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uccubus_Temptress ♥

Succubus Quest 第一章

Succubus Quest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前言

我实在想不出来这个小说名字的中文,要么太中二要么表达不了意思。这是我写的第一篇小说,写这篇小说完全只是xp使然,我之前是完全没有写过任何长篇的小说的,但是当我回过头来些这篇前言的时候,字数已经到了十万字。写这篇小说的契机其实就是我是个重度的魅魔控,而现在各种黄油里面的魅魔我认为模拟的比较真实的是上古卷轴里面的Succubus Quest这个mod。这个mod功能非常契合魅魔,比如榨精榨死、榨精越多魅魔等级越高会有越多强力的技能、性欲到了一定阈值就会强行变身暴露魅魔身份、长时间不摄入精液就会死亡、多出来的精液可以收集起来以备不时之需等等等等。我在玩这个mod的时候代入感是非常强的,比那种单纯的婊子系黄油更加社保。比起日系魅魔黄油里面普遍是男主逃离魅魔的玩法我个人更加倾向于扮演魅魔的玩法。

但美中不足的一点就是,魅魔mod并没有剧情,其他有一些mod是和魅魔有关联的小剧情,但也只是寥寥几笔带过,并没有着重描写。所以我只是在业余的时间写作这样一篇小说,来试图完善一个在上古卷轴世界魅魔的故事。作者文笔十分有限,很多地方的表述可能并不好,但也是一次小小的尝试,望读者海涵,欢迎同好的交流,也欢迎合理的建议,但是单纯的喷就没必要来找我了,本来并不是靠这个吃饭,只是xp使然如果不喜欢直接删除即可。

另外,文章中我会使用数量不少的游戏内H截图作为插画,配合文字使用还是很实用的。

本文的世界观基本借用上古卷轴世界观,会涉及到的东西比较多,世界观也比较大,每一篇最后都会放出注释方便大家阅读理解。每一章都会有比较高强度的H,可能由于是业余时间写的可能会出现重复的地方也请多多谅解和指出,我会在后续的剧情中多多注意这些缺点。

她不是天生龙裔拥有主角光环、她不是纯正的魔族拥有强大的力量,她和其他魅魔一样出生低下,欲求不满非常淫乱,满脑子只有做爱,一年到头都在发情,是湮灭位面肉便器的存在,被杀就会死。她没有什么拯救世界的使命,要做的只是不断做爱,满足自己的欲望,然后活下去。但是命运却把她卷入了各种各样的事件中……

第一章 起源

湮灭之战,硝烟渐散
卷轴预言,兄弟交战,
黑翼铺展,天下大乱!
奥杜因,诸王灾祸,
先古阴影,吞噬大地沉没。

——龙裔之歌

地点:湮灭位面

我,出生就被一群孕妇们围着,她们有些刚刚分娩完,喘着粗气,嘴里说着胡话,有一些正在分娩,别的孕妇正在帮忙接生,有一些则在抚摸着自己的下体,舌头伸出,双眼上翻,嘴里说着:“出来了!要出来了!”这样的话语…我不知道谁是我的母亲,我就像在一个混乱的集体产房里一样。我的身边有很多和我一样刚刚出身的婴儿,我和她们不一样,我没有向她们一样哭,我似乎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好可爱的孩子啊~ 我是来照顾你的,我们今后要好好相处哟~ ”一个穿着暴露的女性轻轻抱起了我。她把我抱在胸前,两块软绵绵的肉不断地蹭着我的脸,我本能地拨开她的半透明胸衣,暗红色的乳头出现在我面前,我咬了下去,开始吮吸她的乳汁。“嗯~哼~”不知道为什么,这名女性发出了奇怪的声音,她低下头温柔地看着我“看来~诞生了一个天赋很不错的孩子呢~!嗯哼哼~”

我一直吮吸着她的乳汁,但是我并没有觉得满足,反而越来越饿,我不知道怎么办,只能在她的怀里哭了起来。她没有回应,只是继续带着她那谜一样的笑靥,一直走着。我们穿过了一个城镇,进入了城市边缘的一处窑洞,刚进窑洞,我就闻到一种奇怪的香味,没错!是食物的香味!我嘴角开始止不住地流口水,我的腹部隐隐发烫,身体在她的怀里不断扭曲着。

