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59736p ♥

被世界抛弃的少女之中学生性奴隶之瑠奈的绝望日常 第十章

被世界抛弃的少女之中学生性奴隶之瑠奈的绝望日常 第十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十章 2017年8月11日:母亲与蔑视

【2017年8月11日(星期五) 9:00】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咕呜呜呜呜呜呜呜!!?!」

我被吓的从床上掉了下来,然后脸蛋好像被火烧过一样的发烫。看样子被妈妈尽情地扇了耳光。看了一下表,现在是9点钟。从那以后我只睡了90分钟。连续15小时被男人们侵犯所带来的疲劳不可能这么简单的就消除。

我抬头一看,妈妈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站着,好像般若一般。(般若:能的女面具之一,头上有2个角的鬼女面,表现出愤怒,嫉妒,苦恼的情感。)
母亲这样的表情,自我出生以来还从未见过。

「我不是说过你已经无家可归了吗!?啊啊? 快点滚出去,你这变态!!!」

「妈妈……为什么? ……说我是变态……!?」

我用手捂住发烫的脸蛋。还好。如果被老婆婆那样的力度扇巴掌的话,也许会因为牙龈的过度疼痛而丧失意识。

但是,我完全不知道妈妈会如此生气的原因。那个人一直都遇事冷静,从来没有过像这样歇斯底里地吼叫。

继续阅读被世界抛弃的少女之中学生性奴隶之瑠奈的绝望日常 第十章

♥ 作者: SYD ♥

写给亚美的信及其回信 第一章

写给亚美的信及其回信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写给亚美的信

我亲爱的亚美:

近来安好?

原谅我只能用纸质信笺给你写信。电子邮件太不安全。很可惜,这个月我无法跟你见面,这边的工作很忙,单是给你寄信这个周,我就要负责五名犯人的处刑。

自从安空电力公司获取了亚洲地区联盟实际操纵权以来,亚洲这边已经彻底变样了。法律越发严苛,迫害变得更严重了。现在这边一般的人类女性已经几乎失去了所有的权利,基本沦为廉价劳动力,在部分地区甚至变成消耗品。你看到前几天的报纸了吗?亚洲地区女性平均寿命已经从33岁下降到31.7岁了。

连刑事犯罪的处刑,都快变成一种性虐表演了。真是令人作呕。我必须在几十个见证人的目睹下,将我们的女性同胞的身体摧毁,变成一个个性奴隶,性玩具或者是残破的尸体。老实说我快要干不下去了。

有一个女犯人,因为在监狱受到狱警性骚扰,做出反击的行为,就被判处第3号终身监禁刑。我亲手把她的双腿双臂截肢,阴道被塞入永久滞留式的电击震动棒,就是那种带有大量细电极针和巨大瘤子的震动棒。只有纯粹的受虐狂才会从那种震动棒的责罚中感受到快感。她的阴蒂被药物弄得肥大,上面被穿了一大串银环,加起来得有几百克,而乳头更是要被乳环和乳坠扯烂了。她会被关在第二监狱,直到去世。不过她还算幸运,经受过第3号终身监禁刑的人一般只会活三个月。她很快就会解脱了。

继续阅读写给亚美的信及其回信 第一章

♥ 作者: TImesinger ♥

狂野蒸汽与桃色魔法 第十四章

狂野蒸汽与桃色魔法 第十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十四章 莱昂纳多·冯·阿尔弗雷德的崭新玩具(上)

“早上好~小辣椒~”轻佻的声音在阿尔弗雷德勋爵的床幔里响起,回应它的是女人的喘息与呻吟,和一阵水声。半晌,随着男性低沉的闷哼,女性的咳嗽跟着划破了床幔。

阳光透过卧室的窗子,洒向床上的浪荡男女,苍白而凹凸有致的女人身躯在阳光下反射着白光,最虔诚的神官面对她也要闭眼祈祷,或是堕入沉欲。她的大小腿被黑色的皮革折叠在一起,边缘的肌肤微微鼓起,双腿打开,趴在床上。在长发掩盖下隐隐约约的腰腹被黑色勒得不堪一握,皮带嵌进双腿之间,白色的马尾从其中蜿蜒而出,和银白色的微卷长发相得益彰,在阳光里微微闪着金色。双臂被折叠在后背上,藏在头发里,酥软的山峦压在男人的大腿上,脖颈微微扬起,项圈遮盖了她吞咽的动作。

