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uccubus_Temptress ♥

Succubus Quest 第三章

Succubus Quest 第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回忆1 “母亲”的教诲

在我的记忆中,那个自称为我的抚养人的女人曾经教会了我身为魅魔的生存之道,即便我已经忘记了她的模样,但是她对我的教诲我不会忘记。

她曾说:我们魅魔诞生于桑吉恩大君所掌控的淫欲力量,据说大人不仅游历整个湮灭领域,还曾跨领域试图入侵一个充满水和树木的世界,那里生活着一种叫做人类的生物,桑吉恩认为人类女性的身体魅力几乎符合所有生物的性审美,于是便把人类女性与自己的魔人之血融合,于是拥有者完美人类女性曲线,同时保留着魔族的犄角、尻尾的魅魔就诞生了。

魅魔并不是什么高贵的物种,我们虽然不同于那些低等魔物,我们拥有自己的知性,具有自己的意识,拥有自己种族的文化,但是本质上我们只要一看见雄性生殖器,哪怕仅仅是闻到了生殖器散发出来的味道,就会变成一头丧失理智的雌兽,这是我们的本性。正是如此我们魅魔在湮灭领域并不能拥有姓名。只有极少数得到桑吉恩大人宠幸的魅魔能够拥有姓名而且还能够拥有无尽的寿命,可以与桑吉恩宫殿里的魔人贵族们永远交欢下去,甚至被赐予了双翼可以在天空中飞翔。

我们魅魔也拥有自己的种族法术,虽然比不上上位魔物,但是在下级魔物中也算是数量比较多的了,我们天生具有潜行能力的增强,而且身手敏捷,擅长暗杀和潜入,还精通幻术系法术,隐身、催眠、催淫都是成年魅魔可以掌握的法术,但随着桑吉恩大君对我们的恩赐,我们不再进行这些容易死亡的任务,我们的聚落渐渐经营起窑子、妓院、军妓等生意,即使参军的魅魔最后基本上也是成为慰安妇。千万年下来都是如此,我们一族的身手渐渐没有了曾经的矫健,身材越发丰满,乳房越来越大与臀部越来越翘,越来越朝着雄性喜欢的方向进化。于是便成为了今天魅魔的样子。

第三章 海尔根废墟

走出了山洞,外面是一片树林,几只兔子在我面前奔奔跳跳路过,空气很清新,但我却并不喜欢,我还是怀念我那混杂着精液和爱液香气的小洞窑。

我来到一个小湖边,水里倒映着我诱人的曲线,又大又挺的双峰,又翘又肥的臀部,但我突然注意到,我的尻尾不见了,而且我小腹上的淫纹也只剩下了一圈!一定是我体内的魔力为了保护降临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耗尽了,所以我几乎变成了最初级的魅魔。可恶,接下来我该去哪?刚才那个法术我因为愤怒和饥饿完全没有穴下留情,他射给我的精液没有给到我更多的信息,雪漫城是哪里?巴尔古夫又是谁?怎么办,那边几头公鹿的阴茎太大了,以我现在的状态可能承受不住,再这样下去我甚至可能会抓起一只雄兔塞进我的小穴里。人类!对!我一定要尽快找到人类!

正当我思考着如何摆脱这困境的时候一个巨大的黑影从我头上掠过,是一条巨大黑龙,本能的恐惧让我赶紧蹲伏身体寻找掩护,我试着释放隐身术,但是力量的减弱再加上刚刚试了一个我从未用过的死灵法术我体内的能量已经彻底透支。能量的透支随之而来的是潮水般的欲望,双手不自觉地开始摸向淫穴,翻开阴唇中指挑逗着阴蒂,食指插入阴道里面缓缓搅动着,我知道这种快感只能短暂维持我的理智,一旦我停止手淫,欲望的反噬将会彻底将我吞没,在湮灭领域,被性欲吞没的魅魔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黑色的巨龙飞远了,它似乎没有发现我,我看到不远处升起滚滚浓烟,应该是刚刚那条巨龙袭击过的地方,说不定那里有人类。我左手扶着路边树木,右手继续着自慰一步一步缓慢地向冒烟的地方走去。

因为无法停下的自慰,我淫穴里分泌的爱液一直在往下滴落,之前风骚的步伐已经完全看不见,现在的我只是一只发着情到处想找雄性交配的母狗而已。我快要坚持不住了,我的双腿已经走不动,我跪倒在地上,屁股全力向上撅起,食指和中指在小穴里面疯狂的揉弄着。