“别着急~很快就有吃的了~”她仿佛在安慰我。

她带着我进了一个房间,这里的灯光很昏暗,暗红又带着一点紫色,房间的中央是一张大床,大概可以躺下四五个人吧!房间的一边是一套桌椅,她把我放在了床上自己则开始坐在桌子前往脸上又涂又抹。我饿极了,从刚开始的小声嘤嘤嘤,到现在放声大哭,她走过来抱起我,口中轻轻低吟着我听不懂的歌谣,是想要让我睡着吧,我又本能地把嘴巴靠到了她的乳头边,但是这一次,她却躲开了。“对不起哦~ 如果再让你摄入我的体液…你可能就会…”

“骚货!准备接客了!”门口传来巨大的敲门,应该是踹门声。随后走进来了两个…生物。这两只生物皮肤是红色的,嘴里伸出两根长牙,双眼冒着火光,长着三条腿,但是中间那一条腿不着地,在空中一甩一甩的,虽然看上去这两只怪物让我很恶心,但是却散发着食物的香气。

她赶紧把我抱起,放在一旁的沙发上,一边招呼着刚刚进来的两只怪物。

“哎哟~是阿索隆和阿索格兄弟!好久不见呐~贱奴这些日子真的好想你们呀~”

说着她主动迎了上去,嘴巴贴着怪物的胸前,舌头伸出来舔弄着那它们的黝黑的乳头,那双纤细的手则卖力地拨弄着它们中间的那条腿。

渐渐的在她的拨弄下,怪物的第三条腿越来越大,越来越挺。她的脸已经染上了一抹粉红,有液体不断从她的乳头和下体滴落。她就地坐下,一边用嘴巴,一边用手,不断套弄着两只怪物的那个奇怪的器官。不一会,怪物一阵嘶吼白色的熔浆从它那器官里喷涌而出,那刺鼻的味道立刻就传到了我的鼻子里,直接冲到了我脑海里。“食物!没错!这就是我的食物!”随着另外一只怪物也同样喷射出食物后,怪物们架着一脸迷醉的她上了那张大床……

我爬下沙发,来到她刚刚坐着的地方,白色的熔浆几乎被她全部喝掉了,只有些许溅出来白色液体滴落在地面上,我真的太饿了,我伸出舌头舔着地面上每一滴白色的液体,一滴也不放过!

床帘中一直传出怪物的嘶吼和她的呻吟,从晚上一直到第二天的中午。

中午,两头怪物终于从床上下来了,他们坐在沙发上喝着一种怪异的饮料

“哎,没想到桑吉恩大君的军队这么强,还好我们哥俩跑得快,不然肯定就被押回去当奴隶了!”

“就是啊,也只能跑来这种乡下地方暂避风头,这地方别的都不好,好就好在,这里是魅魔之乡,大部分的魅魔都是从这里诞生的。”

“但还是没有我们在军队里面的那只贱货爽,那骚浪贱的呻吟,还有还有那个跟黑洞一样的淫穴!我觉得我们会战败肯定是因为这和婊子!”

“肯定是!那贱货在作战前一晚上和我们整个军营的人做爱,第二天我们的人连站都站不稳!”

“不过既然我们已经战败了,那骚货应该已经被抓走了,去当肉便器了吧?!哈哈!”

“有什么好笑的,那家伙可是魅魔!淫魔!她去当肉便器说不定正中她下怀!魅魔这种东西你只能把它们当成工具,绝不能产生感情。”

“两位大人玩得开心吗~对贱奴我的服务还满意吗~”她这时探出头说话了。

“呵呵,少来了,你才是最享受的那个吧!荡妇!”