而男人坐在床头的阴影里,双手扶着女孩的脸颊,黑色的皮革将她的上半张脸完全遮盖,只留下鼻尖以下的白皙。

舌头伸出朱唇,有如蛇信一般舔干了嘴角的白浊,舌钉随着动作闪闪发光,而后女人有些沙哑地开口。

“早上好,主人。”

“你顺从的样子虽然蛮可爱的,但却让我感到有些无趣。”大手拍打着雪一样的臀瓣,引得女人轻轻痛哼,“这也在你的计算之中吗,小辣椒?让我觉得没意思来恶心恶心我?”

继续阅读狂野蒸汽与桃色魔法 第十四章

♥ 作者: 奥妮克希亚 ♥

我的SM自传 第三章

我的SM自传 第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噫!噫!噫!呀!啊!饶过我!老公!”我发出阵阵哀嚎叫和悲鸣。带着黑色连袖乳胶手套的双臂被锁链吊缚在天花板的电动提拉环上,控制的高度得当使我只能无力地踮起蜷缩在黑丝里的小脚分散手腕的痛楚。因为昨晚与老公约会完后,酣畅淋漓的在卧房做了爱,在丈夫的怀抱中进了梦想。今早便因为身为奴隶妻子竟然没有住在狗笼里从而受到责罚。

皮鞭应声落在我的美体上,我的丈夫仿佛瞄准一般次次打在我的敏感部位,我奋力地嚎啕着求饶。“啊!咦咦!呜呜呜,饶过我,老公饶了我…”一鞭狠狠的打在我的白皙的乳房上溅起层层肉波,鞭角也打到了我娇嫩的红梅般充血而高勃的乳头,剧痛使我歇斯底里的颤抖呜鸣。“啊!!!对不起!对不起老公,不要打我了!”

继续虐打了我几鞭后韩琦便拔出他暴虐庞然的阳具刺入我的身体,性欲高涨的肉棒在我体内不断翻腾,我被干的美目翻白,丁舌吐露,口水不断得从唇角滑滚低落过胸脯落到地摊上与淫液两融。“啊!咦!要死了!要死!啊!啊!啊!”我的一声声淫叫好似唤醒了他的施虐性,他的速度加快,一手环抱我的纤腰,不断地撞击着我的肥臀,另一只手则是揉搓我被暴虐的红肿乳房,有力的双指头一下子钳住我的乳头,发狠的揉搓。我的淫欲一下子到了巅峰,“啊!哇!呀!咦!咦!”我一下子喷涌出浓白的阴精与腥臭的微黄尿液。

高潮后无力地我被放了下了。老公将橡胶手套的皮扣扯出,将我的两腕交叠,皮扣系拉到了尽头才严厉地扣上。又拿了拘束皮带在我的手臂上狠扎了两道束缚。又用金属环调节后禁锢住我的乳头根部,敏感的乳头一下子变得更为勃起而肿立,环上系了细鱼线与紧缩在我小阴蒂的金属环相连接,调节好距离后,无论是乳头还是阴蒂都被这性虐用具给残忍地拉伸到极限。女人身上最娇柔,本该好好保护的三点被无情的暴露出来并狠厉的虐待着。

我在战栗的痛下无奈忍受,眼眶再次模糊。韩琦擦了擦我的泪,吻了吻我的秀目。便继续给我装扮,我的屁眼很小,中号的肛塞即使是对现在被调教如此之久的我来说依旧很大,他却没有理会我的求饶,残忍的剥夺了我肛门闭合的权利。而后突然后庭撕裂般的痛楚让我突然可怕地意识到我可能流血了。

