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uccubus_Temptress ♥

Succubus Quest 第十七章

Succubus Quest 第十七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怎么样~❤调教母狗还开心吗?虽然说这是主人的任务,而且真正能够好好聊起来的人其实并不多,但也不失为一次不错的素材积累过程,感觉自己的淫荡创作欲都被激发出来呢~

下次还会有更加精彩的交互玩法等着大家,现在我们再次回到伊芙琳的故事里,这次的故事会有拘束衣、口球露出的玩法哟~下一章还有监狱调教奸淫的故事~敬请期待~❤

嘉颖/伊芙琳

第十七章 上门服务

现在是早上的七点,我被两个蒙着面的大汉从床上拽了起来,粗暴的动作让我生气之余又有点兴奋,我知道他们是纳兹尔的手下,这个男人做事从来不会弄脏自己的手。这两个大汉直接把我的头按在地上,并第一时间给戴上了眼罩和口球。硕大的口球顶着我的舌头大量的口水从口球的小洞里流出来。

接下来我身上的连体丝袜被粗鲁地撕开了,他们给我戴上了拘束器具,我的双手被固定在身后根本没有办法动弹。紧接着他们把两根坚硬的长棒同时插入了我的淫穴和屁穴,这可不是普通的棒子,它是用灵魂石驱动的全自动自慰棒和肛塞,续航时间高达一周!被自慰棒狂乱搅动的双穴很快分泌出大量液体,眼看就要滑出来了,他们突然给我装上了一个贞操带!随着“咔哒”一声,贞操带锁上了。

“不要~不要锁上~这样我会疯掉的~!”两根按摩棒在阴道和肠道里猛烈抽插会让我陷入无尽的高潮,但是没有精液满足子宫会让我很快失去理智。两个男人并没有理会我的哭喊,继续装上了下一件装置——拘束衣。拘束衣本是为了限制奴隶的活动自由而设计的,但是当性奴出现了之后,拘束衣渐渐演变成奴隶主们玩弄性奴的常备装备。这件拘束装备感觉上只有几条胶带,它把我全身紧紧地束缚了起来,乳头的位置还有一个小灵魂石的放电装置,无时不刻刺痛着我敏感的乳头。

最后他们对我的脚动手了,他们给我穿上了一双超乎我想象的高跟鞋,他们强迫我绷直脚背,并且塞进鞋子里,我勉强站起来后脚几乎和地面是垂直的。

我以为这两个人在安装完这些装备之后会侵犯我,谁知道他们不仅整个过程一言不发、动作丝毫不拖泥带水,而且没有任何侵犯我的行为,哪怕是摸一下奶子也没有,他们就这样安装完,然后离开了,只留下一个全身被束缚的嘴穴、淫穴、屁穴都已经湿透的我。

“这就是我今天的任务了吗~看来…非常的刺激呢?❤”我艰难地迈出第一步,双手被束缚在背后,全身的肌肉完全无法协调,身体的各个敏感带被不断刺激着,还穿着这种几乎垂直的高跟鞋,每移动一步都是巨大的挑战。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我走了多远,更不知道已经高潮了多少次,我只是闻着男人的味道前进,哪里的味道越密集,哪里就一定是福克瑞斯的市区。贞操带的内部已经被爱液灌满了,液体渗出贞操带流满大腿都是。

“女士!你还好吗?”一个年轻又亲切的声音,啊~一定是个健壮的卫兵小伙子~❤

“唔!唔嗯!嗯~呜!”我想让他当场侵犯我,但是明显他没办法理解我的意思。

“算了算了,主人的任务,你懂的,这种脏女人最好别扯上关系”一个年长一点的声音似乎在劝告年轻人。

“妈妈!你看那个大姐姐!她把眼镜蒙起来怎么走路?”是个稚嫩的声音!

“别看别看!快走啦!”女人催促的声音

“咻~!”轻浮的口哨声

“你看什么看!”愤怒的女生,随之而来的是一声响亮的耳光

“卧槽!哪来的脏奴隶?还用做生意吗?卫兵!”啊~是商铺的声音!马上就要到集市了!