“意识…要消失了…难道我就这样死在这个荒芜的地方吗?姐妹们…桑吉恩大人…肉棒们~”就在我将要绝望之时,草丛中传来杂乱的声音,我用最后的力气启用魅魔之眼,看到了两只犬形生物在嗅着我一路流下的爱液,似乎在跟踪着这个爱液的主人,这两只生物的性欲已经从橙色变成红色了,看来我的爱液对它们起到了催淫的作用。见到有雄性生物靠近,我又燃起希望之火,理智稍稍恢复了一些,于是我模仿起我曾经和地狱猎犬交配时用到的姿势,双手往前伸出,屁股撅起,腰身压低,嘴里模仿着发情母狗的求偶叫声“汪~汪~汪~❤”两只犬形生物听到了我的声音后立刻有了反应,开始往我的方向飞奔而来。

向我冲来的不是普通的狗,而是两头狼,它们向我狂吠着跑来,露出獠牙,嘴边挂着口水。我开始有点害怕,因为我不知道这两头狼是想肏我还是想吃我,跑是跑不掉了,我只能摆出更淫荡的姿势,手指在淫穴里掏出更多的爱液,希望它们的目标不是咬断我的脖子而是把他们的肉棒捅进我的骚穴。

我感觉到一只狼已经走到了我的身边,我不敢轻举妄动,只是继续自慰着邀请它们来侵犯我,它们闻了闻我的腋下,又闻了闻我的小穴,最后闻了闻我的脖子,发出了一阵阵令人恐惧的低吼,我感觉到其中的一只走到了我的身后,前列腺液的香气冲击着我的嗅觉。

“插进来吧,你们一定很久没有遇到这么棒的母狼了吧,我会给你生下狼宝宝哟~狠狠地肏我啊~❤”我这么祈祷着。果不其然,其中一只狼的前肢按着我的后背,充分勃起的肉棒盯着我的阴道口,我感觉它似乎还有迟疑,随着一声娇喘我把屁股往它身上一靠,野狼的肉棒瞬间插入了我的阴道深处直捅子宫,这突如其来的刺激让它迟疑了两秒,但随着一声嘶吼,它对我的骚穴发动了猛烈的进攻。

“啊~野狼先生的鸡巴好棒~好舒服~❤,我的淫穴比起母狼的…唔呣……”我正在浪叫的时候另外一只野狼的鸡巴塞进了我的口穴里,这只公狼前肢按着我的头,用鸡巴抽插着我的嘴巴,我一下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嘴里发出了“呜呜~”的呻吟。渐渐随着交配的持续,我适应了嘴里的那根肉棒,我把喉咙扩张开来,让肉棒插入的时候深入到喉咙的深处,抽出的时候还不忘用舌头舔弄一下龟头。就这样,两头野狼一前一后在这林间小道上侵犯着我,我也一前一后地配合着这两头野兽的动作,享受着被野兽侵犯的快乐。

很快,在魅魔高超的性爱技巧下,两头野狼在我体内喷射出大量的精液,我的丝袜上沾满洒出来的白浊液体,交欢结束后野狼没有再对我做什么,只是慢慢离开了,只留下我靠在一颗大树下意犹未尽地揉弄着小穴,指尖撩出的精液立刻就被嘴巴含住,吮吸,咀嚼然后拉出一条长长的丝线。

野狼奸淫

“感谢招待~真是要感激它们救了我一命呢~没想到这个世界的野兽也有这么强的性欲~嗯哼哼~❤”我伸了个懒腰,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连体丝袜,用毛孔把残留在身上的精液全部吸收之后继续朝着升起浓烟的地方走去。

“海~尔~根”门口的路牌上面这么写着,我不是很识字,但是死灵法师的记忆似乎也影响了我的一些认知。

“看来这里曾经是一个挺多人的城镇啊。”城镇的大门敞开着,我走进这个城镇,木质的房子在燃烧着,四处遍布着被烧焦的尸体,我睁开魅魔之眼仔细搜寻着哪怕一丝丝光亮。“没有,这里到处都是被焚烧殆尽的灵魂,我还期望着能找到幸存者呢…”突然在哨塔的角落里我发现了一束微弱的亮光,虽然很微弱但确实深红色的,代表这这个生物快死了,但性欲却极度膨胀!