“老公,纱奈子的屁眼好痛可能流血了,呜呜呜…”我无力地低泣。“并没有流血呢,纱奈子胆子这么小,可很难成为合格的奴隶妻子呢。”韩琦依旧是那副淡然的表情。“对不起,老公,只是太痛了,纱奈子很痛很害怕,抱抱纱奈子吧”只要一有机会,我要让他感觉到我十分依赖他,离不开他,只有这样才有机会逃脱。在他抱我之际,我趁机吻了吻他的嘴角,装作无意中被牵扯到了可怜的三点,忍着被拉扯娇嫩的痛苦,冲他笑笑,眼圈却红了。

也许是我最近的乖巧,他对我的感情不加掩饰,有些心疼看了看我。“很痛吗?需要暂时松放一下吗?”我摇摇头:“纱奈子要努力成为丈夫的奴隶妻子,请不要怜惜纱奈子,老公!”他有了些许茫但手上的动作依旧不变,又继续为我增加淫具。黑色乳胶塞口球填入我的口腔,封口布在玉唇上蒙封住将我的呻吟降低到最后一丝后系在脑后。俏丽的鼻子也被鼻勾拉起,轻型乳枷拷住我的美乳根部,乳房的鞭痕未消,又被三点拉扯,乳枷更是让我雪上加霜,痛楚让我泪眼蹒跚,楚楚可怜。

“觉得痛就给你些快乐,不好好夹紧的话可会受惩罚的”说罢便塞入密穴一个跳蛋又将遥控器塞入我的玉腿的丝袜里,我赶紧夹紧了跳蛋。微弱的振动不断挑拨着我的神经和理智。难以到达高潮的同时也在不断的刺激着我饱受折磨的可怜性器。“你的任务是在我开完会前打扫完这个屋子,完成不了任务,今天就灌肠1000ml坚持1小时吧”我有些畏惧灌肠,它属于熬刑,时间及十分长,给我带来的不光是生理上难忍的痛楚,它并不像别的淫刑般让人可以收到性刺激从而转移注意力甚至达到高潮,它只有慢长的腹胀痛楚,另外在排泄时也会折磨我所存的自尊,还有什么比在自己爱人面前苦苦哀求又当面排泄更屈辱的呢。从小受过良好教育的我,宁愿被藤条狠狠抽打数十鞭,也不愿忍受像牲畜一样没有尊严的排泄。我的意愿自然是不被承认的,我是个奴隶,面前的男人现在是我的神袛,我的一切由他掌控,至少在我逃脱之前是如此。

在给我裹着黑丝的脚腕加了一副轻型镣铐后,他用手指深入我的密穴扣弄让我险些未能夹紧跳蛋。随着浑身战栗,我努力的夹紧着阴道裹紧跳蛋和老公的手指。

“很好。加油吧。”说完便离开了这里。我费力的步步挪到壁橱,开始用被缚在身后的手,摸索的打扫起来,时间久些下阴与三点的刺激便开始腐蚀我的理智,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宛如缺氧一般,振动的跳蛋使我到不达高潮又不肯放过我,身体与精神双双被折磨的我,不断挣扎于淫欲与理智之间。随着一声淫叫,不幸的打碎了一个瓷器,此刻我的精神才曚然回陇。一定会被责罚了,我有些哭丧,今夜的注定是个不眠夜了。

除了黑色丝袜,便身着无衣的我被麻绳用盘腿坐缚严厉的捆绑起来。因为灌肠的剧痛使我香汗淋漓,美体上缠绕的麻绳吸汗成了半湿仿佛吃进肉了一般。嘴巴被白布勒住是我只能含糊不清的发出求饶的悲鸣:“呼~唔肚子…要裂开了,原谅我。”

“才过了十分钟就痛成这样了?灌肠液里加了醋果然好用啊,在坚持半小时吧。”韩琦面无表情的戏谑着我的奶头,我此时因为肚子的剧痛迫切的希望他能残虐我的奶头,激发淫欲或许可以分散我的注意力从而挺过这次拷问。时间像是过了一个轮回,后庭的便意和肚子的剧痛折磨着我神志,我觉得我马上就要疯了。我的神袛—我的主人才宣布责惩结束,松开了我的封口布和脚腕连在玉颈的绳索,拿出锁链锁住项圈,牵着我走向庭院。肚子剧烈的疼痛使我踉跄的走着,屁眼的强忍着迸发的便意使我在颤抖而短促步伐下呜鸣,老公仿佛故意折辱我,拉扯着项圈的锁链又时不时的皮鞭抽打并告诫我需要注意一个妻子的仪态。即使在路上也不断折磨和蹉跎我的自尊,距离庭院不到百米的路程像个隔着万水千山。未到达我就体力不支的跪爬在地,泪水一下子如泉涌出,与香汗交融。莲蓉般的玉颜上写满了羞愧与痛楚。

