗,反正注册也拔不了我几根毛。小天自嘲的想着,把自己的一部分个人信息对应着上面的问题输入进去后,显示回答正确注册成功,除此之外,小天还看到系统马上将自己从新人组被分到了真爱组。

奇了怪了,小天一介单身贵族,哪来的真爱?抱着这个疑惑,小天点开了真爱组的组内信息,里面正在不停的刷新着各种图片、文字和短视频,下面还有各种各样的回复和赞誉,看起了就像是一个朋友圈的代替物。

事实上,若不是里面掺杂的一些其他内容,小天都以为自己是进了个新圈罢了。但是!里面居然全是 肉 体 被 各 种 奇 奇 怪 怪 的 东 西 拘 束 起来的图片!这类东西一般的软件根本看不到吧喂!而且,更难能可贵的是,这都是小天在外面从来没看到的新图!噫,我好了!(畜生不如的东西,你好了甚么!?)

唯一不同的是,里面的人似乎都在求打赏求爱心,似乎爱心可以增加他们的曝光率,而为了打赏,他们甚至可以为打赏者量身定制他们想看的东西,小天觉得莫名其妙的,打赏真的很重要吗?

小天一边往上拖着,一边用手安抚着小小天,其中有一份套图实在太棒,叫从伶开始的系列,小天都忍不住点了个爱心(没错我就是这么不要脸的推广自己的作品)。

接着看了个把分钟,小天觉得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这个真爱组应该是是先买票后上车的类型,可是自己这二十多年的单身时光里,的确没有跟任何现实生活中的人沟通过自己的性癖,又谈何真爱呢?

等等,如果说有,小天的视线慢慢的转向了沙发上的奇怪行李箱。

开玩笑吧,谁会有人愿意为了其他人被塞到一个黑咕隆咚的地方待上不知道多久啊,这种人肯定是不存在的吧,小天一边吐槽着,一边看向了手上的仪器。

“请注意,检测到新用户登录,以下是新手教程(真爱组限定)”

“使用者可以把自己和自己真爱之前的日常SM活动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发送到真爱组里,获得的打赏可以解锁很多功能,而爱心可以提高自己的曝光率和排名,更容易吸引到打赏。”

“打赏的功能会在获得打赏后提示。”

“友情提示,你的真爱之礼封装时间为1小时21分..秒,请使用绑定控制器进行解封。”

这名头古怪的行李箱里也不知道装的什么东西,小天伸了个懒腰,便把控制器对行李箱顶的电子屏幕胡乱一扫,可接下来的一幕把他吓到了,“惊了,还..还真是装了妹子!等等,这不是我们学校的夏季女式的校服吗???学生???”

此时的行李箱被彻底平摊在沙发上,从行李箱壁各个方向引出来的皮革圈把里面的女孩的身躯死死的固定在箱子中:

她的双腿被紧贴着箱的两壁,并被迫随它一同开合;双手则被项圈的环子扣紧,时刻保持着挺直上身的姿势,将胸前的本应该被皮革胸罩所掩住的胸型给凸显出来;脖子上贴着的项圈上有着一条时刻波动的曲线(估计是心跳曲线),此时的曲线幅度的变化非常激烈;脸部则被两个皮革罩分开罩住,还有两根橡胶软管正连着鼻腔,通到了行李箱的开口;她的下身只穿着一件意味深长的带锁皮裤(一般叫贞操裤),从前端还接出一根软管,正时不时的流动着淡黄色的液体。

差点看呆了的小天喘了几口粗气后才定下了神,便试图帮眼前这位被行李箱紧紧束缚住的妹子脱缚。

首先,小天动作轻缓的把呼吸管从妹子的鼻腔取出,顿时,有力而急促的鼻吸声响起,并持续了好一会,显然,用这个管壁较细的橡胶软管来呼吸虽然可以维持生命,但是并不能提供足够的氧气。。

接下来,小天开始解开连接在行李箱上的,用以固定住女孩身形的多个皮革扣,将它们一一处理掉后,女孩很自然的蜷缩在行李箱里,再将连通输液管的部分脱离后,小天便将里面的女孩如同婴儿一般轻轻抱起,放到了另一边的沙发上。

紧接着,该解开双手的束缚了呢。小天坐在了女孩的身后,小心的把勾在环上的带子解开,再将束手袋的各个扣子一一解开,总算把妹纸那双柔嫩的粉臂从深渊中解放,而妹纸显然也是手疼坏了,双手互相按摩着对方的肌肉。