尸体骑乘

我跑过去,抬起压在他身上的断木,这个人半边身体已经严重烧伤了,脸已经烧到完全无法辨认,视力、听觉、味觉、说话的能力可能都已经完全丧失了,肯定没救了。但是值得庆幸的是~他的下半身还是完好无损的,临死前对性高潮的渴望让他的肉棒绝望地勃起了,嗯哼~毕竟我也不是什么大恶魔既然你是这里唯一的幸存者,那就让你舒舒服服的上路吧~也当作慰劳我辛辛苦苦赶过来的酬劳了。

我的舌头舔了一下上嘴唇,迷人性感的双腿跨过他的身躯,往这个男人身上坐了上去,男人似乎意识到什么腰部突然往上一挺,我没想到这个将死之人还有这种力量,不由得发出一声淫魅的娇喘,我怕他继续发力的话马上就会死掉于是我把刚刚在野狼精液上积攒的魔力汇聚在手中,绿色的能量逐渐笼罩在我的手中,【平静】!将死之人停止了腰部的运动,于是我安心地把他的肉棒温柔地放入我的淫穴中,缓缓的坐了下去,双手轻轻按在他烧伤的胸口前。

“安心吧,我会陪着你走完最后一程~你会享受到这辈子都无法体会的快乐~❤”随后我开始上下坐动着身躯,男人的肉棒不但没有生命的流逝而瘫软,反而在我的体内变得更硬、更大了,但是相对的,我看见他的身体逐渐萎缩,本来还可以隐约看见腹肌的下体已经几乎干扁,如同皮包骨的食尸鬼,他是把全身所有的生命能量都汇聚到肉棒上。

“多么温柔的男人啊~如果你没有遭此不幸我甚至愿意成为你的性奴~可惜了,你的子孙后代就让我一次性全部收下吧~❤”男人仿佛听到了我的淫语,腰部居然挣脱了【平静】的控制,开始不顾一切抽插着我的骚穴,瞬间我从主动变成了被动,每一次抽插他的龟头都在猛烈撞击我的子宫口,生物临终前对繁衍后代的欲望就这么强烈吗?

“嗯啊~嗯哼~❤”

我娇喘着,呻吟着,左手挑逗着阴蒂,右手把手指伸进嘴里痴迷的品尝着,双乳在胸前剧烈的晃动着,淫穴品尝着这个人类最后的绝命冲锋。

“来吧~嗯哼❤~射出来吧~别那么快死掉哟~我还没品尝你精液的味道呢~来~射爆吧~❤”男人最后的一下冲锋将我高高顶起,我知道,这大概就是最后了

“去了~❤去了~❤高潮了~!!”我舌头微微伸出,双眼充满怜悯地看着这根即将逝去的肉棒“你做的很棒哟~骄傲吧!你满足了一只魅魔~❤”

“噗滋,噗滋,噗,噗….”我和他同时高潮了,滚烫的精液直接射进了我的子宫,在窑子和客人做爱的时候他们都把这个叫做“直接受孕!”这对他们来说是最具有成就感的方式。

我恋恋不舍地把身体从他的已经软下去的阴茎上抽离开来,对我来说,没有勃起的阴茎没有任何意义,但我知道,他不可能再勃起了,过度透支生命力的后果让他的身体逐渐萎缩,最后整个下半身萎缩成了干尸,刚刚让我爽上天的阴茎被微风一吹,化为灰烬四散而去。

“永别了,那么接下来,我准备好了…我这次可是好好品尝了这个人的精液,来吧,把他的记忆,他的知识,他的过往通通告诉我!”我哨塔里的凳子上,做好准备,期待那些画面再次出现。

“来了!”

“伯恩,亲爱的,天际现在很乱你没必要去”

“我必须去,我是诺德人,天际省是我的家乡,我的父母还在那里”

骑马、帐篷、营火、床铺

一把剑抵着他的喉咙

马车,三个一同被抓的囚犯

乌弗瑞克 风暴斗篷,图留斯将军

砍头

黑色巨龙

火焰雨

…………………

在窥视了他的过往后我从他还没有被烧焦的裤子里找到了一本厚厚的书本,凭借我刚才吸收他的记忆,我认字水平有了很大提升,这本书的封面写着《泰姆瑞尔大陆冒险手记》,作者是———德拉贡 伯恩。

“原来是一个冒险家,经历很丰富嘛,感谢你让我知道了这么多。”我吸食了他的记忆,和这个世界相关的知识融入到我的脑中,我看到在他的眼睛被烧毁前的一瞬间,有一伙人逃进了兵营里。对我来说,继续觅食,吸食关于这个世界的知识,以及把我自己的淫能恢复到原来的水平是当前的头等大事。