“哟~小姐姐!大白天就忍不住啦?嘿嘿嘿!”这个人…身上有一股酒味,看来我是走错了,可能在某个小巷子里。这个酒鬼一下把我推倒的在地,这个状态的我根本没办法保持平衡,重重地摔在泥地上。

“切!打不开吗?”酒鬼在倒弄我的贞操带,说实话我被按摩棒给折磨疯了,真的很想给他肏个爽“嘴巴也被口球堵住了吗,真是恶趣味啊,看来只能撸一发了吗?”他用龟头顶着我的大奶子,一边飞快地撸着手里的肉棒,很快鲜美的白浊液喷射在我的浪荡的奶子和脸上,我想伸出舌头去舔但是嘴里的口球却阻止了我的舌头,我只能呜呜地发出悲鸣,用吸收效率最低的毛孔把射在身上的精液慢慢吸收,以此来减缓我膨胀的欲望。

被射的满身精液的我艰难地站了起来,继续朝着人流密集的地方蹒跚而行,大概走了二十分钟,终于来到了福克瑞斯的集市,为什么我如此确定?因为这里混杂了大量的汗臭、鱼腥味、蔬果菜叶的腐烂味、当然还有男人们看到一个被拘束着的变态露出淫奴时胯下弥漫着的鸡巴味。

嗯唔唔~~嗯唔…

上午八点本来就已经是集市最为热闹的时间,家庭主妇们来这里购入各种生活必需品,男人们来这里买酒找工作,孩子们也在这热闹的人群里嬉戏玩耍,而现在因为我这样的淫奴到来更是聚集了大批的围观群众。

集市的女人们对着我破口大骂,我被满溢的淫欲填满了,根本听不清她们骂的内容,不过也八九不离十吧,我并不在乎。她们开始往我身上丢东西,是一些又湿又冷的蔬果,还有一些是已经坏掉了的鸡蛋散发着阵阵恶臭。

男人们固然没有女人那么讨厌我,他们有双手猥亵着我的身体,奶子和屁股一直在被人揉捏着就没有停下来过。有人把射在手里的精液抹到我屁股上还用力地拍打着我浑圆的翘臀,被拍打的臀肉一晃一晃的似乎在乞求着更严苛的欺负,更有人走到我面前直接对着我手淫,然后把灼热的精液射在我的脸上。

集市里围观我的人群越聚越多,貌似是引起了守卫的注意,守卫朝着我大吼“哪来的臭奴隶?赶紧回主人那,再在这里扰乱市容我就要把你抓起来了!”我很想辩解但是嘴里的口球堵住了所有我想要诉说的话语,只有下流的唾液从口球的小洞里缓缓流出来显得我看起来更加淫靡。

守卫把我押走,带到了城市的保安部。

“哟!老福!哪里抓了个荡妇奴隶回来?是不是平时训练对我们太严格了,要给弟兄们爽一爽?”另外一个士兵嬉笑着说。

“这个女人!光天化日之下,衣不蔽体,公然淫乱,有辱市容市貌,我只是依法将其缉拿而已,如果你们要碰她你们也一样是犯罪!这个女犯要等领主来审判。”刚才那个守卫用充满正义感的语气控诉着我的行为。

“切!老不死的…”小小声

“你说什么!?”老守卫愤怒的质问

嗯唔唔(感觉被好多人看着~~❤)

“好了,别吵了,这是什么情况?”一个沉稳的声音从门后传来,随后是脚步声,这个人走进了大厅。

“领主大人,在下今天在集市缉拿了一位公然淫乱露出的女犯,貌似是…奴隶,请领主大人定夺。”

“哦?我看看。”领主向我走来,他揉了下我的胸部,扒开乳沟,摸了摸小腹上的淫纹,然后又拍了拍屁股,扯开我的拘束衣看了看我的阴部。“嗯…前后都没有写所属人…小腹上奇怪的纹身让人很在意…是异教徒吗?我再看看…”他开始检查我的双手拘束器和高跟鞋“哦~原来是那位大人的新宠物~老福!把她放了,顺便带她去一趟驿站,这只奴隶的主人拍了人去接它。没什么事就都散了吧。”

“领主!这….”老守卫似乎还想争辩什么,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的态度马上就变得顺从下来“是,遵命。”

老守卫押着我前往驿站,我全身已经被束缚着,他也不需要给我带什么手铐,无论我走的多慢,嘴里发出多么淫靡的呻吟,他都不为所动,他就这样一言不发地把我押送到了福克瑞斯城的马厩。

“你是负责接应这个女人的吗?”老守卫终于说话了。

“噢!是的先生,非常感谢您可以带她过来,我的主人已经快要等不及了。”一个男人礼貌地回应老守卫的问题,看来这就是我的下一站了。

“伊芙琳小姐路途辛苦了~嘿嘿~我来帮您稍微解开一下束缚。”这个男人用不知道什么东西把束缚着我双手的束缚器解开了,随着拘束器的解开我的手臂终于自由了,但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剧烈的麻痹,我几乎感觉不到我双手的存在。