“老…公我~忍不住了。”

温柔的丈夫像是早有预料地拿出一个不锈钢便盆。像给婴儿把尿似的抱起我。就是被调教的神志不清,我依旧像是意识到什么,可来不及我思索片刻,他猛然用力拉开禁锢肛门的菊塞。

“不要看!不要看啊!!!”突然被拉扯出不适合我型号的中号肛塞使我疼痛难忍,1000ml的勾兑灌肠液带着我的秽物喷发出去,使我羞愧难耐,不断摇头发出悲鸣。泄完哄的我瘫软在老公身上,美妙的躯体依旧在不断战栗着。老公拿出湿巾擦拭我的臀部后将我放下,在爱人前像牲畜一般排泄使我的脸仿佛骄阳般羞红,低头不语。在要求我跪好后,老公随手拿起墙壁装饰用的竹刀,抵在我的乳房前。

“抬起头!”我被迫含泪抬头,楚楚可怜的模样像是激发了他的施虐欲望。一下狠狠的掴在我的玉乳上。“啊!”竹刀比起扁头的皮鞭更为痛苦难耐,娇嫩的乳头被虐打还坚强又可耻的硬了起来。我发觉到了,余霞未散的玉颜上更加了几笔重彩。我的反应自然没有逃过老公的眼睛。

“纱奈子还真是被虐待狂啊,一下子奶头就硬了,这么渴望被虐待吗?。”说着便拿起便盆,抬到我的俏鼻下方:“怎么会这么臭呢?如此美丽的你也会拉出这么臭的屎吗?还是因为被虐待狂都是恶臭,嗯?”我仿佛自尊被扔在地上仍人踩踏凌辱一般,无奈地闭上美眸。啪,竹刀应声而落,我在剧痛下被迫睁开了眼,清泪划过滚烫的脸颊。

“亲爱的放过我吧,我已经受不了了。”

“是吗?作为打碎瓷器的惩罚这么结束是不是太过仁慈了”

“我受不了了,老公,放过我吧求求你…”

“这么害怕羞耻,那就让老公帮帮你。”韩琦说着无情的话语便攥住我背后的绳结将我拎起,有力的大手下被像玩具般随意摆弄的我显得格外娇小,毫无挣扎之力,啜泣几声,泪水再次满布眼眶。一路带到庭院之中,将我挂在屋檐的挂钩处,微风浮动激的我淋浸汗水的躯体有些战栗。

给我带上红色口球又用皮革的眼罩封闭了我的视力,在过程中我不断求饶换来的只是对胸部的残忍掌掴。刺痛又带着些许舒爽的感觉让我意识到双头龙阳具塞入我的下身后,股绳勒紧了下体防止掉落,又用耳塞封住了我仅剩的听觉。对着一系列的行为,我只能像个木偶般默默承受。紧接着打开了电动玩具的开关,我在严厉的束缚下无力地抽搐着,在市中心的别墅区虽然隐私有着保证,庭院中悬挂的我依旧感到害怕与羞愧,死死地不肯发出呜鸣。

在一次次快感的冲击下,香汗淋漓的身体弓了起来,到了顶峰。只剩淫荡快感的大脑毫无自主的意识让我淫叫出声。悲鸣化为幸福的娇喘。此刻我仿佛如释重负般的丢弃了礼义廉耻,活脱脱像个暴露的婊子。满脑充斥着欲望与性淫。眼罩覆盖的泪水再次刮过泪痕。在空旷的庭院中发出带着回响的阵阵母畜淫叫。