推开兵营的大门,武器杂乱散落在地上,在这个动乱的世界里求生,武器是必不可少的,但是对我来说斧头,锤子这类武器太笨重了,即使是短剑我也觉得太粗鲁了,环顾四周,我发现了一把比鸡巴要长一些的匕首放在角落里,我拿起匕首掂量了一下“嗯哼~这个尺寸刚刚好~是我熟悉的感觉~”我把匕首系在腰间,继续往兵营深处走去。

四五具尸体躺在大厅里,这些人明显不是被烧死的,明显被利刃所害“看来人类也是喜欢自相残杀的种族呢,明明灾难已经从天而降,却还是只顾着互相残杀,真是可怜…”顺着楼梯向下,来到的是一个拷问间,同样有打斗的痕迹,没有活人。我随手翻开桌面上的一本书,上面写着《龙裔之书》,我坐在椅子上翘起腿,一边翻看着书,一边用穿着丝袜的足尖撩动着早已冰凉的士兵阴茎“很多人曾经听说龙裔这个词……当世界吞噬者醒来,时间之轮将转向最后的龙裔……啧,这讲的都是什么?哟~❤不错的鸡巴~如果你还活着我不介意跟你来一发~可惜…”我把尸体瘫软的阴茎一脚踢开,站起身,顺手带走了几瓶红蓝色的药剂,离开了刑讯室。

顺着楼梯我一路来到了地下室,显然这里是用来避难的,这里横七竖八的躺着十几具尸体,其中几具漂浮在地下河的水面上。我发现有其中一具尸体的体型与其他的有些不一样,走近一看,原来是一名女性,她的背后中了两箭,腹部被一把短剑穿透,鲜血四溢,看来刚刚才咽气。

“啊咧?~没想到在这个世界女性也可以作为战士上战场吗?好好侍奉那些鸡巴,保全自己的性命不好吗?”我蹲下身体,双手揉捏着她的屁股和胸部“你看,明明发育得这么好,真是的~去当个妓女不好吗?当不了妓女当个性奴也可以啊~至少不会被人这样残忍杀害~”接着我本能地把手摸到她的阴部“啊啦~你看!都湿透了,你临终前一定很想念男人的大鸡巴吧~晚安啦,下辈子记得别做这种傻事了。”我把沾满了女战士爱液和鲜血的手指伸进了嘴里来回舔弄吮吸,继续往下一层走。

这里是一个洞天,这里布满了蛛网,六只巨大的蜘蛛尸体散落在地面上,这些蜘蛛体长几乎和我一样,如果我被这些蜘蛛抓住了,不知道会遭到怎样的待遇,想象着这个场景,“滴答”一滴爱液透过我的丝袜滴落在地上积水里。在洞穴的中央跪着一个人,他全身已经被蛛毒渗透,皮肤已经变成了紫色,双眼依然怒视着前方,嘴巴极力张开着,手里紧紧地握着一柄战斧,战斧上还滴落着巨型蜘蛛绿色的体液。我走到他跟前,扯下他胸口挂着的一块金属牌“罗拉夫,愿松加德的英灵护佑你的战斧所向披靡”上面刻着字。“是英勇的战士呢~”我扔下他的金属牌,嗤笑着往岩洞的出口前进。

“唉~好无聊,一路上都是死人,好想要~人家的淫穴都已经饿的流口水了~❤”

“救命!!有人逃出来了吗?这里!!我受伤了!!救命!!!”

是活人!听到声音的我既兴奋又性奋,甩着胸前的大奶子,踩着性感的高跟鞋“蹬蹬蹬”地小跑过去。

“啊!美丽的女士,见到你真的太好了,我还以为没人活下来了。你有治疗药水吗?我刚才和那头穴熊搏斗的时候不慎被他抓了一下。”

我向旁边看了一眼,一头巨大的黑熊趴在地上,身体上插了三支箭,血液还一直从它的胸口不断流出,看来已经毙命了。“有哟!”我转过头掏出红色的药瓶“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说吧!我什么都愿意!”显然他腰部的伤口一直在折磨着他

我露出邪魅的笑容“我可以把药给你,但是你恢复了之后能不能把你的鸡巴,插到我的这里面来~❤”我用双手拨开两片阴唇,露出了已经湿润到滴水的阴蒂和小穴口。

他愣了一下,但是腰上强烈的伤痛让他不容多想“好的!我答应你!快点把治疗药剂给我!”他几乎是嘶吼着。

“给你~小心点用哟,我只有这一瓶了~❤”

