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uccubus_Temptress ♥

Succubus Quest 人物外传

Succubus Quest 人物外传 – 黑沼泽俱乐部

这一章主要是介绍四位后续剧情比较重要的人物,说明他们此时此刻正在干什么,主要是剧情向的,肉戏会比较少~

最近母狗我已经写到二十一章了~最近有个主人加了我的好友,我们每天都在网调文爱~如果有读者主人喜欢这么淫荡的骚货的话~可以在评论区告诉我~公用母狗什么的…也不是不可以哟~❤

伊芙琳

萨蒂亚:孤独城 孤独城妓院

我是萨蒂亚,孤独城帝国妓院的妓女。

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凭借伊芙琳姐赐予我的身体我已经成为了这里的头牌,过着我曾经无法想象的奢靡生活,每天沉溺在美酒与性爱之中。我的身体在这段时间不断发生变化,胸部和臀部变得越发性感,头上渐渐开始长出和伊芙琳类似的犄角,不过我的角是像绵羊一样的卷角,腹部也出现了奇怪的纹身,并且随着我做爱的次数越来越多纹身也渐渐变得越来越清晰,颜色也越来越显得妖艳。

嫖客们非但没有被我的角吓到,反而还激发了他们奇怪的性癖。他们说我长角可能是因为体内有龙的血液,是龙的后裔,于是他们开始把我唤作龙妓。在那之后越来越多的富豪指名我的侍寝,我的身价自然也就水涨船高。

没有想到我一个身份低下的红卫人居然能够在天际省享有这样的生活。

更神奇的是我能够渐渐感受到伊芙琳姐的存在,我能感受到伊芙琳每天都在和不同的人或者是动物?在做爱,我甚至能略微感受到那种快感,我由衷地为伊芙琳感到高兴。

然而这一切从一宗失踪案开始渐渐发生了变化。

我的一个好友兼同事被城里的豪绅——哈坎·默罕德,叫了“外卖”,她也是我们家仅次于我的几个高级妓女之一,她要去哈坎家里扮演一天的性奴,这种事情在我成为头牌之前早已经稀松平常了,天际省明面上禁止了奴隶制,但事实上权贵们依然拥有大量的农奴和性奴。

就在当天晚上,哈坎就离奇失踪了,我的朋友被当做嫌犯关押,至今还没有回来,四天之后哈坎的亲哥哥卡恩带着几个全身甲胄的人来到妓院里调查,这几个人看着不像是哈坎的保镖也不是城里的卫兵。但是当他们脱下兜帽,我看着领头一男一女那金色和银色的瞳孔,一股恶寒从脑髓传到全身的每一个细胞。我不认识他们,也从来没有见过他们,但为什么我会感到如此害怕?

在视察的最后,我隔着墙勉强听到了从卡恩嘴里说出的几个字“斯坦达尔,警戒者,狩猎魔族”。

伊芙琳,你在哪?我摸着我头上的犄角,回想起我无论如何被中出都不会怀孕的奇怪体质,摸着小腹上散发着粉色光芒的纹身。

“难道说…我已经…不是人类了?”我意识到当初在军妓营伊芙琳对我说过的话“你很快就会和我一样了”的真正意思了。

但是现在的我已经身心爱上了这样的身体,无聊的人类身体我再也不想变回去了,我需要想办法告诉伊芙琳姐,我们现在面临着危机。

几天之后,有一伙从马卡斯城来的商队来到了我们妓院,说是要包场,我的责任当然是要负责侍奉商队的老大了。这个商队的首领是一个看上去比较年长的人,说是侍奉其实我仅仅让他插入我的小穴里抽插里几下他就已经受不了,直接在我的小穴里射精了。虽然小穴一点也没有满足,但是由于长期的职业素养,我依然表现出十分享受的样子。

这位老者名叫奥拉·银血,是马卡斯城的贵族也是富豪,他这次率领着商队游历天际省寻找商机,路过孤独城就来这里放松一下。他提到不久前他收到一张卡片,说是福克瑞斯城开了一家动物庄园,也就是专门表演兽交的地方。确实我最近感应到伊芙琳姐似乎在和非人类的东西交媾,说不定她就在那里!

“银血大人,今晚我的侍寝可以不收取任何费用,请问您可以带一封信给动物庄园的人吗?”