最后,是解开脸上的遮蔽物,看看庐山真面目了,到底是哪个家伙在装神弄鬼的。小天在解开之前都没有任何的犹豫,独独在这里磨蹭了好一会儿,而妹纸也早已揉捏好自己的双手后摸索着坐在了沙发上,却没有自己解开脸上的面罩,似乎,她也在等待着什么。

小天眨了眨眼,一狠心,把眼罩的扣一掰,失去支撑的眼罩随手脱落,露出了一张极其熟悉的双眼,突然重获光明的它们有点不适应,少女只得用手先遮挡在眼前,只露出了些许空隙来看外界。但这短短数秒已经足够小天看清面具后的那双美眸,甚至于,他发现自己竟然认识她。

“你不是那个在体育馆天天打排球的小琴吗?”

小天忙把小琴口中的口罩摘开,丝毫没有嫌弃上面已经沾满了少女的唾液,而重获说话权的小琴先是干咳了两声(口球对于少女的小嘴来说似乎有点大了),才小声说道:“老师,我听不见你说的话。”

听不见?小天侧过头,果然在小琴的两边的耳朵里各发现了一根堵耳棒,将它们小心的取出后,小琴总算是能正常交流了。

“你先告诉老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小琴便如实的把之前在自己家发生的大部分事情包括网站的事说了,除了自己觉得丢人的排泄部分以外。

“所以,你是说,除了身上这个项圈,你衣服下面的胸罩和内裤都只有我能摘下来,而且要回家也没有别额衣服穿,是这个意思吧?”小天捂住自己的额头来回揉搓,实在是现在的事情太奇妙了。

突然,自己的一个学生向自己表白了,还用一种自己梦寐以求的方式,但是,如果真的这样做了,那小天就真是衣冠禽兽了;可要是不做,那岂不是禽兽不如?小天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中。

“算了吧,你先在老师这住一天吧,明天老师带你去买衣服送你回家吧,以后就别再玩这种游戏了,老师也是人,经不起诱惑的。”小天踌躇了许久,觉得自己果然是禽兽不如,叹了口气,便将控制器对准了项圈,准备解开小琴的项圈。

“滴滴滴,未达成解开项圈的要求,无法解开项圈。”控制器发出了警报声,把各有心事的两人给惊醒了。“请仔细阅读控制器更新的进阶攻略,以获得解锁核心的权限。”

两人忙凑近了控制器的屏幕,仔细的看起了控制器上的进阶攻略。

“想要解锁核心套件,首先需要佩戴完整版的真爱之礼套装(无需任何积分,免费赠送)后,通过完成任务或发布内容获得打赏才可以获得解锁权限,请使用者积极参加bSM公司的活动。”

“是否申请佩戴完整版——确定or放弃”

小天转过身,双手各自握住了少女的小手,平日嘻嘻哈哈没个正形的他此时一脸的严肃:“告诉老师,现在你打算怎么办,很明显,如果你想正常的去解锁这身装备,就要穿上类似的其他装备,你的身体可能会有永远有地方被它限制住,如果说,你觉得自己只是跟老师开个玩笑什么的,老师会想尽办法帮你解开你这身装备,不通过这个什么公司……”

“不要哦。”少女突然抬起了头,坚定的眼神直视着紧巴着一张臭脸装凶的小天,“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老师,从刚见面的那时候,素不相识的老师在我晕倒在排球馆的门口出现,还把行动不便的我一路抱到医务室的时候,我就已经很喜欢很喜欢老师,直到现在也无法忘记…总之,请不要解开它们,这样,我在任何时候都能回忆起当初被老师紧紧的抱在怀里的感觉…啊!”

小琴这才反应过来刚刚自己在做一件多么大胆的事情,后知后觉的她想收回被小天的握住的双手,想要用它们捂住自己的正逐渐发烫的脸颊,可是被发呆状的小天的紧紧的握住无法挣脱,只得退而求次的学鸵鸟弯腰来逃避。

小天此时的大脑接近宕机,说真的,他刚刚还用力的咬了咬自己的舌头尖,痛感证明了自己不是在做梦。

冷静了一会,小天吸了口气说道:“那,那次只是意外,正好那天没有人而已…咳咳,我是说,你真的决定了吗?”