他脱下身上的皮盔甲,露出赤裸的上半身开始涂药,四块腹肌若隐若现,腰上伤口的血渐渐被药效止住了,被抓伤的肉在缓慢愈合,肚腩上的一点点脂肪随着他的粗喘一起一伏,一小撮阴茎毛越过了他的裤子暴露在外,裤裆已经微微顶起。

“哈~哈~呼~”他坐在地上喘着粗气,没有发现我已经悄悄爬到他身边,伸出穿着蕾丝手套的手摸索着,准备抚摸他那已经越来越精神的肉棒。

“女士!”我吓了一跳,没想到我的匿踪淫行居然被发现了“这样真的好吗?我不知道你是谁,我也很感激你救了我一命,但是在帝国的法律里,可以这样公然勾引男人的只有注册的正规妓女才可以,不然会被当成荡妇以淫乱罪烧死的,更何况我多少算一个军官。我不记得海尔根附近有国立妓院,更不会认为一个妓女会来到如此危险的地方。这是死罪!”他义正言辞道。

我停下双手的摸索,直起身子,头往右侧微微一歪,摆出一副淫乱又可爱的样子“但是…人家就是想要嘛~❤你看,你鸡鸡看见我都已经流口水了”男人的裤裆已经支起了帐篷,帐篷的顶端已经被不断冒出的先走汁湿润。我看见男人死死的盯着我脸和胸部,喉结上下翻滚吞咽着口水“很难受吧~别害怕哦~很舒服哒~❤”我见男人没有反抗于是乘胜追击,继续着我的淫行。

穿着黑丝手套的指尖在他的帐篷顶端轻轻拨弄着,帐篷顶端受到刺激像火山口的熔岩一样涌出晶莹剔透的先走汁。“看来已经完全准备好了呢~那么接下来~❤”我跪在地上将他的军裤缓缓向下拉,挺起的肉棒阻碍着裤子的离去,仿佛是这个男人最后的倔强,但随着我用力一扯,硕大的肉棒从裤子里弹了出来,酸臭的先走汁甩了我一脸,由于行军而多天没有清洗的鸡巴垢混着浓郁的淫臭,钻进我的鼻孔,我的私处已经泛滥成灾。

我用舌头舔了舔甩到嘴边的汁液“嗯唔~~❤呣~”忍不住了,双眼迷离,嘴穴微张“嗯唔~唔~唔~❤”我把半根男人的肉棒含进嘴里,舌头灵活地从各个方向挑逗着入侵的肉棒,左手扶着他壮实的大腿,右手爱抚着他的睾丸袋,没错,这就是刻在我们魅魔灵魂深处的侍奉动作,没有哪个雄性生物可以拒绝这种侍奉。区区人类更是不在话下,短短半分钟,他的阴囊突然收缩,肉棒里的液体迅速流动,白浊的黏液在我嘴里爆发出来。他缓缓退后把肉棒从我都嘴中抽离出来,拉出一条长长的丝,而我则在他面前把嘴边的精液拨到嘴里,然后连同嘴里的精液一起地吞到胃里了。

他坐在那,惊恐的看着我“好淫乱的女人,你究竟是什么人?你…你究竟是什么?”他注意到了我头上的犄角,还有我小腹的淫纹,终于发现了,我并不是人类。

“乖~别害怕~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我站起身,一边淫荡地揉弄着阴户,一边慢慢向他走去,暗红的双眸用魅惑的眼神打量着他依旧挺立的肉棒,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哈…哈瓦达,我叫哈瓦达,是帝国天际军团雪漫军区的一名军官,海尔根人手不够,我被临时安排来到这里负责主持这一批风暴斗篷罪犯的行刑,没想到传说中的巨龙居然袭击了这里,我好不容易逃出来,求你了女士,不要伤害我!”说完他趴在地上激烈地轻吻、舔舐着我脚趾,唾液透过丝袜渗入脚趾,我知道,这个男人并不是想求饶,他只是在满足自己的足控欲望而已,这种生物我以前见多了。

“放心~我一个弱女子~不会伤害你的~❤哦对了!我们的事情还没办完不是么?我们刚才说好的,是将你的鸡巴,插到我的小穴里面来~❤不只是嘴里面哟~”我把脚微微抬高,双手把他扶起来让他坐在石凳上,然后双腿打开站在石凳上身体缓缓往下蹲,他的脸被我的奶子挤压着发出“哼哼”的声音,我右手搂着他的脖子,左手握住他颤抖的肉棒,缓缓地坐了下去。