“哎呀~居然夸人家是荡妇~贱奴好高兴~”

“哼!婊子!少在这里嘴贫,总有一天你会征去当慰安妇被巨魔肏死的”

“哎哟~那可是求之不得呢~”说罢她也下床了,全身上下都是食物的味道。

两只怪物砰的一下把门关上离开了。

她转身走向我“饿坏了吧~乖宝宝~没事的我这就给吃的给你。”

她拿出了一个碗,放在自己的两腿间。手指开始伸向胯部的肉缝,在她的手指触碰到肉缝的那一瞬间,她发出了一声喘息,随后手指伸了进去,开始在肉缝里面搅动,她的声音也逐渐从喘息变成呻吟。白浊的黏液和晶莹的透明液体混在一起滴落在她胯下的碗里。我迫不及待地爬过去,如果再不吃东西,我就要死了……

“来吧~好好品尝你作为魅魔的第一顿美食~要快快长大,变成一个优秀的魅魔哟~”

那一刻我明白了我和她一样,是只魅魔。

这是我婴儿时期的记忆……那个“她”姑且算是我的母亲吧,其实她也没怎么照顾我,她就陪伴了我两三年,教会了我作为魅魔的基本生存技能之后,她就被桑吉恩的军队召去当军妓了,我还记得她被魔人军队带走的时候胯下流出来的液体流了一路,后来她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姐妹们貌似也从来没有谈论过她后来怎么样了,每天被那些欲望过剩的魔人士兵们围着…一定很性福吧~

我从小在这所谓的“魅魔旅馆”长大,说是旅馆,其实就是妓院,为了生存下去,我在三岁的时候就已经被安排给各种各样的生物口交,六岁就安排去接客,从最开始的哥布林,触手巢穴,到后来去安慰魔族的战马,半兽人战士,食人妖……从最开始的恐惧、抗拒、勉强接受,再到现在已经爱上了性交,渴望性交,追求一切性交。照姐姐们的话说,一般的魅魔在成年之前一般都是和哥布林,劣魔,猎犬这些生物玩一玩,要完全适应这么多大型生物的阴茎往往要花上几十年的时间,其实我们很喜欢和巨大的鸡巴做爱,但如果在性器没有被完全开发的情况下突然被这些巨物插入很可能会承受不住如此巨大的快感,当场暴毙。而我在16岁的时候就已经在军营的马厩里给魔族战马当精液便器了,跟我同龄的魅魔们小腹上的淫纹只有一两圈的时候我的淫纹就已经扩散了,隐隐约约能看出子宫的形状了,她们都说我是特别的,说不定可以有资格侍奉桑吉恩大君。

就这样,又过了几年,我25岁了,以魅魔平均200年的寿命来算,我还只是个刚刚出生的小孩子,但是镜子里照射出来的我,头顶的犄角微微弯曲向上,既表明了我魅魔的身份又不会在侍奉客人的时候妨碍到工作,一头金黄色的卷发美丽诱人,紫红的眼眸是我可以看穿一切生物性欲的魅魔之眼,嗯哼~我确确实实是一只合格的魅魔了。

那一天,桑吉恩的军队路过我们的旅店,姐妹们纷纷穿上最性感撩人的服装。有刻意把自己的丝袜撕破露出小穴的,有自己把自己铐起来还带上口球的,有穿上乳胶衣的,还有的把自己双角和尻尾变成狗耳朵和尾巴像一条母狗一样舔着魔人士兵脚的……我?哼哼~我怎么可能会输给她们。一身连体细渔网丝袜,踩着十厘米高的露趾高跟鞋,整个后背与屁股完全露出,胸型被富有弹性的连体丝袜完美勾勒出来,淫纹在小腹处若隐若现发着微光,下体的位置留下了一个洞口可以让侵犯我的人轻易找到我那已经湿透了的淫穴。

这一夜整个旅店,嘶吼声、浪叫呻吟声此起彼伏。我隔壁房的姐姐被六个魔人士兵直接按在旅店大厅的地板就开始侵犯,她的嘴里含着一根鸡巴,双手没有闲下来,一只手握着一根鸡巴积极地取悦着魔人,身经百战的淫穴贪婪地吮吸着一名魔人贵族的雄伟巨物,穿着丝袜的玉足与高跟鞋之间的间隙成为了另外两名魔人士兵的寻欢洞。我没有闲暇的心思去看其他姐妹们受到了怎样的宠幸,我要专注寻找我自己的贵客,我站在旅馆的门边一只手抚摸着湿透了的淫穴,一直手轻轻揉弄着自己早已勃起的乳头,嘴巴里轻轻地发出“啊~啊~”的娇喘,朝着每一个从我面前走过的魔人士兵散发着自己的魅魔性激素。很快,我被两名魔人皇家守卫看上了,我被架着离开了旅馆,他们把我扔在兵营的帐篷里,嘴里发出一阵阵令人胆寒的低吼。

“是个年轻的骚货呢!”