“嗯…只要老师喜欢的话,小琴,小琴也会去努力尝试的…”

“那我现在先去申请完整版。”小天冲面前的可爱的鸵鸟少女点了点头,在申请面板下点击了确认。

很快,屏幕上传来一条私信,小天点开一看,备注为真爱组员工-小锦的人给自己发来了这条信息:“恭喜有情人终成眷属咯,小锦马上来为你们准备完整版的‘真爱之礼’,请稍等…”

看这信息,应该是刚刚负责运送行李箱的女人回复的吧,切,果然是在附近随时等着的吧,小天心里默默吐槽道,顺便把防盗门给推开,方便某人进来。

很快,寂静的楼道里传来了清脆的脚步声,无聊的小天依稀能听到来者在抱怨什么什么高层的,应该是公司的上级给了她不少的压力吧。

“总算又回来了,可爱的小琴同学,有没有想念小锦姐姐呀。”同样自来熟的小锦看都没看小天一眼,直接就往正蜷在沙发上啃薯片看番的小琴走去,然后小天就看到她们两个亲密的抱在一起,就像多年未见的闺蜜一样。

啧,女孩子之间的友谊真奇怪,没记错的话,她们不过今天才见面吧……

“好啦,闲话不多说,那边狗海豹你听着,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先是被小琴这朵鲜花插在头上,又被公司的某个高管关注,指定我给你们这对小情侣送一些东西,当然,你也可以不要的,反正有的是人要。”小锦这才瞟了旁边站着的小天,一脸不忿的说道。

 “这个高管是谁?送的是什么东西?”小天敏锐的察觉到问题的关键,话语一针见血。

“高管用的匿名身份,不过你不用担心,他也是真爱组的成员,对你们估计只是单纯的欣赏罢了;至于他送的东西嘛,大部分需要你触发条件以后才能去领取,换句话说,他给你们发了很多的隐藏任务,这就需要你们慢慢去探索。现在就增送给你们的好像就两个,一个是10ml的高浓度身体强化液,非常适合现在身子骨还没结实的小琴;另一个,则是排泄解锁版的贞操裤,是可以让小琴能自己上厕所而不需要积分解锁的版本,这个东西我自己都想要!”说着,小锦自己都克制不住自己的羡慕,一脸嫉妒的盯着小天。(你看我干嘛…)

 “都要,我们都要。顺便,帮我跟这个人说声谢谢吧。”小天不好意思的摸了摸他的后脑勺。

“还算知点礼数,喏~”小锦往小天的方向顺手一丢,一个装满了淡蓝色液体的管状容器落在了沙发上,被小天好奇的举到面前端详。

“一周的总服用量不能超过1ml,每次使用要稀释至少百倍,太多了也不行,小琴会喝不下,还有,这东西对你的身体几乎没有帮助…”

在小天重复数次知道了以后,小锦才心满意足的闭了嘴,显然,这也是她的出气手段之一。“走吧小琴…什么?…没问题~”

“哼,为了给你惊喜,小琴跟我说,她和我自己去你卧室里换,没换好你不准进来,听到没狗海豹?”小锦嘴上哼哼唧唧着,领着小琴往小天的卧室里钻,门还被她们反锁上了。

“什么嘛,这明明是我家哎~”小天摇了摇头,把大开着的正门重新遮住,便躺在沙发上钻研起手上的控制器了。

就在小天把控制器的所有功能粗略的看了一遍正打算细看部分时,卧室门突然被打开了,成功的把小天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去——只见站在小锦身边的小琴上身依旧穿着那件校服,下面则套着自己的一件宽松的牛仔长裤,似乎是因为裤子太宽松所以一直用手提着牛仔裤的边缘,乍一眼看上去似乎没什么太大变化?

“好啦,我的工作暂时告一段落,最后嘛,我个人也友情附赠你一条消息吧,自己看私信。”说着,小锦挥了挥手跟小琴拜拜,便离开了小天的家。

小天把门锁好,忍不住问道:“看上去好像你也没什么变化啊,不介意说给老师听听嘛?”