总感觉写的跟差劲,构思的跟写的完全不是一个东西。

♥ 作者: Sisiters ♥

绳与乳

绳与乳 – 黑沼泽俱乐部

林伊伊抄起一捆红绳,并不对折,散开后直接取中间点搭在成小进后颈,两股绳对称地从前面绕过腋下,然后各自在大臂接近肩膀处缠绕一圈,在腋下绕过之前的绳子打一个不会收紧的结。随后引向另一边勒在肩颈之间的绳子并从其下方穿过后横向反拉,穿过自己这边对称位置的绳子后,两股绳在乳沟正上方汇聚,交叉缠绕两圈后打一个死结。接着两股绳子并在一起沿着34c双乳的中线向下直到肚脐上方两寸的位置又打一个死结。接着两股绳兵分两路,各自横向水平缠绕一圈后再打一个结,接着又一次向下经过肚脐到达少女的胯下。成小进好奇地注视着这一切。

“跪起来点。”林伊伊命令道。成小进乖乖照做,肥臀从小脚上分离开来。林伊伊稍一思索,熟练地在成小进阴阜接近阴蒂的部位打一个结,随后分开两条红绳勒住成小进两片肥美的外阴唇。又在菊穴和蜜穴之间打一个结这样两条红绳就紧紧勾勒出成小进未曾示人的小穴轮廓了,最后在后庭处再做个刻意打的很大的结。接着林伊伊故意狠狠一提穿过少女胯下的股绳,把绳子在之前横向的绳子上缠了两圈没有打结。成小进稚嫩的阴部骤然收到刺激,不禁轻哼一声。

继续阅读绳与乳

♥ 作者: 填欲 ♥

自我拘束的肉块 第二章

自我拘束的肉块 第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王冉在知道了张倩也是和自己一样的同好之后也是又惊又喜,随后的几天两个人干脆搬到一起住,两个人经常在办公室或者是家中做一些喜欢的事情。

渐渐的王冉知道了张倩这个小姑娘不仅仅是和自己一样喜欢被拘束调教的女奴,而且她在网上还有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主人,经常邮寄一些王冉没有见过的玩具给张倩。现在王冉的两颗乳头上面就刺入了两颗微型电击乳钉,只要受到外力挤压,就会放出电流,现在弄得王冉上班都不敢穿内衣,生怕突然忍不住叫出来。

就在这时,张倩把手机递了过来说:“王冉姐,你看看这张图”

王冉接过手机,点开图片第一张图片,图片中一个少女,双手被帮到身后,大腿小腿折叠,小脚丫也被紧紧的贴在屁股上,手臂和腿都被一种肉色的拘束带牢牢拘束着,胸部显的异常丰满,下体也塞入了东西,但是因为拍摄角度的关系看不清。

第二张图上面显示已经给少女穿上了一种几乎是皮肤一个颜色的紧身衣,这身衣服非常的紧,而且贴合肤色,少女只有头部和两个胸部漏在外面,而且因为紧身衣的缘故,少女的胸看起来比刚才更大了。

继续阅读自我拘束的肉块 第二章

♥ 作者: 59736p ♥

被世界抛弃的少女之中学生性奴隶之瑠奈的绝望日常 第七章

被世界抛弃的少女之中学生性奴隶之瑠奈的绝望日常 第七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七章「2017年8月10日:流浪汉与轮奸③」

第五个人。

「呜~~~~~~呜呜~~~~~~~~呜呜」

自被第四个男人进行连续腹击交拷问后已经过去了十分钟。但是,瑠奈还是无法站起来。在这难得的十分钟休息时间内,痛苦一点也没有所减轻。现在,瑠奈只能用两手捂着肚子,像西瓜虫一样把身体蜷缩成一小团,然后蹲在地上,呜呜呜~的呻吟着。顺便说下,那个男人的腹击交看起来下足了功夫,少女最少也要持续痛苦三天。

「喂!肉便器!你他妈打算休息到什么时候!该开始继续强奸你了!」

那样说着,男人对蜷缩着身体蹲在地上的瑠奈的侧腹就是一脚,把瑠奈踹倒在了地上。瑠奈就以刚才的姿势,躺在了地上,不能动弹。瑠奈满脸大汗,脸色苍白。双眼紧闭,此刻正忍受着剧烈的腹痛。但是,令人感到悲哀的是美少女拼命忍受痛苦的小脸,往往只会成为让男人们更加兴奋的调味品。