接下来这个人开始解锁穿在我身上那万恶的贞操带,贞操带这种发明就是用来折磨人类的,如果我有一天能够当上领主,我会让那些发明贞操带的男人们感受一下什么叫有逼肏不到的痛苦。

“嘿咻,嗯…然后是这样!好了!”贞操带的锁终于被解开了,我那被爱液和高潮浸泡了两个小时的阴部此时如同泄洪一般泄出巨量液体。“哎哟哎哟,这景观可真是不得了,看来主人找到了一个好女人啊!”一旁的男人说着不知道是赞扬还是嘲讽话。“那么接下来请伊芙琳女士上马车,来,走这边,抬脚,对,还有两级,再抬高一点,好了!”他耐心的指引着我以近乎是爬的方式上了马车。

“唔!呜呜呜~!”我的眼前一片黑暗这非常不方便,我呼喊着希望他可以把我的口球或者眼罩解开。

“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抱歉,主人并没有给我眼罩的钥匙,放心,对于大人的宠物们我们有专用的方法确保你们可以固定在马车上不掉下去。来,请扶着这边的栏杆。”男人牵起我的手,搭在了木质栏杆上,这应该是马车的前沿。“好的,不要动,等会会有我们的陪同人员来跟你一起乘车,他会负责保护你的安全~阿壮!要出发了!快上车!”他朝着远处呼唤着这个叫啊壮的人。

“唔哦!!来了来了!”这声音听起来憨憨的,但是当他踏上马车的时候引起了猛烈的震动,还似乎惊动了拉车的马差点让马车失控。

“吁!~~~ 啊壮你这!笨蛋!弱智!蠢货!”马夫责骂着车上叫啊壮的大汉“接下来要保证这个小姐姐的安全,你知道该怎么做吧~嘿嘿”

“唔噢!插入!固定!超舒服!”啊壮很兴奋,但是更兴奋的是我,等了这么久,终于等来了期待已久的大鸡巴,我高高地翘起还没有清洗,涂满了其他男人精液的屁股恭候着大肉棒的插入。

啊壮双手握着我的双手,身体慢慢贴近我,我能感受到到他那炙热的肉棒已经离我的淫穴非常近了“姐姐站稳了哦,我们要出发咯!”

“驾!”马夫驱赶马儿前进的同时,啊壮结实的肉棒直挺挺的贯穿了我的淫穴,龟头直接强吻了我的子宫口,眼罩和口球根本挡不住溢出液体,飞溅到前面马夫驾驶位上。

“看来确实地固定住了呢,小姐你的水份有点多,请注意不要影响司机驾车,嘿嘿~”马夫依然阴阳怪气的说着些嘲讽的话。

但令我感到奇怪的是,啊壮的动作除了第一下的暴力插入之后就没有再动了,把肉棒抽出来再插进去啊!才动一下这算什么啊?我又开始呜呜的叫唤,希望他可以知道该怎么做,但是没有人能够明白一个带着口球的人在支支吾吾些什么。除了鸡巴的搏动之外,他的肉棒就这样一直插在我的淫穴里一动不动,没办法,我开始蠕动阴道的肉壁,好让他快点射精,我也能及时补充更多的能量。

马车要离开福克瑞斯城必须经过集市,但这是的我正全神贯注控制着自己的淫穴肉壁想要把身体这根大肉棒的精子尽快榨出来,所以并没有理会周围的环境。

“看啊!马车上!又是刚才那个女人!”

“我操,他们怕不是在马车上性交吧!”

“你看肏她的那个人的样子,分明是个智障啊!哈哈哈!”

“对对对!智障啊壮!哈哈哈哈”

“啊壮有老婆咯!不过说不定明天就被这婊子给绿了”

“呵呵,不知道荡妇和智障生下来的孩子会是什么样的杂种”

“多生女孩,生那种又蠢又好看的我们可以抓来当性奴!”