小琴原本就淡红的脸这会儿更红了,就像古时候出嫁的新娘一般,她并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撩起了上衣——只见一个深黑色的腰围紧紧的裹在了她的腰间,仅仅在肚脐眼的位置有一个小小的镂空;延伸向下的部分则被牛仔裤遮住了暂时看不到;而原先遮住双乳的胸罩两边各多了一个小环扣,上面正有一条亮银色的锁链连接到小琴手臂的上半段,与上面新添的黑色皮革臂套连接在了一起。

咳咳,小天重重的咳嗽了两声,连忙用双手遮住隐约鼓胀的短裤,“没了吗?没了就…???”好字还没出口,眼前的小琴忽然把提着牛仔裤的手放开,露出了里面蕴藏的美玉:

之前看不见的腰围的下沿此时正很好的接驳上了贞操裤,把贴身的内裤往上扯了少许,原先那部分柔嫩的布料恰好勾勒出一个可爱的骆驼趾。两边大腿的中段装有类似小琴手臂上的皮革束具,中间连接着目测十来公分长短的锁链。

如果让小琴用文字来形容现在自己的身体状况的话:她的手臂被限制在90度的角度内前后移动 ,这会迫使得她的上身动作不自觉的放轻 ;她的双腿也只能前后拉开50度左右,这会迫使她自然的收腿走一字步;而腰部恰好收紧的束腰则让她的体型更加优美,让这颗青涩的果实加速成熟。

而少女最隐秘的部位被外硬内软的两层面料强制的固定了形状;露在皮革外的一小截软管被什么奇怪的机械装置小心的覆盖住,控制了少女的膀胱;少女后庭依旧塞着一个浅浅的橡胶塞,只不过不再被内置的机械锁给锁定住(副作用是没穿其他裤子的少女必须稍稍利用下括约肌夹住肛塞防止滑脱)。

别说现实生活中了,就是在小天漫漫十年的网上冲浪的经历来说,他都没见过这么专业的套装,所以,说起来有点下流,小天他彻底boki了。

“呼,呼,咳,小琴,你,穿好衣服,去卧室先坐会儿,老师,老师有点私事…?????!”偏过头去的小天突然感觉自己的裤子被什么东西碰到了,回过来才发现,少女正以鸭子坐的姿势解下小天的裤子。

“老师,书上面说,男孩子的海绵体变硬后如果不能很好释放出来的话,是会危害身体健康的哦,所以,小琴可以帮老师的忙…”少女声音逐渐变小,那双小手正慢慢拉开小天的裤拉链,从里面掏出了小天的昂然挺立的分身。

你到底在哪看的书啊喂?!!!

没等小天多想,少女粉嫩的手掌很好的包住了小天的分身,开始缓慢的上下套弄着。起初,少女还因为生疏而拿捏不好力度,但很快的,聪明的少女找到了更合适的出力方式后,小天大脑所接受到的舒适感愈发强烈,他的呼吸慢慢变得粗重,眼神开始飘忽不定,便索性闭上双眼。

这就是女孩子帮冲的感觉吗?和小天平时自冲完全是两码事啊!

自己冲的时候,什么都是大脑提前预知的,自己感受到的只不过是下体的敏感神经被正常的刺激着,直到射出白浊液体后戛然而止;可是现在那个遍布着无数敏感神经的部位在摩擦的同时,还能很好的感受到少女那稚嫩的皮肤和掌肉,这组合起来的刺激,实在是太美妙了。

(这两种感受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它们已经跳过了1+1的方式,直接变成了1X1的…哎?)

这个淫乱的场景持续了一会儿,沉浸在快感的小天突然睁开了双眼,他脸色急促的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他的下体在小琴的双手的环绕中猛然抽搐起来,浓浓的白浊液随即喷溅而出,坐在它面前的少女则被射了满满一脸。

少女被这突然袭击给弄懵了,她的双手缓缓放开了正在变软的肉棒,分别支撑在了地上,她的脸上分布着大小不一的白浊污物,正慢慢滴落在大腿和衣服上。

与此同时,少女的喉咙不断地干咳着,可爱的粉舌则不停地推动着唾液和精液混合着从嘴边流下,一条长长的淫丝从她的下巴拉伸到半空中,在地上渐渐堆成一滩水洼。

反应过来的小天向瘫坐在地的小琴伸出手,“小琴,你先去卧室里的洗浴间,把你自己洗干净,快去!”

少女这才反应过来,跌跌撞撞的往卧室跑去,随着她的步伐,晶莹的液体在她身后断续的滴落出一条虚线,这虽然是无心之举,但确实的加大了小天的工作量。

(唔,好像一开始喝到了一点点,不会有小宝宝吧…感觉有点苦苦的臭臭的,但是,为什么我的身体在慢慢的发热,感觉怪怪的…还有,下面好像又弄脏了,赶紧洗个澡吧,小锦姐姐说过,这种内裤有外表吸水后可以自动清洁内部,正好试试吧~好累,我要泡个热水澡,刚刚看了好像老师家里有个小浴缸的呢!)