他点了点头。

伊芙琳大人

许久未见,甚是想念,不知近况可否安好。

拜姐姐所赐身体,我已经顺利成为孤独城妓院的头牌,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但近日有名曰斯坦达尔警戒者的猎魔组织在侦办失踪案,或许会牵涉到我们头上,恐怕会威胁到我们的生命安全,请姐姐多多注意安全。

希望可以很快再次相见

萨蒂亚

芙兰朵:裂谷城,荣耀厅孤儿院

我是孤独城荣耀厅孤儿院现任院长,芙兰朵。自从伊芙琳把我转化成了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生物之后,我的人生就改变了。

之前的我很喜欢小正太,但也仅仅只是在幻想中侵犯这些可爱的男孩子,但是随着慈祥桂罗被刺杀,我当上了院长并且被变成了魅魔之后,我开始变得无比放肆。

我先是把孤儿院的女孩子一个一个变成脑子里面只想着色色事情的小碧池,其实也就是半魅魔状态,以我目前的能力还没有办法可以把人类完全转变成魅魔,只能提前开发小女孩们的性感带,转变她们思维,变成非常好色的儿童娼妇。

然后在伊芙琳的资助下,我在孤儿院地底下挖了三层的地下室,明面上我们继续招收着因为战争而流离失所的孤儿,暗地里我们则是这个城市权贵们都知晓的窑子,男人们自然不用说,他们经常会来关照我的小妓女们,当然有时候小孩子满足不了他们的时候也会直接把我给上了,因为我为了吸引客户,干我算是免费的服务,所以刚刚开业的时候被人白嫖了很多次。

然而在这个地下室的最深处,则是我的精液牧场,里面关押着上百只小正太,小魅魔们在不用接客的时候就会下来帮我榨取精液。我肯定不会杀死他们,卖淫所带来的丰厚收益足够维持他们的生命,渐渐的这些小正太们开始习惯了作为奶牛的生活,变成了看见我就会自觉勃起肉棒把精液献出来的合格牲畜。

天际省的内战一直在持续,战争的孤儿也越来越多地送到我这里来,这些孩子送到我这里后军队就不会再管他们了,他们的父母家人也已经在战争中被杀害,我可以毫无负担地把我的精液农场继续经营发展下去。

伊芙琳来过几次我的农场,她把一些魅魔的魔法教给了我,也让我学会了如何把已经成为半魅魔的小女孩彻底调教成为魅魔,就这样几个月过去了,原本是战争孤儿们归宿的孤儿院已经变成了挤满妓女的窑子,正太们的榨精地狱,以及淫乱魅魔们的巢穴。

裂谷城除了我之外还有另外两只成年魅魔——哈尔嘉和她的妹妹,她就在城市另一头经营者所谓的哈尔嘉工棚。那个婊子没有我的经营头脑,也没有转化除了她妹妹以外的其他人,完全就是一个做爱脑,一整天都在和各种男人上床。即便如此我依然非常尊重她,她的性爱技巧是除了伊芙琳之外无人能及的。有一次有几个壮汉试图把我家的小魅魔强行掳走,哈尔嘉恰好经过,直接就把那几个壮汉榨得服服帖帖的第二天中午才扶着腰逃走。而且她也很豪气,总是拿着一大袋金币来我这买正太牛奶,从来不用找钱。其实作为同类如果她要的话我完全可以无偿提供给她精液…

就这样,我和哈尔嘉两只魅魔,一前一后逐渐控制了整个裂谷城的肉棒。黑荆棘家族掌控着金钱和政治,而我们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掌控了整座城市的生命。

哈尔嘉:裂谷城,哈尔嘉工棚

我是哈尔嘉,伊芙琳赐予了我魅魔的新生之后我更加肆无忌惮地往所有经过的男人兜里塞迪贝拉硬币,光顾工棚的客户也越来越多,我身上的洞也完全不够用。我试着用当初伊芙琳转化我的原理,把爱液混到水杯里让我的妹妹米寇特喝,虽然见效时间比较长,但是妹妹越来越接受每天和各种不认识的男人做爱这种事情,思想也变得越来越色,一周过去了她的小腹隐隐出现了一圈淫纹,我成功了,我把亲爱的妹妹变成了和我自己一样的存在。

孤儿院的芙兰朵也是魅魔,她曾经劝我要不要多转化几个姐妹,这样可以更高效率地榨取精液,我没那么做,一方面是我的确很懒,另外一方面我很享受被一群男人轮奸的快感。几天前来了一群从福克瑞斯来的工人,他们说在装修一个什么动物庄园,里面有一个很骚的女人,跟我一样头上也长着奇怪的角。我心里想“呵~那一定是伊芙琳大人了,见到了伊芙琳大人艳姿居然还能忍着没冲,那也好,把睾丸里已经蓄势待发的精液全部射给我吧~”

渐渐米寇特开始帮上忙了,她和我一起接客,被奸淫。但是她有一点和我不一样,我由于信仰者迪贝拉总是不情愿收取客户嫖资,但是米寇特不一样,她锱铢必较,甚至按射精次数来进行收费,魅魔的淫穴可以让人类的肉棒想射几次就射几次。

有了米寇特的协助,我们变得越来越富有,我们装修了工棚,换了更大更舒适的床,光顾我们的人除了乞丐工人卫兵之外,当地的富豪和权贵也开始接触我们这个小妓院。伊芙琳在不久前还来过一次,兑现了当时和那群工人们的承诺。伊芙琳,米寇特,还有我给三十多个工人当了一整天的肉便器,二楼一整层那天都被涂上了浓浓的白浊液体。第二天早上,我从酣睡男人堆里面爬起来,看见伊芙琳还在舔着工头的鸡巴,好像是在劝说工头能不能帮我们把二楼收拾打扫一下之类的话。果然伊芙琳大人不但超级会做爱,而且还有十足的人格魅力!我愿意将我的一生奉献给伊芙琳大人。

夜里我躺在床上,拿出我胸前的迪贝拉项链和迪贝拉硬币,思考着迪贝拉的教义“将美丽告诉世人,将美传播给世人…”我们魅魔们的行为不正是将这世界上最原始、最纯粹的美展现给世人么?或许大祭司的方针并不完全正确,仅仅是让人们欣赏,把自己当做艺术品是不够的,以身作则,成为男人们的共妻或许才是诠释迪贝拉教义的最好途径!