……

路上的人用难听的话语羞辱着我和啊壮,辱骂对我来说并不算什么,甚至我可以当做是进食前的餐前小菜。但是对啊壮来说…….这时啊壮的肉棒终于忍受不了我小穴里淫肉的压榨把浓稠的精液直接中出在我的子宫里,子宫高效地吸收着他的精子,而啊壮的记忆也一幕幕地浮现在我脑海里。

我看到的是一个悲惨的童年,啊壮因为天生体型就异于常人,母亲在生他下来的时候因为体型太大导致阴道大出血,结果难产而死了,他被一个老矿工收留,只能靠着泥水混着发霉的面包成长。啊壮六岁的时候就已经和普通成年人一样高了,但是由于智力低下始终不会说话,老矿工就让他帮着忙干一些粗活重活,也算是把他看作自己的儿子了。后来一场突如其来的矿难啊壮成了唯一的幸存者,矿主见啊壮身材魁梧,力大如牛,便将其带回去为他做事一直到现在。

射精后的肉棒没有变软依然稳固地插在我的阴道里,刚刚美餐一顿的我也没有再用力榨取他而是将阴道的肉壁变成小触手,温柔地给肉棒的每一个角落按摩,让他一直保持着勃起的状态。

马车载着我们有条不紊地移动着,我们离开城市,经过河流、村庄,但凡有人见到我这个穿着下流衣服身后还被肉棒插着的荡妇都会停下来羞辱一番。我们渐渐远离了人类聚居的地方山路开始变得崎岖,马车也因此变得异常颠簸。

但我的淫穴里可是插着一根硕大的鸡巴的颠簸的路途让肉棒在我的小穴里到处乱撞,每一次撞击的地方因为无法预料而充满刺激,这种感觉从来没有体验过!好棒!我情不自禁又夹紧了下面的肉棒,啊壮也马上发出了吼声,他可不会像正常男人那样会忍着多享受一会,啊壮只会像野兽一样只要有感觉了马上就会在我小穴里射爆。

“哦!哦!啊壮好舒服!啊壮好爽!”他欢呼着在我的淫穴里射出了比第一发还要猛烈的浓稠精液。可是敬业的啊壮依然没有把肉棒拔出来,似乎这已经成为了他的使命,一般的男人被我榨两次脚已经变软了,但是啊壮不仅鸡巴没有变软,还一直直挺挺地站在马车上,用压倒性的腰腹力把我娇美的身体稳稳压在栏杆上。这个傻大个,是个不错的粮仓呢~❤只是他这样长时间压着我,我的腰有点麻….

就这样我被迫保持着这个下流的姿势来到了目的地,中途又再次经历了几次高潮,但是都没有对啊壮产生任何影响。

主人家的别墅非常气派,健在半山腰,环境很好也很隐蔽,我就说我们的动物庄园应该开在这种地方才对。对了,至于我为什么突然改口叫主人了,那是因为这次上门服务期间我就是顾客的淫奴,是主人的母狗,所以要习惯这个叫法。

“啊壮,那么舒服吗?还不舍得松开?”马夫下车对着啊壮用温和的语气劝他放开已经被肉棒插了不知道多久的我。

“哦~好的,老爹。”啊壮很听话,开始把肉棒往外抽,他自己可能不知道,在这几个小时里他的鸡巴全程都是处于勃起的状态,龟头已经嵌在我的子宫里了,当他往外拔的时候我的子宫几乎要被他的蛮力给扯出来。抽出了肉棒的淫穴就像决堤一样涌出大量的淫液和尿液,马车上的作为全都被沾湿了,还染上一层浓厚的雌兽味。

“哎呀哎呀,这可真是让人头疼了…”马夫听上去对我的泄潮行为颇有不满,也许后续的清理会非常麻烦吧。

“家主大人到!”别墅的大门被打开,应该是一个佣人或者管家在向我们宣告主人的到来。

“哦,老福,一路辛苦了,还有啊壮,你表现很好,今晚给你加餐。”主人问候了两位忠心耿耿的仆人后向我走来“很是顺从嘛,听说你一路上几乎没有任何反抗,感觉更像是在享受这个过程,对拘束服装和装置的适应性也非常好,嘿嘿~”

“老爷,这位女士是我运送这么多女人里面最听话乖巧的,可能天生就是来侍奉老爷的。”马夫老福似乎在赞赏我的顺从。

“你看看她下面流到满大腿都是的爱液就知道了,这一路上她都是在享受,看来是各方面都被充分开发了,还有她不再是什么女士了,现在开始,她是我的淫奴,只是一条宠物罢了。哈哈哈哈~来人啊,先把它牵去地下室。”

我感觉到有人朝我走来,他把一个环形的东西套在我的脖子上,然后栓到一个不松不紧的位置,有种若即若离的感觉让人心里发痒。

“四脚着地!”他用严厉的语气命令着我“头低下!屁股往上翘!”