不过,自觉闯祸的小天乖乖的拎起了拖把和水桶,开始一遍又一遍的清洗起沿路的地面。

折腾完这些家务后,累出一身臭汗的小天往沙发上一瘫,这才注意到墙对面的挂钟,不知不觉已经11点多了,哎,赶紧洗洗睡吧~

不得不说,人一累起来精神就容易不集中,精神一不集中就容易忘记一些明显不应该忘记的事,比如现在,全身赤裸的小天推开了半掩的浴室门后,这才想起里面似乎有个人…

“啊!!!!”“啊!!!!”两个音调不同却意思一样的尖叫先后响起,在这间窄窄的浴室了回响了好一会才结束。

洗完澡后,已经麻木的小天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当然,这次有披着浴巾),他发现自己的被子被人扯到了床头,把躺在上面的人的脸都给遮住了。撩开被子,小琴侧躺在上面,平和的呼吸让人以为她已经进入睡眠,然而细心的小天能从她眼睫毛不自然的抖动猜出少女在装睡的事实。

在客厅穿好睡衣的小天再次打开了衣柜,从其中的上半部分抽出了一节竹席,并将它们铺在了地上,铺竹席的响声让女孩彻底装不下去了,“老师?”

“怎么了,装睡的白雪公主醒了?”背对着床的小天并没有回头,他正忙着用毛巾擦掉竹节间隙里的灰尘。

被拆穿的小琴面露红晕,但她并没有忘记自己的目的:“老师,你这是要干嘛?”

 “这间屋里唯一的床被人占了,外面沙发的外套又弄湿了,我就只能铺竹席睡在地上了呀~”小天理所应当的说道。

 “为什么..”“为什么不能一起睡在床上吗?因为这是一张单人床,老师躺在上面也只是刚好而已,更何况要加上一个可爱的小琴呢?”说着,小天从衣柜里拿出了备用枕头,顺便看了眼床上那瘦小的体型,一个极度不合情但是合理的解决办法浮现在他的脑子里。

除非…两人面对面抱在一起…该死,那可是一个未成年的女孩子啊,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啊真是的,小天心里吐槽着自己的瞎想,正打算往竹席上一躺。床上背靠着软垫的少女却突然说出了他心中的念头。

“那么,请老师抱着小琴睡吧,这样就算是以两人的身体大小,也能在单人床上躺下吧?”少女红扑扑的脸蛋难为情的侧着,却从嘴里说出了极其危险的话语…

“今天的小琴因为自己的擅自主张,给老师带来了很多困扰,这个天气睡凉席很容易感冒吧,请老师满足小琴这个任性的请求吧。”随着字句的增多,原本难为情的少女不知何时已经正面看向小天,眼神让小天想起了她在排球馆坚持到放学后仍在刻苦修炼的那副模样。

“好吧,老师答应你。”小天向小琴郑重的点了点头,把手上的枕头重新收好,“地上的竹席先放在那吧,反正也不影响走动什么的。”说着,背靠在床上的小天已经向身边的少女张开了双臂。

少女先是一愣,马上扑进了小天的怀抱里,由于身高差的关系,仰躺着的小天鼻子前被少女的头发遮住,空气中充斥着少女淡淡的发香,嘛,她用的是好像是飘柔洗发水哦(飘柔,打钱!)

小天的双手小心的搭在少女背部的胸围和腰围上,正打算抱着她一起侧身,突然,几滴冰凉的液体滴落在小天的锁骨上,这时的小天才感觉到少女的异样,她似乎在抽泣?

小天把怀里的小琴放平在枕头上,却惊讶发现少女的脸上正绽放着从未见过的笑颜,眼泪从她紧闭的双眼慢慢滴落,原来喜极而泣吗?放松下来的小天从面前的床头柜顶抽了两页纸巾,小心的拭去她脸上的泪珠。

“快睡觉吧,晚安咯,小琴同学。”小天细心的将少女被压住的头发一一捋平后,便摁下了床边的电灯按钮,卧室的灯也随之一暗。

明天,可真是让人感到期待呢~

这么勤奋的作者,各位看官大爷不打赏一下鼓励鼓励?当然没有打赏还是会更后续啦,,后面应该也许大概可能会先开坑一个bSM系列里的重口机械奸虐向短章,敬请期待

不知道什么时候手机能修好,修好了就传图,头疼ing

+14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ZxZz123            

10 thoughts on “bSM-真爱之礼(2)”

  1. 用范进中举(噫!好了!我中了!“该死的畜牲,你中了甚么”),,,,,你也是够了

    0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