「我说啊~瑠奈酱,你打算休息到什么时候? 那样做在社会上是不被允许的哦。只不过被连续腹击交而已,你也太夸张了吧!!所以我才说最近的年轻人真是悠闲啊。」

不要随意乱说啊。我这边可是正拼命忍受着痛苦和恶心的感觉啊。

「呜………呕呕呕呕呕呕……」

哗啦哗啦地呕吐物掉落在了地上。终于成功吐出来了少许精液。从刚开始时呕吐出的胃液中混杂着的若干黄色不明液体,到后面只吐出一点点红黑色的液体。我一点也不想去思考这会是什么东西。总之,10分钟内粘糊糊的一直在喉咙里来来回回运动的东西终于弄出去了,这下子终于可以稍微正常呼吸了。

继续阅读被世界抛弃的少女之中学生性奴隶之瑠奈的绝望日常 第七章

♥ 作者: keyshot ♥

王金的调教之路 第一章

王金的调教之路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办公室又传来刺耳的尖叫和辱骂声。

同事坐在工位上,眼神中无不一显露出尴尬,几个人眼神交流几下,他们清楚,李经理又在教训王金。

王金是他们最近新来的员工,大学没读过,之前在工地上干过一段时间,长得一身腱子肉,小伙黑釉的脸长得挺帅,人也不油滑。

再怎么说,刚来的同事,也不至于天天被骂。

但是李经理看不惯王金,她就是瞧不起王金没文化,学历低,这越看越不顺眼,几乎每天都在因为一些小事骂王金,似乎成了她每日例行的公事,王金只要干了一点不顺她心意的事,就会被叫到办公室里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

“蠢货!你是不是没脑子!”

“天天一点小事都做不好,你还能做什么!”

继续阅读王金的调教之路 第一章

♥ 作者: 59736p ♥

被世界抛弃的少女之中学生性奴隶之瑠奈的绝望日常 第三章

被世界抛弃的少女之中学生性奴隶之瑠奈的绝望日常 第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三章「2017年8月10日:神秘老婆婆与诅咒③」

「那么,你要试试看吗?」

此时老婆婆的笑容在我看来与恶魔一样。

按老婆婆的说法,人之理性的存在是基于对于刑罚和被他人的报复的恐惧,或者是所谓关怀和对他人的同情心,但这只是理性一部分的体现吧。况且突然说要我试试,我怎么试试看呢?

「我现在可以回答你第②个问题了哦。那就是你来亲自体验下你说过的话吧!」

「什,什么意思啊?」

从我的额头上流下了大量的冷汗。我知道眼前这位老婆婆正打算做些我不可想象的事情。我此刻感到前所未有的恶寒。

继续阅读被世界抛弃的少女之中学生性奴隶之瑠奈的绝望日常 第三章

♥ 作者: dabaidetuizi ♥

被调教的海岛 第一至四章

被调教的海岛 第一至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三月夜晚的东京街头,还是很冷的,我夹紧大衣的衣领以抵御一阵紧似一阵的寒风。

“不能原谅,”我想∶“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虽然我还是很喜欢河原君的,但是也不可以喝得醉的在DISCO打我耳光!”

我是一个22岁的银行女职员,在银行里,我对自己的美貌还是很有自信心的,而我的未婚夫河原芳夫是东京警视厅品川分署的警官,由於最近发生的几起少女失踪案一直没有头绪,而新闻社也总是令品川署十分难堪,总是说要让警方谢罪,好像署长今天也向河原君发了火,所以在DISCO河原喝得很多。虽说生气,但是心里还一直惦记着今晚不要睡在外面,开车不要出事呀。

想着想着,走到了空无一人的十字街口,死一样的街道和着风声才让我意识到我是处在危险之中,“已经是凌晨四点了,好像听河原君说,前几天就有一起少女失踪案就发生在几条街外的一家中华料理店外。”我看了看表∶“真希望能在河原君的怀抱之中啊。”

继续阅读被调教的海岛 第一至四章