已经当了不知道多少次母狗的我自然知道该怎么做,我正准备顺从地当一只乖巧的母狗他却抢先在我行动前一把抓住我的头发,把我的头往地上摁,接着就是一脚踩在我的脖子上,我几乎窒息过去。

一条铁链扣在了项圈的环扣上,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主人要用“牵”这个字了,从我穿上这身衣服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不是“人”了,所以根本不需要给予我所谓人的尊严,当然这种东西我从来就没有,只是他们不知道而已。

铁链在一头牵着,时不时用力地扯着我的脖子,我顺从地用四肢在地上爬行,脑子里回想起当年在魅魔窑子里和姐妹们一起排成一排,脖子上被套上项圈,身后高大的魔牛族战士排队肏的情景。下流的爱液又从淫穴里流了出来,顺着我爬行的路线洩了一路,随行的其他人看到这样的场面开始议论起来。

“这次的狗好像特别听话啊?”

“看这水流的…打扫起来很麻烦啊”

“看它的表情,好像还在淫笑?”

“这么骚?怕不是早就被人调教过了,二手货吧?”

“嘘!”

往下爬了几层的阶梯,地面开始变得越来越潮湿,周围也变得阴冷起来,前方传来了发霉的味道,混杂着血液、爱液和精液的气味。

“叽吜”一声,是铁门打开的声音,那人把我牵到铁门前停下了脚步,看来这就是我要呆的地方了。

“进去吧!骚婊子!”他一脚把我粗暴地踢了进去,随后“铛”一下丢下一条铁质的东西“这是你眼罩的钥匙。”说完之后就这样离开了。说实话,我来到了这个世界之后遇到的所有男人要么就疯了一样地扑向我狠狠侵犯我,要么就是强忍着内心的欲望摆出一副绅士的样子,但像这个单纯的暴力狂我是真的没有见过,他对我的所有行为没有丝毫怜香惜玉,只是单纯的暴力。如果我有机会,这个人一定会成为我的穴中亡魂。

通过摸索,我发现自己身处于一个狭小的铁质牢笼里,地面铺着潮湿的草堆,勉强比石头好一点,一旁还有发霉的被子?这充其量也只是块破布而已。终于我找到了那把被丢在角落的钥匙,打开眼罩,周围的环境渐渐清晰起来。

我所处的地下空间里除了我还关押着了另外十多名女性,我们所有人都被关在类似的铁笼子里,笼子上方有一盏灵魂石驱动的魔光照明器照着笼子里的我们。此外X型架,三角木马,一条长长的悬在空中的绳子,还有散落在地上那各种各样的肛塞和按摩棒,这里就是一个奴隶的调教训练场。

其他笼子里的女人跟我一样都带着口球,没办法说话,但她们都看着我这个“新人”眼里充满了复杂的情绪,是悲伤?是愤怒?还是绝望?我不清楚,现在我的心里只想着调教可以快点开始,我看到那边那些刺激又好玩的玩具我的骚逼就已经忍不住了~

暗无天日的地下室完全无法判断时间,不知道是不是第二天。“咣当”地下室的房门打开了,带头的是一个瘦弱的老人,随后进来了十几个赤裸上身穿着紧身裤的彪形大汉,优秀生殖器的形状被紧身裤勒出来,当他们看见一群关在笼子里的性奴后他们勃起的肉棒把紧身裤撑到了极限,看上去几乎要被撑破开来。笼子里的女人有的大声哭喊,有的缩在角落里浑身发抖,有的已经跪在笼子门前啜泣着,似乎是已经认命了。

唯有我,已经朝着笼子门口的方向抬起那诱人的翘臀,露出流着汁液的双穴,像是在说“欢迎使用~❤”

原本我只是为了巨魔而来,但现在事情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 Succubus Quest 第十六章Succubus Quest 第十八章 >>
+22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Succubus_Temptress            

13 thoughts on “Succubus Quest 第十七章”

        1. 舔~舔~嘶溜~嘶溜~主人~~主人的肉棒耻垢好好吃~❤感觉跟芝士一样浓厚的味道~母狗的意识要…汪呜~~

          +2
  1. 天哪,光是文笔和故事线都非常吸引人了,魅魔真的很有魅力。
    就是可惜我昨晚运动了,大腿酸的夹不紧,所以现在左手累麻了。

    0
    1. 感谢欣赏哟~❤魅魔母狗现在也在努力地积累素材~力争让自己的文章也能榨取各位的精液呢!

      +1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