“嗯~哼~❤”这种下流的姿势能够让肉棒立刻插入到小穴的最深处,但是由于女性的姿势不好发力,想要获得更高的快感则必须要男性配合“来嘛~哈瓦达先生~”我坐在他的胯上淫荡地扭动着屁股,湿热的骚逼包裹着肉棒在里面淫乱地搅动。终于他忍不住了,双手狠狠抓地着我的肥臀,把腰用力向上抽抽插插,感受到强烈快感的我双手紧紧搂着他,湿润的舌头撬开他紧闭的嘴唇,深入他的口腔,抓住他妄图躲藏的舌头,交缠、吮吸、撕咬。

“怎么了?第一次遇到这么主动的女人?这就不行了吗?”感觉到他下体的运动放慢了抽插的速度,我夹紧了阴道,用骚腰带动着打屁股开始扭动起来,前后前后,左右左右,向左画几个圆,再向右绕几个圈。显然比起抽插他更新换在我骚逼里来回搅动。“哈瓦达大人~小荡妇的小骚逼都被你的大鸡巴肏得乱七八糟了~❤人家最喜欢被大鸡巴肏了,好舒服~不行了,小荡妇要离不开你的大鸡巴了~❤”我在他的耳边不断用淫乱的话语刺激着他。

“不行了!拔不出来了,会射在里面的啊!”哈瓦达应该是个很负责的男人,似乎并不想中出我,但是对于我来说不中出才是不尊重表现。

“嗯~❤可以哦~直接射在里面~都说了人家不想离开鸡鸡嘛~❤啊啊啊~要去了~要和肉棒精液一起去了~!”滚烫的精液灌满了我的阴道,缓缓从我肥厚的阴唇里流出来,流到大腿上。他把变软的肉棒拔了出来,瘫坐在地上,呆呆的看着我,眼神里混杂着欲望和恐惧。

我把身体上的残留精液吸收完毕,转身正要离开。“等等!”哈瓦达突然把我叫住“你要去哪里?”

“离开这里,然后找一个人多的地方,男人多的地方,然后继续和他们做爱~❤”

“真是个无可救药的淫荡女人….看在你救了我,我好心告诉你吧,外乡人,现在的天际省到处都是战乱,无数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礼乐早已崩坏,生活没有希望的男人们拿起武器占据了各个山洞和废弃的堡垒,当上了打家劫舍的强盗,男人和男孩如果不加入就立即杀死,老人也一样,遇到女人则直接就地强奸,把女人肏晕过去后就抓回营地当肉便器,能坚持下去的女人成为了强盗们的泄欲机器,生育机器,绝大部分的女人坚持不了几天就被活活虐待至死。虽然你是个罪该万死的荡妇,但是你对我有恩,我带你去一个相对安全的小镇吧,离这不远。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名字?”魅魔没有名字,我们魅魔只是一群只知道做爱的动物而已,曾经某个人是这样跟我说的,只有极少帮魔神立下赫赫战功,或者得到魔神欢心的魅魔才有资格拥有姓名。但是如果我要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一个代表自己的名字是不可或缺的。

“…….伊…伊芙琳…伊芙琳 莉库利亚…”伊芙琳是我们一族传说中最伟大魅魔刺客,她的刺杀目标遍布湮灭位面,以及上层世界,即使是在湮灭领域的赤焰阳光下也可以隐藏自己的踪迹,被她暗杀的目标往往是男性,死亡的表情同时带着恐惧和欢愉,身体呈干尸状。“我是亚龙人和人类的混血,所以头上长着角,诶嘿嘿~”我运用从那个冒险家吸取来的知识,撒了一个谎,好解释我身上的奇怪特征。

“伊芙琳是吧,你就好好跟着我,别乱走,你把我的铠甲披上,你这身衣服太危险了….以现在天际省的治安状况,是个男人见到你这身都可能直接把你按在地上肏!”

“真的吗!”我性奋地睁大眼睛,抖动着胸前的大奶子。

“啧啧…真是无可救药…”他把头转向一边,眼神故意想避开我却又偷偷瞄了我的奶子一眼,手里拿着衣服递到我面前“赶紧穿上,你不介意穿成这样我都介意,我领着这样一个荡妇回镇里,乡亲们都不知道怎么看我…”。“好吧~那就麻烦你给小荡妇带路了哟~”我接过衣服套在身上,跟着他走出了山洞。

<< Succubus Quest 第二章Succubus Quest 第四章 >>
+29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Succubus_Temptress            

2 thoughts on “Succubus Quest 第三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