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咯咯哒 ♥

D377手记 序

D377手记 序 – 黑沼泽俱乐部

黑色重型狙击枪被砸碎了。

这是一把漂亮的重型狙击枪,发射.50口径弹药,通体黑色,流线型设计,长方形的消音器便捷又充满现代感,上面的棱形狙击镜放大倍率在二倍与十二倍之间。这是能杀人的艺术品。

可艺术品碎掉了。

艺术品的主人是一位少女。

就是那位,正在被无数彪形大汉轮奸的少女特工。

她有着一头漂亮的黑发,可她的头顶正被一个大汉按着,粗暴地推动着少女的头颅。少女满脸是血,伤痕累累,还有不少精液,污渍间仍能看出,那底下有一张清丽可人的脸庞,而她的樱桃小口正困难地含着按着她头的大汉的阴茎。大汉一边快活地喊叫,一边加速推拉少女的头颅。

那个好看的脑袋此时只是一个长了头发的飞机杯。

少女穿着一身色气的战斗服。说它是战斗服,是凭上面那些黑色的武装带,腿带,手枪袋看出来的,而这些大多数都已经残缺不全。少女的好多装备此时已经被随意扯下,七零八落散落在附近,比如战术面板,侦查耳机等等。说色气,是因为少女浑身上下,只穿着一件透明而且残破的黑丝紧身衣。

是啊,是啊,少女娇弱的酮体上再未穿戴他物,比方文胸,短裤或者其他,白白嫩嫩的躯体上只包裹着一层紧绷且不能遮羞的透明黑丝。她的战斗服让人联想到你会买给女朋友而且劝很久她才会穿上的黑色连身袜,可什么特工会穿这种东西做任务呢?的确,让和他们对战的男性敌人眼前一亮,暂时因精虫上脑而目眩神迷,以自己的身体色诱敌人,这的确是个大胆的想法。可一旦这些女特工被俘,穿成这样恐怕就算是何种正人君子也会安耐不住,先干一发再说。其实必须穿这种羞耻的衣服战斗,少女也很困惑,但只是不能违抗命令罢了。

或者说少女心底,已经深深沉迷于被这种奇妙材质紧紧包裹身体的感觉了。

回到轮奸现场来。少女特工此时正蹲着给面前人口交,与此同时,她还在蹲着的同时不停地做着小幅度的蹲起。算了吧,什么鬼蹲起,那是因为在她分叉的两条黑丝美腿下面此时还躺着另一个壮汉。壮汉仰面躺着,巨茎指向天空,而少女正坐在上面,隔着裆部的黑丝紧身衣与他性交。少女穿着一双15厘米,几乎不合理的恨天高高跟鞋,穿着高跟鞋的同时下蹲性交,少女腿部完美曲线美妙到极点。

穿高跟鞋战斗?有人说鞋跟越高伤害越高,腿越细踢人越疼,所以谁在乎女孩子们是不是战斗的同时脚底还跳着一支芭蕾呢?高跟鞋能提臀收腹,迫使女性摆出雌性哺乳动物的求欢姿势,显然姿势摆得太好,求欢过分成功,花儿招来了一群蜜蜂。

少女不停地“蹲起”,黑丝长腿微微颤抖,就算被强奸,也不会阻止快感来临。何况大汉的阴茎把少女的黑丝战斗服直接顶进了她的阴道。丝滑的触感,使快感双倍来临。

不光如此,少女的两只手也没闲着,此时两只黑丝玉手,正笨拙地给旁边两个脱了裤子的大汉打飞机。嘴里的那根阴茎射了,这位大汉下去,立马就有另一人上来,脱了裤子,把硬邦邦而腥臭的阴茎再次填进少女的嘴里。这哪里是什么女特工嘛。在旁边大汉们的污言秽语中,在大脑不停上升袭来的快感中,少女流下了悲愤又羞耻的泪水。

为什么少女不咬断那根口中的阴茎?为何少女如此配合胯下的奸淫?当然,除却躺着和少女性交的大汉此时正手握一把乌兹冲锋枪顶着少女的黑丝美背而且围观群众人人几乎都有枪以外,在不远的那边,还有另一位同样的黑丝少女。

那位少女顶着一头漂亮的银色短发,与少女穿着打扮几乎相同,残破状态还要更胜一筹。此时银发少女正挂在绞架上,旁边几个大汉用各种器具挑逗着她的下体。绞绳紧紧勒在银发少女的脖子上,银发少女的挣扎已经式微了,失禁了,几乎要被绞死了。

黑发少女绝望地看了一眼银发少女,胯下性交的动作更快了,给大汉们打飞机的速度更快了。

“看什么看!赶紧伺候大爷们,现在还剩五个,要是慢了,你的婊子朋友可就活不成了。”

为了证明黑发少女特工是个婊子,他们把银发少女挂上了绞架。如果黑发少女不能再银发少女被绞死前让这三十多个汉子都射精一次,银发少女就被绞死了。让男人们高潮,也许还有活路。

错误的情报,内鬼的出卖,或许还有埋藏在肉体里无法根除的汹涌欲望,共同造成了今天的这一切。黑丝玫瑰们的最佳结局往往是战死,次于战死的,这些穿着淫荡内心正义的女孩们,也往往会在困境的最后自杀。

她们不能被俘,这就是被俘的下场。

黑发少女又一次高潮了。她眼前一黑,四肢百骸都在迎接高潮的降临。她数不清这是第几次高潮了,但这是最剧烈的一次。她大泄了。触电似颤抖的身躯,喷流而出的爱液和尿液,大脑中氧气被几乎抽空,她的身体仿佛朝圣般迎接了这次高潮。普通的年轻女性这么高潮一次恐怕会因心率失常猝死,也就是俗称的脱阴而死。可幸亏这是被基因强化过的女体,她在如此剧烈的高潮来临后,还能活着。

也正是因为基因改造,她才变成了无肉不欢的荡妇。

少女脱力几乎昏迷,又在大汉的殴打和辱骂中略微清醒过来。

还有五个人呢。还有五个。

她以惊人的意志力,痉挛着起身,继续这场疯狂的party。她的脑子已经要坏掉了,就算身体已经濒临死亡,可她的基因强化过阴道壁还是敏感又火热。射了,嘴里的男人射了,可她已经没办法控制屏息,那些精液似乎射到了她的气管里。她几乎要被这三十多个男人活活干死了。她目乱神迷,最后看了一眼远处,几乎已经不动了的银发少女。

顺便提一嘴,那个黑发少女,就是我。

我没有名字。或许曾经有,曾经我叫朱羽。

现在的我只有一个冷冰冰的代号——D377。

此时此刻的D377,正危在旦夕。

老坑未填,又开新坑。

死得其所,快哉快哉。

+62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5 thoughts on “D377手记 序”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