哈尔嘉工棚里的迪贝拉神像被淫气长期污染着已经变成紫红色,雕像上薄薄的纱衣也被腐蚀掉了,庄严美丽的迪贝拉女神在哈尔嘉工棚里就像是一个裸体的娼妇一样勾引着每一个男人的视线。

“好久没回神殿看看了~不知道那里的姐妹们过的怎么样,不如带点惊喜给她们~嗯呵呵~❤”我看着眼前已经变质的迪贝拉神像,心里盘算起一个又一个计划。

马库斯:警戒者大厅覆灭

马库斯和卡莲带队出发寻找杀害哈坎的凶手已经过去一周了,由于卡莲使用回溯的能力过多且过于频繁生病了,只好由部下抬着担架走,无法继续旅程,马库斯只好带队回到警戒者大厅。

但这次回去的路上马库斯一直觉得有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感觉一路上的气氛被一种不详的血色笼罩着,天空下着大雨,马库斯心里充满不安,让队伍按兵不动,自己先一步回到警戒者大厅视察情况。

刺鼻的烧焦味和腐烂尸体的味道刺进马库斯的鼻腔,他快步跑向自己的基地,没有迎接的警戒者士兵,熟悉的门卫已经不见了踪影,门前躺着几具烧焦的尸体已经无法辨认出身份。曾经的操练场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士兵们已经被雨水泡肿的尸体,被杀死的小队长被用警戒者的旗杆贯穿,竖在大厅的门前仿佛在嘲笑着马库斯的无能。

大厅内到处都是尸体,他们的死相充满了惊愕和恐怖,很明显他们遭遇了一场偷袭,每个士兵都脸色苍白全身毫无血色,整个身体都瘪了下去,但是最引人注目的则是脖子上那如同毒牙咬伤一样的伤口。

“吸!血!鬼….”马库斯咬着牙用低沉的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来这几个令人不寒而栗的字。有几个亲卫队的士兵不放心马库斯跟了上来,他们也同样被眼前的悲惨景象吓到了,这时厅外的一具尸体突然爬起来,怪叫一声扑向其中一个士兵。马库斯作为斯坦达尔警戒者的王牌之一反应非常迅速,立刻从腰间抽出钉头锤夺门而出,右手高举武器,金色的眼眸瞄准敌人,随后钉头锤以迅雷之势甩出,“轰!”天空响起一声惊雷,锤头也精准地击中已经尸变的前战友的脑颅。马库斯朝两个士兵大吼“快让大家都上来,准备好柴火,我们必须立刻烧掉这些尸体!”不愧是斯坦达尔的精英,在短短几秒内就已经忘却了伤痛恢复了战斗的状态。

他们冒着大雨把所有战死的士兵,马匹全部都烧掉了,虽然有少量的尸体还是尸变了,但是在马库斯的领导下这些无脑的亡灵并不能对这支精英部队造成威胁。

“安息吧~我的战友们,当我们向艾瑟瑞斯称颂你们的灵魂时,向九圣灵祈祷,愿我们终会在松加德举杯畅饮~”卡莲按照天际省的习俗给他们念着祷告词,虽然马库斯认为这些人并不能前往松加德,但这次他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眼里充满了愤怒和不甘。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卡莲用虚弱的声音询问着马库斯,现在的卡莲已经不是刚开始那个活泼而坚强的女战士,在过度使用能力之后的她只是一个虚弱的女子而已。

马库斯抓起一把地上的灰烬,轻轻用鼻子嗅了一下“咳咳!这是吸血鬼灰烬,吸血鬼死后就会化成这东西,虽然吸血鬼也是我们的敌人,但是如果说要讨伐吸血鬼,有比我们更加专业的猎人存在。”

“黎明守卫!”马库斯和卡莲异口同声。

<< Succubus Quest 第十五章Succubus Quest 第十六章 >>
+13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Succubus_Temptress            

12 thoughts on “Succubus Quest 人物外传”

  1. 喜欢母狗你淫荡的样子,另外文章里要不要加一点拘束的情节,比如四肢折叠捆绑,或者母马之类的

    0
    1. 有什么不可以吗?现实中你是男孩子,但不妨碍你在这个世界里是淫荡的骚货啊~欢迎好姐妹哟~

      +4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