“但是你看她骚穴的出水量,这尼玛是喷泉吧?骚货你究竟和多少东西做过了?”我没有回答他们的话,我翘着屁股,用最为淫贱的姿势爬向他们,卸下他们的腿甲,脱去他们的裤子,两根猩红色的阴茎耸立在我面前。我虽然之前也和不少魔人做过,但是在见到这两根鸡巴的瞬间潮吹了。光是想象着这两个鸡巴插入自己身体里的场景我双眼已经止不住的往上翻,舌头不争气的伸了出来。“如果你能够不用你的骚穴让我们射精,我们就会如你所愿狠狠地把你中出到天亮!”我听见这个要求仿佛受到恩惠一般,为了让他们尽快同意肏我,我迅速摆起鸭子坐的姿势,开始轮流舔弄吮吸着他们的鸡巴,双手的动作一刻没有停下,时而刺激龟头,时而刺激阴囊。

十五分钟过去了,这两根肉棒依旧坚挺,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坚挺的肉棒,他们迟迟未射,我身体下面的地板已经积了一滩淫水而且散发着淫香。眼看他们不为所动,看来单纯的口交和手交并不能满足这两位大人,我必须要拿出更特别的东西。我双手恋恋不舍地离开肉棒,躺下身子,脱下了高跟鞋,将穿着连体丝袜的玉足高高抬起。“那么~两位大人请好好享受贱奴的特别服务~”这是我18岁那年被卖到哥布林巢穴时候开发出来的技术《单腿足交》因为哥布林的数量太多了,仅凭我身上已经开发的五个洞加上我的胸部不能满足它们所有人,不然它们很有可能在我脑袋上开个洞,我临急之下抬起双脚把性激素从脚掌的汗腺中释放出来,哥布林们很快就不再围着我的上半身,它们抬起我的双脚,用肉棒在我的丝袜脚上死命揉搓,脚掌的位置满人了它们又开始使用我的腘窝这样我一下子可以同时多侍奉四只哥布林,令我惊讶的是和我进行足交的哥布林缴械速度甚至比使用我淫穴的哥布林更快,从那开始我就靠这种技术接下了哥布林部落,地狱猎犬群,兽人村庄这种年轻魅魔根本不敢接的应召。

两名魔人皇家守卫肯定肏过各种各样的小穴,一般的前戏根本不够看,但是我摆出的这种姿势不仅用穿着丝袜的双足同时搓弄着他们的肉棒,同时不断流淌着淫水的骚穴在他们眼前随着我的娇喘在他们眼球一收一缩,展露无遗。不出两分钟两人先后缴械,飞溅而出的白浊喷射在我的脚上、大腿上、乳房上、脸上、头发上,浑身散发着醉人的淫香,看到他们已经缴械我缓缓放下双腿,继而叉开,摆出一个M字,左手撩起乳头粘上的精液放进自己嘴巴,吮吸并拉出一条细长精丝,右手中指撩起大腿上的一滴白浊,拨开阴唇把那珍贵的一滴均匀地涂抹在我的小豆豆上。那两位魔人看着我喉结上下动了一下,向前走了半步,后退了,只丢下一句话“你合格了,在这里等着!不许出去!听到没有?荡妇!”我的脸刷的一下全红了,上位魔人居然喊我“荡妇”!?好高兴!好幸福!但随后两位魔人急匆匆地离开了帐篷。“你们要去哪?不是说好了要肏我肏到天亮的吗?这就是上位魔人的信用吗?”我几乎要哭出来了。突然我感到背后一阵热浪,我知道那种感觉,每次魔人们为了满足杀戮欲互相残杀的时候都会爆发出这种气息的热浪,这是魔神们使用魔法时散发的热浪,我缓缓转过头,发现我的身后展开了一个湮灭传送门,一个身影从里面一步一步朝我走来,那个黑影每走一步我都会潮吹一次,剧烈的连续高潮让我瘫软在地上抽搐着,淫穴淌出的爱液已经流到了帐篷之外。黑影一步一步逼近,我终于看清楚了黑影的真面目,我颤抖着说出了他的名字“桑…桑吉恩……大人”

英俊的脸庞,健美的身躯,桑吉恩大人是其他魔人所无法媲美的存在,最浪漫的是他的肉棒,别的肉棒只能满足我们的生存需求,但是他的肉棒中散发着我们这些魅魔贱种梦寐以求的东西——魔力。

“感动荣幸吧,魅魔,,你今天的侍奉对象是我。”

听到了这句话,我因多次高潮而瘫软的身躯仿佛注入了活力,顾不上起身,两三步爬向桑吉恩大人,双手抱着桑吉恩大人的雄伟阳具开始进行侍奉。“嗬~看来那两个白痴这次挺有眼光的,确实找的了一只极品啊~”我听到了大人对我的夸奖,本想开口感谢但是想起自己的身份根本没有资格与魔神大人说话,便继续卖力地侍奉不敢有一丝怠慢。

“好了,骚货,你已经向我证明了你的品质。现在准备领取我给予的恩惠吧。”我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大人他认可了我的侍奉,准备用他伟岸的阳具肏入我的淫穴,注入无比珍贵的魔神精液!我恋恋不舍地把小嘴移开他的下体,临别之际还用舌头舔了一下阳具的头部,缓缓转过身趴在地上,腰部尽可能压低这样可以让大人的阳具充分插入到我的体内,双乳因为期待接下来的事情已经兴奋得开始往外喷射乳汁,双手掰开已经满是精斑的屁股,露出那一开一合流着口水的淫穴。此时的我是肉便器这个词的完美诠释。

只差一点,我就可以到达碰到魅魔一族的天花板;只差一点,我就可以拥有比肩魔神的寿命;只差一点点,我就可以品尝到这无上的快感,明明只差一点点……在大人的阳具即将要触碰到我小穴的一瞬间,我被一股力量带走了,这股不明来路的力量带着离开了我的家乡,湮灭大陆。我被带到了一个黑暗的空间,仅有远处有几颗明星在微光闪烁,那股力量没有停下来,带着我朝那些亮光继续加速,随着亮光的距离越来越近,我看到了它们的全貌,是一个个巨型的球体,我记得这被称作星球,是和我所在的湮灭大陆不同位面的存在,我掠过了一个又一个星球,有些是金色的,有些是褐色的,还有红色的。最终那股力量把我带到了那颗最大的蓝色星球上,随着着陆时巨大的冲击,我被震晕了过去。

上古卷轴宇宙

注解1、桑吉恩(Sanguine),又被称为血腥,淫欲、享乐、放荡的魔神,十六魔神之一。

注解2、高等魔人通常不会直接中出魅魔,因为这样会给予魅魔大量的寿命。通常只有魔人非常喜欢的魅魔或者专属性奴才会有资格受精。

注解3、魅魔的寿命可以很短也可以无限,主要看是否摄入足够多优质的精元,比如说长期和哥布林,劣魔这种生物性交寿命则只会在100年左右与人类几乎无异。与越高级的生物进行性爱则会显著延长魅魔的寿命,同时能够永葆青春,身材与相貌都停留在近乎完美的25-28岁的年龄。那些有幸成为魔人贵族性奴的魅魔更是能够拥有与魔人同等的永恒寿命,魅魔们从来不在乎是不是奴隶,她们要的只是做爱,只要能够做爱,只要能够永远地淫乱下去,对魅魔来说就是最高的追求

注解4、魅魔族群只要进入发情诱惑状态就会自动散发的一种激素,对所有生物能够起到催淫的作用

Succubus Quest 第二章 >>
+66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Succubus_Temptress            

5 thoughts on “Succubus Quest 第一章”

  1. 哎,有喜欢天际的大佬啊,有什么好玩的剧情mod推荐一下嘛~

    +4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